第1702章 无上魔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苍天不配。

这四个字,随着北神域历史第一个魔主的身影深深的刻在了所有人的记忆之中。

此刻,他们能感到的,唯有让人不安的狂妄,以及对天道的大不敬。

但,将来的某一天,他们都会清楚的知道这四个字在魔主口中的真义。

无需祭天,直接加冕。随着阎天枭一番冗长的帝音落下,劫魂大魔女劫心劫灵飞身而上,一左一右,为云澈肩罩劫天魔纹披风,腰系黑晶玉带。

玉带之上,镶嵌着三枚深浅不一的黑暗魔珠,分别释放着劫魂、阎魔、焚月的本源魔息,象征着云澈对三王界的绝对掌控。

魂天舰之上,池妩仸手掌轻抬,掌心所向,漂浮着一尊雕琢着上古魔纹的帝冕。这尊帝冕是以记载中劫天魔帝的魔冕所铸,成型之时,风云变动,魔威骇空。

池妩仸没有向前,而是忽然转向了千叶影儿,道:“云千影,便由你来为他加冕吧。”

“我?”千叶影儿侧眸:“你在开什么玩笑!”

池妩仸微笑:“他既不愿循规蹈矩,那依他便是。加冕之人也无需再循北域之矩。”

“他的为魔之途,短短数年,皆是你伴他一步步走到今日。陪伴者之外,你亦是指引者、催动者和见证者,俗世规则之外,再无人比你更适合为他加冕。”

在千叶影儿泛动涟漪的眸光中,池妩仸将帝冕交托于她的手中:“这象征他命运折点的重要一刻,你真的要让给其他女人吗?”

深深的看了池妩仸一眼,千叶影儿接过帝冕,身影飘起,在北域众生的注目之中,缓缓落于云澈的身侧。

虽未露容颜,但纵只有身姿,依旧美若仙幻。

北神域的神帝帝冕皆为九旒九珠,而云澈的魔主帝冕,则为前后十二旒,十二魔珠,在北神域亦是旷古绝今。

而这,亦是来自池妩仸之手。

这场加冕大典,有关云澈之物,她事必躬亲。

云澈,千叶影儿。两个共同落入黑暗深渊,共同化为复仇恶鬼的人。他们的复仇之途,在今日,在这一刻,终于铺开了梦寐以求的道路。

素手抬起,千叶影儿看着身前为万灵仰望的男子身影,感受着他平缓中带着温热的呼吸,用最轻的动作,为他戴上了象征他命运折点,亦是北域命运折点的魔主帝冕。

帝冕加身,魔主临世。阎天枭重重跪地,昂声而拜:“拜见魔主!”

玄舰之上,圣域之中,三王界的人全部跪拜而下,屈膝俯首;

“拜见魔主!”

“拜见魔主!”

“拜见魔主!”

三王界的中坚力量几乎皆在场中,他们象征着北神域的绝对核心,直上九霄的朝拜声如惊涛拍岸,震心裂魂,让圣域内外的众界王霸主都惶然屈身,拜俯在地。

当三王界尽皆屈膝,又岂有他们立身之地。

朝拜声落下,阎天枭却没有起身,保持俯首之姿,朗声道:“魔主为魔帝在世。北域得魔主降世,必将逆天改命,福临万世。”

“阎魔神帝阎天枭,愿承魔帝之赐,遵祖宗之志,携阎魔界永世效忠魔主,以魔主之命为无上天命,以魔主之志为毕生所求。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当日,阎天枭的臣服是被迫为之,强烈的不凡几乎让他咬碎了满口的牙齿。而此刻,他这一番宣誓却是字字铿锵,上至一界之王,下至北域角落最孱弱的凡灵,都能听出几乎刻入骨髓的坚决。

曾经的北域第一帝,习惯于俯瞰众生的他,原本最不可能接受的,便是居于他人之下、

但,他不但当着北域万灵之面宣誓效忠臣服……还如此的刚硬决绝。

这无疑深深的震撼着包括阎魔界上下所有人的心魂。

阎天枭的心态变动,是潜移默化,循序渐进的。只是,未曾亲身面对云澈,未曾亲见、亲感那一次次对认知的摧灭,怕是无人可以理解。

而他阎帝欲做何决定,也无需他人理解置喙!

他心态的彻底转变,便是曾经深隐,却在某一刻时刻被忽然点燃的渴望……那就是逆命。

云澈初至北神域时,从千叶影儿那里得到的关于三王界的讯息,便是除了劫魂界的魔后野心勃勃外,其他两王界都是居安而不思危,尊享着王界的资源地位,却从未想过突破黑暗的牢笼。

但,他们不是不想,而是根本无力无之、不说三方神域,东、西、南任何一方,都绝非北神域可敌。

身负魔帝之魂的池妩仸,在通过沐玄音的眼睛逐渐看清东神域全貌后,整整万载,也从未真正付诸于行动。

但,云澈的到来,却让他真正看到的希望……而且这个希望绝不渺茫。

没有人愿意被永恒锁于黑暗的囚笼中,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后世只能在逐渐收缩的囚笼中永恒消逝。

而被压抑了无数年,无数代的逆命渴望真正被点燃时,所爆发的火焰,足以让阎天枭用自己的神帝之命去尽情的、疯狂的燃烧。

他如此,焚月界最先“投诚”的焚道启亦是如此。

焚月舰上,以焚道启为首,众蚀月者、焚月神使紧随阎魔界之后,天下为证,宣誓效忠:

“我焚月之人,愿以灵魂为契,永世效忠魔主。如有背弃,愿遭永劫,魂飞魄散,北域众生皆可为证!”

魂天舰上,池妩仸魔音凝寒,徐徐而语:“劫魂界自今日起,效忠于魔主麾下,魔主之意,便为天旨。魔主之敌……为我劫魂死敌!”

最后六个字,依旧是渺渺魔音,却让人如坠寒渊,冰冷刺骨。

三大王界合力所铸的黑暗投影,规模之大,胜过历史所有。

投影的密集程度,要远胜东神域玄神大会期间的星神投影。

所以,三王界的效忠与誓言,是真正意义上当着整个北神域之面。

“起身吧。”云澈目视前方,淡淡吐出三个字。

他的神识扫向魂天舰,八魔女皆在,唯少了第七魔女婳锦。

在这边封帝大典召开之时,她已孤身潜入了东神域,开始了造势的第一步……亦是他复仇的第一道前奏。

阎天枭起身,他身影浮下,目扫北域诸雄,忽然道:“今日大典,既是魔主加冕之日,亦宣告着我北神域另一个时代的开启!”

“北神域亘古命运坎坷,黑暗之中,是无尽的混乱、罪恶以及绝望。我三王界为北域之尊,却未能尽引领之责,更未能逆改北域的黑暗宿命。”

“但,我们无法做到的,魔主定可做到。这是劫天魔帝将魔主赐予我们的原因,亦是我们愿永世效忠魔主的理由!”

阎天枭目光俯下,浩瀚帝威沉重如实质,压覆在所有人的胸腔和心弦之上,他的声音,也变得无比低沉:“你们,可愿随我等追随魔主,共谋北域新生!?”

他的声音似在问询,实为天威浩命。

劫魂圣域一片骇人的静寂。

拿下三王界,便是拿下了整个北神域。

当三王界尽皆臣服,其他星界的意愿已根本毫无重要。邀他们前来,绝非征询他们之愿,只为观礼见证,以及……

他们必须做出的表态!

三王界合威之下,谁敢不从!

声音落下,阎天枭的目光也猛一偏移,落向了劫魂圣域内,位置最为靠前的坐席。

那里,是北神域王界之下最强三大星界——皇天界、祸荒界、神蟒界的所在。居首的,是三界皆到场的大界王:天牧一,祸天星,蝰蛇圣君。

这一场封帝大典,他们心中的震骇和复杂都无以言表。

上一次见到云澈,是在皇天界的天君盛会。

如今,才相隔短短不到一年,再见云澈,已是九霄之上,王界之上!

在场众界王的目光也都落在了这三大界王的身上。在北神域之中,他们算是唯三面对王界亦有些微话语权的人。

只是,面对亘古未有的三王界齐压,无论是多么荒谬和不可理解的号令……他们三大王界真的有质疑和抗命的胆量吗?

三界王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极端复杂。

“等等。”

这时,云澈却忽然出声,淡淡的两个字直接粉碎让人窒息的死寂,他的手臂伸出,顿时,阎天枭的无上帝威当空弥漫。

阎天枭目绽诧异,但没有说话,垂首退步。

众人注目之下,云澈缓步向前,漆黑的双瞳凌视前方,口中低沉而语:“你们现在心中肯定在想,一个出身东神域,到来北神域才短短数年,对北神域未建半分功德,未积半寸基业的人,何德何能成为这北域的无上主宰。”

“一个年龄不过半个甲子,在玄道只是‘幼辈’,修为也才区区八级神君的稚子,凭什么引领北域万魔,成为第一个北域魔主。”

“你们甚至还会想,这个所谓的‘魔主’,会不会不过是三大王界为了更好的操纵驾驭北域,而共同立起的一个傀儡。”

云澈的声音冰寒淡漠,一字一字,缓慢的撞击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他们都愕然抬首,惊讶着耳边听到的言语。

而云澈之言,毫无疑问,便是他们心中所思所虑。

东神域出身、半甲子之龄、神君境的修为……却成为北神域旷古绝今,凌驾于三王界之上的魔主!?

虽然传闻他身负魔帝传承,传闻他可以释真神之力……但传闻终究只是传闻。

但,哪怕这些都是真的,他区区一人,又怎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让三王界臣服到如此地步。

无论怎么想,都根本是不可能之事。

“傀儡”,是出现在无数北域玄者脑海中最多的两个字。

只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字”,竟然从他的口中直接说出。

“呵,”轻淡的一笑,却带着蔑世的傲然,云澈头部抬起,冕旒摇曳,魔主之语幽沉的传入北神域的每一个角落:“本魔主便让你们好好看清,何为资格!”

轰——

一声闷响,如深渊惊雷,云澈身上玄气爆开,邪神境关——邪魄、焚心、炼狱、轰天、阎皇一瞬开启。

随着玄气化作深邃的血色,神君境八级的玄道修为,却爆发出让劫魂圣域为之战栗的恐怖威压。

那夸张到无限撕裂认知,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的玄气爆发,险些在一瞬间惊裂了无数暴凸的眼球。

而他们惊骇欲绝之中,却浑然不知,这只是刚刚开始。

玄气在邪神之力下暴涨到极致,云澈缓缓闭目,双臂抬起,长长的黑发穿过帝冕,无风飞舞。

他的眼瞳,他的全身,还有每一根发丝之上,都在这时耀起一层逐渐深邃的黑暗之芒。

那是属于黑暗永劫的极道魔芒。

轰隆隆!

苍穹之上,黑云忽然开始混乱的翻滚,光线在快速变得暗淡。

一双双眼睛在无声的收缩,一根根神经和魂弦在快速的战栗,无数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

因为天地之间,正在降下一股浩荡魔威。

这股魔威降下的第一个刹那,便沉重的让所有黑暗玄者瞬间窒息。但,下一个瞬间,它竟又快速增长,疯狂暴涨。逐渐的,超越了神帝,超越了认知,甚至超越了他们意志和信念所能承受的极限……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光明快速消逝,黑云的翻滚变成了隐隐的战栗,再到……那几乎清晰可闻的恐怖哀嚎。

苍穹之下,劫魂圣域正在微微的颤抖,所有的黑暗空间都在颤抖。而这绝非这绝非是力量的释放,而仅仅是黑暗的威压。

“这……这是……什么?!”

天牧一,北域王界之下第一界王,他嘴巴大张,瞳孔欲裂。

天孤鹄的巨大变化,让他对云澈的了解远胜他人,却依然在这一刻,在这股从天而将的恐怖魔威下惊骇欲死。

他的周围,皇天界的众强者……还有不远处的祸天星与蝰蛇圣君,每一个人身上所呈现的,无不是剧烈到极限的恐惧战栗。

压覆在他们身上、灵魂上的,是一股大到让他认知崩塌,几乎随时可能魂飞魄散的恐怖魔威。这股魔威之下,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被上古真魔的魔爪抓在了手中,全身上下,都是超越信念的惊栗与恐惧。

咔嚓!

黑云碰撞,带起一道震世暗雷。

只是,这声天道之雷却隐隐透着一股战栗……甚至卑怜。

云澈的上空,黑云在疯狂的翻滚,整个苍穹都仿佛完全压覆了下来,几乎要触碰到他飞舞的黑发。

而他的身上、脸上,一道道赤色的魔纹在显现,这些魔纹非是来自他的魔袍和帝冕,而是他黑暗永劫中境大成的永劫魔印。

这也是他第一次,毫无保留的释放黑暗永劫。

劫天魔帝,作为远古始祖神创造的第一个魔,她的黑暗永劫是黑暗始祖,黑暗极致……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堪称黑暗起源。

黑暗永劫的魔威之下,万魔皆为蝼蚁。

轰隆隆隆……

已是分不清这是天道的咆哮,还是恐惧的哀嚎。

阎天枭瞳孔在瑟缩,嘴唇在不受控制的发抖。他的身躯缓缓屈下,双膝跪地……而这一次跪拜,不是因为仪式,不是宣誓效忠,而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敬畏与臣服。

他早已多次亲身领教云澈的可怕,今日今时才知,先前,竟还根本远远不是魔主的极限。

阎天枭屈膝、阎魔屈膝、蚀月者屈膝、魔女屈膝……

魔主云澈的脚下,一个又一界王,一个又一个黑暗玄者……他们的魔躯早已先于他们的意念,在战栗中跪俯于地。

越来越暗沉的视线之中,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北神域的新生魔主,还有破世降临的远古魔神。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