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7章 冰妃雪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东神域,吟雪界。

炎神界王火破云一身红衣,逸动间如火焰燃身,上面刻印着金乌、朱雀、凤凰三种火焰神纹。

他虽是金乌宗出身,但三种火焰神纹平齐而印,并未厚此薄彼。

经历宙天三千年,又荣为炎神界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界王,如今的火破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处处透着稚嫩,性情执着而又容易彷徨的年轻人,他的目光平和,但偶尔闪耀的炎光,却是深蕴着让人触之心悸的强大威凌。

脚下是无尽雪域,但炎神界王迈步间,却未有分毫冰雪融化。

这些年,他一直都深入葬神火狱修炼。对火焰的驾驭,已是愈发登峰造极。

来到冰凰界前,面对迎客的冰凰女弟子,火破云温然而笑:“劳烦通报冰云界王,炎神火破云来访。”

炎神界如今已是上位星界,而吟雪界自沐玄音陨落后,在中位星界的地位亦是一落千丈。

一个上位界王亲身来访一个中位星界,这对前者而言是降尊,后者是莫大的荣幸。

但,吟雪与炎神之间的关系毕竟微妙。而对于炎神界王的屈尊来访,冰凰神宗上下都已是习以为常。

迎客的冰凰女弟子却并未去通报,而是盈盈一礼,道:“宗主最近在闭关,不便见客。但曾有交代,若是炎神界王来访,自便即可。”

火破云颔首:“如此,我便不客套了……不知,妃雪仙子可在宗中?”

火破云是孤身到来,未带一人。他对面的冰凰女弟子对他提出的问题未露丝毫讶色,道:“妃雪师姐现今正在冰凰第三十六宫,炎神界王若是有意,自行去往即可。”

一个普通的中位宗门女弟子对一个上位星王“怠慢”至此,也是世所罕见。

“冰凰宫?”火破云面现讶色。

冰凰宫在冰凰神宗的层面很高,但沐妃雪是界王亲传,怎会在冰凰宫中?

冰凰女弟子道:“冰凰第三十六宫为当年云澈师兄曾居之地,因而,妃雪师姐常去静心。”

火破云的神情刹那僵硬,随之温和一笑:“原来如此,劳烦引路。”

踏入冰凰第三十六宫,寒冰筑成的大殿冰冷静寂,形状各异的雪枝冰花绚丽如万星闪耀,让人如置身冰雪永恒的幻境。

火破云第一时间感知到了沐妃雪的气息,但他没有打扰,脚下在冰晶地面上轻缓迈步。

蓦的……他的脚步停止,目光定格在了眼前那一根根雪光琉璃的冰枝之上。

云澈

云澈

云澈

……

一根根的冰枝雪叶之上,写满了云澈的名字,或深或浅,或大或小。

那似乎是女子的指甲所刻,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精巧,都透着……丝丝缕缕让人心碎的哀思。

火破云双手不知不觉的攥起,身体轻微摇晃间,竟失力的向后踉跄了一步。

他的脑中,浮现云澈当年“死而复生”,重归吟雪界后,他和云澈“决裂”的画面……

“可是我亲耳听到……两个冰凰弟子谈及她早就被你师尊赐你当双修伴侣!那是我亲耳听到!亲耳听到!你却对我只字未提!只有假意的劝慰,根本……根本就是在看我的笑话!”

他发泄的咆哮之后,是云澈淡漠的回答。

“你听着,当年在完成拜师之礼后,师尊的确指名妃雪为我的双修伴侣,且是当众宣布。但……那之后,我拒绝了,师尊也应允了。”

“由于那件事,师尊是当众宣布,若就这么随之公布她被我所拒的事,无疑会让妃雪遭人耻笑,因而便没有公开。我与妃雪也从不是双修伴侣的关系,我在吟雪界的几年,和她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及幻烟城说那几句话的时间。”

“罢了,信与不信随你,对我而言,已经并不重要了。还有,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破云兄。”

“火少宗主……后会有期。”

火破云清楚的记得,他出口之言格外的平淡,没有丝毫的激动愤怒,甚至连冷漠都几乎察觉不到。

唯有“火少宗主”四字落下,他转身离去前的那一眼,目光隐约晃过一瞬的失望。

火破云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短暂的失魂已被驱散,眼瞳中混乱尽去,归于平淡……因为现在的他,是炎神界王,岂可如此轻易的失态。

盯视着充斥视线的“云澈”二字,他的思绪飘忽,回到了当年……劫天魔帝离世,云澈命运巨变的那一天……

————

火破云独自一人御空而行,今日,是劫天魔帝离世之期,身负五级神主的修为,他自然有送行的资格。

不过,他并没有即将见证历史,马上魔患将终的激动,心中唯有一片躁乱。

到了他如今的层面,深深知道这一切都是云澈所搏来,就如宙天神帝所言,他是当之无愧的救世神子。

但……

身形逐渐缓下,直至停止,他怔然许久,忽然转身,回返向炎神界。

“送离魔帝,见证的将是永不再复的历史。火少宗主为何折身而返呢?”

一个声音遥遥传来,火破云身形再次停滞,淡淡微笑:“那洛兄又为何折身呢?”

一个身影快速由远而近,一身白衣,气质超凡出尘,正是洛长生。

“原因为何,不瞒火少宗主,”洛长生微笑道:“只因不想见到某一个人。让我猜一猜,火少宗主……是否也是相同的原因呢?”

火破云:“……”

“既如此有缘,便入我圣宇界一观如何?”洛长生邀请道。

“好。”火破云没有拒绝:“这段时间,我也一直想着去看望令师尊。毕竟令师尊的伤势……归根结底,是因我而起。”

云澈活着归来,在窥闻他和沐妃雪的相认与交谈后,他心中妒火失控,乱心之下,向洛长生透露了云澈活着回来的消息……从而引得对云澈恨极的洛孤邪直赴吟雪界。

结果反被沐玄音断臂。

在将消息告知洛长生后的第一个瞬间,火破云便已后悔……但覆水难收,之后的事,非他所能料,更非他所能控。

洛长生却是摇头:“师尊这次遭受大挫,心情极差,还是不要靠近为好。待师尊心情安好,我自会转达火少宗主心意。”

“至于歉意……”洛长生摇头叹道:“这绝非你之错。反倒是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将来若有机会,定会报答。”

“不必了。”火破云淡淡回应,神色黯淡。

洛长生深深看了火破云一眼,忽然道:“说起来,我一直很是好奇。入宙天神境前,火少宗主与那云澈交情颇深,众人皆见。当初闻云澈死讯时,亦万般悲伤。为何如今却对他生出恨怨?”

“以火少宗主之性格,绝非无因。不知我可有幸倾听?”

“没什么原因。”火破云道:“是我小心之心,仅此而已。”

“是因为一位名为沐妃雪的冰雪仙子么?”洛长生微笑。

火破云身影骤滞。

“夺爱之恨,刺骨锥心。”洛长生叹然道:“尤其如火少宗主这般……”

“不必说了。”火破云呼吸明显急促,好一会儿才生生抑下:“这件事,的确是我小人之心,还请……勿要再提。”

“是我失言。”洛长生道,便再不提及此事。

两人速度很慢,靠近向圣宇界。

这时,正在侃侃而谈的洛长生忽然话语中断,脸色骤变,随之非但没有缓下,反而惊色更剧。

“发生了什么事?”火破云皱眉问道。

“云澈……是魔人!”洛长生一声低念。

“什么!?”火破云猛的转身。

洛长生手掌一挥,将刚刚得到的传音转给了火破云。

魔神欲入……魔帝强归……邪婴忽现封堵绯红裂痕……宙天神帝将邪婴打出混沌之处……一切皆安,众患皆除,而云澈却身现黑暗魔气,口出大逆之言。

这远超想象的惊变让火破云心中骇乱,忽听洛长生道:“糟了……月神帝本欲亲手处决云澈,却在最后一刻,被梵帝神女以空幻石送走!”

“现在,诸神帝已是下令,于全神界范围搜寻……”

洛长生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和火破云的目光都直直的盯向了前方。

那里,一动不动的漂浮着一个人影。

身上,还逸动着淡薄的黑暗雾气。

“云澈!”火破云和洛长生同时惊呼出声。

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赫然是被空幻石送出的云澈。

千叶影儿丢出空幻石时奴印将崩,意志混乱之下,空幻石所携之力有些失控,在送走云澈的同时,也将他直接砸昏过去。

“呵,哈哈哈哈!”洛长生怔然之后,大笑出声:“这可真是……天赐的机会啊。”

大笑之中,他身体便要扑出,一只手却忽然拦在了他的身前:“等等。”

火破云目盯昏迷中的云澈,沉声道:“不可大意。”

说话间,他身上玄气运转,手中金乌燃起:“云澈身上的秘密和底牌极多,无数次死境都要不了他的命,千万要……”

话音未落,他燃火的手掌狠狠的轰在了洛长生的腰肋之上。

兴奋中的洛长生注意力全部在云澈身上,做梦都未曾想到,和自己一样对云澈有着怨恨的火破云竟会对自己出手,被一击而中。

如此近的距离,又是措手不及,洛长生瞬间血雾喷洒,横飞至数十里之外。而火破云已扑至云澈身侧,抓起云澈,玄力全开,骤冲而去。

洛长生手按胸口,目光阴狠,顾不得伤势,疾追而去。

“火破云!”阴厉的吼叫从火破云的后方响起:“现在的云澈,已不是救世神子,而是所有人都想要除掉的异端!你如此做……是准备拉整个炎神界陪葬吗!”

“……”火破云齿间渗血,没有说话,速度更没有一丝缓下。

洛长生纵然受伤,速度亦非火破云可比。两人的距离逐渐缩短,洛长生的声音再次传来,比刚才更加低沉:“此事,我尚未传音告知任何人。念及我们的交情,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云澈丢给我……否则,怕是炎神界陪葬都不够!”

火破云瞳光混乱,但依旧一言不发,速度亦是丝毫不减。

这时,他的瞳孔忽得一缩。

因为前方,忽然出现了两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任何一个,都在他之上。

而气息的主人,也在下一息出现在视线之中。

与他同入宙天神境的君惜泪!

以及……她的师尊,剑君君无名。

————

【五月才第一天,100多页的打赏。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唯有滚去码字ヽ( ̄w ̄〃)ゝ】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