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8章 无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君无名君惜泪师徒,亦是没有选择去恭送和见证劫天魔帝离世的人。

他们看到了洛长生和火破云,也自然一眼看到了火破云手中昏迷的云澈……以及那纵然在昏迷中,依旧弥漫的恨意和黑暗魔气。

火破云终于停了下来,前有剑君师徒,后有洛长生,他牙齿咬紧,但全身唯有深深的无力感。

洛长生很快追上,他的修养让他没有先行控住火破云或夺过云澈,而是向君无名恭敬而礼:“晚辈洛长生,见过剑君前辈。”

君无名微微颔首,看了一眼身侧的君惜泪,感知着她气息和心魂的混乱动荡。

“泪儿,”君无名淡淡出声,道:“宙天三千年,你的玄道修为让为师欣慰,但‘剑心’却始终未能真正成型,因为你的剑心,始终都被困顿于世俗给予的‘枷锁’之中,未能破枷而生。”

君惜泪:“……”

“顺从本心,便是顺从剑心。”君无名轻语道。

君惜泪的手缓缓抬起,握在了背后所负的无名剑上。

锵!

无名剑出,霎时剑威弥天,周围空间无数的陨石被无形剑气瞬间绞灭成齑粉。

当年在封神之战,君惜泪强出无名剑,两剑将云澈重创,第三剑为云澈所阻,未能挥出,却导致了一个扰她三千年的严重后果……将云澈的身影,刻入了“剑心”之中。

如今的君惜泪,已可完整驾驭无名剑,神界之中,已为她冠以“小剑君”之名。

未发一语,无名剑出,剑域瞬成,万剑临空……却是直刺洛长生。

同时,一股气浪重拂火破云,将他狠狠推远。

火破云愣了一瞬,随之身上玄气爆发,如瞬逝流星般远去。

洛长生心中一惊,刚要追及,便已陷入君惜泪的剑域之中。

以他的修为,要败君惜泪并不难,但剑君在旁,他岂敢还手,他快速化解着君惜泪的剑威,急声道:“剑君前辈,君仙子,你们未至混沌边境,可能不知,云澈实为魔人!如今诸位神帝,连同龙皇在内,都已下令务必诛杀云澈,否则后患无尽。”

君惜泪的剑气更为狂暴,君无名亦是毫无反应——只是如果凝神细观,便会发现他的老眸之中现出了三抹细微如针的剑芒。

洛长生目光微变,到了此刻,他哪还不明白,剑君师徒绝非不知,而是……分明是在袒护已为魔人的云澈。

他声音沉下,再无对长辈的恭敬:“剑君前辈,你可知袒护魔人,是何重罪!”

“他是魔人,”剑君的声音携着剑威平淡飘荡:“亦是恩人,更是救世之人。他对世人的‘恶’,相比于恩,宛若昊日下之微尘。”

“欲杀他的,不是对魔的厌斥和所谓的护世,而是嫉恨,以及不想被凌驾的丑恶之心。”

哧!

可怕的穿刺声中,洛长生被一道剑芒穿胛而过,随之身上瞬间多了数十道深刻深可见骨的血痕。

他被火破云以极近距离一掌轰身,伤的相当不轻,之后又未管伤势,全力追赶,如今他面对的不止是君惜泪,还有来自剑君的万钧重压,只防不攻下,已是险象环生。

洛长生目露凶煞,而他的耳边,剑君之言继续响荡:“君某存世五万载,历经沧桑,施恩无数,也算得上德高望众。一生孤身,却得世以‘君’字相称。”

“而你,世人皆知你与云澈有怨,炎神火破云与云澈为至交好友。你若指责君某与火破云之罪,而君某否认之,且为火破云为证。你猜,世人是会信你,还是鄙你?”

洛长生出现了一瞬间的目眦尽裂。

他年少时便是名震东域的长生公子,宙天三千年后,神主境七级的修为更被誉为奇迹,震动诸神域。

但若论及威望,他比之剑君差的何止十万八千里。

他若是宣告剑君师徒袒护魔人云澈,除非有足够的凭证,否则剑君只需一言否认,这些都会打回他自己的脸上。

心中一横,洛长生身上雷霆爆发,空间撕裂间,亦将君惜泪远远逼开。

他大口喘息,沉声道:“好,我今日认栽,这就退去,不会泄露半字见过前辈之事……火破云那边,亦是如此。”

但,横压在他身上的剑威并未消失,君惜泪手中的无名剑依旧指向他的心口。

“师尊,我不信他。”君惜泪冷冷道。

“不信”,只是托辞。以剑君君无名的威望,根本无惧洛长生的“诬陷”。

但,若是现在放洛长生离开,他很有可能会循着痕迹,找到火破云和云澈。

洛长生心中急躁,但面色平静,他刚要出口再次保证,忽然脸色大变。

因为他的周围,出现了三道微小的剑芒。

这三道剑芒无色无形,甚至没有气息,但,洛长生战栗的心弦告诉他,它们清晰的存在,而且每一道,都仿佛直接抵在了他的命脉之上。

“幻……心……剑。”洛长生低念出声,只是他的声音在明显的发颤。

而君惜泪的动作也已停滞,呆呆的看着前方。

“你居然识得此剑。”君无名漠然出声:“看来,你的师尊的确对你少有隐瞒。”

东神域王界之下,孤邪第一,剑君第二。

世人从未见过君无名和洛孤邪交手。

剑君本是王界之下第一人,后被洛孤邪取而代之,是因她归去圣宇界后,玄道气息明显超过了君无名一线。

但,洛长生曾听洛孤邪清清楚楚的说过,她在回归圣宇界前,曾去挑战过剑君……

却险些死在他的“幻心剑”下。

之后,洛孤邪被誉为王界之下第一人,剑君从未有二言,因为对寿元将尽的他而言,所谓声名不过云烟,生命之末最大的渴望,是找到足够优秀的传人。

而君惜泪,便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这也是洛长生在剑君面前总是无比恭敬,以及诸王界对剑君明显重过洛孤邪的原因。

辈分?笑话!实力,才是决定他人如何看你的最重要素。

剑君一脉的实力,从不可单纯以玄道修为来衡量。因为相比于玄道,剑君一脉最可怕的,是剑道。

“剑君前辈……是欲杀晚辈灭口吗?”洛长生低声问道,全身一动不敢动。

剑君之前一直未出手,洛长生丝毫不觉得奇怪。身为剑君,岂会亲自对小辈出手。

却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竟一直在凝化师尊每次谈及都会露出惧色的“幻心剑”。

太荒谬了……他甚至有那么一点觉得自己何德何能?

“呵呵,”君无名淡淡一笑:“君某与令尊令师都薄有交情,与你更无冤无仇,并无理由杀你。强取你命,只会为我师徒带来无尽祸患。”

剑君身影一晃,来到洛长生之侧,已呈干枯之态的老手伸出:“容老朽,抹去你半个时辰的记忆。”

“……”洛长生死死咬牙,脸色一阵泛白。

若是容人侵魂,只要对方稍有歹意,便有可能轻易摧灭他的魂海。

剑君的确没有理由这么做。为了君惜泪的未来,也不会敢于这么做……但,若是答应,完全是将主动权奉于他人手中。

若是不答应……锁定他命脉的,是当年连他师尊洛孤邪都险些夺命的幻心剑!

“好……”幻心剑威下,洛长生短暂权衡,终是切齿出声:“晚辈……遵从剑君前辈之意。”

剑君颔首,老指一点,一缕灵魂化剑,直入洛长生魂海。

少顷,洛长生全身一颤,昏死过去。

幻心剑也随之消散,只是,君无名的脸色明显多了一层不正常的苍白。

“走吧。”

君无名转身,所去的,是与火破云相悖的方向。

君惜泪随于身后,终于,她还是抬眸问道:“师尊,你为何……为何要用幻心剑,为何……”

“为何”二字落下,她眸中已是泪珠垂落。

凝化幻心剑,会重损寿元。

君无名的寿元本就所剩无几……

君无名却是淡淡而笑,道:“他毕竟是洛长生,若非幻心剑,他不可能如此之快的就范。而时间稍久,易生变故。”

君无名抬手,将君惜泪眸中垂落的泪痕接于掌心。身上,是寿元将近的枯竭感,但他唇间的笑意却更加的欣慰温和:“若非云澈当年之恩,你的资质早已重损不复。”

“你是为师剑心和生命的延续,对你之恩,便是对为师之恩。能在归尘之前还他这个恩情,是为师余生大慰,你无需难过,反该为为师高兴才是。”

“……是,师尊。”君惜泪垂首应声,却是再落星泪。

年少时的任性,她何其之悔……但,命运最残酷之处,便是再怎么悔恨亦无法回溯。

“你能不屈于世俗,而是顺于本心,为师心中大慰。只是……”君无名看着远方,昏暗的眸中是五万年的浩瀚沧桑,一声长长的叹息:“如今世已不容他。他未来如何,无人可侧。哎……”

————

琉光界前,火破云身形停住,他的身前,终于出现了那个他以全部力量凝玄传音的人。

水映月。

现身的水映月隔着很远便感知到了一股黑暗气息,她临近之时,目光只在火破云身上停留一瞬间,便死死盯在了昏迷中的云澈身上。

火破云手掌一推,将云澈推向了水映月,他喘着粗气,有些失力的道:“你会收留他的,对吗?”

水映月迅速抬手,一层厚重的水幕结界将云澈的身影和气息都牢牢封锁其中,她沉声问道:“有没有人追踪你?”

“我不知道。”火破云道。

“……有劳了。”水映月丢下三个字,便要急急的带云澈离开。

“等等。”火破云喊住她,低声道:“不要告诉他是我送他来此……另外,劳烦在他醒来后,帮我告知他一句话。”

“逃吧。逃到北神域去,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好。”

只应了一个字,水映月便已带着隐于水幕的云澈极速离开。因为每停留一瞬,便都会多一分危险。

火破云转身,双手紧起,他看着浩瀚星空,一声喃喃低语:“云澈,你记着,我已经……不欠你了!”

————

“对,我已经……不欠你了!”

面对着刻满云澈之名的冰枝,火破云失神而念,他的手掌不自觉的伸出,抓向那明明纯净绚丽,却又格外刺目的冰枝雪叶。

为什么?

他明明都已经成为了魔人……

为什么!!!

“炎神界王?”

手掌即将碰触到冰枝的刹那,侧后方忽然响起了一声清冷冰心的女子之音。

火破云手指停滞,只是指尖的火焰气息有些失控的溢出,将眼前的冰枝瞬间熔化了大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