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熔化的冰枝化作一片苍白的雾气,转眼消散。

火破云迅速转身,一眼看到沐妃雪,她的冰眸之中映着正在散尽的冰雾,却丝毫没有他的身影。

“妃雪仙子……”火破云的手停滞在半空,一时忘了放下。

沐妃雪身影一晃,来到了火破云的前方,她玉指凝寒,寒气释放,冰枝重新凝成,只是上面,再无她以雪手冰心刻下的印记。

“抱歉,”火破云眼中闪过刹那的慌乱:“刚才看着冰花出神,一时失力……”

一息……两息……短暂的冷寂,沐妃雪转身,雪颜冰眸没有任何的怒意和异样,唯有一片冰冷的,火破云最熟悉的淡漠:“炎神界王莅临冰凰宫,不知有何贵干。”

“本王……我只是……”火破云连忙将手放下:“有事拜访冰云界王,顺道过来一观。”

身为炎神界王,他已是做到与任何其他上位界王相对而不失气势。唯独在沐妃雪面前,他的气息和心跳总是会莫名失控。

“宗主正在闭关,不便见客,炎神界王请回吧。”沐妃雪道。

火破云暗中凝气,迅速压下心中混乱,脑海中晃过那冰枝上新刻的一枚枚字迹,心间的微乱逐渐转为先前从未有过的坚定,他看着沐妃雪的眼睛,忽然道:“其实,我是专程来看你的。还特意……”

“既已看过,便请回吧。”沐妃雪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平淡,极美的容颜,冰晶般的美眸,却是寻不到一丝感情的痕迹:“炎神界王身份尊贵,屈尊独见一中位星界的弟子,恐对身份有失。”

声音落下,她的身影直接掠过火破云,向殿外缓步而去。

“妃雪!”火破云猛的转身,直喊其名:“你心里……还是对云澈念念不忘吗!”

“……”冰眸轻漾,但她脚步并未停止,亦无回应。

“可他从来没有在意过你!”火破云声音高了数分,话既出口,他终于横心抛去心中所有的踌躇:“你可知,他当年亲口告诉过我,玄音界王曾将你赐予他做双修伴侣,但他断然拒绝……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脚步终于停下,但她的雪颜之上依旧看不到什么动容,而是轻轻说道:“我心中有他,与他心中是否有我,又有何关系。”

这句话,亦是对火破云一句规劝。

但,冰的静谧,与火的狂烈,终究是不同的。

“但他是魔人!魔人!魔人啊!”火破云低吼三次:“是写在你们冰凰宗规,见之必诛的魔人啊!”

他身影一晃,拦在了沐妃雪身前,盯着她的眼睛道:“而且,他在北神域,还被奉为黑暗魔主!如今的云澈,不但是魔人,还是最极致,最恶的那个魔人!三神域所有神帝都将他视为大患,除了阴暗的北神域,世上已再无容他之地,你到底为何……依旧执迷不悟。”

“黑暗魔主……”沐妃雪一声低念,冰晶所凝的美眸浮起一抹浅蓝色的迷离光华:“不愧是他,即使被世人推入黑暗的深渊,也依旧可以那么耀眼。”

即使近在咫尺,即使就在她的视线正前,火破云却依旧无法从她的冰眸中看到自己的半分身影。

听闻云澈成为黑暗魔主,她眸中浮现的不是惊惧,反而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见过,更永远不可能为他而流露的仰慕与痴然。

火破云的瞳孔无声放大了一分,心中仿佛有无数狂躁的火焰在混乱的燃烧。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已经站到了如此高度,眼前的女子依旧不肯多看他一眼。

而曾经将她拒弃,从未将她挂于心间,如今已成为魔人的云澈,却让她痴念至此。

“那你可知,他在外面有多少的女人!”火破云心乱之中,已是有些口不择言:“据说他在下界,已有数房妻妾,似乎还有了儿女!他和琉光界的水媚音先前定下过婚约,月神帝曾是他的妻子,天杀星神和他纠缠不清。”

“就连你师尊,外界都在传他们之间有不伦……”

忽然思及沐妃雪对沐玄音的敬重,火破云即使收口。

没有任何的回应,沐妃雪再次绕过他,缓步而去。

火破云转身,看着沐妃雪远去的背影,身为上位界王,炎神历史最大荣光的他,此刻心中竟是那般的无力和压抑:“为什么!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对他如此!”

为什么……

沐妃雪脚下踏雪无声,眸中雾光如梦,唇间似是自语,似是倾诉:“因为……他是云澈。”

火破云定在那里,直到沐妃雪消失于他的视线和感知,他依然一动未动。

直到,一个清冷的声音徐徐传至:“冰凰女子极难生情,一旦心扉融化,便会至死不渝。”

沐冰云缓步而至,向火破云道:“炎神界王,释下你对妃雪的执念吧,再怎么强求,亦不会有结果。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世有万般美好女子任你择选,又何须强求一注定无果之念。”

火破云双眸回神,他向沐冰云有些僵硬的颔首一笑:“让冰云界王看笑话了,告辞。”

说完,他直接飞身而起,快速离去。

“炎神界王,我界先前南域玄兽之乱,可是你出手平息?”沐冰云出声问道。

火破云心中躁乱,转瞬远去,并无回应。

————

时间流转,不知不觉间一年过去。

这是相当平静的一年。

东神域之中,梵帝神界自三梵神死于劫渊之手,梵帝神女先废后逃后,便一直都在休养生息中,再没有什么大动静,千叶梵天也再未现身人前。

不过隐有传闻,三梵神所承的梵帝神力,都已寻到了新的继承者。

只余六星神,始终未寻到星绝空的星神界一直处在蛰伏之中。在世人眼中,星神界在邪婴之难下凋零至此,想要恢复回巅峰至少需要数代之久。

但六星神却是清清楚楚……星神帝失踪之事尚小,若星神轮盘无法找回,星神界已根本没有下一代。

月神界则如常般平静,传闻月神帝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拒见任何拜访者。

而宙天神界自失了宙天太子后,始终处于闭界状态。

不过,一个消息最近传出:宙天神界正在筹备新立太子的大典,只是并不会邀请外客。

虽然宙天神界立新太子的速度超乎所有人预料,但也并不让人太过奇怪。两三年前,东神域便已有了宙天神帝萌生退离之意的传闻,如此之快的新立太子,既是为了早些淡化失子之痛,亦似乎是在印证之前的传闻。

但,另一种传闻却从一些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悄然传开。

“听说,宙天神界这几个月间频频遣人前往北神域边境。这绝非信口胡诌。消息似乎是从东神域和西神域北境,那几个最靠近北神域的星界同时传出的,很可能是真的。”

“我好像听说,宙天神界如此之快的新立太子,是因为宙天神帝想要心无旁骛的强攻北神域,对魔人进行大规模的葬杀。”

“啊?为什么!”

“还记得一年前那个传闻吗?也是从北境那边传来的:宙天神帝曾带着宙清尘悄悄踏入北神域,那个传言还说宙清尘其实就是在那个时候死在北神域。”

“一年前那个传闻本无人相信,但和现在的这个消息契合一下的话……嘶!”

“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宙清尘真的是死在北神域?宙天神界一直闭界沉寂,是在筹备复仇?”

“宙清尘是宙天神帝的唯一嫡子,视之如命。若真的是被魔人所害,宙天神帝会怒不可遏也并不奇怪。”

“话说回来,魔人虽都是早该灭绝的丑恶物种,但若是一直缩在北神域这个‘狗笼’中,想要强攻也是很难之事,否则三神域早就联合将北神域给绝灭了。”

“所以这些应该都只是乱七八糟的妄传,听听就好。”

“再说宙天神界那个层面的事,岂是我等可以揣测的。”

又是不知为何从北境传出的“流言”,同样传播的不快,也同样传播了相当之大的范围。

虽然依旧不是那么可信,基本只被当做新奇的谈资。但这次的传言,让人不禁联想到了一年前那个本无多少人相信,都快要被遗忘的传闻……两者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契合。

————

北神域,永暗骨海。

黑暗的世界,上古阴气如飓风般不断席卷间。

持续了数个时辰之后,终于,在一声分外沉闷的轰鸣声中,永暗骨海归于沉寂。

随之,一个穿着破碎黑袍,身缠黑暗煞气的男子从永暗骨海中缓步走出。

轰隆隆!

他立于天日之下的那一刻,阎魔界上空暗云汹涌,战栗翻腾。

因为,天道所惧的那个可怕魔神,又变得更加的强大。

守在永暗骨海出口的阎魔三祖一见云澈,迅速跪拜而下,低吼道:“恭喜主人突破!”

后方,所有的阎魔中人都恭拜在地,喊声震天:“恭喜魔主突破!”

云澈缓缓的抬手,瞳孔之中,掌心之间,是变得更加深邃,更加幽暗的黑暗之芒。

嘴角,是一抹让整个阎魔帝域都为之森然的恶魔狞笑。

一年时间,借助永暗骨海的上古阴气,他完成了从八级神君快速突破至九级神君……又在今日,成功踏足到了神君的最高境界。

十级神君。

他和池妩仸的协定,十级神君成就之日……

便是复仇战幕拉开之时!

四年,很短。

但对他来说,已是太过漫长。

他早已迫不及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