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 战幕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终于突破了。”

千叶影儿现身云澈之侧,上下打量他一眼,道:“借助永暗骨海的上古阴气,一年连跨神君境两个小境界,按照这个速度,再加上你的邪神玄脉似乎并不存在‘瓶颈’,再有差不多四五年的时间,便可突破神君境界限,成就神主。”

“不必说了。”云澈直接转身:“回劫魂界。”

回到劫魂圣域,魔女蝉衣和魔女玉舞已是迎出:“拜见魔主。”

在这一年间的“黑暗生长”下,众魔女、蚀月者、阎魔都与各自所承的魔神之力达成了更深的契合。玉舞和蝉衣的修为也因此有了极大的进境,直入神主境九级。

而以正常的修炼和契合速度,这个进境,至少也要千年以上。

“你们主人呢?”云澈问道。

“回魔主,主人她这段时间都不在圣域之中。不过主人已得到魔主突破的消息,应该很快便会回来。”

蝉衣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一个娇柔绵软的声音:“我的魔主大人,你就如此的迫不及待吗?”

任谁都知道,这句话是在诉说云澈“复仇”的迫不及待,但从池妩仸唇间吐出,却宛似春闺调情,玉舞和蝉衣的脸颊更是在瞬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酥粉色,螓首也稍稍垂下。

池妩仸现身,依旧那般的妖媚绝艳,只是……微带些许的倦意。

云澈加冕魔主之后,绝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给予各界强者永劫恩赐,以及赐予核心力量黑暗生长,而北神域内外的布局,都是压于池妩仸一人的身上。

“十级神君已成。”云澈面无表情,但,他身上有一层淡淡的黑气在涌动:“可以开始了!”

对于黑暗玄力,云澈有着最极致的驾驭力。这般轻微的黑暗失控,在云澈身上太过罕见。

他真的……早已迫不及待。

在北神域的这些年,他心中的恶魔,每一息都在狂躁的想要冲破他的躯体。

“好。”没有如千叶影儿那般再试图规劝,池妩仸缓缓颔首:“棋局也已经布好。接下来,就是拉开这片黑暗的幕布了。”

“不过在这之前,需先重新捋清所有可能的变数。”池妩仸美眸轻转:“云澈,第一个【舞台】,你现在依旧决定是那里吗?”

“对!”

云澈抬手,身前顿时现出了一口灰白色的大鼎。

正是在太初神境,云澈强杀太垠尊者时顺手强夺的寰虚鼎。

作为宙天神界的神遗之器,寰虚鼎不仅在宙天神界,在整个东神域都算得上是最强的空间玄器。

先前因绯红之劫而连通宙天神界到混沌边缘的超大型次元阵,便是以寰虚鼎为核心载体所筑成。

只不过,寰虚鼎的核心力量需要宙天神力来催动,到了外人手里,虽可开鼎,但也只能沦为基本无用的死鼎。

池妩仸伸手,将寰虚鼎移于身前,直接收起,然后软软道:“说起来,宙天神界那边,前段时间倒是传来一个不错的消息。”

“什么消息?”千叶影儿问。

“宙天神界准备新立太子,就在一个月后。如此之快,倒是让我都有些讶异呢。”池妩仸轻悠悠的道。

被云澈施以黑暗契合后,北域玄者纵然脱离黑暗环境,身上的黑暗气息也可完全驾驭内敛,再不需要担心出现失控而瞬间为人所察觉。

也因此,北神域与其他神域的信息获取,早已开始出现了巨大的偏差……只是这一点,三方神域全然没有意识到,也来不及意识到。

“宙清风吗?”千叶影儿直接想到了那个最可能的人选,随之不屑而笑:“另一个废物而已。”

宙天神界的同代之中,便没有一个堪让她入目的人。

“是谁不重要。”池妩仸浅笑淡淡:“得到这个消息后,我顺水推舟,帮宙天广为宣传了一波,不过倒是把婳锦险些累坏掉了。魔主大人若有闲暇,可别忘了赏些雨露哦。”

“……的确是个不错的时机。”云澈冷冷道。

“哦?”池妩仸美眸忽转,笑靥绽开,霎时妖媚无伦:“如此说来,魔主大人并不反对雨露奖赏婳锦咯?那晚些时候,我便让婳锦去领赏了哦?”

“只赏一人,就不怕冷落了其他八魔女吗?”千叶影儿轻哼一声,斜眉淡笑:“何不九魔女一起,免得偏颇,他肯定乐意的很!”

“在进入‘舞台’之前,我自会再给予她们一次黑暗契合。”云澈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池妩仸轻咦,然后娇笑出声:“真是不解风情呢。”

千叶影儿冷声道:“终于到了这一步,他现在脑中定然都是当年的画面。”

“这也是为何,我没有再劝他。”池妩仸唇角媚惑的笑意缓缓消失,黑眸之中无声凝起幽寒:“这一年中,我一直在看着北神域的变化,权衡着未来可能的战局。”

“虽然,就上层战力而言,北神域依旧远远比不上东、西、南三神域的任何一方。但……战幕的确可以拉开了。”

“因为决定胜败和最终命运的核心,不是双方的综合力量,而是……云澈!”

北神域的上层力量虽然在这一年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依旧远远比不上其他任何一方神域,这一点无可辩驳。但,千叶影儿也丝毫没有讶异池妩仸的后半句话,她的金眸也凝起寒意,问道:“对于云澈成为北神域的魔主,外界评价如何?”

“傀儡。”池妩仸回答:“而且是可笑的傀儡。”

“果然啊。”千叶影儿漠然一笑。她自认,如果这些年她没有跟随在云澈身边,而是依旧属于东神域的人,一定也会如此认为。

毕竟,东神域一个被各界追杀,狼狈窜到北神域的小辈,居然被北神域奉为“魔主”?

就因为他身负邪神传承?北神域再怎么“穷乡僻壤”,也着实太可笑了些。

哪怕,三方神域的所有生灵都知晓了劫天魔帝曾经归世,都知晓了云澈还身负魔帝传承的事,也同样会引为笑话,甚至会更确定他只是“傀儡”。

宙天神帝知晓了云澈实力的可怕变化,但这种夸张的变化虽造成震惊,但还不至于引起什么警觉,毕竟北神域就是北神域,哪怕再多一个甚至数个神帝,也依旧只是一群被封在牢笼中的魔人。

他们对云澈的忌惮,是他的未来。

只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短短几年间,北神域因云澈有了多么巨大的变化,更不会想到,“未来”会来的如此之快。

“没有警觉的敌人,是最容易一剑封喉的。”池妩仸徐徐而语,随之一声自嘲:“倒是没想到,北神域这百万年的卑怜,反倒成了最大的优势。”

“确定要开始了吗?”千叶影儿忽然问。

“当然。”池妩仸看着远方:“和魔主大人的约定,我又岂敢违背。”

“而且呢,我一直都有一种感觉。”池妩仸继续道:“魔主大人对于我们,也始终都有保留和隐瞒。”

千叶影儿:“……”

“当对任何人都有所保留,包括你我,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让人欣慰的成长,到时候,说不定会带给我们无法预料的惊喜。”池妩仸再次微笑起来:“他是如此的急于复仇……但另一方面,复仇对他既然如此重要,再加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是如何落得今日下场。那么,若不是心怀足够的把握,他会踏出这一步吗?”

“哼,你对他,倒是真有信心。”千叶影儿道。

“哎,”池妩仸幽幽一叹:“毕竟是自己的男人,不相信,又能如何呢?就算真的只是单纯的任性,也只能由着他。”

声音落下,她美眸看了千叶影儿一眼,轻笑一声:“当年,沐玄音就是这么惯着他的。”

“……”千叶影儿忽然伸手:“把寰虚鼎给我。”

“哦?”池妩仸先是惊讶,当她注意到千叶影儿眸中的神光时,稍稍一怔:“你是想……”

“我身上的血债和罪孽早已足够下十八层地狱。”千叶影儿冷冷说道:“这种事,当然要由我这个恶人来做。”

“我身上有逆渊石,可以更改气息。而且……由我来做,最不会露出破绽。”她的目光越发的阴暗:“因为我远比你,比北域的任何人,都要了解宙天。”

短暂的犹豫,池妩仸轻轻点头:“好。”

寰虚鼎现出,交到了千叶影儿手中。

她手指一点,一抹魂芒飞向了千叶影儿:“这是最适合的三个星界,你准备何时动手?”

“现在!”

声音犹在耳际,千叶影儿已是飞身而去,却不是云澈所去的反向,更没有向他打招呼,而是极速飞向了南方。

很轻的一声叹息,池妩仸低语道:“婳锦,去吧。”

另一抹身影从远处飞起,追向了千叶影儿所去的方向。

浩瀚阴沉的黑暗星域。

千叶影儿的身影在这里停驻,她的前方,是一个颇大的北域星界。这是一个下位星界,相对临近北域边境,黑暗气息略微单薄,但在这一片黑暗星域,亦有着赫赫威名。

千叶影儿手掌抬起,寰虚鼎现出,灰白色的鼎身在她注入的力量下快速放大,直至数里之巨。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沉重的威凌也笼罩了这片星界的所有生灵,让他们都下意识的抬头,在看不见的恐惧中窒息战栗。

虽无法动用寰虚鼎的空间神力,但作为上古神物的它,却是一件极佳,几乎不可能被当世之力摧毁的力量载体。

力量倾注足够,随着千叶影儿手掌轻轻一推,寰虚鼎化作一颗苍白流星,飞坠而下,无情的轰撞在视线中的星界之上。

轰——————

毁灭的神光和轰鸣铺满了周围所有的空间。星界没有星球那般脆弱,但神主之力对一个下位星界而言,依旧不啻于灭世天灾。

寰虚鼎力量爆发的刹那,脆弱的星界被一瞬轰开无数的裂痕,又在下一瞬间直接碎裂,埋葬着无数的山川、河流和生灵。

凄惨的哀嚎、绝望的气息、鲜血的味道……千叶影儿漠然的看着,毫无动容。

一如当年视万生如草芥的梵帝神女。

————

【今天还有一章,但肯定会很晚。建议早睡不等——保护头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