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1章 铁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年,千叶影儿与池妩仸相识的第一日,便向她提出,宙虚子是她送予池妩仸的“大礼”。

在一切皆备的合适时机下,引他在北神域相见,强杀宙清尘来激他怒火,从来引宙虚子在极怒失智之下强攻北神域。

如此,只要稍加煽动,便能彻底点燃北神域积压了无数年的恨火,然后合理反击复仇,而东神域那边一旦遭厄,会一半恨北域,一半恨宙天……而不是遭遇无理侵略下的同仇敌忾。

西神域和南神域也会当笑话观望。

千叶影儿的想法很好,但被池妩仸一半赞同,一半否决,就连见宙天神帝的时间,也大为提前。

因为,这个关乎战幕拉开的契机,不该赌在宙虚子身上,而是要精确掌控在自己手里,不可早,不可晚。

且身为宙天神帝,宙虚子是否会失智到强攻北神域,亦是谁都无法确定的未知数。

而事实……宙清尘死后,宙天神界直接闭界,再无动静。

至少完全没有要强攻北神域复仇的打算,反而为了顾及宙清尘最后的名节,全力抹去着一切有关的痕迹。

所有相关的风声,都是池妩仸遣人在东神域和西神域悄然散开。

而所谓将契机掌控在自己手中,便是用自己的手,来“替”宙天神界点燃这一根黑暗的导火索。

千叶影儿不得不承认,池妩仸那如妖精一般狐媚的外表下,对云澈又柔又宠的款款温情下,是一颗比她要聪明细腻,也比她更加狠辣的心灵。

或许,三方神域的噩梦不仅是云澈一个,还有一个池妩仸!

前者是他们亲手铸造,后者……已在黑暗中蛰伏了整整万年!

千叶影儿手掌一番,寰虚鼎已飞回手中,没有再去看覆灭中的星界一眼,她身影游移,转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再度出现时,已是相邻的另一个星界。

而这次更深入北域,是一个很小的中位星界。

星界崩碎的可怕声音早已遥遥传至,将这个中位星界的大半地域惊动。一个神君破关而出,浮空仰望向毁灭之音所传来的方向。

他名【夜兼程】,是这个中位星界的大界王,亦是唯一的神君。

而当那股来自寰虚鼎的威压罩下之时,他的瞳眸在惊惧中放大。

轰————

周围的世界化作一片毁灭炼狱,他没命的逃窜,但依旧被一股大到无比可怕的气浪扫中……昏迷之前,他看到了一口灰白色的巨型大鼎。

遭受毁灭厄难的星界之外,千叶影儿的身影再次远去。只是离去之时,她的神识淡淡的扫过了昏迷中的星界界王夜兼程。

没过太久,第三颗星界毁灭于不远处的黑暗星域中。

…………

北神域南境一个中位星界、两个下位星界在一夜之间碎灭,此事传出,北域震动。

北神域生存条件极为残酷,越是底层星界越是如此,恃强抢掠,恶性竞争、改朝换代太过正常,灭国、灭族屡见不鲜。

但,爆发在南域的不是生灵之战的恶战,而是整个星界的湮灭!

哪怕再混乱的世界,也至少有着最基本的准则。同为北神域的星界,纵然是一个上位星界恨极一个下位星界,也不过是抹去其界王宗门或核心宗族……

毁灭一个星界,将同在北神域孕生的骨血彻底化为尘埃,这是骇人听闻,任何生灵都不可能接受和饶恕的大罪。

这场厄难,两片下位星界完全毁灭,寸草不生。

中位星界崩碎四散,生灵葬灭了九成九之多,残存的玄者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界王夜兼程亦被其他星界赶来的强者发现存活,只是处在昏迷之中。消息极速的传开,极速的蔓延、升腾的震惊、怒火让北神域开始持续震动。

星界遭灭,在本就逐渐凋零的北神域,这种恶劣到极点的事态,已不知多少年没有出现过。

很快,魔主和魔后震怒,遣劫魂界速去调查的消息传开。

这等大罪,毫无疑问,王界必须出面调查和裁决!

而且,为表对此灾厄事件的重视,魔后派出了第三魔女夜璃和第四魔女妖蝶魔女亲赴南境。

夜璃和妖蝶到来之时,周围临近的四十个星界的界王和各方霸主都已早早的等待在了这里,大大小小的玄舟布满了大片的星域。

作为中位星界便可称霸的偏远南境,魔女的到来,简直如天神下凡一般。

他们不但早早的出来恭迎,还将所有幸存者,以及当时游荡在附近的玄者都集中到了一处。

夜璃和妖蝶到来时,灾厄发生的南境,星界的碎片在混乱的飘荡,空间中依旧残存着毁灭气息。

尤其那两个下位星界,就连“狼藉”都已看不到,唯余一片空洞,仿佛从未存在过。

魔女到来,众界王战战兢兢的相迎。魔女妖蝶没有理会任何人,她立于毁灭星界的中心,气息快速掠过残存的毁灭痕迹,忽然低声道:“这个力量,似乎很是诡异。”

她回首:“你们对这里残存的力量,可有什么印象?”

众界王都连忙摇头。

“听闻那个被毁的中位星界有幸存者,他们现在在何处?”夜璃问道。

“回魔女殿下,”一个明显是为首者的界王走出,无比恭敬的道:“生还者极少,已全部收留于玄舟之中。”

“另外,灾难发生之时,一些在星域穿行,适逢路过的玄者被我们尽数召集,亦皆在玄舟之中。”

“很好。”夜璃颔首:“有劳了,带我们过去。”

一声赞许,激动的众界王险些跪下。

一场灾难,让全北神域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此处,作为偏僻星域的星界,他们从未被如此关注过。

玄舟之上,夜璃和妖蝶亲自询问着一个个的幸亏者,但这些人大都惊魂未定,难辨其言,而那些清醒者,也都是摇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一个喊声遥遥传来:“兼程界王醒了!”

一个衣衫尽碎,面色苍白的中年人被搀扶过来,他遍体染血,气息微弱,伤势一眼看见的严重。

他所在的位置,处于灾厄的正中心,周围万灵皆灭,唯有他依靠强大的神君之躯活了下来,但亦气若游丝。

“此人名为夜兼程,”为首界王向夜璃和妖蝶介绍道:“为被毁胧韬界的界王。”

被搀扶过来的夜兼程嘴唇发颤,极度的虚弱之中也慌乱的想要行礼。夜璃手掌一抬,止住他的动作,一层浩瀚而温和的玄气覆于他的身上:“不必多礼,告诉我,灾厄发生时,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魔女夜璃的话,狠狠刺动了夜兼程浑浊的意识,昏迷前所看到的可怕画面让他的瞳孔惊恐的放大:

“鼎……是一口鼎……很大的鼎!”他吼叫出声,字字惊恐。

“鼎?”周围众人面面相觑。

“说清楚,是什么样的鼎?”夜璃靠近一分,凝声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夜兼程混乱摇头:“白色的鼎……我从来没有见过……很大……忽然就落下了下来……”

“啊!”

在夜兼程语无伦次间,一声惊吟从下方传来。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瘦小干枯的男子,神灵境的气息,有些畏惧的缩于人群后方。

为首界王大怒,斥道:“混账东西,竟敢打扰魔女大人问话,拖出去!”

“等等!”妖蝶却是出声,她看向那个瘦弱男子,沉眉道:“你刚才忽然失声,莫非是想到,或许察觉到了什么?”

“不,不。”面对魔女之目,瘦小男子完全是本能恐惧,瑟缩。

“魔女大人问话,还不老实回答。”为首界王怒道:“若有隐瞒,引魔女大人生怒,整个北神域都必不容你。”

瘦小男子脸色瞬间煞白,身体摇摇欲坠。

“不必紧张。”妖蝶声音放缓:“你若当真发现了什么,如实说出,劫魂界必记你功劳。”

魔女的轻缓之言终于让瘦小男子脸色缓和了几分,他喉咙“咕嘟”一声,终于鼓起勇气道:“兼程界王所说的白色的大鼎……我昨夜,刚好见过。”

众人俱是一惊。妖蝶向前一步,道:“那是一口什么样的鼎?在哪里见到,全部如实说出。”

瘦小男子没有说话,畏畏缩缩的伸出手来,手中,是一枚再普通不过的玄影石。

他玄气一吐,顿时,一幕影像投射在众人面前。

影像的上空,是一团正在闪耀的白芒,白芒之中,清晰可见是一口方鼎。

这幕影像明显是隔着很远所刻印,但方鼎的形状轮廓依旧清晰可见,可想而知它的“真身”何其之巨。

而影像的左下方,那一片尚存的星界之影清晰可见!

而众人目光刚刚看清影像的那一刻,本气息微弱的夜兼程忽然如疯了一般怪叫出声:“是它!是它……就是那口鼎!是那口鼎啊!!”

受到的刺激和伤势实在太大,夜兼程激动之下,双目翻白,再一次昏了过去。

众界王看向两魔女,刚要表达自己从未见过这口鼎,却忽然发现,两魔女的脸上都出现了深深的惊容。

他们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言。

“这是……”妖蝶在震惊中呢喃出声:“寰虚鼎?不,不可能!”

她喊出,又马上否认。

“你没有看错,”夜璃沉声道:“那正是东神域宙天神界的神遗之器,拥有强大空间神力的寰虚鼎!”

“东神域宙天神界”几个字将在场众全部震懵了过去。

夜璃转身,面向那个瘦小男子:“你是何人,为何会刻下这幕影像?”

瘦小男子似乎被吓傻了,好一会儿才哆哆嗦嗦的道:“鄙……逼人薄西山,出身南墟界,昨……昨夜游历此处,偶见白芒,便顺手刻印下来,没……没曾想忽然一股可怕的风暴冲来,当场昏迷。醒……醒来时,已被诸位界王强留……呃不不,是收留,收留。”

夜璃手指一点,薄西山手中的玄影石已落入她的掌中,命令道:“事关重大,你需立刻随我回劫魂界!”

“啊?”薄西山愣住,然后颤声道:“是,是。”

“将夜兼程,亦送往劫魂界。”夜璃继续道。

“还有,”她目光扫动,声音忽然冷下:“此事事关东神域,背后之事过于重大,绝非你们所能想象。在一切理清之前,今日你们所闻所见……不得泄露半分!”

众界王连连点头,冷汗直流。

夜璃和妖蝶没有再继续停留,昏迷中的夜兼程和颤抖中的薄西山被随之带走……

只是,离开众人的目光之时,薄西山眸中的怯色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幽暗的诡光。

虽然,夜璃和妖蝶以魔女之姿下了封口令。

但,她们离开后还不到一个时辰,“摧灭三星界的为东神域宙天神界的寰虚鼎”的传闻便如风暴一般席卷向北神域的每一个角落,震荡着北神域的每一寸空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