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黑暗之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本以为,三神域的葬灭是出于天大的仇怨,或者某个强者失心癫狂下所犯的重罪,但当“东神域宙天神界”的“真相”传出时,毫无疑问狠狠刺动了所有北域玄者的神经。

而传开的不仅仅是声音,还有通过无数颗玄影石传播开的投影……包括散碎的星界碎屑、魔女调查时的场景、夜兼程那痛苦绝望的喊叫,以及……投影中的那个白色大鼎。

震惊、激愤、恨怒……伴随着真相如瘟疫一般在北神域全境疯狂传播。

黑暗玄者一直被世所弃,亘古如此。一旦走出北神域,气息稍有泄露,便会遭其他神域玄者的无情猎杀……而且秉承的还是正道之名。

他们憋屈、怨恨、无奈……但至少,他们还有一处龟缩之地,只要永远龟缩在这个黑暗的牢笼,至少不会遭遇那些正道玄者的猎杀。

但,这来自其他神域的“正道”力量,那个名为“宙天”,传闻中东神域最捍卫秉承“正道”的王界,竟然将手伸至了他们最后的蜷缩之地。

也是最后的退路与底线。

而且一夜摧灭了三个星界!

惊慌、恐惧、不解……又在最后,全部化为越燃越烈的愤怒。

一天过去……

两天过去……

三天过去……

当北域全境都在震动,黑暗之血在愤怒中的沸腾达到顶点时,北神域的各个角落,都在同一个时间,投下了相同的黑暗投影。

这是继当年的封帝大典后,又一次的全域投影。

投影中所现,依然是劫魂圣域。圣域之中,已是聚拢了三王界,以及被匆匆召至的各界界王。

在这个无比浩大的全域投影再次开启之时,在愤怒中动荡的北神域快速的安静了下来,他们一直在渴望的王界回应,终于到来。

投影中心,是魔后池妩仸的身影,她全身依旧没于淡淡的黑雾之中,但,此刻的她身上不显丝毫的妖娆,隔着投影,都能感受到一股刺魂的阴寒。

池妩仸的手掌一推,顿时,一个来自玄影石的投影在全域投影中铺开,赫然是个来自“薄西山”的投影,其中清晰映着寰虚鼎的影子。

“如众位所见,”没有任何的前叙和废话,池妩仸冰冷出声:“三日前毁灭南境三星界的,便是此鼎。”

“而此鼎,名为寰虚鼎,为东神域宙天神界的神遗之器,其鼎身神纹,还有其独有的神芒,都是断然无法伪装的。在我北神域诸多星界,都有其详细记载。”

魔后之言下,北神域顿时一片长久的熙攘哗然。

传言毕竟只是传言,当这些被魔后亲口所确认,最后的侥幸破灭时,依旧让无数的心脏剧烈震动。

池妩仸继续道:“外界玄者入我北域,必遭黑暗残噬。但,这口寰虚鼎,为东神域最强的空间之器,蓄以足够的宙天神力,可实现远距离的空间切换。”

“宙天神界之人,便是借助此鼎的空间之力避过长久的黑暗残噬,深入我北神域南境。且为不留下宙天神力的力量痕迹,又以此鼎为力量载体,连续摧灭三个星界,之后又马上以寰虚鼎的空间神力遁离。”

“此行径不但残忍狠毒,而且手段极为高明。”池妩仸声音沉下:“若非胧韬界王夜兼程侥幸存活,且在昏迷前窥见鼎影,又有游离星域间的一个玄者无意间刻下此影,单凭力量痕迹,我们将根本无法寻出是何人所为,说不定还会因此劫而互生猜疑内乱。”

池妩仸之言在向北域宣布真相的同时,亦解开了他们所有的疑惑,让他们震惊极怒之余,亦遍体生寒。

难怪能深入北域,难怪毫无痕迹!

“魔后,东域宙天究竟为何如此!”

喊声的主人,为众界王之首天牧一,他声音逐渐悲怆:“三方神域一直视我们黑暗玄者为异端,压迫之下,我们从不敢踏出北神域半步!我们已经卑微至此,难道……他们竟还要准备赶尽杀绝吗?”

“准备?”祸荒界王祸天星发须倒竖,全身发抖:“一夜毁我三星界,这哪是准备!他们已经开始施下毒手!说不定下一次,就落到我们头上!”

“岂有此理!他们欲将我们北域逼至何处才堪罢休!”

“这寰虚鼎如此可怕,根本无法防备。这或许只是开端……宙天神界竟欺人至此!欺人至此!!”

圣域之下,众界王早已极怒不堪,北神域无数玄者更是群情激愤。

池妩仸抬手,忽然长长叹息一声,道:“宙天神界此举,并非无因。”

语落,她手掌再次点出,另一幕投影现于北域众生视线中:

投影之中,赫然现出了宙天神帝的身影,而他的身边,是他的儿子宙清尘!

除了他们父子,还有一抹分外惹眼纯净的紫芒……那是宙天神帝手中的蛮荒神髓。

“云澈可以抹去吾儿身上的黑暗之力,这是魔后亲口所诺。”

投影中宙天神帝沉声开口:“希望魔后不是在戏耍老朽。”

众人懵然之中,画面忽转,变成了宙天神帝与太宇尊者远去的画面,那来自宙天神帝悲恨之音传遍着北神域的每一个角落:

“倾宙天……东神域……三神域之力……誓踏灭北神域……将你们挫骨扬灰!”

投影消逝,池妩仸转身,目视瞠然中的北域众界王:“投影中人,便是东神域宙天神帝,以及其子,亦是宙天太子宙清尘。”

“一年半前,宙天神帝以蛮荒神髓为诱,以抹去其子黑暗玄力为由与本后在边境相见,实为借机想要对魔主下毒手,魔主与本后识破之后,反杀其子……”

池妩仸声音一顿,道:“这便是起因。”

池妩仸话音落下,但宙天神帝那决绝毒誓依旧回荡在北域众玄者的耳中,久久不散。

誓倾宙天、东神域、三神域之力……踏灭北神域!?

云澈的身影在这时从天而落,目视众人,淡淡而语:“世所皆知,本魔主为东神域出身,如今归于北域,既为魔帝之意,亦为东神域所迫。而纵栖身黑暗之地,依旧被他们视为大患。”

云澈缓缓抬头,目光黑芒闪耀,魔威慑心:“本魔主加冕之时,曾立下魔誓,既为魔主,便绝不容脚下的黑暗之地受到任何欺凌!”

“此祸又因本魔主而起,所以……本魔主会亲赴东域宙天,让他们付出百倍代价!让他们知道本魔主驭下的北神域绝非可欺之地!”

云澈之言,众人皆惊。阎帝阎天枭迅速道:“此事岂是魔主之错!魔主身份崇高,又身系北域未来,更不可以身犯险!”

“此番,绝不仅仅是三星界的湮灭,更是东神域对我们的挑衅、轻视和羞辱!不但手段极其恶毒卑劣,更是……对我们最后底线的彻底践踏!”

“魔主!”阎天枭忽然拜下,高声道:“阎魔界界王阎天枭,得魔主恩赐,所负黑暗之力终于不用再依附于黑暗之地。请魔主容许天枭携众阎魔踏出北域,一血今日之恨,往日之耻!!”

阎天枭声音刚落,另一个人紧随拜下:“焚月焚道启,请求携众蚀月者出战东神域!愿以血肉和魔主所赐的黑暗之力,复今日之仇,雪往日之恨!”

踏出北域,直取东域,复仇雪恨……这一个个堪称梦幻的字眼,狠狠的撞击着每一个北域玄者的心灵。

没错,梦幻……因为,他们从来都只能蜷缩于三神域围起的黑暗牢笼中,百万年,整整百万年都是如此。

一代代过去,一辈辈交迭,从未能踏出过。

牢笼越来越小,北域越来越卑微,所谓的“踏出”,也越来越梦幻。

但现在,这样的字眼,却从两大王界的口中喊出,传至北神域的每一个角落。

“不错。”魔后池妩仸低沉出声:“以往,我们的黑暗之力受困于此,但如今,得魔主之赐,我们已经有了踏出这里的资格!东神域欺人至此,我们身为北域引领者,岂可再忍!”

“不,此番,绝非只是属于王界的事!”皇天界王天牧一仰头,他声音激动,字字发颤:“我们的父辈、祖辈、祖祖辈……都被终生困于北神域,无法踏出半步!在这片黑暗之地,我们可以尽情自诩崇高,但……在世人,在那将我们困于此地的三方神域眼中,我们和一群被圈养的牲畜何异!”

“百万年,整整百万年啊!”天牧一声音愈加激动:“更可悲的是,无数的黑暗同族,早在这样的‘圈养’中麻木和认命,别说抗争,连骨子里最后的一丝尊严和热血都被磨灭,沦为彻彻底底的牲畜!”

天牧一的话声声震魂,字字刺耳锥心。

“但……我皇天界忍够了!”他的手上黑暗升腾,蜕变的黑暗之力释放出更加纯粹的魔威:“也已经不需要再忍!”

“三星界的毁灭,是东神域对我们又一次的践踏,但同时……亦是上天给予我们的警醒和指引!”

他手掌擎天,黑气弥漫:“皇天界,请求踏出北域,以手中黑暗,复今日之仇,还有……夺回我北神域失去了百万年的尊严!!”

无数玄者的灵魂被重重激荡,尤其是皇天界的玄者,听着皇天界王的骇世宣言,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惧,而是由满腔愤怒激起的热血澎湃。

“说得好!”祸荒界王祸天星紧随高喊出声,他的身上亦黑暗升腾,口中之音远比天牧一更为激烈:“以前不得不忍,但如今,身负魔主恩赐的无上黑暗,为何还要忍!”

“祖宗做不到的事,由我们来完成!”

“我祸荒界,请求踏出北神域!纵粉身碎骨,血洒东神域,亦不枉此生!”

“魔主在上!”天孤鹄站出,他身姿笔直,目若寒渊,身前,是百名北神域最年轻的神君,他傲然道:“吾等北域天君,尽享世人所予的荣光,却未能有半分建树。”

“为了北神域最后的尊严荣辱,我们北域天君,请求踏出北域!而且,我们愿为前卒,纵死不悔!”

天孤鹄之言,再一次震荡着所有北域玄者……尤其是年轻玄者的心魂。

北域天君,能入此榜者,都毫无疑问是北神域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天才,也几乎每一个都有着最为华贵的出身。他们让世人仰望、艳羡、嫉妒。

而如今,这些有着尊贵出身,在常人眼中应该养尊处优、傲气凌云的年轻玄者,不但请求踏出北域,还要身为前卒,真正的……为北神域的尊严将生死置之度外。

天孤鹄的前方,随着他声音的落下,这些北神域最年轻的神君们心中散去了最后的恐惧与忐忑,在世人的目光下呈现出从所未有的坚毅与决然。

第一次,他们为自己身为北域天君而如此骄傲。

甚至,就连死亡,在这一刻都不再是那么可怕。

天孤鹄转身,视线通过投影,仿佛照射入每一个人的瞳孔和肺腑之中:“我北神域,已被欺凌的太久,一夜摧灭三星界,还号称要踏平北神域,这已不是‘折辱践踏’所能释!若此番依旧忍下,我北域众生……将更为世人所嗤笑,再无翻身直膝之日!”

“北神域的男儿们,难道,你们真的要一直忍下去,跪下去,任由东神域对我们如此残忍肆意的欺凌践踏吗!”

年轻玄者的血液与意志最容易被点燃,也最容易蔓延。

短暂的沉寂,北域之中,开始连环爆起经久不息的声潮。

“没错!东神域欺人至此,我们岂能再忍!”

“被圈养的牲畜……哈哈哈哈!太讽刺了!哪怕我们老老实实的被‘圈养’,他们依旧要踩到我们脸上!若是还能忍,连猪狗牲畜都会看不起我们!”

“诸位界王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有了魔帝恩赐的魔主,在魔主的黑暗之赐下,就算离开北神域,力量也不会再减弱!我们有了反抗的资本,我们不需要再屈辱的承受他们的欺凌。”

“魔主和王界引领,连高高在上的天君们都不怕死,我们还怕什么!不是孬种废物的,都给我站起来,复仇!复仇!复仇!!”

“要让践踏我们的东神域付出代价!我们岂能再这么继续任人宰割下去!”

“再不反抗,下一个被毁的,说不定就是我们的星界!”

“我已决定追随诸位天君第一个踏出北域!同志者,血仇亦可忘,而没有血性的孬种,我必鄙你们一生一世!”

…………

三神界湮灭的愤怒,以众王界、星界欲踏出牢笼不再屈服的意志为引,点燃着北神域积压了无数年的仇恨,又沸腾着他们在黑暗中沉寂了无数年的鲜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