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3章 暗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北神域的声潮越来越烈,一道道黑暗气息在愤怒和热血中升腾,逐渐的开始震荡着空间,翻覆着苍穹之上的阴云。

云澈抬头,看着上空又一次在惊惧中颤栗翻腾的暗云,他双手抬起,魔音覆世:“本魔主既承魔帝的力量和意志,又岂能再让这片黑暗之地遭受欺凌,”

“今日的退步,将是万世的耻辱。”

“百万年,已经够了。是时候,让东神域偿还!让这天道,偿还黑暗一族所承的百万年屈辱!”

云澈之言,如不可违,更让人不想违的无上魔谕,深深的刻印入每一个北域玄者的黑暗灵魂之中。

作为北神域的无上魔主,他的言语,是在向北神域正式宣告着……被镇压封锁百万年的黑暗之地,终于要真正踏出逆命的那一步。

北神域沉寂了百万年,在世人看来,这就是应该属于他们的命运,他们也定已习惯与认命,不说抗争的资格,连反抗的意念都早已在这漫长的黑暗历史中被消磨殆尽。

但,沉寂的背面,是积压。

如果真的出现了希望和契机,那么,只需要一点点火苗,他们的愤怒就会被轻易煽动,他们的血液会被彻底引燃。

而囤积了一代又一代的愤怒与仇恨,在面对终于到来的破枷契机和逆命希望时,会引发的战意……会暴烈到任何人都无法想象。

这一天,这一刻,还有魔主浩世魔音中的每一个字,都将被北神域历史牢牢铭记。而北神域存世的无数黑暗玄者,都将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以及参与者。

————

北神域的全域投影熄下,但疯狂沸腾的血液,和斥满全身,恨不能马上释放的战意却久久不休,他们开始纷纷冲向了自己宗门、家族……当面对“逆命”的历史时刻,私怨、宗族之恨顿时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就连死亡,也忽然变得不再可怕。

因为,谁都不会怀疑,若能为改变北神域百万年的命运而献上鲜血,那将是永铭后世的荣耀。

劫魂圣域,各星界也快速散去,由三王界统领上位星界,由上位星界辐射中位星界,再由中位星界辐射下位星界。

所有愿加入逆命之战的北域玄者,以各星界界王宗门为引领,开始浩浩荡荡的聚集和向南境前移……节奏快到了堪称匪夷所思。

他们没有忘记自己所拥有的庞大优势,那就是后路!

非黑暗玄者,无法深入和久留北神域。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随时可以退……他们想要守护的家人儿女,永远不需要担心被卷入这场逆命浩战中。

所以,他们可以毫无顾忌,义无反顾。

北神域各界都卷起混乱的玄气涡流,无数的空间在隐隐震荡,持续的愤怒、升腾的战意和被唤醒的意志在每一寸土地传播蔓延着,非但没有退却平息的迹象,然后每一刻都在变得愈加狂烈。

百万年,整整百万年了!永恒的黑暗中终于降下真正的曙光,他们哪里还有沉寂的理由。

“神域四万星界,东神域独占九千,这九千星界中,上位星界有近五百之数。不论王界和数量最多的中下位星界,单单这些上位星界一旦在同仇敌忾下联合,将是一股无比可怕的力量。”

北神域在震动,各大星界都在快速整合着力量。劫魂圣域中,北神域的引领者们也在进行着最后的布局。

“所以,第一步,一定要迅疾,最好不要给东神域任何反应和察觉到危机的机会。”千叶影儿讲述道:“东域的众上位星界中,最强者为圣宇、琉光、覆天三界。”

“尤其是圣宇界,拥有九级神主洛孤邪、八级神主洛上尘、七级神主洛长生,其宗亦有着极深的底蕴。王界之下,这是最大的威胁。”

“另外,宙天三千年,让东神域直接多出十九个神主和七百多个神君。哼!这帮废物在绯红之劫时没发挥半点作用,现在反倒成了麻烦。”

“若是硬来,我们当然不可能是对手。”池妩仸的媚颜上毫无忧色“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步,不是击溃他们的力量,而是……击溃他们的信念。”

“接下来的造势,你欲用何手段?”千叶影儿看她一眼:“和先前一样么?”

“不,”池妩仸幽淡一笑:“大范围散播玄影石,太慢,也太刻意,直接宣告……这是最简单,也最有用的方式。”

她伸出手指,看着玉白指尖上的淡淡幽光,媚眸轻弯如月:“人心,是很容易被操控和左右的东西,只要让他们‘亲眼所见’……不是吗?”

北神域黑暗涌动,遥远的星域看去,无数缕黑暗阴影正在迁移向原本最为空旷,也最靠近东西南三神域的南境。

黑暗的阻隔,加上消息的封锁,北神域之外平静如初,毫无察觉。

东神域北境,距北神域最近的吟雪界。

南方的玄兽之乱以苍雪冰麟兽惊惧交加的主动宣誓臣服而终结后,北方原本蠢蠢欲动的玄兽一族也在不久之后变得格外老实,再不敢露出丁点逆反的迹象。

似乎,也受到了什么惊吓。

这一日,沐冰云如常来到冥寒天池,与姐姐倾诉近期之事。离开冥寒天池时,忽闻北方传来一声无比沉闷的轰鸣声。

转首望去,她的一双冰眸轻微收缩。

因为北方的天空,不知何时竟变得昏暗一片。

而且黑暗还在继续的蔓延着,仿佛欲覆满整个苍穹,并伴随着一股让人无法呼吸的黑暗威压。

东神域数十个北境星界,大量的玄者都在这一刻仰头看向北方的苍穹,在震骇之中目睹那自遥远的北方蔓延而至的可怕魔威。

“那是……什么!?”

“难道是北神域所释的黑暗雾气?”

“等等!那是……投影!?”

弥漫北方的黑雾之中,缓慢映现出一片昏暗的星域,星域之中,是无数飞散的星界碎片,铺陈着刚刚发生不久的毁灭浩劫。

“东神域,宙天界!”一个低沉、阴沉、愤怒的声音从北方覆下,这是阎帝阎天枭的声音,带着强大无匹的神帝威势,瞬间直穿百万里空间:“身为东域王界,竟为一己之怨,借寰虚鼎之力毁我北域三个无辜星界!”

“此罪此行,不可饶恕!”

仰望北方黑暗苍穹的东域玄者们都是目瞪口呆,而这时,黑暗投影在变动,现出了黑暗星域中的寰虚鼎……短暂的死寂,众玄者们如梦方醒,纷纷拿出各类玄影石,刻印着来自北方魔域的声音与投影。

“我北域亘古自甘守于黑暗,但……你们真当我北域可任由欺凌?!”

投影画面再转,现出了踏足北域的宙虚子与宙清尘父子,而这个画面一闪而过,并未释出宙虚子带宙清尘前往北神域的目的。

但,单单宙天神帝竟出现在北神域,便足以引起巨大轰动。

随之画面再转,现出的是在快速远去的宙天神帝与太宇尊者,以及,宙天神帝那欲倾宙天,乃至整个神界覆灭北神域的毒誓。

那狠绝的声音,字字阴暗盈恨的言语,让所有听闻的玄者都根本不相信这竟是来自宙天神帝……那个在世人眼中最为温和淡雅,秉直如圣的神帝。

“宙天神帝宙虚子,吾代魔主,以北域之名,命你七日之内自绝向我北神域谢罪!否则,我北神域的怒火之下,必让你宙天界……让东神域付出万倍的代价!”

阎天枭声音落下,北方的苍穹,黑暗与魔威同时快速退去。

但,刚才的声音和投影,已被无数的玄者完整刻印,心情更是久久的激荡。

作为最邻近北神域的星界,他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因各种原因逃出北神域的魔人,一旦遇到,也都是悉数猎杀,并以之为傲。

在很多星界,猎杀魔人的数量,甚至可以作为标榜一生的伟绩。

而这是第一次,他们竟看到了来自北神域如此浩大的魔音魔影!

投射下的,是一个让他们震惊激动到几乎全身发抖的……

大八卦!

没错,是大八卦。

来自北神域的威胁?

北神域能有什么威胁?巴不得魔人们出来给他们涨功勋。

而这个东域北境数十个星界亲见亲闻的消息如炸裂的雷霆般极速传播向东域全境……乃至西神域和南神域。

所传之处,无不是引发了巨大的震荡。

再结合先前那本不可信的传闻,一时间无数猜想横生,东神域八方沸腾。

“宙天神帝居然真的去过北神域,而且真的是带宙天太子前往……当年的传闻原来都是真的!”

“空穴来风,必有起因!而且那些传闻都是源于北方,我早就知道不会是假的!”

“这么说来,宙天太子真的是死在北神域?”

“宙天太子死于玄功反噬?这么可笑的传闻本就没有多少人相信!果然之前的‘流言’才是真相!”

“投影中的那口白色大鼎的确是宙天神界的寰虚鼎!定是宙天太子死在了北神域,宙天神界一怒之下,以寰虚鼎的空间神力连灭北域三个黑暗星界!”

“宙天神帝为何进入北神域并不重要。宙天神界一向嫉魔如仇,绝对不可能是为了什么私欲而与魔为伍。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宙清尘又是宙天神帝唯一嫡子,宙天神帝性情再怎么清雅淡薄,也不可能释怀,此举,完全在情理之中。”

“北神域竟称那是三个无辜星界?哈哈哈哈,简直笑话!一群早该灭绝的祸世魔生,居然有脸自称‘无辜’?若不是有北神域的黑暗阴气相隔,他们早该被屠灭殆尽!”

“灭得好!不愧是宙天神界,哪怕是北域阴气,又岂能阻止我东域王界的愤怒!”

“居然要宙天神帝自绝谢罪?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哈哈!”

“嘶……宙天神帝的吼声简直恨满乾坤。宙天神界如此之快的新立太子,看来是真的像之前传言所说的那样,在为强攻北神域做准备。”

“这群卑贱的魔人一旦出了北神域,就会直接废一半。乖乖窝在自己窝里也就罢了,居然还有胆向宙天神界,向我东神域叫嚣?!”

“不然呢?毕竟永生永世都被关在可怜的笼子里,他们能做的,也只有狂吠了。”

…………

没用太久,宙天太子宙清尘当年实为死在北神域,宙天神帝极怒之下,借助寰虚鼎灭深入北域狠绝毁灭三星界,并誓要踏灭北神域的传闻便在东神域全境传播的沸沸扬扬。

而且这不仅仅是传闻,有着无数颗反复刻印的投影为证。无论是寰虚鼎、宙天父子、北神域碎灭的星界、宙天神帝那盈恨之言……都无比之清晰。

让人无法生出丝毫的怀疑。

愕然、震惊……还有激动、振奋、叫好,以及无数的猜疑猜测。

唯独,没有人真正在意那覆天魔音中的煞气与威胁。

被镇压了百万年,且越来越凋零,凋零到连三神域最底层玄者都为之怜悯的北神域,他们的威胁,就如笼中之犬的怒吠……也配叫威胁?

当东神域各界为这源自王界的爆炸消息而沸腾时,浑然不知,黑暗的阴影,已距他们越来越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