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调龙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东神域,宙天神界。

宙虚子与太宇尊者相对而坐。

宙虚子双目轻闭,神色平和。但太宇尊者却是面色阴沉,目中盈怒。

“北神域究竟意欲何为!”太宇尊者沉声道:“寰虚鼎当年在太初神境落入了云澈手中,那三颗星界,很可能是他们自毁,然后嫁祸于我宙天之身!”

“意欲何为……”宙虚子低声一声,他在思索着各种的可能。

借助寰虚鼎来嫁祸宙天,还不惜毁灭三个星界为代价。是为了毁宙天之名吗?

若那是发生在西神域、南神域,的确会如此。因一己之怨毁浩大星界,定会引世人之怒,损宙天威信。

但,那是北神域!宙天神界就是用再狠绝的手段毁上几百几千,也绝不会被认为是罪,反而会是当流芳万代的耀世功勋。

“唉,”宙虚子轻轻一叹,老眸张开,徐徐道:“北域之行,我已是万般谨慎,没想到非但遭魔后与云澈毒手算计,还被暗中刻影。看来,我越老,反越是无用。”

再高等的玄影石,刻印时亦会有玄气波动。

虽然实力越强,越能将这种玄气波动隐下。但宙虚子何许人物。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暗中刻影而毫无察觉。

他想到了北神域的一个人……那个传闻中,有着极致隐匿和变幻能力的劫魂魔女。

第七魔女婳锦!

据说她一旦隐于黑暗之中,无人可以察觉她的存在。隐匿能力之强,堪比完美融合状态的天杀星神。

太宇尊者道:“那里毕竟是北神域,缭绕的黑暗气息会干涉灵觉,他们又必有万全之备。主上未有察觉,并不奇怪。”

“我是担心……他们刻印下的,远不止那些。”宙天神帝脸色缓缓沉下:“清尘已去。我最怕的,便是他生前被化为魔人的事为人所知。”

“主上,东神域现在已经是谣传遍布,该如何处置?”太宇问道。

宙虚子摇头:“无需理会。”

因为解释无用,亦无法自证。他带宙清尘入北神域是真的,离开时的怒誓也是真的,寰虚鼎也是真的,尤其……不会有人相信,他们宙天界的寰虚鼎竟会落到云澈手中。

他缓缓起身,宽大的白袍忽然鼓起,在这圣殿之中释放着磅礴如万岳的神帝威压:“我反倒迫切的想知道,他们究竟意欲何为!”

“若是……云澈借此以有关清尘投影的事威胁约见,那再好不过!”

在东神域,没有人想过北神域会举界进攻东神域。最为了解北神域状态和综合实力的神帝们更绝不会如此之想。

因为魔人缩于北域,他们无可奈何。若是强行踏出,那等同自掘坟墓。

所以,面对这处心积虑营造,可谓毫无破绽的嫁祸,宙天的反应格外冷淡,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现在的宙虚子,以及宙天神界的任何人,都全然不可能想到,这个牢牢落在他们头上的屎盆子,将会为宙天带来多么可怕的噩梦。

————

西神域,龙神界。

龙神界无比庞大,不仅是最强大的王界,亦是整个神界最大的星界。

每年,都会有无数的

玄者来此游历朝圣。

龙神界的气息格外的古朴厚重,有些近似于太初神境。而这种古朴厚重感,在龙神界的核心,那处名为“龙神域”的神圣之地,达到了极致。

无数来朝圣的玄者都会在很远的地方,遥遥看着浩大磅礴的龙神域,不是不想靠近,而是在那股来自龙神域的威凌实在太过可怕。

千里之外,他们便再不敢踏前一步。

这股独属龙神域的可怕威凌,名为龙气。

九龙神、四十三龙君、三百零八主龙,再加上至高无上的龙皇。

这便是龙神界……四方神域,混沌空间的至高存在。

无可匹敌,无可撼动。

王界的强大,最重要的因素,便是不灭传承。

但龙神界不在此列。

因为它们依靠的,仅仅是血脉传承!

万灵莫及的龙躯,漫长的生命,承载着上古龙神的稀薄血脉,它们纵无不灭传承,也成为碾压其他所有种族,所有王界的至高存在。

龙为万灵之尊,亘古无人可置疑。

龙神域的中心,这里的龙气已浓重到足以轻易摧灭任何生灵的意志,若无足够强大的修为或灵魂,不要说迈步,将连直膝都无法做到。

一个高大的人影在这时从空而落,缓步走向前方的大殿。

他身长九尺,一头蓝灰长发,手覆暗淡灰鳞,一双暗蓝色的眼瞳仿佛蕴藏着一个浩瀚的世界。

他落下之时,周围空间的龙气再无威凌,两侧的龙卫全部屈膝拜下:“恭迎龙神。”

蓝发男子未发一言,脚步缓慢,直至走出很远,众龙卫依旧俯首跪拜,极尽敬畏。

苍之龙神,龙神界九龙神之一,龙神一族仅次于龙皇的超然存在,足与其他王界的神帝平起平坐。

踏入殿中,他眼前一恍,出现了一个背对他的男子。

在这个处处充斥着无上龙气龙神域,眼前男子身上却是毫无气息。他白衣黑发,身长八尺,身型特征上和人类完全无异。

苍之龙神单膝而跪,没有说话,但暗蓝龙瞳中尽展敬意。

“苍,你来了。”

男子缓慢转身,那是一张英挺非常,又让人望而生畏的面孔。尤其他的一双眼瞳,便如苍穹耀日,释放着仿佛流转过无尽沧桑的神光。

龙皇!

苍之龙神起身,道:“归来途中,听到一件趣事。”

“是关于东域宙天的事吗?”龙白淡淡而语。

“不错,龙皇果然早已知道。”苍之龙神道:“我只是有些惊奇,以宙天神界的行事准则,居然会做这种暗下黑手的事,还被人抓到了铁证,着实有些可笑。”

“我更好奇,最不容黑暗的宙天神帝,为什么要带儿子悄然前往北神域。难不成,真如某些传闻中所言,宙天神帝的那个儿子当年被化为了魔人?”

龙皇看他一眼,道:“你中断太初神境之行,如此之快的赶回,应当不是为了这些外域小事吧?”

苍之龙神眸中神光收敛,声音也低了下来:“我在太初神境,察觉到了龙后的气息。”

“你说什么!?”

四字惊吟,如闷雷炸开,那一瞬间的龙气失控,让苍之龙神长发骤扬,周围气浪排空,远在大殿之外的龙卫们眼前一懵,身体剧晃,险些昏厥。

“……”苍之龙神长发缓落,却是眉头大皱,惊异着龙皇的反应为何会如此之剧。

刹那失态,龙皇的气息又在下一瞬间重归平和,他淡淡说道:“不可能。我的龙后这些年一直都在轮回禁地闭关,且需闭关至少千年……或者万年,怎么可能出现在太初神境。”

方才的情绪剧变和龙气失控,虽然只有一瞬时,却是让苍之龙神心中久久震荡。

他是龙皇!

整整二十多万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龙皇如此之态……只因听到他在太初神境察觉到龙后的气息?

没有再多言,苍之龙神缓缓伸手,手中是一个很小的隔绝结界。

结界破开,出现在苍之龙神掌心的,是一捧灰白色的土,去过太初神境的人都可以轻易识出,这是太初神境的灰白古土,每一粒沙尘,都荡动着独有的远古气息。

而这些远古气息,分明夹带着丝丝缕缕的……光明玄力!

龙白的一双龙瞳在缓慢的收凝……他第一眼,第一个刹那就识出,这是来自神曦的光明气息!

他永远永远,哪怕到死,都不可能认错。

这是时隔数年……他人生中最漫长的几年,神曦的气息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

在苍之龙神愈发震惊的视线中,龙白的手掌缓缓抬起,一点一点,靠近向释放着神曦气息的太初古土,每一根手指,都在轻微发抖。

但蓦的,他终于回身,手掌迅速收回,重新负于身后,脸上的所有神情也归于平和。

他转过身,无比平淡的道:“苍,这是你在何处发现?”

苍之龙神压下心中震惊,平静回答道:“太初南境,森古遗迹的无尽岩林之中。”

“……有没有被他人察觉?”

“没有。”苍之龙神回答的毫无犹疑:“森古遗迹本就非常人所能靠近。而这缕来自龙后的光明气息极为淡薄,龙皇与龙神之外,不可能有人识出。”

长久的沉默,龙皇发出低沉的声音:“这件事,不得让任何人知晓……你自己,也要完全忘记。”

“是。”苍之龙神应声:“苍,已经全部忘记。”

他心中的震荡,比之刚才又剧烈了数十倍。

“代为传令,”龙白再次出声:“我需闭关数月……或者数年。在我主动出关之前,天大的事,亦不可来扰。”

对龙神界而言,除非劫天魔帝这类天外异端再现,否则世上并不会存在什么“天大的事”。

因为龙神界便是天,龙皇则是天上天。

“是,苍这便去传令。”

屈身一礼,苍之龙神将手中古土重新覆于结界,置于龙皇身后,然后转身离开……半句没有过问缘由。

离开大殿,苍之龙神的龙眉深深的蹙起。

他知道,龙皇“闭关”是假,他很可能,是要去深入太初神境。

他脑中浮现出轮回禁地之外,那由龙皇亲自布下的隔绝结界……之后便再不敢继续想下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