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灾厄人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北境十个星界遭魔人攻入的消息才刚刚传开,更为可怕的灾厄便在东神域的整个北境猛然罩下。

天空黑暗弥漫,轰雷阵阵,大量的黑暗玄舟在一个又一个星界极速而至,然后跃下无数的黑暗魔人。

魔人之多,如葬世暴雨。

那随之覆下的黑暗、恐怖与凶戾,如一把把残忍锋利的血刃,刺穿着无数东域玄者的生命与防线。

池妩仸所执行的策略非常的简单粗暴。

以中位星界压下位星界,以上位星界压中位星界。

然后以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的万灵为质,牵制上位星界……根本不去和上位星界硬碰。

卑劣?无耻?残忍?灭绝人性?

这不正是三方神域给北神域贴的标签么!

岂能不如他们所愿!

每一艘黑暗玄舟降下,都是直取界王宗门。

毁其核心,便可轻易崩全界意志。

惨烈无伦的恶战,在东域北境上百个星界同时展开,曾经安和的土地,顷刻间便血流成河,堆开片片骨海尸山。

而战场上方,无数的黑暗玄舟在持续的飞向更深处的东神域,仿佛无穷无尽,亦让战场中本就惊惧中的东域玄者更加胆颤心惊。

这一天,忽然噩梦忽降。

熟悉的土地,在视线中化作粘稠的血海;

上一刻还谈笑风生的同门,如今已是尸横遍野;

空中黑暗在弥漫,身边生命在流逝,玄阵在溃灭,宗门在崩塌,他们的抗争越来越无力,最终只剩下无尽的绝望……

越来越多的人在绝望中跪到了地上……跪到了曾经他们俯视、鄙夷和厌恨的魔人面前,任由对方将他们封入黑暗囚笼。

向魔人投降会丧尽尊严,但至少可以活命。

忽然冲入他们世界的魔人,和他们认知中的不一样!完全的不一样!

以前,他们遭遇的魔人,都是待宰的猎物。

他们第一次知道,这些身上缠绕着黑暗玄气的魔人竟是那般的可怕。

有着数万年根基的庞大宗门被短短几个时辰踏平,有着百代底蕴的家族顷刻间被连根拔起……逐渐的,整个星界的核心被黑暗所践踏、控制。

随着界王宗门被摧灭,天空越来越阴暗,那些那还未遭侵的玄者们停止了前来支援的步伐,然后全部溃逃而去……甚至举族、举宗逃窜而去。

一天,短到骇人的十二个时辰,东神域北境,近两百个星界完全陷落。

但,十二个时辰,仅仅只是刚开始而已。

东神域做梦都不可能想到,北神域这次是真正意义上倾巢而出。

因为,他们的北神域不需要留守!永远不需要担心空巢被袭。

没有后顾之忧,唯有爆发着百万年愤怒、怨恨和无尽战意的恶魔,东神域将切身知晓和承受那是怎样一种恐怖。

寒葵界,天孤鹄脚踏寒葵仙府的废墟,他的周围,是一群群被封锁于黑暗囚笼的东域玄者,越来越多,连成一片看不到边际的人海。

天孤鹄俯视众生的目光移动,看向南方。

这时,一艘巨型玄舰从南方极速而至,带着一股无比浩荡的气浪。

而这股玄舰所释放的,是属于上位星界的可怕威势。

玄舰在空中浮停,一个身着蓝袍的上位界王现身,释放骇世的神主威压。

星罗界大界王——罗穿云!

身后,百万强大玄者鱼贯而出,迅速摆出一个进攻大阵。

星罗界,算是距这里最近的上位星界,他们的到来,可以说再正常不过。

罗穿云威目扫向下方,眉头深蹙,视线中魔人气息之强盛,竟是完全超出了他对魔人的认知,明明不在黑暗之中,却丝毫没有衰弱之态。

而这些魔人眼中所流露的恨意、身上所释放的煞气,让他触目惊心。

而当他的灵觉扫过天孤鹄时,瞳孔猛的一缩。

“星罗界王,等候多时。”天孤鹄双手负后,并未出剑:“不过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出手,否则……”

他手指点向下方黑暗囚笼中的人质:“这无数的血债,可都要你来背负!”

“呵!”星罗界王冷笑:“区区魔人,也该在本王面前狂肆!”

他身上玄气爆发,一步踏前。

但就是这一步踏出,他看到天孤鹄脸上现出一抹狰狞之笑。

轰!!

黑暗炸裂,下方的人海出现了一个血色的空洞,数十万人尸骨无存。

“你!!!”罗穿云全身僵住,脸色骤变。

在一个上位界王眼中,凡灵之命贱如草芥。他这一生亲手明里暗里屠灭的生灵,怕是都不止这个数。

但,在这种东神域对北神域,正道对魔人的立场,这些因他踏前一步而死的生命,无疑会全部算到他头上……很可能一生都无法洗去。

恐惧的惨叫声在染血的雪域中蔓延,直蔓千里,让星罗界的玄者们头皮发麻。

“尽情的哭喊吧,要怪,就怪宙天神界!”天孤鹄眼中没有一丝的不忍或怜悯,唯有近乎扭曲的快意:“我们都已自甘困于北域,而宙天神界居然还要毁我们星界,将我们赶尽杀绝!”

“既要逼我们到绝路,那就不要怪我们反抗了!”

他缓缓抬头,看向星罗界王:“你确定要替宙天神界,背负这整个星界的血债么,嗯?”

看着下方不见边际的人潮,星罗界王双手发抖……天孤鹄的话无疑在深深提醒他,是宙天神界因一己之怨毁北神域星界在先,眼前的一切,的确是因宙天神界而起。

那么,宙天神界一定会出手,也应该、必须出手!

这些绝地复仇的魔人显然没有进攻上位星界之意,他们又何需来替宙天神界背债!

心中退意微生,但既已到来,若就此退却,必大伤颜面和尊严。

这时,他的传音玉剧烈震动,随之一个惊恐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宗主!有魔人入侵!已到了主城!护城结界正遭受攻击,速归支援!”

星罗界王瞬间大骇。却见前方的天孤鹄露出冷笑:“我们此行,只为逼宙天赔罪,若单纯泄恨,这些人早就屠个干净。”

“上位宗门只要乖乖的待在家里,我们两相安平。但若是敢替宙天卖命……那就别怪我们一锅端了!”

星罗界王脸色一阵变幻,身上气息尽敛,低声道:“让你们的人立刻从星罗界退离,我以星罗界王罗穿云之名保证会马上退去,绝不插手。”

人性都是自私的,尤其是面对有主之债的时候。

星罗界王如今的表态,也是正是池妩仸和千叶影儿先前连番布局的结果。

共同之敌,会同仇敌忾。

但宙天招惹……那就该宙天当先!可以平安置身事外的他们凭什么为之牺牲卖命!

“很好,明智的选择。”天孤鹄低笑,但随之,他的笑意僵住,声音也陡然变得低沉:“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星罗界王皱眉,然后傲然道:“星罗界王,罗穿云。”

“呵,”天孤鹄笑了起来,然后一声阴沉如渊的低念:“这么大不敬的名字,还是灭了吧!”

嗡——

皇天剑出,八级神主之力携着阎魔之威铺开的刹那,星罗界前来支援的玄者,包括罗穿云在内全部面无人色。

“你……你!”罗穿云心脏、瞳孔尽皆瑟缩。

他到来之时,便从天孤鹄身上察觉到了神主气息,心惊之余并未失傲然。

但此刻,那让他完全窒息,身躯欲碎的可怕魔威告诉着他,眼前这个年轻男子,修为至少要压他半个大境界,很可能是一个立于当世玄道之巅的后期神主!

神主之境,步步为天。神主境二级的他,距离天孤鹄,隔着至少六重天!

如果他去支援其他北域上位星界控下的中位星界,可以安然而退,但他偏偏来到了寒葵界,还好死不死的报出了自己那无辜的名字。

“走……走!!”

面对锥魂杀意,罗穿云一声爆吼,直接放弃玄舰,转身而逃。

但他的身后,黑暗獠牙紧随而至,绝情的将他拖向死亡深渊。

相似的一幕在众多被北神域攻破的中位星界与下位星界上演。

万灵为质,正道为挟,复宙天之仇为由……

不入上位星界,但上位星界若是插手,必攻其巢……

北域的攻击,会持续到宙天赔罪。

随着一个又一个下位与中位星界被魔人攻破占据,这些传言在东神域快速传播,直至西神域和南神域。

北域魔人果然不动上位星界,上位星界也都人人自危,他们等着宙天神界表态和解决,谁都不愿做白白替宙天神界背负血债和卖命的冤大头。

人性那本能的自私下……他们的沉默每持续一刻,黑暗便会以极端恐怖的速度深入一分。

更无人知晓,一枚枚暗棋,也在混乱与灾难中无声钉入。

而曾经对宙天神界的敬仰和赞颂,对其“摧毁北神域三星界”的欢呼叫好,也在北神域的疯狂“报复”,在忽然笼罩的黑暗灾厄下,逐渐化为了埋怨、指责和咒骂。

————

西神域,龙神界。

“灰烬大人,东北境传来消息,东神域北方忽遭北神域魔人大规模入侵,据说大量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已经被魔人占据……起因是为复宙天界先前毁他们三星界之仇。”

“呵呵呵呵。”

宽大的座椅之上,倾斜的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有着银灰色的长发,如剑刻般的邪异面孔,就连双瞳,都呈现着奇异的灰白色。

龙神界九龙神之一——灰烬龙神。

亦是九龙神中,性情最为傲慢骄狂的龙神。

他冷笑一声,发出嘲讽之音:“那群可怜的魔人就让他们在笼子里自生自灭便是。东神域那帮蠢货却非要去刺激,难道他们不知道狗急了也会跳墙么。”

“灰烬大人,我们是否要出手压制?”

“出手?压制?”灰烬龙神慵然道:“这群魔人踏入西神域了吗?”

“并没有。属下特意观察过,他们都远远避开了西神域的边界线。谅他们,也无胆靠近我西神域。”

“那为何要出手?我们何来的职责,替东神域的蠢货擦屁股。”灰烬龙神龙目倾斜:“自己招的屎,就自己去擦干净。”

“不过,”灰烬龙神灰眸微眯:“这件事,还是有必要通告龙皇一声。”

“不必了。”

一个冷淡而沉着的声音传来,苍之龙神缓步走入,道:“龙皇近日闭关,至少会持续数月,吩咐万事不得扰,遑论这外域小事。”

“闭关?”灰烬龙神来了兴致:“龙皇为何忽有如此雅兴?早在十二万年前,他的修为已至当世极限,区区几个月的闭关,所为何?”

“这件事,在龙皇‘出关’后,你最好不要深究和询问。”苍之龙神以警告的目光看他一眼,转身而去。

至于北神域忽然大举入侵东神域,他则基本未放在心上。

宙天神界惹的祸,关他龙神界何事!

此战,北神域魔人必会被悉数葬灭,东神域也会遭很大损失……身为西神域的龙神,他倒是乐意观赏这个“双赢”的结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