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 血染宙天(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东神域北境。

宙天之音响起之时,宙虚子,以及所有宙天中人全部面色骤变,眼前懵然。

“云……澈!”宙虚子转头仰空,脸上闪过刹那的狰狞。

云澈的声音,他到死都不会忘!

但随之,他的神色又转为深深的骇然和惊恐。

因为那分明是由宙天钟所释放的宙天之音!

意味着云澈现在竟身在宙天界……而宙天钟的位置,还是宙天界的核心区域。

“父王!这好像是宙天之音!”宙清尘身侧的宙清风沉声道:“难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众守护者皆是抬头望天,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时,宙虚子,还有所有守护者身上的传音神玉都开始了无比剧烈的闪烁,一个个仓惶、颤栗、恐惧、嘶哑的声音近乎疯狂的涌至。

“父王,有魔人入侵!他们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界内……父王快回来,快回来!!”

“主上,出现了三个无比可怕的怪物,所有的主玄阵都被摧毁,还有……那……那是什么……红色的玄舟……啊!!”

“主上,宙天遇袭,速归救援!”

…………

作为东神域的王界,当世最高层面的存在,他们不惧任何敌人,也从来没有人敢在宙天神界造次。

但,这些轰然而至的传音,每一言都近乎撕心裂肺,每一字,都带着让宙虚子全身泛寒的惊恐。

宙天神界有着始终开启的隔绝结界,若真的遇到巨大危机,还可开启如“星魂绝界”那般几乎无可摧灭的守护屏障。

但,响荡在心海中那惊惧绝伦的声音,让他不敢相信……甚至无法想象他们究竟是忽然面对了怎样可怕的局面。

而这时,在场的众上位界王,他们的传音玉也疯了一般的耀起……他们的脸色变得一个比一个难看,目光变得一个比一个惊恐,仿佛全部坠入了噩梦之中。

“宗主!有魔人入侵……周围全是魔人!”

“父王!快回来……这些魔人无穷无尽,还有神主魔人!我们的护宗结界快要被攻破了!”

“宗主!无数的魔人……九长老已经……啊!少主!少主……哇啊!!”

他们耳边传来的,全是星界、宗门遭袭的消息……那短暂的传音所溢出的惨叫和力量轰鸣,让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个铺开的血海。

这一百四十三个上位界王,他们为了响应宙天之命,不但亲自出马,还带上了几乎所有的核心力量!

他们来到北境欲从后方将魔人全部围杀。而魔人却出现在了南境,直穿他们空虚的老巢。

而且,是远比北境更多,更可怕了不知多少倍的魔人。

他们全部懵了,面孔在失去血色,身体在剧烈发抖……他们无法相信,魔人为什么会出现于南境?

明明所有的消息,所有的感知都在告诉他们,魔人都正在北境肆虐,而且数量也已经远超预料的夸张。

北神域到底出动了多少魔人!他们到底是怎么出现在南境!?

宙虚子全身发冷,目盯池妩仸,声音颤抖:“好一个魔后,好一个北神域!”

“宙天神帝!!”

宙虚子话音未落,一个上位界王的嘶叫声响起,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宙虚子面前,面色扭曲,声嘶力竭:“快!传送大阵……快开启传送大阵!宗门遭袭,我必须回去,必须回去啊!”

震耳的嘶吼让所有人如梦方醒,众上位界王哪还管什么北域魔后,全部冲到宙虚子之侧,一双双在极度惊惧下的眼珠夸张的暴凸,口中更是嘶叫,甚至哀求着。

“快!传送阵……传送阵呢!”

“再不回去,我们宗门就完了!侵袭我们宗门的为首魔人,很可能是五级以上的神主!宙天神帝!宙天神帝!!”

轰!

气浪爆发,守护者之力下,所有冲来的上位界王都被狠狠排开。宙虚子深出一口气,极力冷静下来,声音沉痛道:“次元大阵在宙天的阵基已被摧毁,我们……遭了魔人的暗算。”

阵基完全崩灭,寰虚鼎又落入云澈手中,宙虚子和在场六守护者纵然有通天之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筑起一个能贯通东域南北的次元阵。

“哎呀,暗算?说的可真是难听呢。”池妩仸笑吟吟的道:“自作聪明把他们都给带过来的可不是本后,而是你宙天神帝哦。如今却要怪在本后的头上?真是不要脸呢。”

宙虚子之言,无疑是一盆直透心魂的冷水。

耳边的传音在继续,一声比一声恐惧,一声比一声凄厉,如同无数把刀子在割剜着内心。

“宙天神帝,我们可都是……”一个上位界王头皮欲裂,瞳光混乱,但话刚出口,又马上清醒过来,哪怕心中怨极,但对方,可是宙天神帝,又怎能恶言,怎敢恶言。

他忽然跃身而起,直窜南方,口中发出着声声嘶哑的大吼:“走!走!!”

一人起头,其他上位界王哪还需要什么犹豫。

一时间,无数股玄气毫无保留的爆发,刚穿过大半个星域转移过来的各界强者如疯了一般的向南方——他们星界所在的方向窜去。

别说迟疑,甚至没有一人和宙虚子打声招呼。

什么魔人,什么北域魔后……他们已根本顾不得。

他们的星界,他们的宗门,他们的祖宗基业,他们的妻妾儿孙……此刻正在遭遇着可怕绝伦的灾厄魔劫!

他们唯有拼了命的回返,恨不能燃烧精血来让速度更快上那么一分。

场面彻底失控,如此的局面之下,宙天神界的威严已全然无用。宙清风也急声道:“父王,我们快回去,那些入侵的魔人似乎远超预料的可怕,否则……否则可能真的来不及了!”

“……”宙虚子玄气运转,极力想要保持冷静,但他的胸腔在剧烈起伏,那彻骨的寒气早已从心魂蔓延至四肢。

耳边的传音,竟开始带上了绝望的哭嚎……界中有太宇和一众守护者、长老镇守,有着亿万的宙天子弟,又是他宙天的主场,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恶劣到如此程度。

“走!”他咬齿欲碎,一声号令下,宙天神界的所有人也再不敢有半分迟疑,风暴卷起,全速回返而去。

“想走?”池妩仸妖艳的嘴唇轻轻抿起:“问过本后了吗!”

池妩仸身上黑雾散开,一道黑绫轻拂而出,霎时划开一道万丈黑痕。

如同凭空切开了一道横向的黑暗深渊。

“深渊”之下,天地断裂,那些实力较弱的宗门弟子一瞬间被“深渊”吞噬,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化为虚无。

砰砰砰砰砰!!

一众强者狠狠栽落在地,有的当场重创……但,没有一个人回身反击,连头都没有回,而是马上又起身飞起,搏命般的冲向南方。

东域北境,顿时呈现出无比诡异而滑稽的一幕:前方,浩浩荡荡的东域玄者全力南遁,后方,只有池妩仸一人,却是撵动着千万的东域玄者,每一次出手,都会收割无数的性命。

明明差距极大的阵势,却愣是无人回首反击。

他们的老巢正在被魔人攻陷,若是迟那么一分,说不定宗族尽葬。

根都快没了,哪还有心思迎战池妩仸。

轰隆!!

宙天神帝猛一回首,拂尘甩出,与池妩仸的力量当空相撞。与此同时,他手中三枚异色晶珠破碎,现出三个小型传音玄阵。

“梵帝、星神、月神……宙天遭袭,状况极劣,请速救援!”

传音玄阵消散,宙虚子总算心中稍定……他从来自宙天界的传音中得知,连通各大王界的次元玄阵也已被摧毁。

但以其他三王界的距离和极限速度,几个时辰定可到达。

以他宙天神界留守的力量和数十万年的积累,就算战况再恶劣,也不至于支撑不了几个时辰。

随之,他猛然回身,直迎池妩仸,口中一声低吼:“你们速归宙天,不得停留!”

轰隆!!

宙天神帝与北域魔后的力量猛烈撞击,瞬间天崩地裂,

“魔后!你北域自毁星界,祸我宙天,如今又如此荼毒我东域万生!”

“魔心歹毒,罪恶滔天,天地不容!你们就不怕遭天道毁灭吗!”

宙虚子手中拂尘每一次挥舞,都会释放出耀如天日的玄光,他怒目凝威,口中吼出着铿锵怒言。

池妩仸却毫无回应,唯有唇角的弧线变得格外讥讽。

她手指点出,魔瞳微闪,瞬间天地无光,一个巨大的黑暗领域如魔渊覆世,将宙天神力尽数吞噬,又在下一瞬间,将宙虚子生生逼退数十里。

无论是玄力,还是灵魂,宙虚子都并非池妩仸的对手……万年之前,宙虚子便深知此点。

但池妩仸要挫败宙虚子,也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做到。

神帝之间的恶战在任何地域都极少发生,因为他们哪怕只是最简单的力量碰撞,都会造成凡灵无法想象的灾难。

池妩仸的黑暗之力带着一股几欲摧天噬世的威压,强如宙虚子,面对池妩仸的力量亦会未战先怯,且哪怕魂力全开,亦无法完全抹去这种持续存在的惊惧感。

就如面对池妩仸的那一刻,便会有一个无形的魔鬼牢牢的寄居于灵魂之上。

持续崩塌的空间和消逝的光明之中,不到小半个时辰,宙虚子被接连逼退数千里,虽然并未受太过严重的创伤,但他的面孔、双臂都已是焦黑一片,布满着成百上千个被黑暗残噬出的空洞,看上去狼狈不堪。

而池妩仸,身上不见半点外伤的痕迹。

这时,他们所临近的星界之中,大量的星辰之碑绽放异芒。

随之,一道道投影在苍穹之上,在东神域的无数区域同时铺开。

随着玄影的铺开,惨烈无比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东神域中,无数双眼睛看向了上空。

拂尘半举的宙虚子也下意识的抬头……那一刹那,他如被万千轰雷劈中,全身死死僵在那里,一双本是覆满神芒的眼瞳瞬间炸开了无数的血痕。

池妩仸也“仁慈”的停手,任由宙虚子尽情欣赏他瞳孔中的那绚烂无比、精彩绝伦的画面。

血……投影里,是一个完全血色的世界。

血色的废墟,血色的人影,血色的尸山,血色的大地,就连天空和飘云,都被映成了浓郁到骇人的腥血之色。

那血色的废墟,是一座座倒塌的神殿和宙天宫。那一堆堆尸山,是无数宙天子弟的尸骨,那一片片血泊,是几乎要汇聚成海的宙天之血……

血雾、惨叫、死亡……宙虚子全身抖的越来越厉害,血丝在他眼瞳中疯狂炸裂,骇然的惨白色从他的面孔迅速蔓至全身,仿佛被一瞬间抽干了全身的血液。

宙天神界,东神域的第二王界,何其强大,何人敢犯?

先前那混乱的传音,即使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他也并没有真正想过“沦陷”的可能。因为那是宙天神界,即使被他带出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在自己的地盘上面对天降魔人,也不可能真正溃败。

但,半个时辰,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他竟看到了一片血色的地狱。

由他的宙天神界,所化成的地狱。

瞳孔之中,不是他所以为的抗衡局面,而是……近乎单方面的屠杀!

崩溃的宙天弟子、不断横尸的宙天长老,偶尔闪过的守护者,每一个身上都带着骇人的伤势,而每一个守护者面对的,都是两个,甚至更多实力完全不在他们之下的可怕魔人。

还有空中,那处在呆滞之中,似已魂飞魄碎的太宇尊者。

这时,一张面孔忽然出现在了投影之中……一张东神域所有玄者都格外熟悉,却又无比之陌生的面孔。

深渊般的黑瞳,恶魔般的轻笑,当他的面孔出现在投影中时,整个东神域都陡然变得昏暗压抑。

“宙天老狗,”他狞笑着,声音如同嗜血恶魔的诅咒低吟:“许久不见,这份见面大礼,你可满意?”

“……”宙虚子嘴巴大张,双目在不知何时,已变成了完全的猩红之色,他的喉咙剧烈的蠕动扭曲,许久,才发出干枯如树枝摩擦的嘶叫:“云……澈……”

“上次北神域相见,随手捏死了你一个儿子,”云澈低笑着,手掌伸出,做出了当年将宙清尘碎灭的动作:“这次在东神域以如此美妙的方式再见,这见面大礼……又怎能轻了呢!”

他手掌向后,一道黑芒骤射而出……在宙虚子猛缩的瞳孔之中,一个隐于宙天核心的小世界轰然崩塌,甩出数百道身影。

而这些身影甩出的刹那,宙虚子陡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宙天界中,失魂中的太宇尊者也如被万剑穿魂,一声惊雷般的暴吼:“走!快走!!”

那个崩塌的小世界,是先祖以寰虚鼎开辟,能在宙天万一遭遇重大危机时避难所用,其存在,本不可能被外界察觉。

却被云澈一击而破。

能在这场灾厄中藏匿其中的,毫无疑问都是重要之人……宙虚子最优秀的那一部分子孙后代。

云澈到来之时,便发现了这个特殊小世界的存在,但他没有去碰触,因为,如此豪华的大礼,岂能不当面献给宙虚子!

太宇尊者大吼之中,已是暴冲而下,但一个瘦小的身影如黑暗闪电般挡在他的身前……

轰!!

一声黑暗轰鸣,塌陷的空间之中,太宇尊者猛吐一口黑血,然后如陀螺般远远横飞。

宙虚子……还有东神域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玄者无不惊骇欲死。

太宇尊者,世所皆知的宙天最强守护者!立于玄道顶峰的十级神主。

竟被……一击震退,吐血横飞!?

扭曲的画面中,现出了一个全身缩于漆黑斗篷,面孔极端丑恶,身躯干枯如骷髅的老者,当他的目光转向投影玄阵时,那老目中阴森狂暴的黑芒,让无数玄者全身冰寒,颤栗不止。

阎一,最强阎祖。

这三阎祖的实力太过恐怖,不仅宙天,连亲眼见识阎祖之威的蚀月者们都深感惊惧。

甚至感觉自己的到来简直都有些多余。

单凭这三个老妖怪,估计都足以平推今日的宙天。

“呜啊啊啊啊!”

“父王救我……救我!!”

在小世界中可以清楚看到外界的一切,他们早已被吓的肝胆欲裂。

如今从小世界中被甩出,可怕的恶魔忽然近在咫尺,这些继承着宙天血脉和意志的宙天子孙却是当场意志崩溃,如一群惊弓之鸟,凄叫着逃窜而去。

“呵呵,真是吵闹。”云澈一脸笑眯眯:“难道你这条宙天老狗,从来没教过你的子孙该如何迎接客人吗?”

他手指轻弹,悠然道:“阎三,你就替那宙天老狗,好好教教他们该如何保持安静。”

“遵命主人!喋哈哈哈哈哈!”

兴奋嗜血的鬼笑声中,阎三身影高高弹起,骤射向逃窜中的宙天子孙。

赤红的双目连瞳孔都险些炸开,宙虚子身躯如被巨锥轰中,在剧晃之中忽然冲天而起,口中发出疯了一般的叫吼:“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啊!!!”

轰!

轰!

他的双手狂乱挥舞,失控的宙天神力拼命轰向投影中的阎三。

但,迎接他的,却是三道阎三以鬼爪切出的黑痕。

哧啦!!

爪痕之下,颤栗的空间、血色的大地,以及上百个逃窜中的身影被瞬间碎断。

————

【这章本来可以很早发的,但总想多写一点……不知不觉5k了。】

【抱歉又让大家久等了。不过!还是要早睡早起,毕竟保护头发最要紧。唉……-_-||】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