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恶魔交易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面对云澈的逼近,宙天珠灵淡淡而语:“当年的玄神大会,便是为应对绯红之劫而生。三千年宙天神境,倾尽本尊全部神力,收揽的皆为东神域年轻一代的真正天才,而我宙天子弟无一人可入!”

“连通混沌边缘的次元大阵,更是消耗我宙天极大量资源。”

“这些,我宙天皆是损己为世,无半点私念。”

“宙虚子将邪婴打出混沌,更不为任何的私心。他一生几乎从不违诺,却自毁对你之诺,损己之名,为的唯有当世的安平与正道!”

“这些,你自该心知肚明!”

“我宙天自为王界之日,便以‘守护’为意志。所做所行,皆天道可鉴,万灵可证,问心无愧。”

“……”云澈的脚步停住。

他半眯的眼瞳幽光暗凛,五指在轻微的发抖。

眼前,陡然浮现起当年混沌边缘,众人对宙虚子将茉莉打出混沌的盛赞。

仿佛那一刻,他们集体失忆,完全忘却了是茉莉用邪婴之力摧灭了绯红裂痕,救了他们所有人的命。记忆之中,只剩下宙虚子毁灭邪婴的“圣举”。

就连宙虚子对他的违诺,在那些人中的口中,也成了为救世而不惜毁己名节的伟大牺牲。

他目光微垂,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发抖的手指……

呵……真不愧是宙天珠的珠灵!千叶影儿口中很可能是“宙天太祖”的人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能随口几言让他如此之怒!

十指微攥,云澈抬首之时,脸上、眸中已不见丝毫的怒色,唯有一片让人触之心悸的微笑,声音也变得格外的和缓:“既然这么问心无愧,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从不见你们将真相公开,反而要极力的遮遮掩掩呢?哦,一定又是为了世人,为了正道,毕竟魔人救世,对视魔人为异端的你们来说,多么的不光彩,多么的打脸。”

宙天珠灵:“……”

“呵,”他淡笑一声:“做了一些屁用没有的花哨工夫,便堂而皇之的揽下所有的功劳和荣誉,而真正救了你们,救了整个神界的人,却只因不符你们所规定的‘正道’,就应该死,就必须死!?”

云澈缓缓伸手,指尖黑光闪耀:“既然宙天界现已在本魔主脚下,那么这样的‘正道’,还是死绝了吧!”

“杀!”

一字号令,杀意弥天。

就在血雾即将重新弥漫之时,宙天珠灵一声轻叹,而就是这一声叹息,再次在宙天苍穹弥漫起远古梵音,生生驱散了刚刚涌起的黑暗杀意:“罢了,你我立场不同,意志有别,争论无益。”

云澈一抬手,止住了阎祖和焚月玄者的行动,道:“所以呢?”

这时,他的心海之中,响起禾菱的声音:“主人,我现在可以确信,它绝非是宙天珠的源灵!”

云澈的眉角微微而动,得到禾菱的这一句确认,已完全足够了。

宙天珠灵道:“无论因果对错如何,你已将宙天践踏至此,纵有再大的恨怨,也该泄清了。便就此收手,退去吧。”

“呵呵呵,”云澈低笑,他目光扫了前方一眼,慢吞吞的道:“本魔主先前可是亲口下令,这里的一人一兽,一草一木都得死。这要是收回成命,本魔主的脸可往哪里搁啊。”

“再说……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本魔主?”

“不是命令,而是交易。”宙天珠灵的声音依旧平淡,以它存在的位面,永远不可能对任何人说出“请求”二字。

如此局面,“交易”是它能作出的底线姿态,也是它不得不行之举。

“留守的守护者、长老都已被你灭尽,裁决者和神君也所剩无几,剩下的宙天众生,他们的生死与你而言并无大异。只要你与众魔人此刻退去,本尊自会允你一个条件。”

显然,宙天珠灵想尽可能的为宙天界保留血脉,更想保住这片宙天界……纵已几乎被毁成废墟,但终归是无可替代的始祖之地。

“好,很好。”云澈目绽黑芒,似乎在兴奋。他没有问询宙天珠灵能给予的“条件”是什么,而且直接道:“不愧是宙天珠的神灵,说出的话还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这些贱命对你宙天而言宝贵的很,而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堆踩了都嫌脏的垃圾。若能拿来换点有用的东西,何乐不为呢!”

宙天界中,一双双牙齿紧咬欲碎。

能为宙天之人,对他们而言毫无疑问是毕生最大的荣耀,何曾被人言辱至此。

但,他们除了恨与悲,却不敢发出一言,反而在那之后,屈辱的生出了一种放松之感。

当恶魔答应了交易,本踩在地狱边缘的他们似乎可以不用死了。

宙天珠灵道:“只要你此刻退去,本尊可予你……”

“既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宙天珠灵话未说完,已被云澈毫不客气的打断,那刺魂的声音压过了宙天珠灵的浩世之音:“我的条件简单的很……”

他伸手,掌心朝向宙天珠灵:“我要宙天珠一半的意志归属!”

此言一出,宙天珠灵的虚影明显晃了一下。

宙天界内外,所有宙天之人,以及无数的东域玄者皆是面色剧变。

世所皆知,宙天神界是以宙天珠为起源,因宙天珠而成王界,更因宙天珠而更名。

在云澈出现之前,宙天珠是神界唯一现世的玄天至宝。它不仅成就了宙天界的崛起和辉煌历史,更是宙天界的灵魂,是宙天界乃至整个东神域最无上的荣耀。

宙天珠一半的意志归属……相当于宙天珠一半的控制权。

若是当真交出,便是意味着,以后的宙天珠,将由云澈和宙天界共持!

几乎等同于割裂了宙天界一半的核心与灵魂!

“云澈!”宙天珠灵的声音明显带上了愠怒:“宙天界万物皆可退让舍弃,唯独宙天珠……”

“闭嘴!”云澈又一次将它的话语毫无客气的打断,嘴角的笑意满是阴森与嘲讽:“你千万不要搞错一件事,这个‘条件’,不是交易,而是本魔主给予你宙天界最后的怜悯与恩赐!”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宙天珠灵的虚影在连续的颤荡。

“当然,你完全可以拒绝!”云澈的笑意更加森然:“相比于得到半颗已经废了的珠子,欣赏在鲜血中寸草不生的宙天界,何尝不是一番更美好的风景,嘿嘿嘿嘿!”

不给宙天珠灵半句“讨价还价”的机会,他缓缓伸出三根手指:“好歹是个神灵,本魔主也该给点面子,那便给你三息。”

“三息之后,这宙天界是苟延残喘,还是寸草不生……本魔主便将这伟大的决定权赐予你!”

他阴笑着,语落之时,他的第一根手指已无情的曲下。

“……”宙天珠灵存世至今,它的心魂从未如此混乱过。

当年,玄神大会的云澈,它给予了极高的关注和赞许,更深深期待着他的未来。

他未能入宙天神境,亦成为了它一个巨大的遗憾。

知他化解魔帝之劫,它极尽欣慰。闻他堕为魔人,它唏嘘叹息。

它这一生,看过了太多的认,经历了太多的沧桑。

但从未有一人,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这般剧变。

更从未有一人,可以将它逼迫至此。

云澈的第二根手指曲下,一股黑暗杀意亦随之弥漫。

无奈的一声叹息,宙天珠灵没有再试图争取什么,道:“好,本尊答应你的条件!”

让出一半的宙天珠,这对宙天界而言,已远非尊严尽丧可以形容。

但事已至此,它不得不应。

至少,云澈没有逼它完全认他为主……至少不算是彻彻底底的无法接受。

而且,作为宙天珠的珠灵,它与宙天珠的联系又岂是外来意志可比。

纵然让出一半的意志空间,未来,在合适的时机,它随时有全部夺回的能力。

云澈第三根手指曲下,他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宙天珠的神灵,果然不是宙天界那群蠢货可比,作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他的狂笑之下,却是布满每个宙天子弟面孔的死灰色……悲哀屈辱之余,又有一种深深的解脱。

这场灾难,这场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吗……

只是,换来这个结果的,却是如此之大的代价,如此之大的耻辱。

退步无路,在宙天,和东神域无数玄者的目光之中,宙天神灵的虚影缓缓抬手。

随着一道白芒的耀起,一枚苍白色的圆珠从空而落,呈现在世人的眼瞳之中。

玄天至宝排位第四——宙天珠!

和无数的世人一样,这是第一次,云澈看到它的本体。

小儿拳头般的大小,与天毒珠相近。珠体之中,流转着浓郁而神秘的苍白雾气。周身释放着有些暗淡的白芒。

难以想象,如此之小的珠体,却内蕴着浩瀚无尽,且拥有独立时间法则的“宙天神境”。

“此为宙天珠。”宙天珠灵已然认命,完全放弃了虚与委蛇,它抬手道:“你是天毒珠之主。应当知道,它的意志空间极为特殊,本尊纵然让出一半,你的意志能否占据,那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云澈咧嘴一笑,他缓步向前,站在了宙天珠前,手臂前伸,按在了珠体之上。

没有排斥传来,而开启了“三千年”的宙天神境,宙天珠那特殊而神秘的力量气息也的确稀薄至极,就如当年的天毒珠。

而以如今的混沌气息,其神力的恢复无疑极其的缓慢……而且永远不可能达到诸神时代的层面。

它在宙天界,在这个“宙天珠灵”的手中的确是如此。

但,落在他的手里,可就大不一样了。

一抹极浅的诡光在云澈的瞳孔深处晃过,他命令道:“退开!”

即使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到了这般时刻,宙天珠灵的虚影依旧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它声音沉下,道:“云澈,得到宙天珠的一半意志后,你需带着魔人,立刻离开宙天界,而且万载之内,无论你,还是你麾下的魔人,都不可再踏入一步!”

“投影在上,万灵可证!”

它没有说出云澈不得再追杀宙虚子和其他守护者这般言语,因为它知道云澈恨极宙虚子,他不可能做到,反而有可能在这最后的时刻导致恶劣的反效果。

但“万年不得踏入宙天”,已是无形中,为宙虚子,为宙天博得了灾厄之后的退路。

即使宙天珠现出,它亦没有强行闭锁上空那个庞大的投影玄阵,为的,便是“天下为证”,让云澈不得反悔。

“好。”云澈痛快的答应,随之面露讥讽:“怎么?怕我反悔,哈哈哈哈!”

他狂肆的大笑起来,随之目光轻蔑的扫过满目破败的宙天界:“我身为统御北神域的黑暗魔主,每一言,皆是至尊无上的黑暗意志!”

“就凭这些肮脏的垃圾,也配让本魔主毁诺?难不成,你以为本魔主之言,就如那宙天老狗的承诺一般卑贱么!”

宙天珠灵不再说话,它双手抬起,身上白芒缠绕,牵动着自己的灵魂从宙天珠的意志空间缓缓退离。

如约,空出了整整一半的意志空间。

“呵呵……呵呵呵呵……”

宙天界外,看着投影中的宙天珠上逐渐异变的白芒,宙虚子痛苦的闭上眼睛,发出着凄惨之极的笑声。

宙天神界自为王界至今,每一世,每一代无不是极尽荣光,万灵敬仰。

如今,却在他的手下落得如此之境,最后,竟需“老祖”亲自出面,尽丧尊严来博得最后的退路与生机。

何其悲哀。

他还有何面目回宙天,有何面目去见“老祖”。

感受着宙天珠意志空间的变化,云澈的神识在这一刻忽然收回,心中低念:“禾菱!”

顿时,禾菱的意志直入宙天珠内,只一瞬间,便占据了宙天珠一半的意志空间……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排斥或不契合。

当年,神曦无比确信的说过,禾菱是当世唯一一个可为天毒珠毒灵的存在。

对宙天珠,对所有玄天至宝亦是如此!

云澈睁开眼睛,手掌从宙天珠上缓缓移开,随着他嘴角的缓慢倾斜,手指指向了远方,口中喊出无比阴厉残酷的一个字:

“杀!”

——————

【翻了一下后台,卧槽这个月已经四百多页的打赏,吓得完全不敢断更……可怕的地球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