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1章 陨月(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搏命一击的太宇尊者,现世的宙天太祖。他们生命最后的光华非但没有为宙天夺回一丝的明光,反而向世人更加深暗的展现了北域魔人的恐怖。

就连宙天太祖最后本该悲壮惨烈的自爆玄脉,都在三阎祖之力下化为几乎有些可笑的空无。

阎一阎二阎三……这三个让宙天毫无还手之力,将东域神话全程按在地上摩擦的恐怖老者,他们从今日开始,势将出现在无数玄者的噩梦之中。

宙天界外,宙虚子缓缓的站起,对于太祖的逝去,他没有任何剧烈的反应,今日的一切,早已让他心若死灰。

“父王!”

随着一声悲戚的呼喊,宙清风快步赶来,他的身侧,是另外的三个守护者,后方,是三十个宙天长老和一众裁决者。

毫无疑问,这依然是一股庞大的力量,是宙天界一半的核心之力。尤其……宙天神帝还在,未来的太子还在。

但,宙天界已被魔人占据,宙天珠被魔人所夺,他们人还在,基业和灵魂却已葬灭。

“主上,我们现在……杀回宙天吗?”一个守护者道。

他说出这句话时,没有战意,唯有黯然……还有点点的绝望。

他们的族人、家人、后世子孙……

“为什么梵帝、月神、星神,还有圣宇那边始终无人去救援,他们也被魔人缠上了吗!”宙清风半是愤慨,半是恐惧的道。

宙天界因有投影大阵,因而东域可见。

其他王界难道也遭受了类似的境地?若当真如此,这些魔人该是多么的可怕。

“走吧。”宙虚子看着远方,双目无神的道。

“去哪?”宙清风问。

隔着数个星界之遥的远方,池妩仸唇瓣微动,轻语道:“龙神界。”

“去西神域,龙神界。”宙虚子缓缓说道,目光也转向了西方。

宙天界已无法归去。这是他在灰暗之中,所想到的最好去处……完完全全,一丝一毫都没有意志被干涉的感觉。

“魔人再强,也无胆碰触西神域。我与龙皇素有交情,那里,是最好的生息之地。”宙虚子叹声道。

当悲、恨、痛到了极致,反剩一片无魂的空白。

“可是,寄人篱下,终究……终究……”守护者说到一半,便别过面孔,再无法说下去。

昨日,他们还是傲凌当世的守护者,明日……竟要背离始祖之地,寄于他界篱下么?

而且此时东神域正遭厄难,他们这一走,虽是保全了自己,却定会背负长久的骂名。

与其如此,他们宁愿杀回宙天,以自己守护之躯和全部的守护之力与魔人搏命到底。

“呵……”宙虚子惨笑一声,道:“始祖之地和宙天珠都没了,我们还剩下什么?如果,连我们都死了,宙天才是真正的灭亡。”

“哪怕寄人篱下,哪怕背负骂名……唯有苟活下来,方有再起之日,方有复仇之时!”

最后一句话落下,他的眸中终于闪过异光……却不是以往那种平和的神光,而是骇人的暗芒。

“清风,”他抬手,拍了拍宙清风的肩膀:“忍辱负重,苟得残生,要远比舍生赴死,玉石俱焚难得多。前者不是懦夫,后者才是……你明白吗?”

宙清风手指攥紧,许久,终于艰难点头,目光也变得坚决:“好……孩儿愿随父王,前往西域龙神界。归来之日,必夺回宙天,血今日之耻!”

全东神域都在目睹宙天界惨状时,无人知晓,宙天在外的神帝和诸多强者却悄然改变了行动轨迹,不再杀回宙天,而是隐匿身影和气息,避过魔人和东域玄者的感知与视线,向西神域而去。

另一个地方,池妩仸缓缓抬眸,瞳孔深处敛下一抹神秘的诡光。

这时,她收到了来自魔女的传音:“主人,吟雪界这边情况有变。”

池妩仸并无意外,道:“吟雪界其他区域无需理会。但冰凰神宗所在的冰凰界……不得让任何人踏入半步!”

“是!”

冰凰界的上空,魔女蝉衣收起传音魔玉,神识将庞大冰凰界完整笼罩。

在北域魔人全面攻入东神域时,她的任务则比较特殊,且只有一个……

保护冰凰神宗!

因为池妩仸知道,那是东神域在云澈心中最后的一块“净土”,绝不容践踏。

————

宙天界,厮杀在继续,投影玄阵亦始终没有关闭。

各星界的战况不断的传来,云澈许久未动,似一直在等待着什么。

“千影,”云澈忽然道:“龙神界那边还没有动静吗?”

“……没有。”千叶影儿摇头,稍稍侧目看他一眼。

“……”云澈没有说话,眉头微蹙。

他本以为,只要自己现身,以龙皇当年对神曦那病态的执着,定会不惜一切,第一时间亲自到来东神域将他手刃。

神曦是唯一,且一定能让龙皇失智的人。

但情形,却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不过,倒是有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千叶影儿道:“龙神域中,已有小段时间未见龙皇身影,似有传闻,他在闭关。”

“闭关?”云澈嗤笑一声,声音阴冷:“他还需要闭关?”

焚道启身影一晃,在云澈身后拜下,道:“魔主大人,这些宙天狗很快便会清理干净。但亦有不少人逃出,是否分散力量追杀?”

“现在不是分散力量的时候。”云澈沉声道:“但,待局面稳下后,宙天残党必须全部清剿!尤其是宙天直系,一个都不许留!我可不想再造出另一个焚绝尘。”

“……!?”焚道启抬首,一脸惊愕。

焚……绝尘?

他脑子极速转动,搜遍了焚月一脉上十八代再到焚月王城所有焚姓之人,最后连王城之外的焚姓小喽啰都极速的过了一遍,也没有找到“焚绝尘”这号人物。

他一时心下惶然,小心翼翼的道:“不知这焚绝尘……还请魔主明示。”

云澈斜他一眼,道:“这世上,不是只有你焚月一脉以焚为姓氏,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清理完成后,立刻收缴宙天的资源,越快越好!”

“是!道启告退。”焚道启顿时长舒一口气,连忙退下。

这时,云澈目中黑芒一闪,那个期盼已久的传音终于到来。

“禀魔主,月神界这边的‘任务’已就绪。”

遥远的星域,月神界外,魔女婳锦的身影与黑暗融为一体,她传音之时,抬起的左手之上,漂浮着一个无形无息的特殊结界。

无尘结界!

当年,云澈和千叶影儿所发现的蛮荒神髓,便是潜藏于无尘结界之中。

绝对的隔绝,绝对的无息……若非天毒珠,云澈当初也断然不可能发现蛮荒神髓的存在。

这种完美结界,想要结成无疑极其困难。当年的净天神界可以结成,如今的劫魂界自然也可以。

而婳锦手中的无尘结界,比之当初隐藏蛮荒神髓的那一个,要大了百倍不止!

毫无疑问,为结成这个庞大的无尘结界,劫魂界可是下了血本。

而这个无尘结界的灵魂连接,并不是指向池妩仸,而是云澈。

“很好。”云澈面露微笑,声音低沉,他直接收起传音,向千叶影儿道:“千影,去把月神帝引出来。”

月神帝最恨之人,便是千叶影儿。没有人能比她更为轻易的引出月神帝。

“要带他们吗?”千叶影儿用目光示意阎一阎二阎三。

“不必!”

或许,是因那是他无论如何都必须手刃之人,又或者其他什么复杂的原因。云澈毫无犹疑的回绝,身影已然飞出,直赴浩瀚星域。

————

东神域一片混乱之时,却无人知晓,并无魔人入侵的圣宇界中,在上演着另一种混乱。

轰!!

毫无预兆的一声惊天轰鸣,圣宇宗的宗族大殿轰然崩裂,两个人从中疾飞而出,两股恐怖绝伦的神主之力碰撞之下,险些将浩大宗门直接翻覆。

全宗震动,无数人影聚集而至。

高空之上,孤邪仙子——东域王界之下第一人洛孤邪面沉如水,目光冰冷中带着些许的复杂。

而她的对面,赫然是她的兄长,圣宇界王洛上尘。

面对洛孤邪,洛上尘的脸上却是一片骇人的阴色,目光呈现着一种触目惊心的赤红色……那是一种所有人都从所未见的阴厉和杀意!

他的双臂,还有他的全身都在发抖,气息更是躁乱到极点。

面前,明明是他的胞妹,是圣宇的定海神针,是培养出洛长生的洛孤邪!他的模样,却像是在面对不共戴天的仇敌。

“这……这是……”本以为是魔人入侵,但面对这般景象,众人齐齐懵然。

空气中弥漫的狠戾、杀意让人心惊胆寒。圣宇大长老硬着头皮向前,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道:“宗主,孤邪仙子,这……这是不是出了什么误会?”

“杀!!!”

圣宇大长老的话语,换来的却是洛上尘一声凄厉带血的嘶叫,他手指洛孤邪,每一根手指都颤荡欲碎:“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呵,杀我?哈哈哈哈!”洛孤邪一声狂笑,长袖一甩,所有临近的圣宇弟子都被远远轰开,她盯着洛上尘那赤红的眼睛:“就凭你这无用的废物,想杀我,这辈子都是痴人说梦!”

圣宇大长老瞠目结舌,不知所措,所有圣宇中人都彻底懵在了那里。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日他们还共开宗门大会,商讨是否前往北方镇压魔患,从来大增圣宇声威,今日怎么忽然就……

他们毕竟是亲兄妹,又能有什么解不开的大仇?竟让堂堂圣宇界王理智尽失。

这时,一个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气息快速而至。

洛长生。

他到来之后,看着洛上尘和洛孤邪之间那疯狂弥漫的狠戾与杀意,第一反应竟不是上前阻止、询问和规劝,而是忽然定在了那里。

那双平日中温文如月,淡雅如水的眼眸竟在瑟缩,而且瑟缩的越来越剧烈。

“长生,你来了!”圣宇大长老如获救星,连忙道:“快!快劝劝你父王和师……尊……?”

他说话之时,忽然发现洛长生那极不正常的异状。

而他的后方,在这时响起洛上尘那带着深深的痛苦与悲怆,字字嘶哑含血的叫声:“他不是长生……他不是长生!!”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