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2章 陨月(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不是……洛长生?

圣宇宗上下,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洛长生,一次次确认着他身上那再熟悉清晰不过的生命气息、玄力气息再到灵魂气息,完全就是他们全宗的骄傲洛长生无疑。

圣宇大长老愣在那里,一会儿看着洛长生,一会儿看向洛上尘和洛孤邪,彻彻底底的不知所措。

看着洛长生那无比明显的异样,洛孤邪的神色也变了,先前的阴冷和凌然也一下子敛下了数分,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慌乱:“长生,这里没你的事,你先离开。”

“师尊。”他出声,目光定定的看着洛孤邪——他的师尊,他的姑姑,以及他平生最敬重之人:“告诉我,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洛孤邪顿时屏息……除了当年在封神台被云澈击败,她从未见洛长生的目光如此混乱过。

而那时,他还年轻。经历了宙天三千年,他的心智早已远非当年可比……如此的反应,唯一的可能,便是他也知道了真相。

“我呸!”

洛孤邪尚不知如何回答,洛上尘那满是怨恨与杀意的怒骂声响起,他手指转向洛长生,颤声道:“你这个……狗杂种!和这个贱女人合起来骗我这么多么年……还在这里装无辜!”

世人皆知,洛长生是洛上尘最疼爱、最重视的儿子,亦是他平生最大的骄傲。

亲耳听着他竟用“狗杂种”三个字称呼洛长生,圣宇界众人如同被人当头砸了一闷棍,齐齐懵逼。

洛长生身体摇晃,脸色一阵青白变幻。

“狗杂种”三个字狠狠刺到了洛孤邪的魂弦,更深深刺穿了那段她最不愿碰触的痛苦记忆。

她猛的转首,目光如毒刃一般盯视着洛上尘。当年的痛苦记忆被翻开,她方才心中的些微复杂和愧疚顿时完全散尽,唯余一片深深的狠绝:“洛上尘,你刚才不是一直在问我,你的‘长生’去哪里了么?”

她笑了起来,笑的极为阴寒:“可笑!真是可笑!你哪来的‘长生’?‘长生’这个名字,是我取的,他的命是我带来世上,他的修为是我亲手教导而成。他从头到脚,自始至终,都和你没半点关系!”

“至于你那可怜的贱儿子,他早去陪他那可怜的母亲了,我怎么可能让他活在世上!”

洛孤邪之言,字字惊雷,骇得无数人脸上瞬间变色。

虽心中早已想到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但由洛孤邪亲口说出,依旧让洛上尘双瞳血丝炸裂:“你这个贱人……贱人!!”

咆哮声中,他猛的扑出,一股滔天巨浪卷起漫天的碎石断玉,狂乱的轰向洛孤邪……和她身边呆滞的洛长生。

洛孤邪手掌在洛长生身上一推,一掌推出,顿时气浪崩空,大地碎裂。洛上尘就修为而言终究不敌洛孤邪,被一击震退,但他身上的杀意丝毫未散,面孔赤红如血,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已在极怒之下涌到了头颅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上尘在暴怒,洛孤邪却在狂笑,她的面容在扭曲,笑声狂肆,目却满是嘲讽和快意:“报应,这都是你和那条老狗应得的报应!这都是圣宇应得的报应!”

洛上尘目眦欲裂,他无比清楚的知道她口中的“那条老狗”是谁。

他们的生父,上届圣宇界王洛伶天。

当年,她是在痛骂洛伶天之后离开圣宇界,发誓永不再归,又在洛伶天死,洛长生出生后才重归圣宇界。

不过,她重回圣宇界这几十年,也只是人回来了。她从不许洛上尘将她的名字重新写回族谱之上。洛上尘一直以为她的这个坚持是碍于当年的毒誓,以及抹不开当年的颜面。

直到今日才知……

“难道,你做这一切,竟是为了……竟是为了……”洛上尘双目欲裂,全身气息暴乱,已是几乎难以言语。

“宁丹青,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洛孤邪声音沉下,扭曲的面孔之中多了几分深深的痛楚,她惨笑一声:“不,你肯定不记得,你多么的高高在上,配入你眼的,只有界王,只有神帝!你怎么可能还记得他!就连你当年亲手杀他,都是屈了尊,脏了手!”

宁丹青这个名字一出,众圣宇长老齐齐色变。

洛孤邪当年发下毒誓永离圣宇界……这件事的起因在圣宇界已为禁忌,无人敢提,但当年经历者,亦无人会忘。

洛孤邪,天赐圣宇界的天之骄女,从幼时便展现出高的惊人的玄道天赋,全族上下视若珍宝,对她的期望,犹胜当时的少主洛上尘。

但,就是这样一个有着耀眼光环,被寄于无尽未来的圣宇第一公主,居然喜欢上了一个下位星界的……画师。

宁丹青。

当时的圣宇界王洛伶天在得知后勃然大怒,身为兄长,洛上尘也绝不容许洛孤邪竟委身一个如此“贱民”。此事若是传开,无疑会让圣宇为之蒙羞,成为他界的笑柄。

他们都极力阻止此事……但,洛孤邪对宁丹青却迷恋成痴,对父兄之命置若罔闻,一次次前往下位星界与宁丹青相会,宛若着魔。

终于,洛伶天怒极,派洛上尘亲赴那个下位星界,亲手杀了宁丹青并带回他的首级……来永绝洛孤邪的念想。

面对宁丹青之死,洛孤邪的反应之剧,远超圣宇宗上下所有人的预料。她疯了一般的怒骂洛伶天与洛上尘,并含恨出手……最终拖着重伤,发下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毒誓,离了圣宇界,之后数千年不知所踪。

再归来时,她已更名洛孤邪,成为无人不知的孤邪仙子……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

归来之后,她所有的时间也都倾注于洛长生之身,对圣宇界其他从不过问。

“你……你……”洛上尘全身哆嗦:“你这个疯女人……疯女人!!”

洛孤邪在洛长生出生时回来,这对他,对圣宇界而言是双喜临门。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修复着与她的兄妹关系,她对洛长生的溺爱,亦是他这些年最欣慰之事。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这么多年过去,她依旧清晰的记得当年那个贱民。依然深深埋着当年的恨。

“对,我是疯了。”洛孤邪阴恻恻的道:“我是被你们……生生逼疯的!”

“你不是想要知道真相么?好……我全部告诉你!因为这本就是我要奉还你的大礼!”

她伸手,抓过洛长生的衣袖,笑容一阵扭曲:“你猜,长生是谁的孩子!”

洛长生面色猛的一白。

“谁……谁!?”目光死死盯着洛长生,洛上尘声音哆嗦着道。

“是丹青……是我和他的孩子!”洛孤邪低吼道。

“呵,呵呵……”洛上尘气笑了:“你果然疯了!”

洛孤邪声音低冷,字字盈恨:“当年,丹青死于你手上时,我已身孕胎息。离开圣宇界这个肮脏之地,我用尽方法将胎息封结,然后不择手段的修炼……只要可以得到力量,任何手段,我都会尝试。”

“你可知,那些年我是怎么过的!”

“你可知,当年我听闻洛伶天那老狗死时是多么的痛恨……因为他居然等不到我亲手了结他!”

“终于,四十年前,我听闻你的正室有孕,于是我让胎息结胎,生下我和丹青的孩子……我亲手送走了他们母子,留下了我和丹青的孩子!呵呵……哈哈哈哈!”

洛上尘眼前一阵发黑,哆嗦的嘴唇呈现着骇人的青紫色:“紫瑜……也是你害死的!?”

“她该死!”洛孤邪道:“同为女人,她当年居然和你一起逼着我离开丹青……她该死!”

“你!!”洛上尘的身体在摇晃,胸腔中血气翻腾。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神色无不满是惊骇……而洛长生,他整个人宛若失魂,脸色上看不到一丝的血色。

“你们圣宇宗最好的资源、最尊崇的地位、最瞩目的名望,都属于我和丹青的孩子!”

“这是你们欠我的!这是你们欠丹青的!哈哈哈哈……”洛孤邪狂笑起来,癫狂的笑声之中,眼角却是弥漫着泪雾。

“我原本想着长生正式继承宗主、界王之位后,再告诉你这个天大的惊喜……不过你现在知道,也没关系了。”她低沉的笑着:“用不了太久,全神界的人都会知道,你们圣宇界最耀眼、最骄傲的长生公子,根本不是你洛家的儿子!他的父亲是宁丹青!你这些年……你们圣宇宗这些年都是在替丹青养儿子,都是在向丹青赎罪!”

“你……你……”散乱的血丝布满了洛上尘的眼球,他的视线一阵漆黑,一阵苍白,终于……随着视线完全暗下,他一口逆血当空喷出。

“宗主!”

众长老、子女齐齐惊呼,手忙脚乱的上前扶住他,他们转首看着洛孤邪和洛长生,都是眸光颤荡,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无法接受。

洛孤邪对洛长生一直都是极端溺爱,为了他数次深入太初神境,为了他……在玄神大会不惜以神主之尊,当着众王界之面向云澈下死手。

洛孤邪回到圣宇界后,所有的异常,甚至极端举动,都是为了洛长生。在他人眼中,只会认为是师尊、姑母对弟子、侄儿的溺爱,此时方知……

他们竟是……母子!

“你……你在说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洛长生终于开口,他的声音嘶哑,身体如沐寒风,瑟瑟发抖。

洛孤邪转身,目光变得格外缓和,她轻声道:“长生,你知道,我当年为何为你取名长生吗?因为你的父亲……你的生父,在得知我孕有胎息后,为你画了一幅长生图,这是你父亲,为你取的名字。”

说话间,她轻轻抬手,拿起了一卷画卷。它被封于柔和的玄芒之中,年代久远,却不见一丝瑕疵。

画卷上的白芒落入洛长生眼中时,却是那般的刺眼,他颤声道:“假的……都是假的!你在骗我!你们所有人都在骗我!”

“长生,你听着。”洛孤邪道:“你现在还未成为圣宇界王,这些对你而言的确有些过早。但……你已经可以明白,我不是你的姑母,而是你的母亲!我会带着你,重回这肮脏的圣宇界,也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洛长生五官扭曲,视线恍惚,这世间一切,竟忽然变得那么可笑,那般荒谬,他失魂道:“不……不……你在毁我……你想毁了我!”

“我是洛长生……我是长生公子,我是圣宇少主!我不是野种……假的,全是假的!!”

“你当然不是野种!”洛孤邪抓住洛长生的手臂,嘶声道:“你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子!你在圣宇界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都是他们欠我们一家的!”

“不,假的……假的……”洛长生拼命摇头,全身气息混乱欲溃:“假的!”

“啊——”

一声凄厉的吼叫,洛长生猛的甩开洛孤邪,如疯了一般的远窜而去,心魂中的世界在极度的痛苦、耻辱中崩溃塌陷……

————来自反骨仔1号的分割线————

月神界。

皎月临空,为神月城披下一层绮丽的银霜。

月神帝一直默然看着来自宙天界的投影,到了此刻,宙天界的结局已是注定。

宙天界以“守护”为力量,“守护”为意志,他们的防御之力本是极强,有着东神域最强的护界屏障,有着各种反击大阵,还有着威力极端恐怖的“时轮方舟炮”。

但,北域魔人却不是从宙天界外攻入,而是直接出现在宙天界中心,让宙天界最为强大的守护之力皆沦为无用。

但另一方面,直到大量魔人忽然空降宙天界的那一刻,依然不会有人相信,浩大宙天界竟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摧残到如此程度。

“阎魔界的创界三祖,”月神帝轻声自语:“那个有关北神域最不可信的传闻,居然是真的……难怪会如此之快。”

这时,她的目光忽然一转,一个刹那之间,她的眸光便从平和,转为幽寒无比的莹紫色。

千叶影儿!!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