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1章 涅槃玄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只如雪凝成,如玉雕琢的纤手轻轻覆在沐冰云的冰颜上,她的唇间,发出他人或许一世都不可能听到的轻柔声音:“冰云,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吧。”

宗门的动荡、吟雪界的重压、“罪界”之名、一落万丈的星界地位、他界的虎视眈眈……

这些年,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压覆于沐冰云一人之身。

今日,又是她,以一人之命,换取着冰凰神宗的安生。

这些年,她的每一句倾诉,每一滴眼泪,都在她的耳中、心间。

轻语间,她的纤指从沐冰云的脸颊轻抚到唇瓣,再到雪颈……一抹浅蓝色的冰息从她的雪肌缓缓溢入,无声无息的覆至她的心魂。

沐冰云没有任何的抗拒,她的眼睫不再颤荡,呼吸逐渐平和,在许久未有的恬静与安然中,如一只乖巧而满足的猫儿般睡了过去。

眼角泪若星珠,唇角则是一抹极美的浅笑。

很小的时候,她便喜欢枕着姐姐雪沃的胸脯入睡,那一直都是她最安心,最享受的时刻,无论刚刚经历过多么大的创伤和挫败,都会在最恬静的睡梦中安然忘却。

后来,姐姐成为了吟雪界王,她也再无法在姐姐面前尽情的释放柔弱。

雪手轻拂,一道冰床凝成。将安睡过去的沐冰云轻轻置于冰床之上,向着池妩仸的方向,她缓缓的转过身来。

她有着冰冷到极致的眼眸,更有着让万里雪域都失色的容颜。长发蔓腰,每一根冰蓝发丝都仿佛凝聚着世间最纯净的冰雪之华。

心中早已确信,但当她的容颜完整呈现于视线中时,池妩仸的瞳眸依旧泛起久久动荡的潋滟涟漪。

沐……玄……音!

雪姬剑冰芒闪耀,璀璨如极地霞光,似乎在激动的兴奋、雀跃着。

四年前,在陨灭的蓝极星外被龙皇一掌绝命,被云澈亲手沉入冥寒天池的她,竟活生生……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沐冰云和池妩仸身前。

不是幻觉,更不是伪装。即使多么的不可置信,池妩仸却是在第一个刹那,便无比确信着,她就是那原本早已死去,真真正正的沐玄音。

因为这个世界上,她是最了解沐玄音的人。共生万年,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灵魂、每一缕气息,她都无比的熟悉,永远不可能认错。

“沐玄音,”面对她冰冷的眼眸,池妩仸微笑而语,短短三个字,却带着太过复杂的心绪和情感:“果然,和凤凰同出一脉,有着相同始源的冰凰,和凤凰一样,也拥有着‘涅槃’之力。”

“果然,冰凰神灵在消逝前,给予你的馈赠,便是她的‘涅槃’神力。”

她微笑着,为自己而笑,为云澈而笑……她都有些无法想象,云澈若是看到她重新出现于自己的生命中,该是多么的激动欣喜。

四年前,沐玄音的确是死了,生命尽逝,冰消玉殒。

冰凰与凤凰,在当世认知中,是两个属性相悖,存在上亦该互斥互敌的存在。

但实则,在久远的上古年代,它们却是同出一脉,直到后来才因已无法知晓的原因而分裂成势若互斥的两族。

在如今的神界,有着很多远古凤凰在第一次死亡后会浴火重生,并变得更加强大的传说。

却早已遗失了远古冰凰在第一次死亡后,亦可于冰息中涅槃的记载。

当年,冥寒天池下的冰凰神灵在消散前,出于对长久干涉沐玄音意志的愧疚,将一缕特殊的冰息赐予了沐玄音,作为对她的补偿。

而这缕特殊的冰息,便是冰凰神灵的涅槃神息。

云澈当年所承的那一丝涅槃之力,是来自凤凰残灵,极其之微弱,在云澈死亡时,仅仅勉强挽住了他的生命气息。他的力量、神躯尽皆死亡。

但,冥寒天池下的,却是真真正正的远古冰凰。她给予沐玄音的涅槃神息虽同样残缺,但却胜过云澈所得的涅槃神息不知多少倍。

冥寒天池下,沐玄音在冰息中涅槃复苏。

完整的躯体,完整的灵魂,以及……

在涅槃神息的催化下,悄然质变的冰凰神力。

当初在生命将逝,灵魂将散前的最后时刻,沐玄音察觉到了池妩仸的存在。所以,她知晓着眼前一身黑衣,媚若祸世魔姬的女子是谁。

她未发一言,手中的雪姬剑缓缓举起,忽然冰芒掠动,直刺池妩仸。

池妩仸一动未动,甚至没有释出半分的玄力护身。

噗!

清晰到刺耳的裂帛声中,雪姬剑无情的刺入池妩仸的左肩,剑尖从她的肩后穿出,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血珠涌出,又马上在寒气下封结。两人的目光映着雪姬剑的冰蓝剑芒,在无比之近的距离下,无声的碰触在一起。

她们曾共存万年,却又是第一次真正相见。

哧!

雪姬剑从池妩仸身上撤出,剑身未染点血。池妩仸身躯剧晃,她却没有去看伤口一眼,更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愤怒。

剑芒消失,沐玄音转过身去,冷冷的道:“念在你专程来救冰云,又真心对待云澈……这一剑,你我之怨,就此两清!”

池妩仸浅浅而笑,轻语道:“沐玄音,虽已经历过生死,但你依旧一点都没有变。我经常会困惑,那些年,究竟是我影响你多一些,还是你影响我多一些。”

沐玄音:“……”

池妩仸身躯直起,她没有去管肩膀的剑伤,抬步走到沐玄音之侧,微笑看着她的侧颜……毕竟有着长达万年的灵魂相附,如今虽已分开,但也无形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灵魂联系与情感。

无论是池妩仸对沐玄音,还是沐玄音对池妩仸。

“能告诉我,你醒来多久了吗?”池妩仸问道。

“三年。”沐玄音回答。

“……原来如此。”池妩仸一声轻念。

“帮我送冰云回吟雪界。”沐玄音道,冰辰般的美眸难以辨出蕴着怎样的情感:“告诉她,不要将我还活着的事告诉任何人。你也一样。”

“连‘他’,也不说吗?”池妩仸美眸轻转。

“对。”沐玄音毫不犹豫。

“为什么?”

寒风吹过,冰发拂动着沐玄音仙幻般的雪颜,在同为女子,更见惯绝色的池妩仸眸中,亦是那般的美奂绝伦。她幽淡而语:“他在北神域饮恨蛰伏这么多年,终于踏出了复仇的脚步。我若出现,会分散他的心神和仇恨……至少,不该是现在。”

池妩仸眸光微朦,唇光潋滟:“这么说来,身为东域界王,又最能干涉他决定的你,完全没想过要阻止他吗?”

“阻止?为何要阻止?”沐玄音目视虚空,声音凝寒:“这个世界欠他的,还不够多吗?”

“还有,现在的我,不是东神域的界王。”她继续道:“更不是任何人的傀儡,而只是我自己……一个从未如此纯粹过的沐玄音。”

池妩仸:“……”

“浑噩多年,亡命重生,我也该为自己而活了。”

她转眸,看着池妩仸:“他想要复仇,就尽情的复仇;想要发泄;就畅快的发泄;想要杀谁,就尽管去杀谁!我虽为东域出身之人,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去阻止。”

池妩仸微笑,过往一幕幕浮现眼前:“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就算现在已是人人畏惧,宛若残暴魔神的北域魔主,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纵容着他,由着他任性。”

“……”沐玄音静默了好一会儿,声音忽然轻下,缓缓说道:“当年,我一次次的训斥他违抗师命,任性妄为,想法设法的想要缚住他的性子。”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他有任性的资格,无论多么的任性,他都有资格。”

说完,她转过身去,雪衣轻舞,便欲离开。

“你准备去哪里?”池妩仸问道。

“东神域之后,便是南神域,对吗?”沐玄音忽然问道。

“对。”池妩仸没有隐瞒:“星神界不足为患,宙天和月神已破。梵帝神界那边,云澈似乎有着自己的打算。在四王界皆破时,东神域的信念便会全面崩塌。而我北域,将会就此一步步拿下东神域的控制权。”

“你是要去南神域吗?”她想到了什么。

“是。”沐玄音道:“在你们攻入南神域前,我会帮你们肃清一些障碍。”

她已从冥寒天池醒来整整三年,却从未有人察觉她的存在。

一个能完美匿影的十级神主,且在认识中根本不存在的人……她的可怕,对强大的神主而言都无异于噩梦。

所能肃清的,又何止是障碍!

她眸光轻敛,似是自语,似是幽叹:“我曾经恨极魔人,见之必诛,居然会有一日……如此的助纣为虐。”

“但你心中很甘愿,不是吗?”池妩仸浅然微笑:“而且现在的你,才是纯粹的你,也在纯粹的遵从自己的意志,无关善恶,无关对错,无关责任,只从己心。”

沐玄音没有再说话,飘身而起。

“等等!”池妩仸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变得异样起来:“你之前说过一句念在我‘真心对待云澈’……你又怎知我对他是否是真心?”

“莫非,你曾去过北神域?”

“没有。”沐玄音淡淡回应:“但有个人,告诉了我一些关于你和他的事。”

“……谁?”池妩仸眉梢微漾。

“你很快便会见到她。”

声音落下,她已飞身而起,转瞬冰芒尽逝。

如今的她,对“匿影”的驾驭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

池妩仸凝望许久,才缓缓回眸。

那个人……

沐玄音不会主动现身,能和沐玄音接触并告诉她一些事,也就意味着,对方竟是主动察觉到了沐玄音。

而能直接看破沐玄音匿影的人,似乎……也只有“她”了。

她转眸看向躺倒在地,意识全无的千叶紫萧,唇角的微笑顿时带上了几分幽然。

“想在梵帝神界安插一个像样的棋子,本该是难如登天的事,如今却是如此轻而易举。”

她轻念一声,手掌覆下,魔瞳之中黑芒闪耀。

沐玄音匿影之下那一剑,实在太过惊艳,生生让一个强大梵王瞬间身魂皆溃。

这亦让她隐约察觉到,沐玄音的冰凰神力,似乎又有了微妙的进境。

随着她瞳中魔光的闪耀,千叶紫萧缓缓的站了起来,只是他四肢耷拉,双目无神。

“千叶紫萧,”池妩仸绵绵轻语:“你在带沐冰云回梵帝神界的途中,遭遇了阎帝阎天枭的暗袭,沐冰云因此被夺……记住了吗?”

千叶紫萧嘴唇开合,痴痴而语:“我带沐冰云回界……途中……遭遇了阎帝阎天枭的暗袭,沐冰云因此被夺……”

“很好!”池妩仸颔首赞许,忽然出手,一道黑芒直贯千叶紫萧之身,黑暗的侵蚀顿时噬灭了他身上所有的冰息,留下了片片触目惊心的黑暗伤痕。

她的身影也随之飞离,很快消失于茫茫星域。

十数息后,千叶紫萧在玄舟上翻身而起,他手捂心口的黑暗创伤,目光阴沉,咬牙切齿道:“该死的阎天枭!若落于我手中,定将你……碎尸万段!”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