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3章 天伤断念(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禾菱的身影在云澈身边浮现,她看着下方……第一次,她现身之后,懵懵然的没有和云澈说话。

她双手合于胸前,一点碧芒在掌心闪耀,浮现出天毒珠的本体。

与云澈二十年前在流云城苏醒时相比,如今的天毒珠已再不暗淡,而是流溢着翠耀天华……以及些许在远古时代,神魔见之亦会颤栗的天毒神芒。

随着天毒神芒的逐渐闪耀,禾菱的翠绿长发忽然舞起,她的双瞳也逐渐被天毒神芒所充斥。

这一刻,她身上那让人怜惜的娇弱完全消失,随着她眸光的缓缓覆下,一股慑世的威凌无声释放。

这是一种来自天毒本源,超越当世万灵层面的天毒神威。宛若远古神女忽然临世,降下着裁决的神光。除了云澈之外,任何人,任何生灵在此刻的禾菱面前,都会在侵魂的冰寒中不受控制的颤栗。

当天毒神芒闪耀到极致时,禾菱的双手终于缓缓分开。随着她手掌的覆下,一股无形、无影、无息的天毒无情释下。

其名——天伤断念!

天伤断念毒,一个在上古时代诸神魔闻之惊悸的名字。

虽然,它的可怕远远比不过与邪婴万劫轮合力所释的“万劫无生”,但亦是一种足以弑神的剧毒。

最初的天毒珠毒灵已死,即使在沧云大陆找回毒源后,所缓慢恢复的毒力,也只是最最低等的凡毒。

但,自禾菱献祭自己,成为天毒珠的完美毒灵后,天毒珠重获新生,它的本源之毒“天伤断念”,亦开始重新衍生。

尤其,在开始和禾菱双修之后,云澈对虚无法则的领悟毫无进展,但禾菱毒力的恢复,却明显加快了许多。

单就这一方面而言,他都可以算做是禾菱用来恢复毒力的炉鼎。

虽然,在如今的混沌,“天伤断念”的层面注定不能和远古时代相比,恢复的速度也极其缓慢……但,那毕竟是来自玄天至宝,能够弑神的毒!

哪怕毒力不足曾经的百分之一,哪怕只有些微的一丝,亦绝对是超越当世认知,更超越当世凡灵所能承受极致的恐怖存在。

“天伤断念”的毒力碰触到梵帝王城的结界,却没有哪怕丁点的阻滞,直接贯穿而过,落在了梵帝王城的中心,随着禾菱瞳眸中翠芒的持续闪耀,逐渐的辐射向整个梵帝王城。

作为当时最高层次的毒,天伤断念无形无色无味,而由于它的层面太高,哪怕强如神帝,在入体之前也根本无从察觉。因而,它甚至是“无息”的。

梵帝王城,这个东神域玄道的最高圣地依旧一片安静。天毒毒息在城中一点点蔓延,但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一个人察觉。

逐渐的,整座梵帝王城,都已几乎笼罩于天伤断念的毒息之中。

云澈抬眸看向了禾菱,这件事,必须由禾菱亲手来做。他不会忘记禾菱在听闻禾霖、族人都已逝去后的痛苦和近乎绝望的灰暗眼眸……这种痛苦,他同样切身经历。

更不会忘记她为了复仇,而决意化为天毒毒灵时的眼神。

逐渐的……他眉梢忽然微微一跳。

天毒珠的神芒已明显黯下,但禾菱眸中的翠芒却依旧幽寒。

她的脸色开始逐渐浮现一抹淡淡的苍白,双手也轻微发抖起来,但“天伤断念”的释放却没有丝毫收敛的迹象,而是在覆满整个梵帝王城后,又以梵帝王城为中心,继续向周围的梵帝界域蔓延而去。

“禾菱?”云澈出声:“已经可以了,停手吧。”

“……”天毒毒息的蔓延却依然没有停止,眸中的天毒神芒在极力的闪耀着。她唇瓣轻动,发出很轻的声音:“害死爹娘的那些人,他们会不会有可能……在王城之外呢……”

云澈心弦剧动,快速抬手抓住禾菱正在明显发颤的手臂,道:“先不要想这些!你现在是在透支毒力,更是透支自己的灵力,赶紧停手。”

四年前,云澈问过被他种下奴印的千叶影儿:梵帝神界当年追杀木灵王族的人究竟是谁?

千叶影儿的回答是“不知”,她还给出自己的判断:那个人的层级应该并不高,否则,不可能会让木灵族长夫妇拼着自爆木灵珠便让禾菱与禾霖逃脱。

这些话,禾菱显然牢牢的刻在心中。

“层级不高”,那会不会在王城之外,会不会……

记忆之中,父母木灵珠自爆时的残光……一片又一片被屠杀的族人……禾霖那碎心的哭喊……以及那泯灭她心中最后希望的噩耗……

她的眸光变得那般混乱,手中的天毒珠依旧在极力的释放着毒息。平时在云澈面前无比乖巧,从不知拒绝的禾菱,第一次违抗了云澈的命令,没有停滞的天伤断念在梵帝王城之外的界域快速蔓延、再蔓延……

我终于……有了复仇的力量……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父母之仇,宗族之恨……

他们……全部都该死……

全部都该死!

瞳光、双手都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她的娇颜亦快速褪去着所有的血色,逐渐的,她翠绿的眸光开始变得狂乱……

隐隐的,夹杂了丝丝缕缕绝不应该出现在木灵……尤其是王族木灵身上的幽暗黑芒。

天毒珠的闪耀开始变得微弱和混乱,原本无色无形的毒息,开始浮现出些许不正常的幽绿色。

“禾菱……禾菱!!”

云澈的大喊声在禾菱的心海中响荡……云澈再不敢迟疑,猛的向前,以自己的意志强行干涉天毒珠,生生逼回了天毒珠依然在极力释放的毒力。

天毒珠光芒尽敛,禾菱眸中的翠芒也终于黯下,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失力的身躯缓缓向后倒去。

云澈伸出手臂,将她轻轻抱住……许久,禾菱混乱灰暗的瞳眸才终于恢复了色彩和焦距。

“主人……”她轻轻呢喃,如从噩梦中醒来:“我刚才,是不是变得好可怕……”

云澈摇头,将她轻轻揽在怀中。

“我刚才,居然没有听主人的话,还那么想要……杀死所有……所有的人……”眸中的水雾凝成点点的泪珠,她将螓首埋于云澈的胸前,肩膀轻轻的抽搐着:“爹,娘,霖儿……他们在天有灵,会不会也讨厌、害怕这样的我……”

“当然不会。”云澈手掌轻抚着她不住颤抖的娇弱肩膀,口中说出着归来东神域后最轻柔的声音:“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是世人,辜负了你木灵族。”

即使她曾坠入彻底的灰暗与绝望,即使她是因无尽的恨意和复仇的决心而甘为天毒毒灵……但,她本性里的善从未泯灭,依旧在深深束缚着她复仇的心念,在她心魂中滋生着太过沉重的负罪感。

“他们会以你为荣,会为你骄傲。”云澈将她抱的更紧:“因为你做了木灵族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事。”

“木灵族的未来,也将因为你,再不会受到欺凌。”这句话,他说的斩钉截铁。

“……”泪染双颊,禾菱唇间浅笑,想要说话,但意识已是不受控制的朦胧。

严重的透支之下,随着精神的放松,她在云澈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将禾菱送回天毒珠中,云澈手指点出,在空中留下了一个气息微弱的留音玄阵。

最后看了下方一眼,云澈嘴角冷笑淡淡,然后在匿影中飞身而去。

自始至终,梵帝神界都未曾察觉他的到来,更不知道,梵帝王城已被笼罩于可怕绝伦的“天伤断念”之中。

一个时辰之后,梵帝王城的上空传来云澈所留下的狂傲之音:“千叶梵天,好好享受本魔主亲手奉上的大礼,哈哈哈哈!”

在声音响起的第一个刹那,数道身影已是破空而起,转瞬临近云澈先前所在的位置,沉眉看着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留音玄阵,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云澈竟然到来了他们梵帝王城,还留下玄阵,他们却无一人察觉!

他们心中岂能不惊。

留音玄阵继续释放着云澈的声音:“不过,本魔主倒是可以赐予你们一个臣服活命的机会,唯一的机会!”

“但,只有七天!”

“七天之后,要么永世臣服,要么……死无葬身之地!”

嗡!

留音玄阵消散,到来的众梵王都是眉头大皱,面面相觑。

这时,千叶梵天的身影在空中浮现。脸色亦是一片阴沉。

“主上,”第五梵王道:“是否马上搜寻云澈?他说不定还隐于附近。”

“不必了。”千叶梵天低低出声,面色暗沉如渊。云澈所留下的言语,如魔咒一般缠绕在他的心魂之中。

“主上是在担心云澈所留下的传音吗?”第二梵王收回神识,道:“我已全面探查过,王城之内,并无异状。他的话,很可能只是危言耸听。”

危言耸听?不要说千叶梵天,大部分梵王都无法相信……毕竟,宙天神界、月神界的惨状还近在咫尺。

而在那之前,断然无人会相信宙天神界会在一日之内被血屠,月神界在一息之间被摧灭。

“也可能,是为了刺激虎视眈眈的南溟神帝。”第一梵王道:“南溟神帝虽未远离,但轻易不会动。而云澈忽然留下一个所谓的‘七日’之限,若被南溟得知,很可能会在心切之下狗急跳墙。”

此言一出,众梵王尽皆凝眉颔首。

这时,第十梵王千叶紫萧飞空而起,他身上由黑暗玄力造成的伤痕已无大碍,但也并未痊愈。他到来之后,直接说道:“主上,此事不可小觑,说不定,是云澈在报复吟雪界一事!”

千叶梵天皱眉许久,道:“我梵帝虽不同于宙天,但如今之境,也不能再以静候之了。”

“南溟那边在知晓月神界下场后,也该明白魔人的可怕远超预料,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是两败俱伤的时候。”

千叶梵天转目:“是时候,去见见南溟了。”

也是时候挑动南神域,对北域魔人进行全面反击了。

这时,他目光忽然一沉,直直的盯视在千叶紫萧的身上……随之忽然想到了什么,瞳眸如遭阵刺,刹那收缩。

“主上?”面对千叶梵天忽然定格的目光,千叶紫萧一时有些懵然,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瞳……正蒙着一层幽绿色的诡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