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崩心(中)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浅蓝色的玄光,在闪耀间便如水纹涟漪。

云澈一眼便识出,这是琉光界独有的玄力气息。当年在玄神大会,他和水媚音以及水映月都曾交手过。

“幻心琉影玉?还是四颗?”千叶影儿走过来,她看着天孤鹄手中的水玉,目光带着深深的讶异。

“幻心琉影玉?”云澈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一种高等而稀少的玩具。”千叶影儿道:“本质上,是一种玄影石。只不过,它可比普通的玄影石珍贵的多了,存世极少,只会生成于琉光界最受星辰之光眷顾的幻心天池。”

“除了好看和稀少,若说其他独特之处……据说在用它刻印玄影之时,可以做到无声无息。”

“玄影石?”云澈若有所思,伸手一抓,将天孤鹄手中的四枚幻心琉影玉捏于掌心,神识一扫,脸色忽变。

千叶影儿立刻察觉:“怎么了?”

“……”云澈并无反应。

千叶影儿向前一步,神识直接侵入云澈手上的幻心琉影玉,下一瞬间,她的眸光猛然停滞,神情和气息的变化之剧烈,犹胜云澈数倍。

她猛的转首,向天孤鹄问道:“这些幻心琉影玉是谁给你的……不!是谁交给池妩仸的?”

天孤鹄和千叶影儿照面极少,第一次听到她如此急促的声音,心中暗惊,努力回想后道:“魔后似有提及……一个水姓的女子。”

“水映月……还是水媚音?”千叶影儿再次急声出言,但话一出口,又马上转首,向焚道启道:“立刻堆积宙天的玄玉,重新开启投影大阵!”

焚道启没问原因,马上领命而去。

“不必。”惊愕过后,云澈却是一声不屑的淡笑:“时至今日,我又何许向他人证明!”

“不,很有必要!”千叶影儿目光盈动着深深的惊讶和激动:“这四颗幻心琉影玉,抵得上万亿魔兵!”

“而且它的影响远远不止东神域!更兼南神域和西神域!”

云澈:“……”

“那个琉光界的小丫头,竟准备了如此可怕的后手!难不成,她早就料到可能会有之后的变故吗?”

“呵……倒不愧是……无垢神魂!”

千叶影儿的言语依旧带着无法抑下的深深激动。而且,她竟用了“可怕”二字。

而且天生自傲,极少认可别人的她,竟有些不自控的发出了惊叹之音。

云澈没有再阻拦。

现在的他,的确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因为世皆不配!

但,千叶影儿说的也完全没错。在战局之上,它何止抵得上万亿魔兵!

就这点而言,池妩仸别说让天孤鹄亲自送至……九魔女组团来送都不夸张。

焚道启亲手安排。效率极高,很快宙天投影大阵的能量充盈完毕,来自宙天的影像通过无数的星辰之碑,再次投影于东神域几乎所有的空间。

千叶影儿没有将幻心琉影玉交予任何人,而是亲自向前,将第一颗幻心琉影玉的影像转至投影之中,覆于东神域全境。

宙天投影再次开启的刹那,毫无疑问瞬间吸引了所有东域玄者的目光,无数的战场也为之停滞。

和第一次投影覆下时那让人触目惊心的惨像不同,众玄者抬头仰望,看到的竟是一片充盈着奇异红光的星域,以及穿着、玄光各异的身影。

他们记得那个红光……那分明是当年“绯红之劫”期间,在东神域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的诡异绯光。

而当他们看到投影中的一个个身影时,无不是惊得瞠目结舌。

他们看到了梵天神帝、宙天神帝、众星神月神梵王守护者……看到了圣宇界王、琉光界王……一个又一个的上位界王。

甚至,还看到了至尊龙皇和西域神帝,看到了南神域的南溟神帝!

目光所及的每一个人,都有着震世的威名……因为全部都是神主!

唯一的例外,是一个身着冰凰雪衣的男子。

云澈!

和他们前几天在投影中看到的魔主云澈完全不同,投影中的云澈正在向所近的前辈恭敬行礼,姿态平和恭谨。偶尔仰首看向绯光的方向时,平静的面色中隐约可见些微的紧张。

唯独没有丁点的煞气,眼眸更不是深渊,而如一汪不愿沾染任何凡尘纷争的静湖。

他们听到宙天神帝开始用无比沉重的音调讲述“宙天大会”的缘由……他们也在这一刻忽然明白,这竟是四年前“宙天大会”的投影!

四年前,绯红之劫彻底爆发之时,宙天神界为应对绯红之劫,铸造了一个无比庞大,号称连接至混沌边缘的次元玄阵。之后,又召开了一个据说只有神主才可参与的“宙天大会”。

这件事,不止东神域,在整个神界都广为人知。

但“宙天大会”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参与的神主,却几乎无人知晓。

之后过了两三个月,绯红裂痕便忽然消失,因绯红之劫而频发的玄兽之乱也再未爆发过。

据说,那道绯红之光是混沌的裂痕,最终集合众神域无数神主之力成功将其湮灭……还顺便将最大的祸患邪婴从绯红裂痕打出了混沌之外。

云澈暴露魔人之身,并遭诸界追杀的事,亦是那段时间发生。

而此刻,他们竟忽然从这来自宙天的投影之中,完整的目睹当年的“宙天大会”。

宙天神帝讲述了宙天大会的目的,之后的声音更加的沉重,讲述了一个近乎虚幻神话,涉及远古劫天魔帝和其麾下魔神的传说。

而这个传说,很快变成了真相。

他们在目瞪口呆之中,看着众神主合力攻击绯红裂痕……又亲眼看着一个黑衣黑瞳的可怕女子从绯红裂痕中缓步走出。

在那个女子走出之时,纵然只是投影,东神域的万灵依旧感受到了一股近乎碎魂的威压。

“肮脏的神族,就派你们这群卑贱的凡灵来迎接本尊!?”

威凌无上的声音,向卑微的凡灵们宣告着魔帝的归世。

他们看到众神主在发抖,众神帝在颤栗……就连最强大的龙皇,全身都泛动着深深的恐惧。

他们看到梵帝神界那强大无比的三梵神被劫天魔帝一瞬抹杀,如碾蚍蜉。

他们看到傲凌于万灵之上的众神主、神帝跪地,呈现着恐惧、卑微到让他们难以置信的臣服与哀求之态。

“魔帝前辈,可否听晚辈一言?”

恐惧与绝境之中,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独身立于劫天魔帝面前,展露出他的邪神传承和天毒珠,奇迹般的泯灭了劫天魔帝的愤怒与杀气,让她再未出手抹杀任何一人。

之后,是更让他们震惊懵然的画面:

“小王千叶梵天,愿引领梵帝神界永世效忠追随魔帝大人,如有半分违逆,必让我千叶梵天,让我千叶全族遭五雷轰顶,天诛地灭!”

梵天神帝双膝跪地,头颅以最谦卑的姿态俯下,说出着卑微到让下位星界的玄者都头皮发麻的效忠之言。

而他之后,众神帝、界王尽皆如此。宙天也好,南溟也好,龙皇也好……几乎是争先恐后的拜伏在地,大声宣誓着臣服效忠。

他们无法想象,这些立于巅峰,在他们眼中宛若神灵的人物,在不可抗拒的强者面前,竟也同样不堪至此……哪有什么尊严,哪有什么胆魄。

各星界的恶战都停止了,东神域一片极其诡异的安静,东域玄者也好,魔人也好,所有的眼睛都凝望着上空的投影,不愿错过哪怕一个瞬间。

他们有预感,视线所呈现的,是一个涉及诸世,被极力隐藏已久的真相。

而那些当年参与,知晓着一切真相的上位界王,脸色或忽然变得难看,或变得极为复杂。

极其不好的预感在他们心中横生,但,这是来自宙天界的投影,他们想阻止都不能。

东域玄者看着劫天魔帝将云澈带走,随之,投影中画面切换,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冰雪皑皑的世界,同样有云澈,还有着诸神帝和一众上位界王。

画面中,云澈以笃定、坦然的姿态,向众人告知着劫天魔帝承诺不会祸世的大好消息。

众神帝、上位界王无不是喜极若狂,宙天神帝更是向云澈深深拜下:

“云澈……不,云神子!魔帝归世,本是覆世之劫,今日之果,更是梦寐难求。能得此果,皆是因你之恩。否则,莫说今后之安,我们怕是早已没有性命立于此处……请受老朽一拜。”

“救世神子之名,你当之无愧。老朽之拜,别人受不得,你绝对受得。这世上任何人的拜谢,你都受得。”

梵天神帝同样感激大拜:“宙天神帝所言无错!你一力救世,让神界避过劫难,重获久安,世间万灵都该拜谢于你。”

神帝之后,是众上位界王:

“云神子,请受小王一拜!”

“云神子救世功德,当载千秋!”

“云神子之恩万载难报,以后云神子但有所求,我罗星界无所不从!”

“只要是云神子吩咐,我逸阳界愿肝脑涂地!从今日开始,云神子之敌,便是我逸阳界永世之敌!”

………

东神域的玄者们全部呆滞,许久无人说得出一句话,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狂跳声。

第三幅投影,是在宙天神界的封神台。

劫天魔帝现身,向在场之人,告知了一个如梦幻般的消息:

“本尊的族人,已不会再进入混沌世界。六日之后,本尊从哪里来,便会回哪里去!你们也不必再惶惶不可终日。”

劫天魔帝的话语字字震心……不是因她声音里的无上魔威,而是身为远古魔帝,藐视当世众生的存在,竟为了当世之安,选择牺牲自己和全族!?

这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的心灵震撼!

尤其……她是魔!

还是真魔的帝王!

震撼之余,更是一种对认知的彻底颠覆。

宙天神帝出现在画面之中,近乎感激涕零的向劫天魔帝深拜:“魔帝前辈为保当世万灵,甘舍己身,这份悯世之心,救世之德,恕命之恩,我们永生永世都不敢淡忘。只是我等卑微,无以为报……请受老朽一拜!”

宙天神帝之后,在场的诸帝众王也全部躬身拜下,感激的呼喊声响彻整片天地,如一群虔诚的信徒。

“悯世之心?救世之德?”劫天魔帝却是发出带着嘲讽的魔音:“真是一群天真而又愚蠢的凡灵,你们莫非以为,本尊如此,是为了你们?”

“呵,就凭你们,就凭这个已卑微不堪的世界,也配让本尊如此?”

“你们的确该谢一个人,但却不是本尊!本尊带来的,不过是无数的死亡和灾难,哪来的什么恩与德!你们的死活,这个世界的安危,也配让本尊放在心上!?”

“本尊之所以选择就此离去,是因有一个人弥补了本尊毕生的大憾,完成了本尊最后的愿望!本尊身为劫天魔帝,岂会屑于亏欠一个凡人!本尊此番背弃族人,归返外混沌,不过是对他一个人的承诺与报答,和你们其他任何人,都毫无关系!”

“那个人,便是云澈!”

投影的画面,还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云澈的身上。

“你们最好能永远记住这件事,永远记牢这个名字!以后在这个世界逍遥快活,肆意逞威的时候,可千万别忘记是谁将你们和这个混沌世界从黑暗边缘拯救!”

劫天魔帝的身影消失于投影之中。但她的声音,却无比之深的刻印于所有人的心魂之中,在他们的耳边、心间久久回荡。

劫天魔帝离开,又是宙天神帝牵头,向云澈感激大拜:

“云神子,请务必受老朽一拜……云神子,若没有你,那些魔神归来后,整个神界,整个混沌,都必将陷入无尽的灾厄。是你将当世万灵拯救,你受得起任何人的重拜,受得起任何的感激与赞誉。这个世上任何生灵,乃至后世,都该永远记住你的名字!”

所有的神帝、神主都簇拥至云澈身侧,和宙天神帝一样对云澈深深而拜,说出着所能想到的最华丽的感激与褒奖之言。

尤其,他们每一个人,都尊称云澈为……

救世神子。

————————

(awsl……)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