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3章 梵帝之葬(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随着梵帝王城结界的大开,那铺面而来的毒息和阴气,让南溟神帝都不知该狂喜还是惊惧。

“这就是天毒珠,这就是上古至宝!”南溟神帝喃喃低语:“近百万年历史,东神域最强的王界,在天毒珠面前,不过朝夕之间,便化作如此地狱!”

他有些失魂的低念着,对排名犹在天毒珠之上的“永生之物”的欲望又瞬间暴涨了无数倍。

梵帝王城中心,千叶梵天睁开了眼睛……他清楚感知到,王城结界开启之时,距离结界核心最近的梵王,是千叶紫萧。

“主上!?”众梵王纷纷抬目,面色无比沉重。

而随着他们气息和情绪的剧动,体内的天毒毒力亦愈加暴乱。

“是紫萧……”第一梵王苍白的脸上又浮起一层铁青之色:“他怎么会……”

“呵呵,当一个人面临真正的绝境时,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第二梵王一声重叹。

千叶梵天缓缓起身,神色却是一片骇人的平静。

“迎战。”

简单至极的两个字,千叶梵天已是离开主殿,飞空而去。

一眼望去,本熟悉如己躯的梵帝王城,已化作一片幽碧的地狱。

短短二十个时辰,梵帝王城的生命气息骤减了近七成。

有资格栖身梵帝王城的人,要么承载着梵帝血脉,身份高贵,要么有着极其不凡的修为……但天毒面前,众生皆卑微如蚁。

神王、神君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年轻的梵帝弟子,无数的后世子孙都再寻不到气息。

充斥每一个角落的绝望哀哭将这东域第一玄道圣地化成了真正的鬼哭地狱。

连梵王梵帝尚在“天伤断念”下如此痛苦绝望,何况神主之下的玄者。

千叶梵天缓缓闭目,纵然是他,心中亦生出深深的刺痛和悲凉。

眼眸再次睁开时,冰寒的视线中,已映出南溟神帝的身影,他的身后是两溟王,六溟神……以及千叶紫萧!

没有看千叶紫萧一眼,千叶梵天平缓气息,道:“南溟神帝,当年本王封帝之日,你也未曾摆出如此阵容。今日,倒是给了本王一个莫大的惊喜。”

他的身后,众梵王已是到来,但脸色都是一眼可见的难看,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的盯向千叶紫萧,满是失望。杀意和怨毒。

反观千叶紫萧却是一脸平静阴沉……或许就如他自己所言,一旦决定,就绝不犹豫后悔。

南溟神帝淡笑,目光很是刻意的扫动下方:“和那云澈相比,本王这点惊喜又算得了什么呢?”

语落,他手掌抬起,掌心的南溟神珠释出淡金色的神芒:“本王手中之物,梵天神帝不想试试吗?”

千叶梵天沉声道:“南溟神珠的净化界限在何处,某些蠢货不知道,但本王又岂会不知!”

“能不能,总该试试,说不定会有奇迹呢?”南溟神帝笑眯眯道:“看看你们的第十梵王,哪怕只是一分的希望,也毫不犹豫的付出万分努力,这才是真正聪明的人。”

“呵呵呵……”千叶梵天忽然音调诡异的笑了起来:“梵王之中,从不会有叛徒。南溟神帝难道忘了,我梵帝神界的梵魂铃,可以强行收回梵神神力。”

“……”南溟神帝微一皱眉,忽然猛一转首,看向千叶紫萧。

“纵被剥夺梵神神力,我依旧有着神主修为!”千叶紫萧咬齿道:“但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神帝,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没有早些和南溟神帝合作!否则,梵帝上下又何须落得如此地步。”

千叶紫萧的话让南溟神帝眸中疑色渐去,随之想到自己亲手搜寻过千叶紫萧的记忆和念想……那是最不可能作假的东西,顿时淡然一笑,一手举起南溟神珠,另一只手向千叶梵天伸出:“梵天神帝,本王想要什么,你清楚的很。”

“这或许是你人生最后的机会,可千万不要再犯蠢。”

“南溟,”千叶梵天声音平和:“我梵帝已是如此模样,云澈却未趁机强攻,反而很刻意的留下了七天之期……你猜,这个七天,是给谁留的?”

“哦?”南溟神帝眉头稍沉了那么一分。

“以‘永生’为饵,以天毒为引……这么简单的驱虎吞狼,以你南溟的心机,当真看不出来么!”千叶梵天泛着幽光的眼瞳似乎更加的阴寒:“说不定……云澈现在就匿影于某处,等着看我们两相残杀!”

匿影的某人:“……”

“说得好!”南溟神帝深表赞同,伸出的手却更向前了一分:“梵天神帝心中既然如此清楚,那也省得本王赘言。”

“交出本王想要的东西,本王亦会将这南溟神珠送予你梵帝。既各取所需,又不会两相残杀,何其完美。”

“你千叶梵天既然看的如此透彻,便该知道,这是你最该做出……也是唯一的选择!”

南溟神珠的净化气息迎面而至,但,千叶梵天的视线却没有任何一个瞬间触碰在南溟神珠上。看着南万生目中如火焰一般的贪婪,他知道,南万生哪怕无比清楚自己每一步都是在被引导和利用,也不会甘心退步。

因为诱饵实在太大,又实在太近!

“呵呵呵呵……”千叶梵天忽然笑了起来,最初是低笑,随之忽然转为狂肆的大笑:“哈哈哈哈!”

轰!!

随着他瞳中金芒耀起,梵帝神力一刹那间猛烈释放,带起万雷震世般的轰鸣。

这是东域第一神帝的帝威,南万生在风暴中长发扬起,衣袂狂舞,但身形一动不动。而他的后方,无论是溟王溟神,都被步步逼退,面露骇色。

“主……主上!”众梵王齐齐惊呼出声。

因为随同梵神神力一同爆发的,还有“天伤断念”。

千叶梵天手臂抬起,目若深渊,任由剧毒如无数只愤怒的魔鬼暴走于他的全身:“我梵帝神界纵然在这天毒之下尸骨无存,那也是他云澈的本事,本王认栽!”

“但你南溟想要趁火打劫,呵呵呵呵……”他的脸上再无之前的平和,唯有南万生都从未见过的可怕狰狞:“本王纵然豁出此命,亦要你溅血此地!”

“就凭现在的梵帝!?”

南万生目中的凶狠亦被引燃,他南溟神珠收起,身上玄气爆发。

顿时,东神域第一神帝与南神域第一神帝的帝威在梵帝王城的上空激烈碰撞,瞬间崩空断穹。

但,天毒残噬下,千叶梵天的帝威明显被压制,但他的身躯却是没后退一步,瞳孔中幽芒爆闪,全身皮骨在不正常的蠕动,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

“主上……”骤变的气氛,让众梵王无法大为心惊。

除了背叛的千叶紫萧,梵帝神界十三梵王皆在,但他们都身中天伤断念,而南溟神帝身后虽只有八人……却有两大溟王!

明明是梵帝神界的主城,却反而是南溟有着堪称绝对的优势。

“既然都要死,又何必在死前卑躬屈膝。”第一梵王叹声道,他脸上哀色顿去,身上金芒绽放,如千叶梵天一般全力释出梵神神力。

“既为梵王,当随主上意志!”

随着千叶梵王的力量释放,先前一直小心翼翼压制毒力的众梵王也再无顾忌,全部力量尽释,齐压南溟,任由天毒噬身。

下方的众梵帝长老、神使也都直起身躯……天毒不可解。若已注定消亡,那至少要留下最后的尊严。

“杀!”

没有再向南溟施压,发出的亦不是迎战或驱逐之类的命令,而是一个无比冰冷,毫无余地的“杀”字。

这一个字吐出的那一刹那,便已注定了梵帝的结局。

他们不可能胜……因为他们接下来轰出的每一分力量,都在加速自身的死亡。

杀……

对,杀!

他们拖不起。唯有……在最短时间,拼尽一切底牌!

用注定要死的命,来将他们一起拖入地狱!

千叶梵天身影一晃,下一个瞬间,他的力量已直轰南溟神帝……周围的空间,梵王与溟王溟神的恶战亦在同一个刹那猛烈爆发。

只一瞬间,无数的空间碎片如针一般飞射而去,梵帝王城的上空毁出数十个次元漩涡。

南万生伸手,五指金芒耀目,很是平稳的阻下了千叶梵天的力量。

立于灾厄风暴之中,他全身却是一动不动,嘴角的笑意也逐渐狰狞:“想鱼死网破?就凭你们这群将死的可怜毒虫?”

砰!!

南万生五指轻轻一弹,已将千叶梵天远远震开,他轻蔑的狂笑一声,直接脱离战场,骤冲而下,直赴王城另一侧的那个塔楼。

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屠灭梵帝神界,而是“永生之器”。

千叶梵天猛的转身,刚要追上,忽然全身一颤,狂喷出一片血雾……血雾猩红之中掺杂着触目惊心的暗绿色。

但他没有任何停留,已是直追南溟而去。

天伤断念之下,众梵王和梵帝长老不但承受着毒力残噬之苦,玄气的运转亦受到极大的阻滞,双方的恶战甫一爆发,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梵帝一方便被全面压制。

轰!

西狱溟王轻描淡写的一掌,将冲上来的两大梵王轻松震开,看着他们混乱的和气息和毒力爆发下痛苦扭曲的面孔,西狱溟王一声嘲讽的大笑:“都已落得如此地步,乖乖听话不好么,非要自取其辱!”

“嘿!”他对面的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却忽然同时低笑一声,他们痛苦颤栗的眼瞳,在这时泛起一抹诡异的金芒。

“兄弟们,”第八梵王一声唯有众梵王才能听到的心魂呢喃:“我们两人……先走一步了。”

魂音落下,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忽然暴吼一声,全身金芒爆闪,以身躯扑向了西狱溟王。

——————

【还有一章,铁定贼晚】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