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4章 梵帝老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梵帝神界之中,除了千叶梵天,最可怕的不是梵王,而是……置身死地的梵王。”

这是在筹备进攻东神域时,千叶影儿着重和云澈和池妩仸说的一番话。

“因为梵帝传承不止强大于梵神神力,亦强大于魂力!可借之修成独立的梵魂。若遭遇必死的绝境,还能以梵魂魂力为媒介,释出玉石俱焚的‘梵魂烬’!”

“所以,强攻梵帝神界绝非明智之举。最好,在将他们逼入绝境后,再找个合适的‘工具’趁火打劫。至于工具和合适的诱饵……都有现成的。”

当年千叶影儿在提及之时,“工具”和“诱饵”都已成竹在胸。

“最难的两点,就是如何将梵帝神界逼至绝境,以及……将‘工具’的戒心最小化,欲望最大化。”

“放心,梵魂烬是梵王的最终底牌,从无人能将梵帝神界逼至绝境,所以从未暴露过……哪怕龙神、南溟,应该也并不知晓。”

…………

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扑向西狱溟王之时,其他梵王也全部回身,以玄气死死压向西狱溟王,任由身周梵神的力量轰于己身。

被众梵王气场齐压,强如西狱溟王,身形亦出现了短暂的停滞,被第八梵王那矮胖的身躯牢牢抱住,又是下一个刹那,被扑上来的

第十三梵王死死抱住右腿。

轰!!

他一声冷笑,强横的溟王之力零距离爆发。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口中喷血,胸骨臂骨碎断,但却依旧紧锁西狱溟王之身。

而他们的身上,陡然蔓延开道道的金痕……目中所释出的强烈金芒,也完全淹没了瞳孔。

那一刹那的危机感,让西狱溟王忽然间毛骨悚然,口中失声:“你……你们要做什么!”

南狱溟王也感知到了气息的不对劲,猛然扑向,一掌轰向第八梵王。

轰隆!!

第八梵王后背深陷,但身上的金痕依旧在蔓延闪耀……与此同时,南狱溟王瞳眸骤缩,强烈无比的灵魂预警让他全力后撤。

“梵……魂……烬!”

随着他们生命最后的暴吼,两大梵王的身躯完全没于浓郁的金芒之中……随之猛然爆开。

轰————

金芒耀天,宛若炽日当空。

随着金芒一起迸发的,是远超两大梵王极限的恐怖力量,以及……来自西狱溟王的凄惨叫声。

“……!?”南万生在半空回首,目露震惊,但身形却并未停止,极速向塔楼而去。

金芒之中,第八梵王和第十三梵王的身躯化作金色的烟尘,而西狱溟王的躯体如一个破碎的血袋般被远远甩出。

他上身半裂,右腿完全消失不见,全身上下皆是血肉模糊。

他毕竟是四大溟王之一,他在最后时刻全力释放的护身神力,让他在两大梵王的梵魂烬下生生留住了性命。

恐怖绝伦的金芒将措手不及的南狱溟王与六溟神远远冲开,但第一梵王和第二梵王却在第一时间冲向西狱溟王,全力爆发的梵神神力毫不保留的轰在他的残躯之上。

金芒未散,又是两声轰鸣震天。这一次,西狱溟王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残躯当空破碎,血骨漫天。

“!!”南溟神帝再次回首,目光泛起深深的骇然之色。

双方交战不过刚刚开始,便已惨烈到极致。

面对身临绝境,简直可以肆意踩踏的梵帝神界,南溟一方做梦都没有想到,西狱溟王竟在瞬息之间惨死!

那是他们的四溟王之一,是四个达到玄道至巅的十级神主之一,南溟神界仅次于神帝的存在!

更是南溟神界能成为南域第一界的绝对核心。

竟然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

南狱溟王的瞳孔在瑟缩,六溟神无一不是五官抽搐。

自爆玄脉,任何玄者都可做到。它经常会发生在陷入真正绝望的玄者身上。

而自爆玄脉毫无疑问要引动玄脉中的全部力量,这个过程自然格外缓慢,因而,它更多的是一种悲壮自绝,想要借之与人同归于尽,基本不可能实现。

但,两大梵王的自爆,却是无比之快,威力更是大到让人惊栗……一瞬,让一个溟王直接濒死。

“嘿……嘿嘿嘿!”

亲手处决西狱溟王的第一梵王和第二梵王口中溢血,面色痛苦,以他们现在的状况,每一次全力出手,都无异于自杀。

但他们却在笑,笑中又带着悲伤和决绝。

“这是梵魂烬。”千叶紫萧在南狱溟王身后道:“能以梵魂瞬间引动所有的梵神神力。溟王千万小心!”

南狱溟王双手攥紧,全身哆嗦。

西狱溟王死……这件事,必惊动整个南神域。对他南溟神界而言,是根本无法估量的重损。

梵魂烬……梵帝神界所承载的神力,居然还有一种如此可怕的绝望之力!

两个九级神主之力的梵王,活生生拼死了一个十级神主的溟王!

“梵帝无弱者。”第一梵王直起上身,沉声低念着东神域无人不知的五个字:“这是荣耀,亦是信念!”

“为了梵帝的利益和将来,我们可以退步,可以屈膝,可以一忍再忍。但……绝不会容许有人踩过我们最后的尊严!”

“至于他!”第一梵王抬手,指向了千叶紫萧:“他不是梵王!他只是一条狗!”

“……”谁都没有注意到千叶紫萧的瞳孔最深处,一抹诡异的暗芒在混乱的闪动。

“呵,”南狱溟王缓缓抬首,先前的轻视化作强烈的暴躁与杀意:“好一个梵帝神界,我南溟着实小看了你们。”

“不过,你们也成功的让自己……死的更快!”

他手掌抓出,空间瞬间塌陷,第一和第二梵王胸前同时炸开一道血沟,洒血飞出。

而南狱溟王已骤扑而上,后方的六溟神也随之出手,比先前暴烈的数倍的南溟神力如噩梦般涌向本就身处噩梦的众梵王。

感知着西狱溟王的死亡,南溟神帝心中的惊骇无以复加。但他的身形只是稍滞了无比之短的一个刹那,便猛一咬牙,全速冲向塔楼。

塔楼的上空,匿影中的云澈无声无息的停留在那里。南溟冲来之时,云澈的目光,却锁定在后方的千叶梵天身上。

原本的塔楼守卫早已在天伤断念下被毒杀殆尽,周围空无一人,亦不见古烛的气息。

南溟神帝手中现出祓灵魔镐,然后疯狂的砸向塔楼的封锁玄阵。

玄阵破碎的残光和轰鸣声混乱响起,足足过了数息,千叶梵天才终于追来,他刚一落下,便重跪在

地,口中的毒血狂涌而出。

但马上,他又抬起头来,目光死盯着南溟神帝,同时右手颤抖着伸向心口。

云澈目光微眯,脚下微错,蓄势待发。

“梵帝王城西北的暗塔之下,隐藏着两个老怪物。”这是千叶影儿当初告诉他的话:“这两个老怪物,一个叫千叶雾古,一个叫千叶秉烛。”

“身份上……哼,一个是我的祖父,一个是我的曾祖父。神界一定都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没有人知道他们还活着。就连当年梵帝神界之中,包括我在内,知晓的人都不超过五个。”

“他们通过【鸿蒙生死印】,以特殊的代价,得到了更长的寿元,然后终年闭关于鸿蒙生死印之侧,既为不死,更为了借助其特殊气息,试图窥探界限之后的境界。”

“他们闭关之时,都是六感皆封。若当真到了最后时刻,千叶梵天一定会将他们唤出。而要唤出他们,定会动用梵魂铃……”

“老祖”的存在,是梵帝神界最大的隐秘。

当年,千叶影儿准备以牺牲自身为代价救千叶梵天前,特意让古烛封印了她这部分记忆,以防被云澈和夏倾月问知。

千叶梵天也向古烛确认过此事……不过,古烛的回答并非是“封印”,而是“抹除”。

而,这抹存在于千叶影儿魂海中的封印,在池妩仸的魔帝之魂下,轻松解除。

关于“老祖”和“鸿蒙生死印”的记忆,也很早便清晰的重新现于她的脑海之中。

没错,梵帝神界也存在着特殊的“老祖”,但显然,他们远没有阎魔三祖那般“老”,但能存活至今的方式,却绝对足以狠狠撼动每一个生灵的心魂。

鸿蒙生死印,上古时代仅次诛天始祖剑和邪婴万劫轮的第三至宝!

而它的至宝之力,便是永生!

梵帝神界在得到鸿蒙生死印后,终于在千叶雾古那一代,用某种方法,触碰到了它的“永生”之力。

云澈目光紧盯着千叶梵天的手掌,待他拿出梵魂铃的第一个刹那,他的玄力便会瞬间爆发,将其夺过。

但,千叶梵天却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掌在心口短暂停滞,另一只手忽然伸出,虚空一划,快速铺开一个隔绝结界。

梵魂铃亦在这时现出,释出漫天金芒。

“……”云澈只好默不作声的退了回去。

砰!!

又是一声巨响,塔楼的封锁玄阵已被南万生毁去小半,亦是在这时,梵魂铃在晃动中发出轻灵,又带着恐怖穿透力的梵音。

轰隆!

所有封锁玄阵的玄光在这时全部熄灭,而塔楼亦忽然从中崩裂,一个干枯苍老的人影飞出,直迎南万生。

赫然是古烛。

“呵!”南万生面色阴煞,手掌抓出:“又是你这死老头!”

他话音刚落,脸色忽然骤变。

他眼前白影一晃,一股……不!是两股浩荡如海,磅礴如天的巨力一左一右向他当空覆下。

轰————

一道次元断裂瞬间裂开千里,无以形容的巨响之中,南万生的身影贴地飞出,将地面生生犁开数十里,双臂之上皮肉微裂,渗出片片血珠。

而他极速收凝的视线之中,多了两个并肩而立的苍白身影。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