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6章 末路梵光(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千叶梵天的话,让众梵王的神色都变得格外复杂。

当年,千叶梵天对千叶影儿可谓重视到极致,所有温情纵容的一面都给了她。后来,舍弃的时候,亦是狠辣绝情到极点。

这是他千叶梵天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

千叶影儿的性情,亦是他所引导与培养而成。

而如今,他们可以想象得到千叶影儿对他的恨。

这些年,根据一些从北神域传来的零碎信息,她一直都和云澈在一起行动……被逼入北神域,还被逼依附一个先前最恨之人,可想而知,她对千叶梵天的恨意与杀心会重到什么程度。

和云澈恨满乾坤不同,千叶影儿几乎所有的恨,皆集中于千叶梵天。她此番随云澈归来东神域,最大的目的,也定然就是杀千叶梵天。

“主上,不可。”第三梵王摇头,其他梵王也都是一样的神情,只是……他们都无法明说什么。

毕竟当年舍弃千叶影儿,是千叶梵天自己的选择。

“呵呵,”千叶梵天平淡的笑了起来,低声道:“她的身体里,流着梵帝的血脉。这一点,只要她还活着,就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

远方,云澈漠然转身,远远离去。

————

回到宙天界,云澈一眼看到了池妩仸,对方回他一个千娇百媚,又意味深长的微笑。

“看来,一切顺利。”池妩仸微笑浅浅:“逼出了梵帝的两个老祖不说,五个必死之人在死前居然断了南溟两只臂膀,这倒是天大的意外之喜。”

“不愧是东域第一王界,若非天毒珠,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梵帝,怕是难得很。”

“没有上位界王到来吗?”云澈的神识扫了一圈周围,问道。

“没有。他们大概在观望,既不想当出头者,又在期望着梵帝神界的动向。”池妩仸回答,随之唇瓣轻抿:“不过,很快就会有了……对吗?”

云澈忽然沉默少许,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你说……若是千叶梵天任由宰割,她真的会杀了千叶梵天吗?”

她,指的自然是千叶影儿。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澈的身后,响起千叶影儿颇为冰冷的声音。

她缓步走过来,美眸盯着云澈,声音带着一股冰寒的阴煞:“我母亲的仇,我自己的仇……我当年不甘死去,而是拼死逃往北神域,甘为魔人,甘成为你的依附,都是为了杀千叶梵天!”

“这些你都一清二楚,却问出如此可笑的问题。”千叶影儿走到他侧面,斜着眼眸看他,声音更是沉下:“梵帝神界纵然死绝,千叶梵天那老狗也必由我手刃!这是你当年你亲口承诺,可千万不要忘了。”

云澈看她一眼,道:“那你很快就会得偿所愿。”

“是么?”千叶影儿美眸轻眯,金瞳幽光闪动:“那再好不过。”

“我再说一次,千叶梵天必须由我手刃,谁敢抢……无论是谁,我都会宰了他!”

云澈:“……”

这时,焚道启身影晃过,拜在云澈和池妩仸面前:“禀魔主魔后,梵帝神界的主舰正向这边飞来。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它的速度并不快,似乎在刻意让我们提前察觉。”

“大概再有半个时辰,便会到来。”

千叶影儿猛的转眸,杀机四溢。

“不用阻拦。”云澈低眉而笑:“直接开界,让他们进来。”

“是!”焚道启一愕,然后马上领命而去。半个时辰后,宙天结界缓缓打开,庞大的梵天舰带着浩荡气浪来到宙天之上。

而它的到来,却没有覆下属于东神域第一玄舰的无上威凌,而是伴随着一股沉沉死气。

梵天舰上,千叶梵天当先跃下。

后方,是九梵王,再后方的六十三个人,每一个身上也都释放着神主气息……是全部存活的梵帝长老。

也就是说,除了两个老祖和古烛,梵帝神界的所有神主,亦是所有的核心力量,皆已到来此地。

如此阵容,本该天威浩世,但,哪怕是为首的千叶梵天,身上亦没有释出任何的帝威,而是全身皆透着一眼可见的虚弱。

众蚀月者和焚月神使快速布阵,将他们合围。都不用三阎祖出手,仅仅他们的威压,便将众梵王和梵帝长老压制的全身沉重,难以喘息。

和南溟一战,虽然时间很短,但力量的释放,让天伤断念已深深侵入内腑和玄脉经脉,到了根本无法压制的地步。

从南溟离开,到前来宙天,这短短几个时辰,让一众神主在彻底暴走的毒力下都已几近立于死亡边缘,凄惨到让人怜悯,哪还有什么威凌,哪还有什么反抗之力。

“这不是梵天神帝么。”云澈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目光从后方扫到前方,低眉看着千叶梵天:“只是这幅模样,似乎有些难看啊。”

千叶梵天终于可以近距离看着云澈。短短四年,眼前的男子无论修为、气场、眼神、姿态……几乎从头到脚的脱胎换骨。若非亲眼所见,他或许永远无法相信,一个人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如此巨变。

“云澈,”千叶梵天身躯挺直,缓慢开口:“当年本王一直将你视为必须除掉的祸患,而你,也果然没让本王失望。当年未能根除,短短四年,便已爆发如此之祸。”

他说话之时,身体忽然一阵剧晃,缕缕带着幽光的血迹从他的七窍之中缓慢溢出。

“千…叶…梵…天!”

在看到千叶梵天的第一眼,千叶影儿便气息骤乱,那瞬间失控的杀意,连她每一根舞起的发丝都在混乱的流溢,腰间的神谕更是发出阵阵铮鸣。

一声刺耳的切裂声,千叶影儿已是骤冲而出,神谕在她手中化作夺命之剑,直刺千叶梵天。

但她的手腕,却被云澈平静而霸道的握住,他微微侧眸,淡淡说道:“他此来,便未想活着离开,你这么干脆的杀了他,岂不是可惜了你这些年的努力和怨恨?”

千叶影儿手腕在不住的颤抖,玉齿更是紧咬欲碎。

当年在北神域相遇,她跪在云澈之前时,那双眼眸中充斥的灰暗与怨恨,云澈不会忘却。

杀千叶梵天,对当时力量被废,拼尽一切逃入北神域的她来说,的确是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千叶梵天,我很欣赏你为自己选择的坟地。”云澈将千叶影儿的手腕放下,似笑非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把所有的梵王和长老都一起拉过来为你陪葬,啧啧!”

他无比轻蔑的一笑:“死之前,有什么遗言吗?”

千叶梵天道:“成者王,败者寇。当年未能将你斩草除根,落得今日之果,本王无话可说。”

他的手掌按于心口,目光逐渐深邃:“本王今日来此,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哈哈哈哈!”云澈一声大笑,讽刺道:“千叶梵天,你该不会梦想着我会为你解毒吧?”

“呵呵呵呵,”千叶梵天也笑了起来:“本王若是能活过今日,反而要对你这个魔主失望透顶。”

“哦?”云澈一脸饶有兴趣的神情。

千叶梵天的手掌缓缓翻开,随着一抹奇异金芒的释放,象征着梵帝命脉的梵魂铃现于他的手中,带起一声拨动灵魂的轻鸣。

后方,众梵王、长老都是灵魂震荡,本混沌不堪的心神都为之清明许多。他们都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梵魂铃的神光……那是他们这一生的最高信仰。

“众梵帝子弟听令!”千叶梵天手握梵魂铃,原本平和的声音,陡然带上了慑心的威严。

“身负梵帝血脉,手持梵魂铃者,便为梵帝一族的无上帝王!”他身体在剧毒下战栗,但声音却字字天威,如重槌轰心:“吾千叶梵天,梵帝一脉第三十一代梵天神帝,今将梵魂铃与神帝之名,传承予千叶影儿……尊千叶影儿,为梵帝神界第三十二代梵天神帝!”①

“主……主上?”

跪地中的众梵王和长老都是目光剧动,在千叶梵天拿出梵魂铃时,他们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这就是他所说的……最后的“生路”吗?

“……哦?”池妩仸看着千叶梵天,又看了一眼千叶影儿,若有所思。

面对千叶梵天这忽然的举动,云澈没有说话,千叶影儿却是忽然移步,慢慢的走向了千叶梵天……手中的神谕,依旧在闪动着有些暴躁的金芒。

“影……儿……”

“我叫云千影。”千叶影儿站到了千叶梵天的身前,目光冷彻:“那个叫千叶影儿的天真女人,早就被你亲手扼杀了。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面对千叶影儿那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眸,千叶梵天的脸上却是露出微笑,手掌在微颤中抬起:“接过梵魂铃,你就是……梵天神帝!”

千叶影儿神情不变,伸出手来,将梵魂铃从千叶梵天手中拿过……就这么无比轻易,将梵帝神界的命脉抓在了手心。

瞳孔中映着来自梵魂铃的根源金芒,她的双眸微微眯起。

梵魂铃,曾是她最渴望的东西。曾经她一切努力的目的之一,便是成为不输于千叶梵天的梵天神帝。

但,第一次拿到梵魂铃时,她却放弃了……不但将它还给了千叶梵天,还为了救他,毅然作出了这一生最大的牺牲。

就在此刻,梵魂铃又一次来到了她的手中,带来的不是荣耀与满足,而是……唤醒着那深深的耻辱与仇恨。

她一手握紧梵魂铃,另一手上金芒射出,神谕没有任何犹豫的直刺千叶梵天,无情将他的躯体贯穿。

“主上!!”

悲呼声中,千叶梵天一下子跪倒在地,缓缓垂目,看向将自己胸口贯穿的金芒。

“千叶梵天,”千叶影儿目光俯下,冰冷如渊:“我若是因这梵魂铃对你生出哪怕一丝的怜悯,都对不起你当年对我的‘恩赐’,更对不起我的母亲!”

嘶啦!

神谕一甩,千叶梵天胸口血洞爆开,横飞的身体在空中洒下大片血雨,远远砸落。

众梵王连忙强运玄力,冲向千叶梵天。

但,浴血坠地的千叶梵天却是猛的抬头,然而发出一声畅快的大笑:“好……做得好!这才是我千叶梵天的女儿,这才是梵天神帝该有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

①、千叶梵天本名是千叶无天。(三大梵神则是千叶无生、千叶无悲、千叶无哀o(* ̄︶ ̄*)o)

2、我之前暗示的不够清楚么?那我很直白的明说吧:不要打榜!无视即可!

3、儿童节快乐。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