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鸿蒙生死印(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宙天的投影玄阵再一次打开。

这一次,忐忑中的东域玄者抬首之时,看到的是让他们彻底瞠目结舌的画面。

梵帝神界的众梵王、梵帝长老全部上身俯地,以极其卑微的姿态俯首于千叶影儿和云澈身前。

口中,发出着字字震心的臣服之誓。

而就在他们不远处,有一个人安静孤冷的躺在血泊之中。他全身染血,面不可辨,但他身上的金衣,是世人皆知,只属于梵天神帝的象征。

惊骇、悚然、难以置信……以及最后一抹希望,和最后一丝坚持的彻底崩塌。

东域四王界,宙天与月神遭灭,星神臣服,就连最强,也是最后希望的梵帝神界,竟也是神帝死,全界臣服于魔人脚下的结局。

投影很快关闭,东神域却陷入了久久的死寂,一片又一片玄者的躯体无力的跪到了地上,就如他们彻彻底底崩溃的信念。

此时,距离北神域入侵,只不过短短十几天。

北神域的强大,几乎每一天都在撕裂他们的认知。当王界都是这般的结局与选择,他们的坚持,显得无比脆弱可笑。

很快,一艘艘玄舟以无比之快的速度从各大星界向宙天界飞去。

先前,各大上位星界的界王都在观望,无人敢出头……而此刻,他们恨不能多生出八条腿……在常规的认知中,最先投诚者,无疑最能受到优待。

————

千叶梵天死,梵帝王城中,除了众梵王和梵帝长老,如今还能留下性命的,应该只有不到半数,修为皆是中期以上神君的梵帝神使。

即使如此,单单修为皆为神主境九级的九梵王,还有六十三个神主境修为的梵帝长老,便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

哪怕凋零至此,依旧要远胜北神域的焚月神界。

何况,还有古烛,以及两个被逼出的梵帝老祖。

若能将之捏控在手中,无疑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

梵魂铃的金芒消失于千叶影儿的手中。她力量虽变,但永远不可能变更她的梵帝血脉。

梵帝血脉下,她可以完整驾驭梵魂铃。而掌控梵魂铃,便是掌控整个梵帝神界。

千叶影儿表现的很是平静,但内心那无法休止的剧动,不断从她颤动的眸光中呈现。这些年,她无比的坚信,自己再次见到千叶梵天的那一刻,会没有任何犹豫与怜悯的将他弑命……同时,要当着他的面,毁掉他所珍视的一切。

今日,千叶梵天终于死在了她的面前……千叶影儿无比清楚他死前一切行动和言语的目的,却在最终,选择落于他的摆布之中。

即使,她的性情在北神域的几年有了巨大的变化。千叶梵天,依旧是这个世上最了解她的人。

目光扫过跪地的众梵王和梵帝长老,她发出自己的第一个命令:“回梵帝!”

“是。”第三梵王为首,他们起身,向千叶影儿躬身而立,却无人先动。

梵帝神界易主千叶影儿和易主云澈,似乎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但对梵帝神界的人而言,在接受度上却是天差地别。

而且,千叶影儿也很显然没有准备将梵魂铃交予云澈。

千叶影儿飞身而起,来到了梵天舰上,云澈也不声不响的来到了她的身侧。两人都没有说话,千叶影儿的目光有些发怔的看着南方,许久不动。

众梵王、梵帝长老这才移身,依次来到了梵天舰上……没有千叶影儿的命令,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多余动作。

毕竟,这是千叶梵天倾尽一切,所换来的最好结局。

梵天舰启动,就在准备飞空之时,千叶影儿忽然开口:“将他的尸体带上,免得脏了这么多人的眼睛!”

众梵王全部身躯一震,随之含泣领命:“是。”

第三梵王和第四梵王亲自落下,来到千叶梵天的尸身旁……在他尸体被带起的刹那,千叶影儿的眼眸稍稍偏移,最后看了千叶梵天一眼。

虽然,只是无比短暂的一个刹那。

梵天舰飞起,很快达到极速,直飞向梵帝神界。

“复仇的感觉如何?”

云澈站到千叶影儿身侧:“有没有这些年一直期待的那么痛快?”

“痛快?”千叶影儿低冷一笑:“你还好意思和我说这两个字?”

似乎,她极为不满云澈阻拦她手刃千叶梵天。只是冷语之下,她的目光却稍稍撇开,瞳眸之中,并无寒意和怨恨,反而是一抹深隐的复杂。

云澈看着远方,忽然道:“当年劫天魔帝归世时,他第一个跪地,发下效忠毒誓;当我身边没有了劫天魔帝和茉莉时,他第一个要将我抹杀;在你可以为梵帝换来更大的利益时,即使你是他最重视,且曾舍身救他的女儿,他也舍弃的毫不犹豫。”

“到了最后,为了能保全梵帝一脉,他没有选择以余力惨烈报复,带着尊严灭亡,而是选择了一个丧尽尊严的死法,并将守护了一生的基业变相送予他人。”

“这世上少了这样一个人,倒是有些可惜。”

千叶影儿斜眸:“你居然在怜悯你的死敌?”

“怜悯?”云澈冷淡一笑:“我的意志里,早就没有了这两个字。我倒是很好奇,千叶梵天最后究竟对你说了什么,让你忽然改变了主意。”

千叶影儿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目光,淡淡道:“白白送上门,还可以完全把控的忠犬,有什么理由不收下!”

“完全把控?包括那两个老祖吗?”云澈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千叶影儿目绽异芒。

梵帝王城,毒息弥漫。

一些梵帝神使还在天毒之中竭力挣扎着,而梵帝王城之外,那些亦被禾菱洒下天伤断念的区域,早已是尸骨无存。

崩塌的塔楼废墟中,千叶雾古、千叶秉烛、古烛三人同时睁开眼睛,看向空中缓缓而落的梵天舰。

梵天舰上,九梵王和众梵帝长老的气息都格外虚弱,但全部存在,唯独少了千叶梵天。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一声长长叹息,却也并没有太大的动容。

千叶影儿和云澈落下,来到了三人身前。

古烛缓缓起身,苍白的脸庞在天毒折磨下轻微抽搐,却展露着温和的笑意,说着以往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言语:“小姐,你回来了。”

面对古烛,千叶影儿眸中的冰冷尽释,向他轻轻颔首,道:“云澈,给古伯解毒。”

云澈也不废话,手掌一招,净化之芒下,古烛身上的天伤断念很快散尽。

当年若非古烛,千叶影儿不可能从梵帝神界逃离,更绝无逃至北神域的机会。这一点,云澈也是知晓。

古烛虚弱跪地,来不及调息,已是请求道:“还请小姐与魔主施恩,为两位老祖解毒。两位老祖定会成为小姐和魔主的助力。”

“助力?”云澈冷然一笑:“我可是将你们梵帝神界一脚踢入地狱的人。这两个老家伙对我一定恨之入骨,我何来的理由救他们!”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都深深看了云澈一会儿,先前所见,皆在投影,这是第一次,他们真正见到云澈……这个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东神域,让梵帝神界命运剧变的年轻人。

没有怨恨,没有杀意,唯一一片仿佛完全看淡沧桑红尘的平淡。

“天毒不除,梵帝必灭。如今能得此结局,已是天赐。”千叶雾古开口:“我二人余生无几,早已无恨无求。如今影儿为帝,我二人自会以残命全力辅助,魔主无需忧虑。”

在梵王的传音之下,宙天发生的事,他们已然知晓。

“……嗯?”云澈微微皱眉。

千叶影儿却没有回应任何人,直接向前:“带你看一件东西。”

震开废墟,塔楼的深远空间,出现了一个巨型的金色玄阵,那耀目的金芒每一丝都带着穿魂寒意。毫无疑问,这个玄阵不要说碰触,稍一靠近,便会爆发出无比之强的毁灭之力。

千叶影儿拿出梵魂铃,轻轻一晃。

顿时,黄金玄阵缓缓分开,缓缓显露出了更下方的空间,另一抹金芒从中耀起,但和黄金玄阵的全然不同,非但没有任何的攻击性,反而温和的如落日霞光。

“走!”千叶影儿伸手一抓云澈,直落而下。

这是一个并不宽阔的空间。

脚下,踩着一个正缓慢玄光,释放着温和金芒的玄阵。这个玄阵只有十丈大小,却几乎铺满了这个格外狭小的地下空间。

没有去探究这个玄阵,云澈的目光一眼落在了玄阵中心,那个释放着幽淡白光的玉石之上。

其外表看似一个莹白玉盘,手掌大小,边缘刻印着各不规则的奇异神纹,其心中空,漂浮着一枚晶莹水玉,如水滴静落,如美人垂泪。

没有任何力量支撑,亦感知不到任何力场的存在,这枚“水滴”却安静而诡异的悬浮其中。

“主人,那个是……”

云澈的心海之中,传来禾菱激动的轻喊声。

无论天毒珠,还是宙天珠,都在此刻产生了无比微妙的感应。

“这就是鸿蒙生死印!”千叶影儿无比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足以剧烈撼动任何人灵魂的五个字。

云澈没有说话,缓步向前,走向了玄阵中心,狭小的空间,寥寥几步便已到达、

鸿蒙生死印,玄天至宝排位第三,亦是七大玄天至宝之中,最让人痴之若狂的一个……在上古时代,便是如此。

因为拥有鸿蒙生死印在身,便拥有了永生。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永生之器,纵是如此的云澈,亦不可能保持清心无念。

他站在似白似莹的玉印前方,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伸手碰触而去。

千叶影儿没有阻拦。

手指触碰在玉印之上,如暖玉一般的温和触感……除此之外,毫无异处。至少,完全没有寿元被干涉的气息或感觉。

“似乎是个死印。”云澈淡淡而语:“既然是个死印,你们又是怎么通过它让那两个老祖……”

“逆玄……是你吗……”

云澈的声音戛然而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