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8章 【溟神大炮】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南溟使者离开,云澈的目光一阵阴暗不定。

“太子册封,本要长久的筹备。就算要广邀众界,也至少该提早一个月。”千叶影儿缓缓说道:“此番南溟忽然要立太子,显然大有所图。”

“试探。”千叶雾古道。

“联合南神域众界,以及西神域的契机。”千叶秉烛道。

两个梵帝老祖短短几言,已是将南溟神帝的目的完整揭开。

“千万不要小看了南万生,更不要小看了南神域。”千叶影儿道:“永暗魔晶被你全部丢给了月神界,天毒珠的毒,估计也耗尽了。想要拿下南神域最核心的四王界,可要比东神域,难上太多了。”

作为一方神域的核心,拿下所有的王界,便是拿下了整个神域……无论东神域,还是南神域。

东神域的四王界,星神界本就凋零,月神界被直接炸毁,最强的梵帝神界被天伤断念逼至绝境,唯一正面交手的唯有宙天界……还是在引走对方一半核心力量,且猝然切断所有支援的情形下。

南神域四王界尽皆完整,不但综合实力远胜东域四王界,对北域魔人亦有着极高的戒备……千叶影儿的话,毫不夸张。

“如今最理智的做法,是隐藏敌意,表达亲和,然后用一段时间来整合东神域的力量。关乎神域之战,不到万不得已,南神域不会妄动。这也是南溟忽然要立太子的主因。不过……”她轻瞥了云澈一眼:“你肯定不会这么做吧?”

“南溟神界最需要戒备的是什么?”云澈冷冷问道。

“核心力量为四大溟王和十六溟神。”千叶影儿道:“不过,四大溟王已经折了两个,估计那南溟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南溟神界拥有大量的神遗之器,数量之多,当为众王界之最,暗藏的手段更是不计其数。至于南溟的最大底牌……我若是知道,那也就不配叫底牌了。”

就如南溟从不知道梵帝神界隐藏着两大老祖。

这时,千叶雾古忽然淡淡开口:“溟神大炮。”

“……!?”云澈和千叶影儿同时侧目。

“那是什么?”千叶影儿皱眉问道,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南溟神界所拥有的最强神遗之器,在上古时代的南溟神族,亦是镇族之器。”

千叶秉烛道:“上古时代,南神域是神魔之战最惨烈的战场之一,有着无数的陨落和遗落。可驾驭者,被一一取之。而众多上古之物所蕴的力量不可驾驭,则被置于一个极为特殊的‘溟神大阵’中,只要启动溟神大阵,其中力量便会被快速引出,成为‘溟神大炮’的能源。”

“威力如何?”千叶影儿金眉微蹙,连她都不知晓的东西,绝非寻常。

千叶雾古缓缓道:“据上古记载,南溟神族所铸的溟神大炮,可一击弑神。”

千叶影儿:“……!”

云澈:“……”

“南溟先祖在寻得南溟传承的同时,亦在极深的地下,寻到了溟神大炮。寻到之时,只是半损,神威犹在。”

“位面和能源所限,溟神大炮自然不可能重现上古时代的神威。但,绝对、绝对不可小觑。”

历经沧桑,看破生死的梵帝老祖,却是连续说了两个“绝对”,可见对其的忌惮:“其威极巨,消耗定也极大,而且难以控制。不到万不得已,南溟不会动用溟神大炮。”

千叶雾古此言,显然是在劝告云澈不要轻举妄动。

千叶影儿眉头深皱,许久不言。

云澈脸上却不见忌惮,反而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们知晓溟神大炮存在的事,南溟那边知道吗?”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同时摇头:“此秘,为上九代先祖一次拜访南溟时,无意间窥知。而南溟至今,并不知此秘已为梵帝所知。”

“那就好。”

低沉说出三个字,云澈看着南方,忽然阴森的笑了起来……这个笑意落入千叶二祖的老目之中,让他们心泛讶然。

————

很快。云澈给予东神域所有上位王界的七日之限过去。

“未至此种下黑暗印记投诚的上位星界,共有六十四个。”焚道启向云澈禀告道:“其中大半数为界王已死或逃遁,星界大乱之下,未能推举出新的界王,或无人敢继位界王。”

“另有二十个星界,则是宁死不降。不过这些星界,基本都已生巨大内乱,无数的玄者在全力出逃。”

说到这里,焚道启开始将这二十个星界之名一一说出。

当“炎神界”三个字从焚道启口中念出时,云澈的眉梢微微动了一下。

“另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天机界。天机界现已没有活人,弟子皆被遣散,主事的天机三老都已死在天机神殿前。”

“魔主,现在只需你一声令下,这些星界,很快便可葬灭。”

“不听话,就全部灭了吧。”短短几字,造就的是无数生灵的血葬。但从云澈的口中,却是说出的无比之清淡随意。

“不过,炎神界那边就不必管了。”云澈声音微低:“刚好,也该回一趟吟雪界了。”

这时,一个焚月神使到来禀道:“星神界六星神到来,求见魔主。”

“星神?”云澈侧目,随之冷淡一笑:“命令他们在外面候着,本魔主什么时候回来,再见他们。”

云澈用的,是“命令”二字。

当初,六星神在前往援助宙天的途中,被彩脂一剑轰了回去。这一剑,实则是救了六星神……或者说救了凋零的星神界。

若无彩脂的出面,哪怕星神界没有援助宙天的举动,怕是也早已被云澈一锅端了。

————

吟雪界,依旧是记忆中的白雪皑皑,苍白的世界一望无际。

只是,曾为吟雪弟子的云澈,如今已是黑暗中的人。

云澈并非孤身而至,他的身边,池妩仸与他一同遥望着远方。比之云澈,她对吟雪界要熟悉的太多,感情也深的太多。这里的每一片雪域,每一个国度,她都格外熟悉。

到来冰凰界,一个女子身影远远而至,拜在两人身前:“蝉衣恭迎主人、魔主。”

这段时间,她一直守护于此,从未离开过。

“状况如何?”云澈问道。

蝉衣马上回答:“回魔主,初时外界玄者大量逃至吟雪界,在边境引发了不少动.乱。随着四王界相继被拿下,那些外来玄者也都老实起来,再不敢引发任何骚乱,亦无人敢靠近冰凰界。”

冰凰界的结界依旧开启着,隔绝着所有外来之人。云澈来到结界前,没有强行进入,而是伸手轻轻一点,发出清脆的碰撞之音。

声音不重,却是瞬间传遍了整个冰凰神宗。

在这个极其特殊的时期,吟雪界自然时刻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顿时,大量的守卫弟子快速涌至,而当他们看清上空那个黑色的身影时,无不是瞳孔放大,定身原地。

“云……云师……”

一个冰凰弟子下意识的惊吟出声,但他的声音马上被身侧的一个冰凰长老封结。

他是北域魔主,一言便可毁界灭生。如以往那般以师兄称之,无疑是堪为死罪的冒犯。

他想要向前拜见,但强鼓了数次勇气,却愣是没有前移半步。

笑话……如至高神明般的神帝惨死于他的手下脚边,那些求生的上位界王在他面前如毫无尊严的牲畜一般。他一个小小的冰凰长老,又哪有与之对话的资格。

“快……快去通知宗主。”可怕的冷寂之中,他颤声道,竟忘了亲自传音。

冰凰界内的气氛陡变,没过太久,冰凰神宗的核心人物尽皆到来。他们看着上空的云澈,目光都是格外复杂:惊悸、忐忑……极度的不安中还带着些许的期盼。

北神域对东神域的入侵,是从北境开始。诸界大乱之时,却唯有吟雪界一片安平。

后沐冰云被梵帝神界的梵王带走,短短几个时辰后便平安而归。沐冰云没有言明,但似乎,亦是为北神域的人所救。

所以,他们更愿相信,云澈此来,并不是要给吟雪界带来灾祸。只是,缠绕在他身上的黑暗光环太过恐怖,让任何人都无法不惧。

他的身边,是一个身影缠绕于黑暗中的女子。这些天通过来自宙天的投影,他们都已知晓,那是云澈在北神域的帝后。

号令北神域的前二号人物,在今日皆降临于他们吟雪界。

众冰凰长老皆至,但无人敢贸然向前。云澈也始终未动,而是一直在看着北方,似乎有些发呆。

终于,沐冰云到来,熟悉的冰雪气息,让云澈也随之转目,看向了她。

短短四年,恍若隔世。

素手轻拂,冰凰结界无声关闭,在众冰凰长老微缩的瞳孔中,沐冰云身影浮起,直接立于云澈和池妩仸身前。

她看了一眼池妩仸,随之目光定格于云澈的眼眸,短暂沉默,她浅然一笑,道:“能无虑的回来,自然比什么都好。”

这些年,她经常渴盼着这样的一刻。只是潜意识里,她从不敢真正奢望。但,他真的回来了,光明正大的回来……而且只用了短短四年。

而另一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完好的归来。

对她而言,生命里的所有阴霾都已散尽,一切犹胜梦幻。

那熟悉的浅笑让云澈视线一恍,模糊间,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初见……仿佛什么都没有变过。

“冰云宫主,”依旧是当年的称呼,云澈轻语道:“离开好多年了,想去圣殿看看。”

“我带你去。”沐冰云道。

“你们去吧。”池妩仸微笑看了沐冰云一眼,没有随他们一起。

在众人瞠然的目光中,云澈和沐冰云向冰凰圣殿而去,没有魔威弥天,没有任何其他的波澜。

池妩仸立于远处,她的神识掠过庞大雪域,轻声自语:“似乎很久没有招收新弟子了。”

“涣之,”她忽然道:“唤人传音炎神界王,告知云澈到来吟雪一事。”

沐涣之足足愣了两息,似乎是不敢相信北域魔后竟会知道他的名字。在池妩仸眸光转来时,他才确信魔后竟真的是在号令他,慌忙应声而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