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冰雪如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冰凰圣域。

依旧是记忆中的永恒飞雪。

踩着无痕的雪层,缓步步至圣殿门前,目光流转,这里的水池、冰床、冰雕……一切都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沐冰云继位宗主后,冰凰圣殿便是她的私地。但几年过去,这里的一切,她丝毫没有动过,就连那些沐玄音喜欢的简单小物,都完好存在于先前的位置。

角落,一盏冰灯上斜着一道清晰的裂痕,那是当年他被沐玄音(池妩仸)强行下了虬龙之血,发狂扑倒沐妃雪时所留下……竟一直没有修复。

看着云澈定在那里,目光怔然,沐冰云轻语道:“进来吧。”

云澈没有迈步,有些失神的道:“师尊若是见到如今的我……会厌弃吗?”

沐冰云怔了一怔,这个归来后一声令下屠了不知多少星界,多少生灵的黑暗魔主,竟仿徨的不敢迈进圣殿——这个有着他与沐玄音无数回忆的地方。

“会。”沐冰云道:“因为,你对她,居然还是师尊相称。”

“当年,你可以不明白。如今……你依然不懂她为何那般执意的把你逐出师门吗?”

“明白又如何?”云澈轻轻道,随之惨然而自嘲的一笑:“我当年的天真,害死了多少人,我宁愿她是厌我,恨我。”

他缓缓折身,看着沐冰云:“冰云宫主,你还恨我吗?”

沐冰云冰眸转过,然后轻轻抬步,站到了云澈身前,雪手抬起,在云澈讶然的视线中,冰玉般的手指轻轻抚在他的脸颊上。

“当年,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我却打了你。”她声音轻柔,如雾如梦,冰朦的视线中亦带着埋藏心底许多年的歉疚:“现在,还疼吗?”

“……”脸上传来的触感柔若软玉,直拂心魂。云澈目光稍滞,唇角轻动:“从来没有疼过。”

当年在冥寒天池一别,他感知到沐冰云的一腔冰柔皆化为痛苦与阴郁。今日再见,她的阴郁竟似是全部消散无踪,重归当年那个如“冰云”一般外寒内柔的沐冰云。

这时,圣殿中的一处冰镜之后,一个容颜极美,气若寒莲的女子身影走出。

沐妃雪。

她看到了云澈,看到了那只抚在他脸颊上的雪手,螓首微垂,轻轻道:“宗主,云师兄。”

玉臂微曲,沐冰云手掌不自觉收回。而未等她出言,沐妃雪已是盈盈一礼,无声退下。

“妃雪这几年的进境竟如此之大。”云澈转目看向沐妃雪离开的方向。她依旧在他的感知之中,她的步履缓慢,所到之出,身周的漫天风雪都为之舒和。

沐冰云微笑道:“我本担心她会为心中杂念所累,但结果却恰恰相反。看来,同样的心境,在不同的人身上,有时会产生截然不同的影响。妃雪是个很了不起的孩子,也一定负得起冰凰神宗的未来。”

云澈抬手,拿出三枚紫晶戒指:“这里面,是从宙天界那里取来的资源,应该会让冰凰神宗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

王界的积累,王界层面的资源,对一个中位星界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天大财富。拥有这等层面的资源,毫无疑问能在很短时间内,培养出远超先前界限的后代力量。

沐冰云直接伸手拿过,神识轻扫,道:“好,我会尽量让它的作用最大化。这些资源,足以让宗门在一代之内便发生蜕变。”

沐冰云丝毫没有拒绝之意的直接接过,倒是让云澈刹那愕然。

沐冰云转身,步入寝宫之中,走出之时,手中捧着数件折好的冰凰雪衣,上面的冰凰铭文,是只属于亲传弟子的样式。

“这是你的冰凰衣,都是姐姐亲手所制。”沐冰云道:“虽然,你已不再是冰凰弟子,以后也不会用到它,但毕竟,它是属于你的东西,留在这里,只会辜负了她当年的……心意。”

云澈垂目,缓缓取过,手指轻贴在上面冰冷的神纹上,许久,他才抬眸道:“冰云宫主,我这次来,是为了看望她,也希望你能随我离开。”

沐冰云先前被梵帝神界所劫持的事,他断不会再容许第二次。

没有任何的惊讶,沐冰云轻轻摇头,声音平淡如水:“云澈,不要忘记你如今的身份。你的挂念也好,愧疚也好,给予姐姐一个人即可。”

“至于我,至于吟雪界,都不会,也不该成为你的牵绊。即使某一天吟雪界迎来最坏的结局,能与吟雪界共亡,亦是我最好的归宿。”

声音虽轻,却格外坚决,不容抗拒。

“还有,我不希望你现在去看望她,如今你身上的血气、煞气实在太重,会惊扰她的安眠。若哪一天,你完成了自己的目标,也终于再不需要她担忧牵挂,再去看望她吧。”

云澈:“……”

“如果,你真的想带走一个人的话……”沐冰云语气变得意味深长:“就把妃雪带走吧。”

…………

离开冰凰圣域,云澈立于高空,任由身体随风雪而动,他看着无际雪域,目光一片冰寒……并非绝情刺骨的那种,而是平静无波。

这是他归来东神域后,内心最平静的时刻。手中的鲜血,心中的凶戾,似乎都被暂时掩于冰雪之中。

他的确没有去冥寒天池。沐冰云的话触动到了他,尤其,他不该带着刚染了一身的鲜血与罪恶去惊扰她。

十一年前,他带着一个最单纯,或许在他人看来天真到有些可笑的目的,随沐冰云来到神界。这里,便是一切的起点。

那时,无论他,还是沐冰云,都不可能想到。那竟是他,是整个神界的命运折点。

东神域已在脚下,他展示了骇世的魔威,当年的真相,也已是举世皆知,更有北神域这个不会被截断,更不会崩塌的完美退路。

规模上、实力上、威慑上,甚至人心上……如今的他,已完全可以雄踞东、北两神域,与南神域、西神域鼎足而立,以足够强势的姿态与话语权重建神界的格局。

不要说南神域,此刻龙皇归来,面对北神域展露的恐怖实力和这剧变的格局,也断不会轻举妄动。

但,云澈却丝毫没有驻步的打算。他心中的恨戾在冰雪中平静……但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在这雪域之中,当年那些对沐玄音出手的人,他们的面孔在快速的浮现,每一张都清晰无比,刻骨铭心。

尤其是……那给予沐玄音致命一击的龙白!

这时,风雪之中,一个存在于美好记忆中的声音传来。

“啊?你们真的见到云澈师兄了吗?他现在是什么样子?”

一个身材纤纤,身着冰蓝之衣的女子声音急切而激动的问询着。她有着神魂境的修为,并不及身边一众冰凰弟子,但在他们中间,似乎有着很特殊的地位。

云澈目光倾下,看向那个蓝衣女子。在听到第一个字时,他便识出那是属于沐小蓝的声音。这么多年过去,背影亦同样丝毫未变。

“就和投影上的一样……不不,比投影上的可怕多了。尤其是他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就好久喘不动气。”一个冰凰男弟子道。

另一个冰凰男弟子连忙提醒:“小蓝师妹,他现在是魔主,千万不可以再叫师兄。否则……否则万一魔主一怒……”

后面的话,他都不敢说下去。

“不会的不会的。”沐小蓝却是摇头,很确定的道:“我相信,他就算再怎么变,也一定不会伤害吟雪界,这些天发生的事,不早都证明了吗?”

为首的冰凰弟子肃然道:“先宗主是为了救他而死,他当然不会忍心伤害吟雪界。但是,他现在有多可怕,东神域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想着靠近,也不许再私下讨论,万一他被什么话所触怒,可就……呃……啊……”

他无意间的抬头瞥目,一眼看到了空中的云澈。一瞬间,他心脏骤停,全身汗毛倒竖而起,口中的言语化作颤栗的喉管摩擦声。

众人随着他的目光下意识看去,顿时,整个世界都忽然寒寂,一张张面孔变得煞白一片,瞳孔放到了最大,张大的口中,却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云……澈……”

沐小蓝呆呆的看着空中的黑影,唇间轻喃出声,又马上伸手用力掩唇,再不敢发出声音。

当北神域尽皆臣服,无数的神主都只能在他脚下颤栗匍匐,如今的云澈,已根本不需要释放黑暗魔威,只是一缕最平淡的眸光,却足以将无数的灵魂噬入恐惧的深渊。

收回目光,云澈未发一言,漠然远去。

惊惧散去,近半的冰凰弟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全身冷汗凝冰。

沐小蓝呆呆的看着云澈远去的方向,视线逐渐的朦胧。

当年,那个由她和师尊带入吟雪界,平日里各种和她嬉笑怒骂的男子,似乎已遥在梦中,再无法触及。

这时,遥远的空间,一个饱含威凌的声音浩荡传来:

“炎神界火破云来访,求见冰云界王。”

空中,正欲北去的云澈停驻身形,目光稍转,但神色依旧一片平淡的冰寒,没有丝毫的变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