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 强杀太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宙天守护者的实力,千叶无疑要比云澈清楚的多。

云澈没有怀疑千叶影儿的话,但他眼瞳深处的那抹幽光却没有就此消逝,反而变得更加幽暗。

“看来,只能劫持了。”千叶影儿低低传音:“虽然……”

她的耳中,忽然传来云澈的声音:“控住宙清尘和祛秽。”

声音一落,千叶影儿尚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回应,身边的云澈忽然爆冲而出,瞬间爆发的力量如一座崩塌的火山,将千叶影儿都狠狠震开。

邪神境关的开启只需一瞬,论及瞬间爆发力,可以说当世无人能与云澈相比,他整个人顿如刹那流光,直冲正欲飞入玄舟的太垠尊者。

这忽然的变故,连千叶影儿都措手不及,遑论太垠、祛秽、宙清尘三人。而如此之近的距离,超出认知界限的瞬爆,怕是全盛状态的太垠,都不一定能来得及作出反应。

劫天魔帝剑带着闪现的幽光,穿刺空间,直中猝然回身的太垠尊者。

轰!!

黑暗玄光炸裂,将愕然中的祛秽和宙清尘远远轰飞。

劫天魔帝剑正中太垠尊者的胸口……在极重伤势,又毫无防备下遭此重击,剑尖却是死死的停滞在了太垠的胸口,没能将他的躯体贯穿。

这一幕,清清楚楚的告诉着云澈守护者这等人物都是一群何其可怕的怪物。

本就创伤遍体的太垠在这一剑下,口中、全身同时喷开大片的血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太垠一双眼珠放大到近乎炸裂,一只完全染血的手掌也在这时死死抓在了漆黑的剑身之上。

同一个刹那,千叶影儿的玄气也再不压制,猛然出手,一瞬近到宙清尘之前,腰间金芒飞出,如一道细长的金蛇,将宙清尘牢牢缠绕。

未承传承的宙清尘有如今修为,绝对称得上是天之骄子。但他面对释放全力的千叶影儿,哪有丁点挣扎抗争的可能,被金芒缠身之时,他的玄气亦被完全封锁,稍一挣扎,金芒便已直入骨肉,让他发出痛苦的哀吼。

“清尘!”太垠尊者一声嘶叫,在目光接触到那抹金芒之时,刹那放大的瞳孔又猛烈收缩:“神……谕!”

轰———

守护者的力量爆发,虽然是极度重伤下的残力,但依旧如天灾一般恐怖,沿着劫天魔帝剑直轰云澈之身,将他连人带剑重重震飞。

没有半口喘息,更没有试图去救宙清尘。太垠尊者在变故和惊骇之下,却做出着冷静到可怕的选择,那无比珍贵的守护者精血被他瞬间祭出,让他的残躯爆发出一股恐怖绝伦的力量,直取被震开的云澈。

虽然他不知千叶影儿先前是如此做到连他都瞒过的隐藏,但她方才爆发的玄气,是惊人的中期神主。那把将宙清尘全身缠绕,有着“神谕”之名的梵金软剑,是属于梵帝神界的神遗之器,亦是千叶影儿的身份象征!

被神谕锁身,千叶影儿只需一个意念,便可将宙清尘的身躯绞碎,难有将他强行救出的可能。

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不惜代价,反劫持这个与她同行之人!

一个宙天守护者,九级神主,竟面对一个四级神君献祭精血,这简直无法理解的一幕,太垠尊者却是刹那抉择,毫不犹豫!

那一刻,如有一道星河爆裂,骇世的气息让控住宙清尘的千叶影儿惊然回首。

她刚刚才警告云澈哪怕太垠重伤至此,他们也绝非敌手!她想不通,云澈为何要对太垠尊者强行出手!明明只需直接劫持宙清尘便可!

他如此,反倒有可能将自己强行送到太垠手上!

宙天守护者献祭精血的决绝之力,尚未临近和爆发,已是让云澈彻底窒息。他毫无畏惧,脸上反而现出一抹让人见之心悸的疯狂,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手中劫天魔帝剑轻描淡写的挥出,迎向这眼前堪称世间最高层面的力量。

月挽星回!

劫天剑前,元素崩乱,法则逆反,太垠尊者以折损精血为代价释放的力量猛然反逆,直中太垠之身。

月挽星回最恐怖之处不是它的强制反震,而是力量逆反的刹那,正是对方力量释放,自身防御最弱,也最不可能有防备之时,何况太垠尊者是重伤加献祭精血!

一声爆鸣,天崩地裂。面对这完全违背常理认识的一幕,太垠尊者连一丝惊恐都来不及生出,便已被自己的力量狠狠轰中,无数道可以摧山断海的力量洪流疯狂的涌入他的躯体,在他的体内冲撞、肆虐,无情毁灭着他仅剩的惨命。

寰虚鼎亦脱手飞出,连灵魂联系都一时中断。

“太垠!!”本欲冲向宙清尘的祛秽尊者顿时骇得肝胆欲裂。

太垠尊者全身伤口尽崩,像是一个破了的血袋,而一道黑芒却在这时骤刺而至,先前被牢牢撼住的剑身此刻却是无情贯穿他的躯体,如摧朽木!

“呃……啊啊……”太垠尊者喉中溢出沙哑痛苦的呻吟,他目光涣散间,已几乎看不清近在咫尺的黑影,唯有仅剩的手臂近乎本能的轰出。

轰!!

哪怕将死的守护者,亦可覆山移海,这一击将云澈直接震翻,他口中猛喷一大蓬血雾,劫天剑亦拔体而出。

但,喷洒的血雾却在空中爆燃,铺开一片金色火海,将太垠尊者瞬间埋葬,云澈被轰开的身形亦在空中硬生生的折返,以星神碎影再次闪至太垠身前,劫天剑正中心口,第二次直贯而入……于此同时,他的魂海中一声低吼:

“禾菱!”

一道幽暗的绿芒沿着剑身流转,无声爆开在太垠的血肉之中。

“喝啊!!”

即使痛苦无比,太垠尊者的大吼依旧带着惊人的气势,猛烈爆发的宙天神力下,金乌炎一瞬溃灭,云澈全身剧晃,洒血飞出,只是这些漫天横洒的血流,不知是云澈之血,还是太垠之血。

砰!

云澈重重坠地,身体晃动间,却是以剑撼地,没有倒下。

遥远的前方,一个骇人的血洞印在太垠的胸口,周身的血肉如一块块凋残的破布挂在身上,触目惊心。

本就极重的伤势,被云澈反震的力量和他的两剑再度重创,换做常人……不,哪怕是一个寻常的神主,都早已毙命。

但,太垠依旧立在那里,身体绷直,气势万灵莫近。

这就是宙天的守护者,与可怕力量相匹的,是超越常人想象的强韧与生命力。

感受着太垠残余的气息,千叶影儿深深皱眉。她纤指一伸,“神谕”的剑柄回到她手上,细长的剑身依旧缠绕在宙清尘身上。

宙清尘哪怕只是微小的挣扎,都会金芒裂体,痛不欲生。他全身覆满冷汗,却是呆呆的看向千叶影儿……身为宙天太子,缠绕在身的金芒是什么,他怎会不识得。

“你……你是……”他发出痛苦的低吟,目光却是飘忽若雾。

“你是梵帝神女!”祛秽尊者骇然出声。他全身僵硬,彻底懵在那里。

千叶影儿没有看他,手指轻轻一动,血芒微闪,带起宙清尘无比凄厉的嘶吟:“太垠,要么交出神果,要么……我撕了他!”

太垠尊者置若罔闻,目光定在云澈身上,声音低缓:“金乌炎……还有那把剑……你是云澈!”

“什……什么!”祛秽猛的转目,就连宙清尘的双目都骤得一凸。

云澈手掌在脸上一抹,露出真颜,却冷漠的让人目触心寒。

“你……”像是忽然坠入冥狱寒潭之中,祛秽全身有无数道冷气在疯狂窜动。

云澈,千叶影儿,这两个消失在东神域的名字,他们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尤其云澈……宙天神帝,乃至三方神域倾尽全力,不惜一切也要屠灭的人,现身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是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近在咫尺,近在宙清尘身际!

祛秽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这一刻的骇然惊恐。

“果…然…是…你!”

身为这些年全力追杀云澈的守护者,他们又岂会淡忘云澈的面孔。只是,两年前的云澈,明明只是初入神王,如今的气息,竟已是四级神君。

而爆发的力量,更分明逼近中期神主!

他心中之撼,无以复加!

更是忽然明白了宙天神帝为何对他如此之忌惮,为他做了一个又一个近乎丧失理智的举动。

太垠清楚的记得,当年云澈被尊为“救世神子”时,他的眼神多么的深邃温和,而今,却像是无底深渊,幽暗的让他都几乎不敢直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陡然响起,缠绕宙清尘的金芒在他身上切开数十道断痕,千叶影儿冷冷出声:“看来,你没有听清我刚才的话。我再说最后一次,要么交出神果,要么,我送你们一地碎尸!”

太垠尊者却是面无表情,他这辈子都未承受过如此重伤,意识都在不断的模糊着,但淋血的身躯傲然而立:“我宙天之人,连天都不屈,又岂会屈于你!”

“清尘若死,你们……必为之陪葬!”

字字如天钟震响,重颤心魂。

而紧随这撼魂之音的,却是云澈冰冷而嘲讽的低语:“千影,不必和他们做交易,宙天的老狗……也配!?”

“今天,神果要留下,他们的命,也要全部留下!”

千叶影儿斜了他一眼。

“呵,”太垠似乎笑了:“就凭你?你真当我宙天守护者……”

声音忽然中断,他全身猝然一僵,放大的眼瞳之中,浮出两抹幽邃的绿芒。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