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 彩脂千叶(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面对千叶影儿轻渺,更似挑衅的言语,彩脂没有丝毫的犹疑,剑身轻微一荡,已将云澈远远震开,天狼剑威瞬间将千叶影儿笼罩,封死了她所有退路……乃至生机。

灭世剑威爆发前的刹那,千叶影儿手臂轻抬,五指缓缓张开,一抹蓝光随之坠下,发出悦耳的“叮铃”声:“小天狼,这个东西,你还认得吧?”

这是一小串很简单的铃铛,不同颜色的草藤结成,吊坠的铃铛是由彩色的玉石雕成,只是上面却闪耀着浅蓝色的光华。

彩脂的剑停止了,她看着风铃,幽暗的眼瞳出现了轻微的颤栗。她没有忘记,也不可能忘记,这串简单……甚至可以说简陋的玉铃,是当年幼小的她,在茉莉的帮助下,为兄长溪苏所做的第一件礼物,饱含着她最单纯,最真挚的关心牵挂,希望可以佑他在外历练时永远平安。

也是由她踮着脚尖,亲手系在了溪苏的腰间。

后来,他带着最后一口气归界,腰间却没有了那串玉铃。

“你……”玉齿微微咬起,彩脂的眼眸有了刹那的朦胧。

“你放心,这不是我从他身上夺下来的,而是当年,他自知生机已绝,在吊着最后一口气回归星神界前,主动交给我的。”

彩脂:“……”

“我本来以为永远不可能用得到它,不过看起来,他的心思并没有白费。”一边说着,千叶影儿手指轻动,一声“叮铃”,那抹覆在玉玲上的蓝光忽然脱离,随之快速的闪耀弥漫,然后缓慢的显现出一个苍蓝色的模糊影像。

一个人的影子。

这个苍蓝人影身材与云澈近似,模糊的难辨面孔。但其出现的那一刻,云澈和彩脂同时心中剧动。

这个影像,以及伴随而至的气息,云澈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出现在彩脂送给他的那枚指环上。

天狼溪苏的魂影!

而彩脂,就算再模糊十倍的声音和魂息,她都不可能认错!

云澈目光微凝……那枚指环上的溪苏残魂在告知他真相后散尽,他本以为那是天狼溪苏在世间的最后遗留。没想到,他竟还有一缕残魂留在了千叶影儿那边!

“……”看着逐渐清晰的溪苏魂影,彩脂神情未动,眼眸却是彻底的怔住。

这么多年过去,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还能靠近和面对哥哥的灵魂。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魂影中飘荡:“彩脂,你长大了。”

这个声音,和云澈当初所听闻的一模一样,只是要微弱了很多。

“……”彩脂并无反应,握剑的纤指轻微的紧了一分。

“没想到,会是你在我之后继承了天狼神力。曾经如幼蝶般娇弱的你,却将神女逼入了绝境,无论是你,还是茉莉,都是我一生的骄傲。”

溪苏的声音平和温暖,只是短短几语,他的魂影便已淡去了近半。显然,封在玉铃上的残魂,远没有指环上的厚重。不等彩脂的回应,他已紧随着说道:“我在离世前,定叮嘱过不要为我报仇。但我知道,彩脂也好,茉莉也好,一定不会听我的话。所以,我将这枚……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留给了她。”

“我希望,若有那样的一天,你们彼此相对时,我的存在,可以让你们放下仇恨与执念……”

“神女殿下,她们是我世上最重要的亲人。请神女看在我的付出,不要伤害她们,否则,甘愿为你付出生命的我,也永远不会原谅你。”

“茉莉,彩脂,神女殿下是我愿意用一生去追逐的梦。为她而死,我心甘情愿。她的平安,亦是我一生之愿。”

“不要为我报仇,因为你们之间从来没有仇恨。无论你们谁受到伤害,我在死后的世界都将难以安平。”

铮……

随着他最后一句微弱的话语,浮荡不定的残魂随风而散,再无痕迹。

千叶影儿手中的那枚玉铃上再没有了蓝光。

世界安静下来,彩脂怔然看着那枚玉铃,许久无声。

云澈幽幽吐了一口气。

要留下这样的灵魂碎片,需以大为损伤寿元和魂源为代价。而那时的溪苏已处在生机将绝的状态,却依旧在千叶影儿这边强行留下了这枚灵魂碎片。

他如此做的目的,一半是为了保护茉莉和彩脂。他知道茉莉和彩脂一定会想要为他报仇,更知道千叶影儿的强大,她们若是强行报仇,很可能会遭遇千叶影儿的反杀……若发生这样的事,他希望千叶影儿看在他为她搏命的份上饶过她们的性命,并释放魂影,断了她们复仇的执念。

另一个目的,就是万一千叶影儿被她们逼入死境,能以此拯救她的性命。

但很显然,前者根本影响不了千叶影儿。溪苏死后不久,千叶影儿便借助南溟神帝之手,差一点点便害死了茉莉。

除了她的父亲,千叶影儿根本不可能被任何情感所左右。对溪苏而言,千叶影儿是他甘愿付出生命的人,但对千叶而言……溪苏就是单纯的一个好用的工具。纵然为她而死,也换不来一丝的动容。

甚至……哪怕死后,都在被她利用。

但后者,却不可能影响不到茉莉和彩脂。

尤其他最后一句……若千叶死,他在死后的世界都将难以安生。

几乎是在以诅咒自己的代价,保护着千叶影儿。

彩脂也好,茉莉也好,面对这句话,即使再恨千叶影儿百倍万倍,又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这个世上,有着太多为“神女”而癫狂的人。财富的极致、权势的极致、玄道的极致……而她,是美色的极致。

这些为她癫狂的人中,天狼溪苏或许是最深情的一个。

但他所面对的,却偏偏是这个世上最无情绝情的女人。

对于天狼溪苏,云澈不知该敬佩,还是感叹……抑或着怜悯。

终于,彩脂手中的剑缓缓的放下……然后,消失在了她的手中。

剑收起,杀意依旧弥漫。

嘶!

空间撕裂,千叶影儿手中的玉铃已被彩脂夺在手中,她缓缓抬眸,看着千叶影儿,一字一字的道:“我的确不能杀你。”

“哦?”千叶影儿眉梢微倾。

“但有人可以。”她眼眸转过,看着云澈:“云澈,我给你两个选择。”

她的称谓不是“姐夫”,而是冰冷的“云澈”二字。

云澈:“……”

“杀了她。”她的音调冰冷无情,眼神更是云澈无比陌生的冷漠:“我随你去北神域,做你的剑,你的工具,你的炉鼎。”

“……”云澈眉梢倾动。

“或者,你留下她。”本就幽冷的眼眸似乎变得更加深暗:“那么,你我以后再无干系。今生今世,你再也别想见到我。”

“你选吧!”

曾经那个神采奕奕,天真到有些过分,对自己年龄身材还莫名在意的女孩,或许已永远不可能再出现。面对如今的彩脂,还有曾经的她绝不可能说出的绝情之语,云澈缓缓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手指上,是那枚彩脂送他的指环。

“为什么要问这么傻的问题。”云澈看着她,轻轻说道:“虽然,我们当年的‘仪式’看上去像是一场简单的闹剧,但,那是茉莉的心愿,有着她,更有你母亲的见证,三拜既成,互予信物,你我便为夫妻。”

千叶影儿:“……?”

彩脂的唇瓣很轻的动了一下。

“你是我的妻子,而她是我的工具,这对我而言,根本不是选择。”云澈缓步向前,伸出那只戴着指环的手:“彩脂,随我一起去北神域,好吗?”

云澈的手,还有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气势无比绝情骇人的彩脂瞳中竟晃过一抹慌乱。

漫天杀意蓦的消散,她娇小的身躯忽然一转,竟远远飞去,转眼消失在天际。

“彩脂!”

云澈一声呼喊,但,彩脂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根本不可能追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两枚光华从彩脂离去的方向缓缓飞落。

云澈伸手,将它们抓在手中。一枚,是太初神果,一枚,是一个简单的空间晶石……晶石之中,存储着数百枚异兽玄丹!

这些玄丹都保留的极为完好,足足数百枚,每一枚的气息都强大到让人惊悚。

这些玄丹,全部来自太初神境的上古凶兽。足足三百多枚释放着神君境的气息,而更有三十枚……赫然是神主气息!

“……”云澈缓缓抬头,站在那里静止了很久很久。

“你和小天狼之间,居然还有这种关系。”他的身后,响起千叶影儿的幽然之音:“姐妹通吃,真是禽兽不如呢。”

云澈毫无反应。

“天狼神力由怨恨而生。天杀星神当年的那个决定,显然是担心小天狼在知道‘真相’后被怨恨吞噬。不过看起来,天杀星神成功了。”千叶影儿缓缓说道:“小天狼的力量堕入怨恨,甚至已完全入魔。但奇异的是她的心魂并没有完全被怨恨吞噬。”

“父亲要将她献祭,星神界将她舍弃,最后的亲人被人打入外混沌。她还能保持现在的心,你是唯一的理由了……否则,现在的她,早已成为一个唯余狠戾的魔狼。”

云澈依旧没有反应,但他的嘴角轻轻的勾了一下……虽然一闪而过,但那的确是一抹微笑。

彩脂……

千叶影儿说的没有错,她的力量彻底魔化,变得无比强大,但她的心却没有完全堕入怨恨深渊……为了不让自己在她的灵魂和意志中消失。

茉莉,我当年曾经因为你强行把我和彩脂系到一起而笑过你。但,或许就是你那个有些傻的决定,创造了这个了不起的奇迹。

“她根本没有想杀你。”云澈开口:“否则,这段时间她有无数的机会。”

太初神果,还有哪些任何一枚都足以惊世骇俗的玄丹,都在告诉着他,彩脂很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到来。或许从一年前开始,她都在默默的看着他们。

“我知道。”千叶影儿道。从云澈第一次拦下彩脂时,她就知道彩脂并没有真的想杀她。因为她方才所释的气息,已几乎堪比当年的溪苏,她若真的想要杀自己,云澈根本不可能拦得住。

或许,她只是想从云澈的身上,得到她内心深处想要听到的回答。

“问你个问题。”千叶影儿双手抱在胸前,声音淡淡:“你在她面前极力护我,真的只因我是工具和炉鼎?”

“不然呢?”云澈将太初神果和空间晶石收起。

“……”千叶影儿没再开口。

“还有一个原因。”云澈微微侧目,道:“你还是个不错的玩物。”

“仅仅是‘不错’吗?”千叶影儿很轻的笑了起来,幽幽软软的道:“对你们男人而言,我可是这个世上最上好的玩物,无人可比,更没有人可以取代。工具和炉鼎都可以舍弃,但像我这样的玩物,可是会让人欲罢不能的。”

“呵。”云澈不屑嗤之。

“我倒是希望,你以后在玩弄你的玩物时,能稍微不那么粗暴一点。”千叶影儿眼睑轻敛,似幽似怨:“要是不小心玩坏了,你就算将来把整个神界都踩在脚下,也找不到替代品。”

“还是说,你们男人都是这种粗暴低劣的生物?”

云澈斜她一眼,冷冷道:“你不会知道的。因为你不会再有其他男人。”

“哦?”千叶影儿美眸微微一眯:“这你可说了不算!”

云澈伸手,手指从她雪绒般的玉颈缓慢掠至她的胸前:“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脱离出我的掌控,这一点,我很确定。”

“那你死之后呢?”千叶影儿似笑非笑。

“……我不会死在你前面的。”手指从她身上移开,云澈转身,冷然远去。

千叶影儿没有马上跟随,看着云澈渐远的背影,她低低了说了一句连轻风都听不到的言语:“记住你说的话。”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