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 千影妖蝶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皇天阙的气氛本就变的格外诡异,众人还在震惊于魔女妖蝶对云澈的态度与邀请,云澈的回应,则瞬间让皇天阙每一寸空间,每一缕空气都死死封结。

妖蝶的脸色猛的沉了下来,原本很是和柔,毫无敌意的眸光霎时掠起锥魂的冷意。

池妩仸……北神域,无人不知这是魔后之名。

但,从无人敢直呼这个名字。

尤其对于魔女而言,魔后是她们生命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云澈直呼其名,已是触及到了她们最大的禁忌!

“大……胆!”刚稳下伤势的天牧河怒然转身,吼道:“竟敢直呼魔后的名讳,今日……”

一股巨力忽然覆下,将他的声音强行阻断。天牧河一转头,看到了天牧一肃然的脸色,后者向他缓缓摇头。

天牧河立刻收声,但看向云澈时,目光依旧颤荡难平。

他虽是被妖蝶打伤,但心中恨怒却全在云澈身上。天孤鹄被云澈在自己的底盘上打伤,而声名和精神的损伤更要远重于躯体,他……还有皇天界的任何一人都绝不愿看到云澈活着走出。

原本云澈有魔女妖蝶明里的袒护,他们无胆妄动。而现在,云澈面对魔女的邀请,他的回应都不能用狂妄来形容,根本就是在强行自掘坟墓!

魔女没有资格邀请他?哪怕是当世至高无上的诸神帝,都说不出这样的话!

而直呼魔后之名……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云澈挫败天孤鹄,一鸣惊人后,在所有人眼中已是多了一层无比神秘的光环。但转眼之间,却将“给脸不要脸”、“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硬闯”诠释到了极限。

“呵,有意思。”焚孑然笑着捏了捏下巴。他本来还准备第一时间查清这两人的来历。如今看来,已无必要了。

单凭他直呼“池妩仸”之名,便已注定是个死人。

妖蝶的神情变化很是轻微,但所有人都清晰无比的感觉到那一缕几乎瞬间将灵魂刺穿的寒意。她的声音也再无先前的柔和:“若非主人曾有叮嘱,凭你方才之言,万死难赎!”

“也好。”妖蝶的手掌缓缓抬起,葱白的玉指莹光微现,轻掠间如精灵起舞:“相比于请,我倒是更喜欢将你们拖回去。”

云澈的唇角倾斜,明明是一个微笑的弧度,却诡异的没有呈现出丝毫的笑意:“你现在乖乖回你的劫魂界还来得及的,否则……你会后悔的。”

“就凭你们?”妖蝶淡淡而应。

而云澈之言,在众人耳中,无疑是天大的笑话。

妖蝶,魔后麾下的九魔女之一,一个九级神主,超越所有上位界王的可怕存在。

何况她还有同样强大的姐妹,身后更是只思其名便会魂颤胆寒的北域魔后。

云澈的话,简直是蠢到天际。

云澈斜眼看了千叶影儿一眼,声音依旧淡淡:“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她非常讨厌地位修为很高,又长的好看的女人。你确定……要和我们动手吗?”

“你废话太多了。”千叶影儿玉指绕发,轻飘飘的道。

“哼。”身为魔女,妖蝶极少生怒,但云澈那淡漠的言语,每一个字都在刺动她的怒意,她冷冷道:“我从未曾质疑过主人的意愿,但这一次,主人似乎是看走眼了。毕竟,传闻终究只是传闻!”

空间扩张,百里区域的空气被一瞬排空,骤然释放的神主威压笼罩了整个皇天阙。

没错,从一开始,她便因【一缕特殊的气息】,认定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身份。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在佐证这一点。而她也发觉,云澈似乎毫不避讳让她知晓自己的身份。

身为魔女,她自然知道云澈夺走了被焚月神界所藏,魔后万年来一直在找寻的蛮荒神髓。但她没有当场发作,没有戳破,甚至一直在以魔女的身份对云澈示好……因为,这是魔后之令。

她知晓魔后从未见过云澈,又从魔女蝉衣那里得知云澈的修为是神王境,因而始终无法理解魔后为何对这个人如此之看重。

今日至此,她确信魔后定是看走了眼。先不论对方潜力如何,两只从东神域逃窜而来的丧家之犬,面对劫魂界的主动示好竟如此狂肆,一万个愚蠢都不足以形容!

若非魔后之令,这样的人,她都不屑亲自出手。

魔女气场,岂同小可,一时间,皇天阙的战场彻底大乱,那些年轻的天君们没有丁点的抵抗之能,一瞬间便被远远卷飞。

云澈身体剧震,衣袂鼓起,身上如被万岳重压。但让妖蝶意外的是,被自己的气场如此近距离的笼罩,云澈的脸上却没有痛苦之色,平静的让她微微皱眉。

“千影,”云澈低低出声:“第一战就是魔女,很不错的开端。你总不会……对不起我送你的那半颗蛮荒世界丹吧!”

千叶影儿很轻的一笑,幽然道:“你刚才都说了会让她后悔,我若是做不到,岂不是打了你的脸……我可怎么舍得呢。”

幽音浅落,逆渊石光芒尽散,她身上黑光爆裂,辐射出一个巨大的黑暗领域,将魔女妖蝶的气场直接撕裂。

两人气场碰撞,皇天阙顿时风云暴动。

惊天的风暴之下,云澈身形疾退,直退至三十里之外,面色僵冷,漠然远观。

“呃!??”

“啊啊啊啊啊……”

恐怖绝伦的风暴亦无法压下那瞬间惊起的叫喊声,每一张面孔都像是重槌轰过,极度的变形、扭曲。

天牧一、阎三更、祸天星……强如他们,都在这一刹那汗毛倒竖,骇然欲绝。目光死死的盯住折身魔女妖蝶前的女子,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灵觉。

“八……八级神主!”天牧一失口惊吟,寥寥几个字,却险些惊碎无数的心脏。

八级神主,神主后期之境,亦是王界的魔女、阎魔、蚀月者所在的那个层面!

王界之下的第一界王天牧一,也同为八级神主!

这是天牧一亲口喊出,众人不敢置信,又不能不信。

“她……她是谁?”祸天星颤声道:“北神域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

到了八级神主这等境界,任何一人,都是北域皆知,宛若天上神灵般的存在。

但这个面罩遮颜,金发飘扬,黑芒遮天的女子,他们却无一人有丝毫印象,就连她所释放的黑暗气息,都无比的陌生。

两个后期神主的玄气同场释放,单单是威压,便不啻于天灾。漆黑的玄光映照着一张张苍白的面孔,尤其是先前第一个跳出要拿下云澈与千叶影儿的天罗界,从天罗界王到罗氏兄妹,每一个毛孔都在剧烈发颤,全身上下如被暴雨浇淋。

他们之前,竟要去对一个八级神主动手!?

当年,一颗蛮荒世界丹,让宙天始祖在神主境界直跨三个小境界,引为玄道历史的神迹。

而千叶影儿以半颗蛮荒世界丹,在半年时间里,直跨神主境的四个小境界!

就如禾菱所言,以天毒珠的淬炼之力和她的木灵之力所炼化的蛮荒世界丹,绝非宙天始祖当年所得的那颗可比。

妖蝶发丝扬起,深深皱眉。

千叶影儿,与云澈一起逃至北神域的东域神女。其修为被废的传闻,她早早便已得知,魔女蝉衣当年亦曾亲见……依照蝉衣所言,她所见的梵帝神女,修为已是落至神君境。

但,距那时才不到两年的时间,怎会有如此夸张的差距。

不过很显然,她身上有着一件可以完美隐匿气息的玄器,连自己方才都被完全瞒过,何况蝉衣。

一念至此,魔女妖蝶双目之中缓缓现出两抹蝶状的黑芒:“原来如此,怪不得敢如此张狂。可惜……”

神主之境,步步天堑。跨越一个小境界有多艰难,一个小境界意味着多么巨大的差距,非神主修为根本无法理解。

八级神主面对九级神主,将是绝对意义上的不可超越,不可战胜。

不再赘言,妖蝶神色冷漠,手掌伸出,虚空一抓。

千叶影儿的手也在下一个刹那挥出。

“糟……快退!!”天牧河大惊失色,一声暴吼。这可是两个后期神主的领域碰撞,如此距离的余波,哪怕神君也不可能承受。

皇天阙毁掉也就罢了,这里聚集着皇天宗最优秀的一批后辈,如果夭折于此,将是无法想象的损失。

“来不及了。”天牧一强撑冷静,一声震天大吼:“结界!”

两个后期神主皇天阙交手……身为第一界王的他恨不能破口骂娘。

大吼之下,天牧一、祸天星、蝰蛇圣君三人已是快速出手,合力筑起一个隔绝结界。

轰隆!

光明被完全吞噬,黑暗无光的世界之中,皇天阙瞬间崩塌近半。三大最强界王合力撑起的结界大幅度下陷,但总归将另一半皇天阙,和惊骇中的众人保护其中。

其他上位界王也都是如梦方醒,迅速向前,将力量注入结界之中,但他们的目光却是齐齐仰头看天。

魔女妖蝶和一个八级神主的交手,这是近在咫尺的天灾,更是毕生难见的玄道巅峰之战。

两道黑暗领域碰撞,互相撕裂吞噬间,竟是平分秋色。妖蝶的脸上再一次轻微的变了。

论及修为,千叶影儿明显不及她。但,黑暗玄气碰撞之时,她却感觉到了一种绝不该存在的……

层面压制!

身为隶属魔后的魔女,她所继承修炼的黑暗玄功,层面毫无疑问是当世至巅,连稍胜者都几不存在。至少在她的认知中,能真正在“层面”上胜她的,唯有力量【特殊】的魔后。

而此刻,她非但从千叶影儿身上感受到了层面压制,还分明感觉到……这种压制竟无比的清晰强烈!

层面压制之下,玄力足足弱她一个小境界的千叶影儿,竟是完整抵御住了她的黑暗妖蝶之力。

唇间一声轻吟,妖蝶双手轻舞,气息陡变,黑暗的世界忽然现出无数黑暗蝶影,千叶影儿的身周顿时万蝶飞舞,每一抹蝶影都拖着深渊的幽暗与死亡的气息。

千叶影儿身姿轻转,金芒裂空,神谕抓于手中,轻轻一掠,顿时,黑蝶的世界断开道道刺目的金痕,金痕之下,足以吞噬虚空的黑蝶竟如轻烟般片片湮灭,无一可近千叶影儿之身。

“!?”妖蝶双手的舞动停滞,五指一拢,万蝶回舞,聚拢于她的身后,化作一道百丈蝶影,蝶翼展开,她亦如魅影般现身千叶影儿之侧,收拢的蝶翼将千叶影儿所在的空间瞬间化作吞噬万灵的黑暗深渊。

轰嗡

噗!!

在北神域,从来没有人会质疑魔女的强大。皇天阙之上,魔女妖蝶的出手,每一个刹那都是天昏地暗,向在场的无数强者诠释着何为魔女真姿。

听闻与亲见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亲眼目睹,甚至近距离感受着魔女之力,视觉与灵魂的冲击,哪怕对一众上位界王而言,都大到无法形容,对魔女,对王界的敬畏更是倍增。

但,更让他们惊骇莫名的是,如此强大的力量,如此恐怖的魔女,竟丝毫没能将对面的金发女子压制!

千叶影儿所修的黑暗玄功都是来自云澈,更准确的说,是来自劫天魔帝。

她的玄道天赋、悟性本就极其之高,玄道认知更是不下于当世任何一人,在加上身融魔帝之血,对黑暗玄功的驾驭可以说仅次于云澈。

这些年在和云澈的双修之中,她体内魔帝之血的融合也与日俱进,对黑暗玄功的领悟与驾驭亦是越发轻易。在将云澈最初扔给她的永夜幻魔典修至大圆满后,她又择了数部劫天魔帝所留的黑暗玄功,虽只短短数年,却也全部轻易修至了大圆满之境。

虽然这些黑暗玄功在层面之上不可能与黑暗永劫相较,但都绝不下于她曾经所修,用了数百年才修至大圆满的梵帝神功。

天地颤荡间,近六成的皇天阙已在黑暗中化作齑粉。妖蝶的攻击越发狂暴,蝶翼的每一次舞动,都会卷起吞天噬地的黑暗风暴,却自始至终,都无法将千叶影儿压制。

反而,那极其沉重的层面压制,像是一座不断迫近的擎天山岳,让她的心魂逐渐开始不宁。

轰隆!

黑光炸裂,一个巨大的黑暗涡流绽放在虚空之中,久久不灭。

两人终于遥遥分开,妖蝶没有再出手,她看着千叶影儿,声音带上了深深的低沉:“你所修的玄功,从何而来!”

千叶影儿金眸稍眯,面罩之下,妖异而绮丽的眸光分明混杂着一抹扭曲,她软幽幽的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你未来的主子,而且嘛……最好是在床上问。”

“……?”妖蝶愣了一下,随之轻轻吐息,低语道:“主人说过不能杀他,但没说过不能杀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