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2章 谁是阎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杀我?”千叶影儿报之浅笑,轻捻的手指缠绕着千万道微小的黑芒:“凭你的话,这辈子都做不到哦。”

轰隆!

黑暗再次漫空,空间陡然塌陷,漆黑无光的世界中,所有人的瞳孔,乃至心魂之中,都清晰无比的印出了一只曼舞的黑蝶。

“这……这是……”黑暗之中,传来声声的惊吟。

“永恒蝶渊。”阎三更目光穿透黑暗,凝望高空,口中发出着沉缓的低语:“八级神主,竟能将她逼到这种程度……”

不远处,焚孑然的脸色接连变化,他已经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念道:“难道他们是……”

阎三更转首:“孑然帝子,你知道他们的身份?”

“不,不是他们。”焚孑然摇头,不知是在回答阎三更,还是在自语:“不可能是他们。”

阎三更皱眉:“你所指的人,究竟是……”

嘣!

很轻的一声响动,却吞噬了所有其他的声音。被对方的实力所惊,再加上动了真怒,魔女妖蝶的玄力终于完全释放,专属劫魂界第四魔女,名为“永恒蝶渊”的魔女领域,在皇天界的上空现出了它的可怕真姿。

千叶影儿的金瞳之中,也映出了轻舞的蝶影,她感觉到自己的五感在快速的淡去,吞噬的感觉从她的心魂之中滋生,并快速蔓延。

魔帝之血的存在,让千叶影儿可以面对妖蝶之力而不败。

但,能弥补玄力的差距,不代表能弥补魂力的差距!

而第一魔女妖蝶,她的最强大之处,便是黑暗魂力!

蝶渊之下,那迎面而至的灵魂压迫感甚至超出了千叶影儿的预想。曾经的她能够驾驭“梵魂求死印”,魂力之强可想而知,但如今的她面对魂力全开的妖蝶,第一瞬间,她便知道自己不可能抵挡。

她甚至感觉的到,自己若被蝶影完全吞噬,或许真的会“永恒”都无法脱出。

但,她却没有第一时间全力摆脱,甚至没有抵御,身上的黑暗玄光反而全部聚拢于手中神谕之上,直迎妖蝶而去。

“哼,愚蠢。”妖蝶一声低念,手势与眼神同时变化……

而就在永恒蝶渊即将完全铺开,将千叶影儿吞噬其中的刹那,千叶影儿遥远的后方,云澈忽然伸出手来,轻描淡写的虚空一抓。

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烈扯动,妖蝶半眯的瞳孔猛的睁开,而她释出的玄力和魂力亦随之失控,铺开的,竟是一个极度扭曲的永恒蝶渊,本完美无瑕的魔女领域不但威力骤减,还绽开了数十个大小不一的破绽。

那一刹那诡异的感觉,还有扭曲不堪的魔女领域,妖蝶都从未有经历过。而同一个刹那,蓄势待发中的千叶影儿力量爆发,一道金影带着黑芒刺入蝶渊领域之中,将本是可怕无比的魔女领域……近乎轻而易举的直接刺穿,然后猛然撕裂。

嗡!

蝶翼断裂,领域震荡,骤至的反噬让妖蝶全身剧震,她心中惊骇莫名,但魔女的意志却让她毫无慌乱,手势陡变,强行回拢领域之力,不退反进,骤然抓向刚刚将领域撕开的神谕,

一声闷响,神谕被妖蝶牢牢抓于手中,顿时如被掐住七寸的金蛇,神光陡黯。

远处,云澈的五指再次轻轻的虚空一扯。

方才那股诡异无比的撕扯力在这一刻再次袭来,她强聚手间的力量竟忽然摆脱她的控制,一下子逸散了近三成……而且是凭空失控,凭空逸散,活生生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诡物无声啃噬掉了一般。

嚓!

力量的诡异失控让妖蝶再无法制住神谕,神谕脱出她的五指,向她的脸上直甩而去。

嘶啦!

空间被狠狠的撕裂,妖蝶腰身扭转,以一个奇异的身法退掠而去,只余数十根黑色的断发在黑暗中飘舞。

妖蝶的身影现于十里之外,身形停住的刹那,一声轻响传来,她面罩的上沿裂开一道倾斜的裂痕,伴随一缕缓缓溢出的血痕。

空气彻底的凝结,所有的心脏也都死死的绷紧,无法跳动。

他们看到了刚刚铺开,便被一瞬撕裂的魔女领域,看到了额角那猩红到刺心的魔女之血。

连妖蝶自己,都记不起已有多少年未曾受伤过。

“究竟是谁……究竟是谁?”天牧一看着上空,喃喃低念。他竟然亲眼目睹魔女妖蝶受伤,这是何其不可思议,足以惊世的画面。

没有碰触自己的伤势,妖蝶的目光穿过层层黑暗,定在了云澈的身上。

相比于千叶影儿,云澈才是妖蝶最为在意之人。所以纵然在和千叶影儿交手,她依旧有相当一部分注意力是在云澈的身上。

而那两次诡异无比的异状发生时,她都察觉到了云澈手势的变化。

但,也仅仅只是手势!?没有任何异样的气息。

刚才的感觉……那是什么?

千叶影儿丝毫没有给她喘息之机,一道金影已是裂空而至。

两人重新战在一起,黑暗灾厄再次降下皇天界。

先前的力量碰撞,两人势均力敌。但此刻,妖蝶已是稍有心乱,再加上魔女领域的反噬,黑暗之中,她竟逐渐被千叶影儿所压制。

云澈静默了看着,目光毫无情感的盯着妖蝶,在某一个刹那,他的左手食指轻轻向下一斜。

砰!

妖蝶缠绕魔光的手指与千叶影儿的神谕碰触,在两人身周一瞬爆开数十个黑色暗域。但这种只属于后期神主的可怕僵持才持续了不到半息,妖蝶的手指忽然颤动,她释出的力量竟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空缺。

不大的空缺,却是让她力量的流转刹那失控。

这样的变故,在势均力敌,还是神主层面的恶战中无疑是致命的。妖蝶的脸色还未来得及变化,神谕已是猛然撕开她的力量,如一条金色的毒蛇般飞蛇而至,正正的点在了她的心口。

轰————

如有一枚漆黑的星辰在妖蝶心口炸开,她如一只断翼之蝶,在黑暗风暴中飘飞而去,带着一道触目惊心的掠空血痕。

这一次,她无比清晰的感知到,异变发生的同时,云澈的手指出现了一个轻微的动作。

一次……两次……三次……真的还是巧合吗?

那究竟是什么?某种神遗级别,没有气息的玄器?

或者妖术!?

而捕捉到这一切的并不只有他,还有另外一人。

呼!

在众人的惊骇欲绝之中,阎三更忽然腾空而起,直取千叶影儿,伴随着一句无比阴沉的声音:“我来助你。”

妖蝶的身影在高空定住,手按心口,指间沥血。

“神谕”,东神域梵帝神界的神遗之器。它的名字,妖蝶很早便有所知,此刻,她无比清楚的见识到了它的可怕。

但,被神谕所伤的她却是丝毫未顾伤势,反而全力折身,再取千叶影儿,身后的蝶影不过转瞬之间便归于凝实,重新铺开的魔女神威,比之方才几乎感觉不到有半分的孱弱。

阎三更亦在这时逼近,一个九级神主,一个七级神主,合攻千叶!

千叶影儿半分不退,雪颜上连一丝的动容都看不到。

论及修为,阎三更弱于千叶影儿一个小境界,但亲身面对,压迫感竟沉重到让他窒息。至少,那绝不是一个小境界之差该有的压制。

他眉头轻微耸动,和妖蝶刹那眼神交换,在临近千叶影儿时,他的身势忽然一变,竟从她身边一掠而过,直取云澈。

妖蝶的力量亦在这时全力爆发,将千叶影儿牢牢压覆牵制,让她断无可能抽力阻止。

身为七级神主,又是阎魔界的三十六阎鬼之首,今日之前,阎三更绝不会相信以自己的身份会亲自对一个七级神君动手。

今日他不但出手,而且快狠之极。

数十里空间一瞬拉近,视线中的云澈近在咫尺,阎三更一把抓出,张开的五指在空中撕开一线漆黑的裂痕。

空间撕裂的声音尖锐到似乎将众人的耳膜撕成了无数的碎片,但阎三更的面色却是出现了刹那僵硬,因为他的五指竟是直接抓空,身后,只有一道被撕碎的残影。

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愕然之后,阎三更的反应快若九霄雷霆,身影陡转,精准无比的抓向云澈刚刚现身的所在。

嘶啦!

速度,还有撕裂之声比方才还要恐怖数倍,但阎三更五指所至,竟依旧只有碎裂的残影。

他的脸色稍稍变化,瞳孔之中,晃过一抹灰白的死气。

“顶级的身法,或许还修到了最高境界,让人赞叹。”阎三更看着前方,口中吐出着赞许之言,他缓缓转身,目光落在了云澈出现的位置,手臂抬起,五指向下轻轻一压。

一阵或凄厉、或哀怨、或绝望的吟叫声忽然从未知的空间传来,犹如千百只孤魂野鬼在尖叫嚎哭。阎三更的身后,缓缓的映出一个灰白的骷髅之影,他的肌肤,也在这一刻化作骇人的暗灰色,活生生一具已开始风化的干尸,唯有一双眼睛,折射着不该属于活人的诡光。

那双可怕的眼睛从指缝间锁定着云澈的所在,口中的声音沙哑的难以听清:“来,让我看看,这一次,你又该如何逃开。”

声音缓落,他已是冲向云澈,速度虽然依旧快猛绝伦,但比方才反而慢了许多。

只是,在他移身的刹那,周围万鬼哭嚎,整个世界,仿佛忽然变成了一个可怕的鬼域。

而位于鬼域的中心,云澈如被万鬼缠身,彻底的动弹不得。

云澈七级神君的修为,他能碾压天孤鹄,已足惊当世,但再怎么都不可能抗衡他一个七级神主。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之下,再强大的身法也会沦为无力的笑话。

阎三更拖着一道长长的灰痕,五指直直抓向云澈的喉咙。直到近至数丈,云澈依旧没有逃开……理所当然的动弹不得。

就在阎三更确定云澈下一个瞬间便会落入他手中时,瞳孔中的云澈竟陡然放大。

神君境七级的气息,在一刹那间以一个夸张、恐怖到不可理解的幅度在他的身前爆发,只是他却连震惊都来不及生出,一抹残影已从他的身边掠过,只在他的瞳孔深处,印下了一抹刹那闪现,却久久不散的朱红印痕。

阎三更身影停滞,世界所有的声音也全部消失了。

他整个人定在那里,然后缓缓的低头……一把巨大的剑,闪耀着并不明亮的朱红光华,刺入着他的心口,贯出着他的后背,捅穿在他的躯体之中。

他比天罡神石还要坚韧的神主之躯,还有神主之境的护身玄力,竟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蠢货。”

阎三更的后方,传来他这一生听过的最冷漠不屑的低语。

云澈伸手,劫天诛魔剑顿时贯出阎三更的躯体,飞回到他的手中,剑身不染半丝污血。

随之,朱红之剑消失于他的手中。他背对阎三更,自始至终,都未再看他一眼。

被一剑贯体,对一个修为高至神主之境的人而言,绝不是什么致命的伤,甚至连重伤都算不上。

但,阎三更却依旧定在那里,身体的空洞没有流血,唯有一抹朱红的光华依旧在无声闪耀,丝毫没有散去和淡化的迹象。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