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终幕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雪姬剑收起,沐玄音玉指轻掠,南万生已无力量支撑的随身空间顿时崩碎破灭,散开大片的奇异玄光。

能为南溟神帝随身所携,这其中哪怕最不起眼的一个,都是常人万世难企的旷世奇珍。这些异宝现出之时,整个星球的光线、气息都为之剧变,随之大地竟剧烈的震颤起来,似乎已难以承受这些神帝异宝所释放的强大气息。

沐玄音的眸光落在一抹浮于半空的金芒之上。这抹金芒并不耀眼,却极致的清澈纯粹,而它分明是由魂源分离出来的魂光,分离之时,会对灵魂本源造成创伤。

能被南溟神帝不惜以如此代价保护之物,毫无疑问,唯有南溟一脉的命脉……南溟神力的传承之器!

沐玄音缓缓伸手,将南万生的头颅和南溟的神源之器直接冰封、禁锢于一道蓝光之中,随之身影虚化,无声匿去。

直至连最后一丝寒气都消失殆尽,找不到任何她曾出现过的痕迹。

————

以焚命为代价,将重伤的南万生送离,南归终似已再无执念,他气息尽敛,老眸闭合,不去看下方已被摧成黑暗地狱的王城。

半生为帝,身陨前又为南溟留下的最后的希望,他自认对南溟、对先祖已然无愧。南溟的未来如何,皆凭天命。

眼睁睁看着南万生遁离,与阎祖对战的两溟神,以及下方拼死奋战的长老、溟卫、玄者无不精神大震,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黑暗之中重耀希望,而且是无尽的希望,就连崩溃殆尽的信念都焕然重生。

“南溟永恒不灭……我们纵然身死,力量……也会在王上的麾下重生!”重伤的溟神以全身的力量暴吼着。

“王上归来之日,便是你们这些魔人灭亡之期!”

另一溟神双臂尽断,声音却是啼血高昂,字字激荡着所有南溟玄者的心魂,原本渐弱的反抗之力竟是瞬间倍增,个个以命相搏。

没错,希望。对此刻的南溟而言,再没有比这更奢侈的东西。

只是,这份奢侈只持续了短暂之极的数息。

乒……

尖锐无比的破碎声,在南归终和两溟神的魂海响起,让他们刚刚激燃起来的热血一瞬间冷彻刺骨。

魂晶破碎,南万生……死了、

南归终闭合的双目猛的睁开,只是眸光一片浑浊,灰暗到几乎不见瞳孔。

两溟神也同时定在空中,全身在冰冷中颤抖,如堕入了最深暗的冰狱。

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落于南归终身前,看着忽然神色大变的南归终,都是面现疑惑。

南归终一点点抬头,苍老的脸上是昏暗到极致的绝望,

他的手指在颤栗中抬起,指向高空之上的云澈,口中,发出艰涩的低喃:“你……竟然……”

“呵……呵呵……”南归终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格外凄凉:“我南溟最强的力量被你反制,最后的退路亦早在你算计……北域魔主……你…够…狠……”

云澈:“……?”

“哦?”错愕的神情在千叶影儿脸上微闪而过,她的眸光扫过南归终和两溟神,低念道:“难道……南万生死了!?”

有人阻截了幻溟璇玑阵?

她忽然转眸,看了一眼对南万生遁走一直无动于衷的彩脂。

“既已如此,解脱吧。”千叶秉烛向南归终伸出了手掌。

“不必劳烦。”南归终淡淡道,他老眸看向下方,视线之中,王城已被血染,曾经的繁盛与荣耀都在化作破灭与灰烬。或许这一刻,他宁愿当年已真的归去,至少那样,他一生的记忆中,南溟王界都是那般的倾天傲世。

“逃吧。”他的声音沉重悠长,如来自一口锈迹斑斑的万年古钟:“世间,已再无南溟,你们的意志,也再不属于南溟……逃吧……逃吧……至少,为自己留得性命。”

语落,他手掌抬起,掌心凝聚最后的南溟神光,重重的轰于自己的天灵。

轰————

沉闷的轰鸣,响起在所有南溟玄者的灵魂深处。

最后一丝浊光消失在了南归终的眼瞳之中,他的身体缓缓倒下……也崩塌着所有南溟玄者刚刚重生的信念。

比绝望更绝望的,是希望之后的绝望。

南归终最后的言语,无疑在告诉着他们,刚刚遁走的南万生……南溟留存下来的最后希望,已转瞬灭亡。

斗志、信念、意志彻彻底底的崩塌了,当曾经的神帝亲口宣读南溟的消亡,他们已再没有了归属,已再没有了抵抗的理由。

“南…溟…既…灭,何…存…溟…神……”

两溟神发出一模一样的低喃,他们的目光对视,却没有碰撞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色彩,唯有空洞的灰暗。

砰!!

空中炸开两团异常灼目的金芒,他们最后的溟神之力爆于己身,化作为自己送葬的神芒……或许,这是他们在彻底的绝望之下,所能绽放的最后尊严。

最后的溟神,只剩被阎一捏于手中,头颅吊垂,四肢耷拉,连求死都不能的南千秋。

两帝皆亡,奋战到最后的溟神亦都选择了自绝……浴血的南溟玄者们,甚至那些有着极高地位的长老与溟卫,他们最后的一丝信念彻彻底底的崩塌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支撑。

呆滞、嚎哭、绝望……本就处在极大劣势的南溟玄者一溃再溃,他们再没有了战斗的意志,开始全力的、疯狂的逃窜,因为到了现在,他们最后所能守护的东西,唯有自己的生命。

染血的太初之龙,每一次龙翼的挥舞,都会葬灭无数的南溟玄者,而那些阎魔阎鬼更是心怀对南域玄者的怨恨与虐杀的快感,他们的攻击不会带有丝毫的怜悯,寥寥数十人,却在这片毁灭的土地上撕开一片又一片死亡的炼狱。

视线中的南溟王城已化作真正的血色地狱,耳边是无际的绝望嚎哭,阎天枭傲视下方,作为入侵者,他黑瞳中却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怜悯与歉疚,唯有无尽的快感……他们对三域玄者的恨怨早已深入骨髓,且传承了近百万年。

“果然,那个看似玄妙的逃逸玄阵也早在魔主掌控之中。”阎天枭嘴角一丝讽笑,内心则是对云澈已强盛到无法形容的敬仰,他一个闪身,来到云澈身侧,屈膝俯首道:“魔主,南溟虽余众极多,但都已无心为战,八方溃逃,是否赶尽杀绝?”

随着南溟玄者的溃逃,太初龙族的攻势明显缓下,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都静立于南归终尸身前,不再出手。

“我说过,南溟一脉,必须寸草不存!”云澈声音冰寒:“不过,凭你带的区区数人,要赶尽杀绝不过是痴妄。”

为了隐匿行踪,阎天枭只带了阎魔阎鬼,他们虽都有着极端恐怖的神主之力,但毕竟数量太少,想要就此绝了南溟一脉,的确是痴人说梦。

“魔主的意思是?”阎天枭请示道。

“追杀至南溟边界。至于后面的事……”云澈眸中闪过一抹骇人的幽光:“自会有人去做。”

————

东神域,宙天界。

自云澈出发前往南神域后,池妩仸虽丝毫没有表露出担心之态,但这些天始终有些心绪不宁。

云澈在身侧时,做出再夸张的事,她都可以一并兜着,但如今东、南两域相隔,她手长莫及,终是无法彻底安心。

唯二的安慰,是隐于南神域的沐玄音,以及带着二梵祖与古烛悄悄跟随而去的千叶影儿。

香风轻拂,一抹彩影如幻光般现身于池妩仸身前,婳锦跪拜在地,声音略带急促:“主人,南域那边……”

“发生何事?”池妩仸猛的起身,能让婳锦出现些微的仓惶之态,绝非小可。

婳锦稍平气息,道:“魔主于南溟太子的册封典仪上,虐杀了龙神族九龙神之一的灰烬龙神。”

短短一句话,绝对字字惊天骇世,尤其,婳锦着重强调了“虐杀”二字。

“……”池妩仸月眉轻蹙,并未出言。

婳锦继续道:“此消息传播极快,显然南溟在主动助澜此事,用不了太久就会人尽皆知。”

“龙神之间必定互有感应,灰烬龙神死,其他八龙神定第一时间知晓。现在绝不是触动龙神界的时机……”池妩仸喃喃低语:“他为何要如此?”

蓦的,她眉梢一挑,低语道:“难道,他是在借此引南溟忌惧,逼诱南溟动用溟神大炮!?”

“溟神大炮?那是?”婳锦抬头,下意识问道。

“若当真如此,那我……终究还是低估他对于复仇的癫狂。”池妩仸双目轻闭,幽幽一叹,有些失神的自语道:“我还以为,经过了影儿一事,他至少……”

婳锦听的似懂非懂,问道:“主人,龙神界那边必定震怒,就算没有龙皇号令,他们也不可能再继续沉默。接下来该如何做,请主人下令。”

短暂的安静,池妩仸眼眸睁开,黑瞳深邃如幽海:“传令天牧一和天孤鹄,让他们立刻调动驻守东域西方诸界的至少五十个星界,让他们放弃驻地,以各界王为首,即刻北移,返回北神域,速度越快越好,声势越大越好!”

现在,她必须全力分散龙神域的注意力,争取尽可能多的应对时间和时机、

“是!”婳锦虽心中震惊,但没有细问,便要离开。

“等等!”池妩仸忽然想到了什么,玉臂抬起,定格空中。

“命令不变,但让天牧一与天孤鹄暂缓行动。”池妩仸声音徐徐,似在说与婳锦,又似在自语:“再等几个时辰,南神域那边,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

“还有一个可能……”她低声沉吟:“龙神死,龙皇,说不定也会感知到。”

若如此,被“调走”的龙皇定会马上回归龙神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