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1章 毒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若论对南神域,对南域诸帝的了解,苍释天绝对远胜在场所有人。

他清楚的知道轩辕帝与紫微帝的性情与软肋。当然,软肋这种东西,在神帝这等层面本是几乎不存在的,但当真正足以造成致命威胁的力量降临时,便会如所有凡灵一般彻底的暴露无遗。

灭界,这是众王界神帝从未想过的两个字,是在他们,在所有世人认知中绝不可能发生的荒谬之事。

但当这种厄难竟真的到来……尤其,就在他们的眼下,远比他们强大的南溟神界还在滚动着毁灭的硝烟,轩辕帝和紫微帝全身每一根毛发都猝然立起,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抽搐。

因为以前从未发生过,所有人们总会下意识的忽略:眼前的魔主云澈,他不为侵占,不为掠夺,不是为了什么野心或利益的最大化,只为复仇!

而且是最残忍残暴,没有任何怜悯,不留一丝余地的复仇!

谈判?根本是他们的痴妄。屈辱与灭亡……连这个选择的机会,都近乎是一种恩赐。

轩辕帝的脸色逐渐由赤红转为骇人的青紫,嘴唇颤动,却无法言语,整条脊骨仿佛浸泡于冰狱之中,向全身蔓延着锥魂的寒意。

嘶啦~~~

恐怖的黑纹在空中层层炸裂,逐渐逼近两大神帝之躯。两神帝在苍释天的言语之下心魂大乱,抵御的更加不堪。

“魔……主……”紫微帝切齿低吟,嘴角血流淋淋:“当年……虽有愧对……但怨不至此……你……当真……要……做的如此之绝吗……”

“苍释天。”云澈淡淡出声:“想当本魔主的犬马,先自证资格。”

根本无需云澈明示,苍释天马上道:“轩辕帝和紫微帝葬身此地后,恐慌、群雄无首、王权之争……都会让轩辕界与紫微界陷入混乱。如此,无需劳驾魔主和三位阎祖,只需阎帝相助,我便有十分的把握摧灭其一。”

“苍释天!你~~~”

“不过,”无视轩辕帝和紫微帝那狰狞的目光,苍释天继续道:“轩辕和紫微虽有重罪,但罪不至南溟这般地步。而且以我这些年对轩辕和紫微的了解,他们倒也不至于蠢到无可救药。因而释天斗胆,请魔主再给他们两人,也给轩辕界和紫微界一个机会。”

轩辕帝和紫微帝脸上的表情凝固,但肌肉依旧颤栗不止。

“……”云澈稍稍侧目,斜斜的扫了轩辕帝和紫微帝一眼,随之一声轻哼,低声道:“你们。还有一句话的机会。”

那淡漠藐然的语气,仿佛是一个权倾诸世的帝王在怜悯着两个最卑微的贱民。

三阎祖的力量稍微一收,让两神帝的压力骤减。紫微帝双手攥紧,想起自己为帝的一生和紫微一脉的列祖列宗,他猛一咬牙,目光变得异常凶戾。

刚要开口,他却忽然发觉,身侧的轩辕帝气势快速弱下。

“好,”轩辕帝双目闭合,低低出声:“若魔主善待轩辕……轩辕一脉,愿凭魔主驱使。”

灭界二字太过沉重,足以压倒一切……包括一个神帝的尊严荣辱。

连千叶梵天这等人物,为了梵帝的生存都主动向云澈屈膝,并以死换来了梵帝的延续,遑论轩辕。

什么尊严、什么傲骨、什么出身、什么救世之功……在绝对的力量,绝对的手段面前,统统都是狗屁。

“轩辕,你……你说什么!”紫微帝目光陡转,满脸的不可置信。

“呵,”轩辕帝惨笑一声,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他的神色反而轻松了几分:“我们可以傲然战死,换来的却可能是星界和血脉的灭亡……苍释天的话没错,魔主不是龙皇,不会有道义和怜悯。”

“苟活,虽被天下所不耻,但至少可以保得轩辕苟安。何况……当年的真相已为世所知,我们今日纵不屈葬身,在世人眼中,我们当真死的有尊严吗?”

说完这些,轩辕帝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这些话,他一半是说与紫微帝,一半是说与自己。

眼睛的余光瞥向云澈的位置,他的心间充斥的是无尽的灰暗与忌惮。

今日之前,南域四神帝都绝不认为北神域能与西神域抗衡。

但,亲眼目睹着云澈身边之人的恐怖,目睹南神域的覆灭,这种念想也随之崩灭,苍释天果断倒戈,轩辕帝的意志也终于崩塌。

“明智的选择。”苍释天微笑道。

“轩辕,连你也疯了吗!”紫微全身颤抖,嘶声吼道:“我们身负真神之遗,秉承先祖数十万年的荣耀,纵惨烈断绝,也绝不可为他人之奴!我紫微一脉……哪怕最低等的玄者也绝不惧死,你何必自贱轩辕一脉!!”

轩辕帝闭目,没有回应……他的选择。无关是否惧死。

“南溟之灭,是因被溟神大炮重创己身!我们两界数十万载的底蕴,无以计数的强者,岂会那么容易被他们所创!怕是他们还未临近,便已陷入龙神界的愤怒和整个西神域的围剿!到时,不但你,整个轩辕界都会受你所累,后退无路!”

“……”轩辕帝依旧无言。

“说的很好。”云澈言语赞赏,唇角却是轻蔑的不屑,他淡淡道:“轩辕暂赦,紫微……杀!”

魔主之令下,压制于轩辕帝身上的力量顿时消失无踪,他双臂垂下,松弛之余,全身冷汗如暴雨下倾泄而下,转眼将全身浸湿。

三阎祖的力量顿时全部集中于紫微帝之身,一连串刺耳至极的“咔咔”声瞬间传来……那是紫微帝在恐怖重压之下的断骨之音。

三阎祖合力,南万生都不可能抵御,何况紫微帝。他面如白纸,护身之力如游虫般搐动,但他的眼神却依旧坚毅,爆闪着越来越浓郁的紫芒。

咔!

又是一声脆响,紫微帝的前胸大幅度下陷,血流从七窍中狂涌而出。而此时,他瞳孔中的紫芒亦浓郁到了极致,口中猛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吼。

“喝!!!!”

如紫天崩塌,紫阳暴烈,那一瞬间漫天的紫芒释出骇世的神威,竟硬生生将三阎祖的力量封锁撕开一道裂痕。

裂痕之中,紫薇帝踉跄脱出,但下一刹那,众阎魔已齐齐出手,多重阎魔之力横压而至。

未散尽的紫芒猛一扭转,带动着紫薇帝狠狠撕裂虚空,也破开了重压而至的阎魔之力……他自知这般处境之下抵抗无望,连拉一个垫背都根本不可能做到,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惜一切的逃走。

不愧是王界神帝,紫微帝绝望之下的力量爆发超越了他生平的每一个刹那,也尽展了南域神帝的风姿,强行摆脱三阎祖和众阎魔的封锁压制……虽然只是暂时,但已足够傲世。

释出了超越极致的力量,紫微帝眼前晃过刹那晕眩,但他的躯体没有瞬间停滞,死命催动着最后的余力向南方遁去。

但虚影一晃,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只越来越大的手掌……灵觉之中,是一股极速临近,他再熟悉不过的剑气。

轩辕帝。

哧!

手掌正中紫微帝胸口,传来的,却是尖锐无比的撕裂之音。

轩辕帝神情冷漠,几乎看不到一丝表情,他手掌轰击在紫微帝身上之时,无尽剑气从他的掌心贯入紫微帝的躯体,毫无犹豫怜悯的摧残毁灭着。

身为王界神帝,他既已作出选择,便不会再犹疑踌躇。

他选择向云澈屈膝,那么,宁死不屈的紫微帝……这个上一刻的并肩者,便成为他表达诚意的工具。

强行挣脱三阎祖和众阎魔,可想而知紫微帝的力量将亏空到何种程度。在后力未继之时遭此一击,他别说反击,根本连一丝阻滞之力都无法凝起。

“你……”

虚弱无比的一个字,紫微帝的躯体便已如被万剑穿刺,周身飞射出上百道尖细的血箭,一只来自阎二的鬼爪也在这时死死的钳在了紫微帝的后背上。

阎天枭和众阎魔的力量也转瞬而至,将他的躯体以及来不及再次涌起的力量死死镇下。

这一次,紫微帝却没有再挣扎,他似已就这么直接认命,有些涣散的双目直直的看着轩辕帝,没有失望,没有嘲讽,或许,他毫不惊讶轩辕帝的忽然出手……从他向云澈屈膝开始。

“轩辕,你听着。”紫微帝声音沙哑:“你的选择,我无话可说。但我紫微一脉纵然尽灭,也绝不为魔人之奴!”

他猛的转目,盯着云澈道:“云澈,你既选择鱼死网破,我紫微界的抗争……定会染你一身赤血!”

“呵呵,哈哈哈哈。”苍释天忽又大笑了起来,他摇着头,嗤笑道:“紫微兄,难得你当了两万载神帝还如此之天真。抗争?赤血?你就那么确信你紫微界有这种东西?”

“……”紫微帝微一沉眉。

“北域魔人积压了近百万年的怨恨,每一个都恨不能为这场覆天之战献祭生命。而紫微界,身为至高王界,享受的是七十多万年的无上与安逸。这一代,上一代,上上一代……都从未承受过真正的灭顶厄难,你确定魔临之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抗争,而不是恐惧和混乱?”

“那般强大的东神域,被北神域连环击溃,最后诸界界王争先恐后的去屈膝投诚。紫微帝认为,南神域会好上多少呢?”

“哼!”紫微帝不屑冷哼。

“再说……死?啧啧。”苍释天阴沉一笑,转身拜道:“魔主,十方沧澜界与紫微界很是相近,释天对紫微界可谓了如指掌。紫微一脉有着特殊的元气和精血,益己更可益人,极为适合采补。灭之虽然痛快,但颇为浪费,因而释天斗胆提议……”

“杀之不如养之,踏下紫微界后,将紫微一脉如家畜一般圈养,男可兼为奴,女可兼为娼,定期吸纳采补其紫微元气为魔主与麾下魔族所用。如此不但大有裨益,那些惧死的紫微族人说不定还会感恩戴德,世世感恩朝拜魔主的恕命天恩。”

“如此,用不了几代,紫微一脉就会从曾经的帝族,变成魔的奴族,而且永世传承。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比奴性更容易培养的东西。”

阎天枭和一众阎魔眉头齐动,对南域玄者有着极强怨恨的他们,在这一刻都清楚感知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

紫微帝猛的抬头,一直不肯有半分屈服的惨白面孔浮上了一层可怕的青黑色,瞳孔在极度收缩间,竟散开道道如炸裂般的紫痕。

千叶雾古深深的看了苍释天一眼,随之又缓缓合上双目。

以他所识,苍释天快速的权衡利弊,以南域神帝的身份,无比果断的倒戈云澈,且倒戈的极其彻底,为向云澈证明自己的有用和忠诚,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那么,若将来一天,北神域败给西神域,或出现了另一股足以碾压云澈的力量,他也定是第一个背弃而去,且背弃之前,很可能还会给一个最阴毒的背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