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破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双眉斜起,似是很感兴趣,他淡淡道:“不错的提议。苍释天,既然你对紫微界如此熟悉,那这件事,便由你来做。”

苍释天一脸的荣幸之态,迅速躬身道:“定不会让魔主失望。”

云澈斜目,看着脸色灰暗到宛如死尸的紫微帝,脸色微微盈怒:“这个蠢货怎么还活着,你们三个老鬼聋了吗?”

三阎祖被吓得全身一机灵,阎魔之力慌不跌的猛烈爆发。

嘶啦!

空间被撕开成千上万道漆黑的裂纹,紫微帝的神帝之躯亦被残忍的绞成一个无比扭曲的形状,若是换做一个普通的神主,怕是已被三阎祖恐怖绝伦的力量撕成了数十段。

“等……等等……等等!”他开始奋力的挣扎,口中陡然发出尖利到极点的嘶叫:“魔主……我愿意效忠……啊……求放过紫微……放过紫微……我愿意……为魔主卖命……啊啊啊啊……”

北神域的强大,灭界的威胁没有让紫微帝屈服,却是被苍释天寥寥几言击溃。

如今的云澈已足够狠,但或许不够毒……至少没有苍释天那般毒。

“晚了。”云澈不屑低语。

咔……咔咔!

紫微帝的骨骼被一片片的摧断,躯体亦被魔气层层灼灭,他身上紫芒颤荡,更加竭力的挣扎,而更多的力量,却是从口中暴吼而出:“魔主!紫微愿永世忠诚……紫微对魔主……是有用之人……求魔主成全……求魔主放过紫微……求魔主……啊……”

随着阎祖之力的侵蚀,紫微帝的吼叫愈加的凄厉与绝望,云澈却始终背身而立,毫无回应。

“先住手。”千叶影儿忽然出声。

“……?”云澈微一侧目,稍稍皱眉。

三阎祖目光同时看向云澈,但手上的力量却老老实实的停了下来。毕竟千叶影儿的命令,他们也是不敢不听。

忽然从绝望中被拽回,紫微帝全身瑟缩,面色恐惧,再无先前的刚硬。

“好歹是一个神帝,若是愿意听话的话,还是留着为好。”千叶影儿缓缓说道。

“千叶,”彩脂忽然冷冷出声:“身为魔主之奴,你是在忤逆魔主的命令!?”

她这句话既是斥责,更是在揭千叶影儿当年被云澈种下奴印的伤疤。

“魔主的命令,我岂敢忤逆呢。”美眸似有似无的拂了云澈一眼,她慢悠悠的道:“我只是在为魔主奉上更多的选择而已。”

“这紫微帝若当真愿意听话,那么便可多一个神帝的助力,拿下紫微界,也将不费吹灰之力,百利无害。但……”她目视紫微帝,音调稍转,由悠然变得幽寒:“魔主杀令已下,岂可轻易收回。加之若是这么简单的放过你,对从一开始就乖乖听话的释天帝与轩辕帝来说也太不公平了些。”

“直说。”云澈道。

千叶影儿唇瓣微抿,娇粉的弧线勾勒着穿魂的媚惑,但唇间溢出的,却是最恐怖的五个字:“梵魂求死印。”

轩辕、紫微、释天……三大神帝同时全身一抖。就连阎天枭的黑瞳都颤了一下。

寥寥几字,却可让神帝一瞬遍体发寒——唯有梵魂求死印。就连北域阎天枭,都耳闻过这恐怖之名。

“……”云澈没有说话,他可是这世上罕有的亲身体验过梵魂求死印的人。

“看来,魔主愿意赏赐这个机会。”千叶影儿垂眸看着紫微帝:“这也是你,以及紫微界最后的机会,选择吧。”

紫微帝的视线从未如此模糊和灰暗过。

他看向云澈……深邃与冷漠,找不到任何感情,似乎也根本不在意他的选择;

他看向轩辕帝……惊惧、怜悯,却还带着几分难掩的庆幸;

他看向苍释天……嘲讽、蔑视、幸灾乐祸,而且毫不掩饰。

……

活了数万载,他忽然明白,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轩辕帝和苍释天,从未真正看清过人性。

自己一生所坚守与秉承的东西,在这存亡攸关面前,忽然间变得无比脆弱,一文不值。

一旦被种下梵魂求死印,他的命运将彻底被云澈和千叶影儿所控,哪怕将来北神域被西神域所灭,或者出现其他的转机。他也不可能逃脱,稍有反抗,便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事已至此,他已再无别的选择。垂下头颅,紫微帝嘴角扯动,竟是笑了起来,心中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悲凉……就如心魂已经死去了一般。

“请魔主……赐印。”很轻的说着格外简短的几个字,他以一个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平静的姿态,接受了这个不得不选择的命运。

“很好。”千叶影儿缓缓抬手,低声道:“你应该明白反抗的结果。”

紫微帝闭上眼睛,卸下了身上所有的玄气。

寒风一掠,云澈忽然出现在了千叶影儿的身侧,手抓在了她玉雪般的皓腕上,缓缓压下她抬起的手掌。

“你们来。”云澈向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道。

千叶影儿:“……”

几乎难见神情变动的千叶秉烛脸上绽开一抹很轻的淡笑:“不错,种梵魂求死印会伤及魂源,神帝身系梵帝未来,非万不得已,岂可亲自施予。”

语落,他的大手已是伸出,抓在了紫微帝的肩膀上,顿时,道道金痕从他的掌心,快速的蔓延向紫微帝的全身。

紫微帝全身发颤,却是一动不动,任由这世间最残酷的魂印侵入他的躯体和灵魂。

唇瓣微弯,千叶影儿浅浅的笑了起来,她转眸看着云澈,声音幽软:“我的魔主大人,你知道什么叫关心则乱吗?”

云澈:“……”

“当年在踏入北神域之前,我的梵魂和梵帝之力便已被尽废,又怎可能为他人种下梵魂求死印呢。这么浅显简单的事,你方才居然忘记了。”

云澈微怔了一下,随之冷哼一声,低声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不要多事。”

说话之时,他明显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自己的身后传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很努力的压下去。

彩脂和千叶影儿今后的相处,怕是要比他预想的艰难的多。

随着金痕蔓及紫微帝的全身,又在闪烁一瞬后完全隐去,他的身上,已被完整的种下了梵魂求死印。

亲眼目睹着紫微帝被种下梵魂求死印的过程,轩辕帝胸腔起伏,此刻心中最多的已不是怨恨和不甘,反而是一种扭曲的庆幸。

“轩辕,紫微。”云澈沉声道。

轩辕帝身体一晃,停滞了半息才向前一步,学着苍释天先前的样子躬身道:“魔主……有何吩咐。”

一生为帝,又岂会习惯于卑躬屈膝。他的动作、言辞无不是艰涩无比。

紫微帝也走了过来,俯身于云澈之前,只是眼神要比轩辕帝灰沉涣散的多。

“你们即刻下令,调动轩辕、紫微两界的全部力量,全力追杀南溟一脉的余孽。”云澈缓缓开口,向两大神帝下达着将南溟推入永恒绝地的绝杀令。

南溟一脉,寸草不生,这是他当年的毒誓。

两神帝头颅深垂,心中涌上更深的悲凉。

亘古同为南域王界,如今,却要去亲手将南溟一脉斩草除根。

云澈这是在拖着他们堕入越来越深,越来越看不清归途的黑暗深渊。

他们无胆拒绝,只能应承。

“记得散开消息,”云澈继续道:“罪该万死的是身负南溟血脉之人。其他南溟玄者,只要供其所在便可得赦免,若能取其命,还可得重赏。”

这个消息散开,可想而知南溟逃亡的玄者之间,将爆发何等惨烈的人性地狱。

“是。”两神帝艰涩应声。

“三个月,”云澈字字阴寒:“三个月后,我不希望这世上还存在南溟的骨血,一丝一毫都不能!听懂了吗!”

这一次,轩辕帝和紫微帝都没有马上应声,因为三个月实在太短太短。

犹豫再三,轩辕帝还是硬着头皮道:“魔主,轩辕界一直以来都对魔人……有所怨惧,我虽愿凭魔主驱使,但这个命令之下,轩辕界必因信念分歧而内乱,单单平息内乱,都要不短的时间,紫微界那边亦是如此,三个月的时间实在……”

“呵,连驾驭自己的掌中之人都做不到,你们这些年的神帝都当到狗身上去了吗!”云澈冷冷打断轩辕帝之言,视线也变得森然刺骨:“屈膝之犬,何来向主人叫唤的资格!乖乖执行命令,三个月……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何种手段,一天都不可多!”

内乱?那不更好么!如此将来他们纵然再投向龙神界那一方,威胁也会大减。

今天,云澈带给他们的层层恐惧阴影实在太过沉重,那陡然阴桀下来的眼神与语气让他们全身生惧,再不敢多言半字,连忙俯首遵命。

阎天枭忽然出声,声音狠厉:“魔主是要你们‘即刻’下令,没听懂吗!”

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为什么云澈不让他们远追。原来他那时,便准备将这个追杀南溟余孽的任务交给这些南域的王界,让他们退步无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