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4章 无音无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魔主,你准备留在南域?”阎天枭问道。

“十方沧澜界大概会是个不错的地方。”云澈淡淡道。

阎天枭皱了皱眉,道:“苍释天这个人……”

“不用提防,今日开始,踏沧澜如踏魔域。”云澈道:“该小心翼翼的是他苍释天。”

“那魔后那边?”

“东神域那边该怎么做,由她自己决定。”云澈目光微闪,他从来不会怀疑池妩仸的情报能力,南神域这边发生的事,即使不传音告知,她用不了多久也会详细的知晓,并且能很准确的推测出他接下来的意图。

忽然,云澈眸光一阴,猛的转首,看向西北方的上空。

也是在这时,一点寒芒从至少千里之外刺空飞来,带动着来不及传至的撕空之音。

千里空间仿佛被整个的切断,那点寒芒临近之时,速度依旧快到恐怖。而最可怕的是,掷出如此惊人的速度,那人出手之时气息却极为淡薄,以云澈的灵觉,也只堪堪捕捉到微弱的一缕。

而这一缕,也在瞬息之后彻底消失无踪。

破空的寒芒还未临近,千叶影儿的身影已急掠而出。

但忽的,一股骇人的重压迎面而至,竟是彩脂瞬身至千叶影儿前方,天狼魔威横压而下,将她强行阻滞。

“嗯?”千叶影儿纤腰扭转,轻飘飘的退离,却也没有再强行冲出,而是看着彩脂,美眸中带着探究和好奇。

“……”云澈也微微一愕,然后伸手,将那点临近的寒芒直接吸在了手中。

灵觉之中,已找不到那缕一晃而过的微弱气息。

论隐匿气息的能力,有流光雷隐和断月拂影在身的云澈自认天下无双。当年他可是以神王境的修为,逃过三神域的全力追杀进入到了北神域。

而那个千里之外的人,释放如此的力量却只有一瞬极微的气息,又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隐去无踪。微弱、短暂到都无从去识别,若非这抹对方丢出的破空寒芒,他估计都不会察觉……即使察觉也会直接忽略。

这般隐匿能力,几乎不逊自己!

如此程度,以他目前所知,世上除了自己,或许也唯有被自己以黑暗永劫淬体后的婳锦可以做到。

“彩脂,他是?”云澈看向将千叶影儿拦下的彩脂。

“不是敌人。”彩脂道,她收敛气息,纤弱的身体转过,很自然的避开云澈的目光:“不用追问。”

这句话,让云澈心神松弛,这样的隐匿能力若是敌人,绝对是个很大的麻烦。

“好,不问。”云澈语气缓下:“看来,又是彩脂带给我的惊喜。”

他能想到的最大可能,是又一个如太初龙帝那般,来自太初神境的世外强者。

劫天魔帝在太初神境中留给彩脂……不,是留给自己的,不止是太初龙族吗?

“……”彩脂没有说话。

云澈手心张开,目视纳入手中的那团白芒,白芒释放着浑浊的南溟之气,显然是来自南溟神力的隔绝气息,并已被摧灭的只剩薄薄一层。

云澈气息稍吐,将白芒直接褪灭。

霎时,一抹浓郁纯粹的金芒释放而出,它不刺目强烈,却仿佛有着诡异的魔力,直接穿过云澈的手掌,穿过所有人的躯体,映照入不知多么遥远的空间。

这是一枚金色的圆珠,圆珠之上,不均匀的点缀着一个又一个形状各异的神纹,这些神纹都在释放着相近的金芒,唯有一个沉寂于暗淡之中。

“南…溟…神…珠!”千叶影儿目绽异芒,低吟而出。

神遗之力的气息,云澈已是再熟悉不过。在金芒释放的第一瞬间,云澈便已确信,这从千里之外飞入他手中的,是承载着南溟核心命脉的神遗之器。

南溟神珠!

其上共刻印着二十二个神纹……十六溟神,四溟王,加上南万生和南归终,完全契合。

不愧是南域第一神界,这个数量,远胜星神、焚月、阎魔。

唯一暗淡的神纹,是南溟唯一还存活的溟神……吊于阎一手中的南千秋。

“恭喜魔主!看来用不了多久,整个南神域都会被魔主踏于脚下。摧灭西神域,魔临神界诸天亦是指日可待!”

阎天枭这番话绝非单纯的恭维,每一个字都带着激动难抑的颤音。

他身后的众阎魔、阎鬼也都垂首跪拜,许久都没有起身。

他们此来南神域,本是抱着试探之心,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就这么摧灭了南溟神界,更将其他三神帝吓破了胆。

……包括云澈自己都没想到。

北神域百万年耻辱如永恒无法抹去的烙印般刻在所有魔人的躯体和灵魂,而云澈的到来,在这短短几年时间里,近乎梦幻的扭转着北神域的命运。他为帝之日的宣言,同样在以梦幻般的步伐临近着现实。

曾经北域第一帝的阎天枭,无比心甘的双膝跪地,如今云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早是超越了那曾为北域信仰的远古魔神。

云澈手掌合起,南溟神珠无声消失。南溟的命脉就此被他彻底捏于手中,只要云澈不愿,便再无崛起之时。

“三息之间灭杀南万生,又有如此惊人的隐匿能力。”千叶影儿低喃,目视彩脂:“小天狼,他是现世之人,还是你从太初神境中带出的某个远古异族?”

没有任何人,能对这样一个存在不动容。

彩脂毫无反应,连一声轻哼都懒得发出。

眸光移开,千叶影儿没有再追问。相比于对方的身份,她更在意的是:为什么彩脂要如此坚决的隐瞒?

“云澈,”彩脂忽然开口,直接问道:“你告诉我,龙神界那边,你的胜算究竟有几分?”

“我从未轻视和低估过龙神界。”云澈不想欺瞒彩脂,与彩脂说话时,冷硬的面孔也下意识的缓和许多,他当着众人之面,淡淡说道:“现在有了你和太初龙族,北神域的力量更加强大,但全部加起来,也基本不可能压过龙神界,再加上西神域其他五界,胜算更微。”

“但可惜……”云澈音调一转,眼眸微暗:“我还活着。”

这番话换言之……以龙神界的强大,想要摧灭,北神域如今所聚拢的力量也几乎不可能做到。

但他可以!

众人都是心中震颤。而面对这种任谁听来都无法相信的妄言,众阎魔眼中却骤闪起灼烈的黑芒。

“只因你的特殊龙魂吗?”彩脂板着奶白的脸儿道。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云澈很轻的一笑:“如果没有足以说服自己的把握,我又怎么会走出北神域呢。所以,不用太担心我。”

“哼,”彩脂鼻翼很明显的翘了一分,唇间发出很低的声音:“姐姐很久之前就说过,你这类话,最不能相信。”

“呃……”云澈不自觉的伸手蹭了蹭鼻尖。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千叶影儿问道。

“等。”云澈回了一个字。他相信池妩仸在得到消息后,会作出最好的判断与选择。

“那……这个人怎么处理?”千叶影儿用美眸的余光斜了一眼阎一手中的南千秋:“需要帮忙吗?折磨人这种事,我可比你擅长的多。”

感知到了什么,南千秋死鱼般的躯体微微动弹了一下。

脸上的柔和瞬间消失无踪,云澈轻轻捏了捏彩脂的小手,道:“等我一会儿。”

呼!

阴风呼啸,云澈伸手一抓,已将南千秋吸于掌中,五指箍死他的后颈,带着他远远飞离,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南溟王城彻底化作黑雾中的废墟,即使在遥远的上空,也已寻不到曾经威凌繁盛的痕迹。

一直飞出了很远,云澈才猛的降下,五指一甩,将南千秋粗暴无比的砸在地上。

砰!

南千秋溟神之力未散,但他全身经脉都被阎一的力量噬断,玄脉也已残破不堪,护身之力极为薄弱,这一摔之下,神主之躯的南千秋全身皮开肉裂,断了不知多少根骨头。

没有了直接灌身的力量压制,南千秋总算恢复了些许行动能力,他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又马上膝骨一歪,狠狠的栽倒地上,连番抽搐后,再无法站起。

南千秋缓缓转首,一双糊着血液的眼睛看向上方一脸阴沉的云澈。面对这将南溟毁于脚下,将一众神帝吓破胆的真正魔鬼,他所承受的,是一种如临万渊的极致恐惧。

“云……澈……”他颤颤发声:“你……你的下场……一定比我……凄惨千倍……万倍!龙神界……不会放过你……”

摧魂的恐惧与绝望之下,他却没有求饶。到了这个地步,即使他无比惧死,即使意识模糊,也清楚的知道云澈这个魔鬼根本不可能放过他。求饶,也只是自取其辱。

只是,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云澈唯独对自己特殊对待。今日之前,他和云澈从无交集恩怨,他最恨的,也明明是他的父亲。

如今的状态,他也根本没有余力去思索。

云澈一脚踩下。

南千秋一声惨叫,后脊崩断,身体在巨大的痛苦之下后曲成了一个虾米的形状,身下的地面四分五裂,快速染血。

冷汗如暴雨般浇淋全身,被冲开的血液之下,皮肉惨白的如同僵化许久的死尸。南千秋全身上下每一丝肌肉都在痛苦的抽搐,口中的呻吟更是嘶哑的不似人声。

身处痛苦的炼狱,前方半步便是死亡的深渊。已生不如死的南千秋反生出了平生最大的一次硬气,没有哀求速死,反而死死咬牙回首,想要拼尽最后的力量向云澈说出最恶毒的狠话与诅咒。

但他抬首之时,却看到云澈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翠绿色的少女身影。

她的容颜,唯美如谪尘之仙,她的眼睛,纯净的让人不敢亵渎,但看向他的眸光之中,却颤荡着深到极致的痛苦与怨恨。

木……灵?

即使灵觉涣散,他依旧能感知到那独属木灵的纯净气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