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龙神齐聚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没有说话,他不再看向南千秋一眼,而是安静看着禾菱的脸颊,感知着她每一瞬的心绪与气息变动。

从出生就活于逃亡,幼时便父母双亡,流离失所,最后的亲人与牵挂也离她而去,甚至都没能见上一面。

得知噩耗时的崩溃痛苦……得知毒手之人是梵帝神界时的绝望……为复仇的希望不惜舍弃己生甘为毒灵……在梵帝神界洒下天毒时的失智失控……在得知梵帝竟并非凶手后的失心失魂……

这些年,他们没有一刻的分开。云澈命运的起起伏伏,都有她陪伴在侧。禾菱这些年的一切,他也都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铭在心间。

终于……终于到了自己为她实现承诺的这一刻。

禾菱呆呆盯着已无比凄惨的南千秋,她的气息明显的混乱,胸脯起伏的越来越剧烈,她的嘴唇在颤动,似乎想要嘶喊、怒骂出声,但许久,都无法发出声音。

唯有泪珠滚滚落下,当年那些绝望的画面,如梦魇般在眼前混乱浮现着。

云澈在这时猛的皱眉,因为他忽然看到,禾菱翠绿色的眼瞳之中,在缓慢聚拢着一层不正常的灰暗雾气。

就如当年,她在听闻禾霖的噩耗之后。

禾菱伸出手来,碧光微闪,一缕毒息飞射而出,直中南千秋的眉心。

天毒珠的毒力,被那时失控的禾菱毫无保留的全部洒入梵帝神界。这段时间所恢复的毒力虽然微弱,但也绝非如今状态的南千秋可以承受。

“咕……啊……”

天毒入体,南千秋顿时如被万蛇撕咬,痛苦惨叫。模模糊糊的,他想到了之前云澈莫名问他在东神域猎杀木灵之事。

难道……就因为……区区木灵……

禾菱手掌在发抖,玉指根根发白。持续袭入的毒息之下,南千秋在地上抽搐翻滚,躯体,还有渗出的血液、都开始染上了翠绿之色。

“呃啊……啊啊……”这是将浩大梵帝神界逼入绝境的天毒,南千秋无疑被推入了最残酷的地狱:“你……你们……龙神……一定……啊……”

今天一天,南千秋无论身上还是精神上,都遭受了极致的摧残折磨。天毒快速蔓体,他的嘶叫和挣扎开始变得微弱,随着他的一双眼瞳也被染上了骇人的幽绿色,整个人的气息快速的溃散着。

眼睁睁的看着南千秋即将在天毒下死去,禾菱的身躯一阵轻微的摇晃,忽然手指拢起,停止了天毒噬体,甚至将毒息快速净化。

忽然从天毒炼狱中摆脱,南千秋瘫软在地上,全身如一只将死之虫般痉挛着。

她绝非忽然起了怜悯之心,而是亲人之恨、族人之恨、血脉断绝之恨……她不甘心南千秋就这么死去,哪怕他已尝尽了痛苦和绝望。

只是,她不是千叶影儿,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将一个恨极之人折磨到生不如死。但胸腔中那积压多年的无尽恨意迸发之时,让她的灵魂激荡的几欲炸裂。

“你……你……”她一声呢喃,翠眸中的异样灰芒在这一刻忽然凝聚,她猛的伸手,五指颤抖而扭曲,直直的抓向南千秋的喉咙。

似乎在澎湃的恨意和失心之下,想用自己的双手去将他撕裂、撕碎。

但,她的手掌却没有碰触到南千秋,冰冷的手腕被云澈轻轻的握住,停滞在了空中。

另一只手向后一挥,绯红之炎与黑暗之力在南千秋的身上燃起恐怖绝伦的永劫魔炎。

“啊————”

本奄奄一息状若死狗的南千秋顿时发出几要刺破天际的惨叫,整个人转眼间便被完全淹没在赤黑色的噩梦魔炎中。

但凄厉的惨叫只持续了短短数息便完全消逝,足以噬灭一切的永劫魔炎暴戾燃烧,将残破的神主之躯一点点吞噬。

当永劫魔炎熄灭之时,南千秋……这个刚刚踏上梦寐高度的南溟少主已被焚灭成黑暗的灰烬,只余一抹无根的南溟源力无声飞散。

看着倾注了平生所有怨恨的人就这么在自己视线中灰飞烟灭,禾菱没有快意,没有畅快大哭,而是呆在了那里。

许久,她螓首转过,动作缓慢僵硬,看向云澈的眼眸浑浊无光:“为什么……为什么杀了他……为什么不让我亲手报仇……为什么……为什么……”

她气息一片混乱,双目空洞的仿佛忽然失了灵魂。

这是第一次,她向云澈释放出负面情绪……而且是一股起伏动荡不定,混乱不堪的怨念。

拿握在指间的皓腕一片冰冷,云澈没有开口,而是手上微一用力,将失魂中的禾菱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紧紧抱住。

“禾菱,你听我说。”云澈手掌按在她的背上,用可能温和的声音安抚着她混乱的心绪:“如果没有你的牺牲和执着,我们不可能找到那个罪魁祸首,也不可能在现在,将他处决在我们面前。是你为你的父母,为禾霖,为你全族复了仇,这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定都清清楚楚的看着。”

“而我之所以要强行出手,是因为他肮脏的躯体和鲜血,不配污染你的手指,更不允许……玷污你的灵魂。”

“……”禾菱唇瓣轻轻张开,身体的颤栗稍稍缓了下来,眸中的灰气也似乎淡去了一些。

云澈闭上了眼睛,声音逐渐变得有些飘渺:“禾菱,你可以为了仇恨而执着,但千万不能因为仇恨而将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千万不能……”

千万不能和他一样。

罪恶,由他一人来即可,毕竟,他手上的鲜血和罪恶,已经永生永世,万生万世都无法洗刷。

“自你成为天毒毒灵那天开始,我们的生命便已融为一体。如今,我已成为这个世上至恶的魔鬼。但,再纯粹的恶魔,也总会渴望光明。而你,就是我生命里那片最纯粹的纯净与光明,我不允许她被污染和剥夺。”

“……”禾菱怔在了那里,身体的颤抖停止了。

“禾菱,你愿意成为我这个魔鬼的生命里……最后的净土吗?”

即使他让自己堕入最黑暗的魔渊,也从未忘记过禾霖的托付与眼泪。

他可以永陷黑暗,但无论如何,都要保护禾菱的本心。

世界变得安静下来,空气不再不安的躁动。南千秋所化的黑暗灰尘也在无声之中飘散无踪,再找不到一丝的痕迹残存。

“嗯。”禾菱在云澈的胸前轻轻的点头,轻轻的声音带着几分云澈再熟悉不过的柔怯。

她微合的眼眸中,灰暗不知不觉间已完全的消散,只余一片纯净到连清风都不敢近触的翠绿。

原来,自己的余生除了复仇,还可以对他那么重要……

云澈捧起禾菱的脸颊,看着她沾染泪雾的翠眸,微笑着道:“禾菱,你是木灵一族的骄傲,你所做的一切,你的亲人、族人都在眼中。现在,他们也一定在为你骄傲,欣慰瞑目。”

“至于我,虽然总算实现了当初对你的承诺,但我已经不想放开你了,就算你开始厌弃我,想要离我越远越好,我也不会放开。”

禾菱轻语道:“我不会离开你的,无论你变成什么,无论你要去哪里……永远都不会。”

软糯的言语,却是轻易的做出了整个余生的承诺。

内心被轻轻触动,云澈直视着木灵少女的翠眸,向她说出了自己的第二个承诺:“除了复仇,我们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将来,待我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我定会让木灵一族成为这个世上最尊崇的种族,谁敢伤害木灵,必受最残忍的酷刑!”

“这个世界,已亏欠木灵一族太多,多么大的弥补都不为过。何况……”云澈嘴角弯起,手指轻轻揉了揉禾菱的脸颊:“我们以后的儿女也是木灵,还是最尊贵的王族木灵。谁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看我不灭了他们全族。”

一抹粉霞瞬间在禾菱的脸颊蔓延,螓首也慌慌的低了下去:“我……主人……乱说……”

她心中慌乱,语无伦次,只是,先前那几乎要撕裂整个灵魂的怨怒与戾气不知消隐到了何处。恍惚间,曾经深铭的“复仇”二字已变得模糊,心间游离的,皆是云澈的身影。

相比于将自己置身深渊的复仇之心,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更重要的人,更美好的期望……真正值得自己用一生去陪伴和付出。

哪怕……

————

西神域,龙神界。

龙神圣殿,苍之龙神、素心龙神、白虹龙神、翡之龙神、青渊龙神、紫漓龙神、碧落龙神……九龙神除了前往太初神境的绯灭龙神和死去的灰烬龙神,全部聚集于此,气氛肃穆到可怕。

灰烬龙神横死南溟神界,他们震惊震怒,但之后接连而至的消息,让他们开始生出越来越深的……惊悚。

惊悚,这对龙神这般存在而言,是何其陌生的两个字。

“短短一日,南溟崩灭。”

这句话,苍之龙神已连续念叨了十几次,却始终不敢,更不愿去相信。

溟神溟王灭尽,南万生死,南归终死,梵帝神界诡异归世的两帝立于北域阵营,从不与神界有交集的太初龙族现世协助北神域……

让龙神一族都无法不惊骇的消息,竟是一个又一个的连环而至。

即使北神域短短数月踏破东神域,在龙神界眼中依旧不配成为威胁。

但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仿佛之前已远超预期的一切,却还只是为了麻痹他们的假象。

七龙神之外,殿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客人。

宙虚子。

短短几个月,宙虚子仿佛苍老了许多,却也平静了许多,一双老目之中,平射和以往全然不同的微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