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绯灭龙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来,我们是彻底小觑了云澈,也小觑了北神域。”苍之龙神道,他蓝发飞舞,目若沧海,高大的身影释放着从未有过的沉重:“一日灭南溟,无法不让人惊心。”

“梵帝的双帝也就罢了,我无法想出,云澈是用了什么手段,竟让太初龙族不惜破界,还施以全力帮助魔族。”

素心龙神一身素白长衣,身材纤瘦,相貌平庸,目光淡漠,全身感知不到任何威势或锐气,一个平凡到见之既忘的女子。任谁见了,都断然不敢相信这竟是九龙神之一。

相比于此,太初龙神是如何避过所有人察觉出现在南溟上空,反倒是其次。

“苍,素心,你们在害怕?”青渊龙神道,他面色铁青,双目含煞,一双幽寒的龙目仿佛能释出毁灭一切的深渊。

“哼,我龙神界,从来都不会有‘惧’字。”碧落龙神道:“南溟的陷落,最大的原因是被溟神大炮自伤。至于太初龙族,虽在太初神境称雄,但还没有对我龙神一族造成威胁的资格。”

八龙神,四十三龙君,三百零八主龙,再加上至高无上的龙皇。

龙神一族,自神魔时代终结之后,便是俯藐诸世万灵。

“不是害怕,是不得不担心。”苍之龙神扫了青渊和碧落一眼:“相信灰烬死前,也如你们一样不将云澈放入眼中。”

众龙神都是目光一寒。

灰烬死,他们直到此刻,都无法真正接受。

“灰烬之言。”翡之龙神道:“你们有头绪了吗?”

【小心云澈的龙魂】……这是灰烬龙神死前,所传回的唯一一句魂音。

一阵沉默,苍之龙神道:“当年龙皇前往观摩东神域的玄神大会时,曾欲当众收云澈为义子。这件事,我相信众位都曾问询过龙皇,但龙皇从未回应。”

“加之此次灰烬之言,”苍之龙神缓缓闭目,掩饰自己内心的波澜:“云澈所拥有的龙魂,怕是……要远比我们想象的可怕。”

他想到一个可能性,却不敢说出。

“此前,因龙皇在外,我们不可擅动。”苍之龙神龙目猛的睁开,精芒慑心:“但灰烬死,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该沉默了。”

此言之下,圣殿之中气氛陡变,那一瞬澎湃起的龙神之气让每一寸空间都变得无比厚重。

一直沉默的宙虚子也在这时抬起头来。

“我的这双手,已经好久没有染血了。”紫漓龙神半眯媚眸,姿态慵懒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她的五指纤白细长,长长的指甲呈现着晶莹剔透的亮紫色,那并非外物所染,她化归本体时,一双龙爪将化作这世间最绮丽,也最恐怖的紫晶。

“若非为了灰烬之仇,肮脏的魔血真是连碰都不想碰呢。”把玩着自己完美无瑕的长指,她颇为哀怨的念道。

“现在吗?”白虹龙神第一个起身。

这时,龙神圣殿的气流忽然一阵轻微的激荡,众龙神脸色也为之稍变,看向北方。

这里,充斥的是七龙神的龙气,能隔着遥远距离便荡动这般威势,龙神界中除了龙皇,唯有一人可以做到。

“大哥!”七龙神全部站起,包括一直姿态懒散的紫漓龙神也变得神色肃然。

在他们的齐呼声中,圣殿门口,出现了一个赤红色的男子身影,转瞬临近至眼前。

男子一身赤甲,手覆赤鳞,眉似炎剑,目若熔岩。他的躯体并不高大,众龙神中只在中游,但他立于眼前时,却仿佛横着一座永远不可能翻越的擎天山岳。

龙神界九龙神之首……绯灭龙神!

九龙神虽有排位,但互相之间都是以名号相称。唯有绯灭龙神,其他八龙神皆以大哥敬称,不敢失礼。

因为他无论辈分、资历、实力,都在九龙神中居首……还是绝对居首。

龙绯,早在二十万年前,这便是个神界无人不知的名字,其威名之盛,甚至要胜过现在。

那时的他,是龙神界界王最有力的继承者,可惜,中途出现了一个得到神曦相助的龙白。

可以说,若非龙白,若非神曦,如今的龙皇便是龙绯。

败于龙白之后,龙绯便专心辅佐新任龙皇,反成为最忠心的龙神。为不让自己的光辉影响到龙皇或引他忌惮,他这二十多万年来都隐下锋芒,极少现身,更是不知多少年未曾真正出手过。

整整二十多万年过去,神界沧桑变动,其他王界的神帝都不知更换了多少代,绯灭之名依旧存在,却逐渐被人淡忘,他是曾经差点成为龙皇之人。

亦不会有人看到,在千叶梵天和南万生争夺龙皇之下第一帝之名时,他脸上刹那晃过的藐然之态。

“大哥!”碧落龙神第一个向前:“灰烬死了。”

“我已经知道了。”绯灭龙神目中熔岩滚动,声沉如渊:“不过,灭云澈一事,可以稍缓。”

众龙神一怔,苍之龙神迅速反应过来:“难道,你见到龙皇了?”

“找到了,”绯灭龙神道:“但未见到。”

东神域剧变之后,绯灭龙神便不再犹疑,亲身进入了太初神境。

在龙神界,龙皇至高无上的地位不可撼动,权威更不容一丝的忤逆质疑。因此不得龙皇下令,这等规模大至神域阶层的恶战,纵为龙神亦不敢擅自决定。

“龙皇如何说?”苍之龙神追问。

“龙皇在太初神境的极深处感知到了我的气息,但并未现身。”绯灭龙神低眉沉声:“我向他禀告了云澈与北神域之祸,以及东神域的陷落。”

“龙皇传音回应,两个月后,他自会回来,在此之前,不可打扰,不可妄动。”

两个月……不可妄动。

这几个字,顿时限死了众龙神刚刚欲起的报复行动。

“龙皇可知灰烬之死,以及南溟神界的事?”素心龙神道。

绯灭龙神摇头:“太初神境相隔,龙皇应该无法感知到灰烬的消逝。灰烬的死,还有南溟神界的崩灭,我也是返回途中才刚刚知道。”

“不行,这两者天差地别。”素心龙神神色漠然,声音冷淡中带着沉重:“必须马上再返太初神境,向龙皇重新禀告。”

她确信龙皇若知灰烬死,南溟灭,定会收起淡视,立刻盛怒而归。

绯灭龙神皱眉,并未马上回应。因为龙皇那句“不可妄动”之前,还有一句“不可打扰”。

这时,圣殿之外龙影晃动,然后迅速化作人形穿阵而过,直接垂首跪地,声音急促:“拜见各位龙神大人,南域那边再起异变。”

“快说!”

“就在方才,沧澜、紫微、轩辕三界同时下令,全力追剿南溟‘余孽’。”

“什么!?”众龙神全部脸色陡变。

砰!!

“岂有此理!”绯灭龙神双拳猛的攥紧。

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如两座火山爆发,瞬起的气浪震得那个传讯的龙卫身躯剧震,嘴角渗出道道血丝。但他依旧保持先前动作,一动不敢动。

“这事,可有点严重了。”白虹龙神徐徐说道:“危机面前,如王界这般存在,定会想方设法保全自身,这无可厚非。但如这般连名望和后路都断舍的行径,大概只能说明……他们被吓破了胆。”

“……”无人反驳。

“我们所得到的消息都颇为模糊零散,而沧澜、轩辕、紫微三帝与灰烬同在南溟神界,亲身经历目睹一切。能让他们破胆到如此程度……”说到这里,白虹龙神不自觉的暗吸一口气:“真实之貌,怕是要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

“哼,说到底,还是贪生怕死而已。这些人族的神帝,灾厄面前,也不过是一群惧死的孬种。”

碧落龙神恨恨说道,他的脸色已变得颇为难看。

东神域各界在灭界威胁和信念崩塌之下接连屈膝于云澈之前,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惊讶惊心,更多的反而是冷眼看戏的姿态。

但南域三王界的举动,却让他们无法不深深心惊。

“大哥,不能犹豫了。”青渊龙神道。

没有迟疑太久,绯灭龙神缓缓点头,转过身去:“我再去一趟太初神境,希望龙皇并未远移。”

这时,立于角落的宙虚子老眸中忽然晃动一道诡异的黑芒。

在他抬头之时,黑芒已消散无踪:“诸位,再入太初神境之前,不妨听老朽一言。”

绯灭龙神停住脚步,转回身来:“宙天神帝请讲。”

宙虚子如今虽是寄人篱下,但他毕竟曾是神帝之身,又与龙皇多年交好。因而龙神界无人会怠慢于他。

宙虚子叹息一声,道:“若论对云澈之恨,众位累加起来,或也不及老朽之万一。老朽如今日夜所盼,皆是将云澈千刀万剐。”

这番话,别说在场龙神,世上任何人都无法不认同。那被血染的宙天神界、被夺走的宙天珠、被疯狂残杀的子孙亲族、甚至连创界先祖……

一万个凄惨都不足以形容。

“但,”宙虚子目光前视,语气真诚:“再请龙皇,颇为不妥。”

“愿闻其详。”绯灭龙神道。

宙虚子缓缓说道:“龙皇虽不知灰烬龙神的消逝和南神域的厄难,但云澈携北神域祸世,以及东神域之变,对龙皇而言,真的是可以淡然处之的小事吗?”

八龙神尽皆漠然,绯灭龙神炎眉斜起:“莫非……宙天神帝有所知晓?”

宙虚子摇头:“龙皇所为何事,诸位龙神都并未告知,又怎会轮到我一个落难的外人。”

“只是,”宙虚子继续道:“除了龙后之外,众位应是最了解龙皇之人。那敢问众位龙神,这世间有什么事,能让龙皇如此不顾一切?”

没有太久的思虑,苍之龙神很快回答道:“龙皇在位二十多万年,不近女色,不强求外物,更不喜争斗,是个欲望极淡之人。”

“要说这世上唯一能让他情绪剧动,‘不顾一切’的,唯有龙后。”

龙神界所有人中,只有苍之龙神知晓龙皇此去何为。但在龙皇的严令之下,他始终没有透露半分。毕竟,龙皇当时的反应太过可怕。

其他龙神也都缓缓点头。

不要说龙神界,这在整个神界高等位面,都是个共识。

龙后是龙皇绝不能触碰的逆鳞。龙后所在的轮回禁地,也是龙神界,乃至整个神界最不容冒犯的禁地。

但,龙后神曦这些年都在轮回禁地闭关,龙皇当年亲自宣布此事,严令轮回禁地千里之内都不得靠近,还亲手布下了一个新的结界。

龙皇亲手所铸的结界,其强大可想而知。而且强盛的龙息缠绕其上,不要说穿破,谁敢稍稍碰触,都会被龙皇瞬间察觉。

可见他对龙后此次闭关的重视。

龙后在轮回禁地,龙皇去的是太初神境,应该并无关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