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影脂不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另外,西神域,尤其是龙神界那边的动向我也已派人全力关注。但有些奇怪的是,龙神界那边并无大举出动的迹象,这倒是有些诡异。”

“常理而言,即使龙皇不在界中,如此大事,他们也不该无动于衷。”苍释天说出着自己的疑惑和见解,毫无保留的向云澈展现着自己的能力与忠诚。

说完,他暗暗观察着云澈的反应,却发现他的神情几乎毫无变化。

心念一转,他又继续说道:“魔主,龙神界那边如此安静,反倒让人不安,我会马上调动隐于西神域的所有暗线观测龙神界的任何动向。另外,沧澜界这边在完成魔主所有吩咐的同时,也会开始整备资源与力量,无论与龙神界之战何时爆发,沧澜界都会在第一时间为魔主献上助力,绝无保留。”

“你们?”云澈扫他一眼,低哼一声:“不必。南神域也好,东神域也好,只要乖乖的趴着,不背后捅刀子就好。至于助力,本魔主不想用。尤其是你沧澜界。”

东神域被横扫,南神域被镇压。面对最终的西神域之战时,它们已不会再成为阻力。

但助力——东神域可用的王界唯有被千叶影儿所控的梵帝神界,星神界或许亦可,上位星界寥寥无几,南神域这边,则是一个都不堪用。

践踏和毁灭之后,留下的不仅是臣服与恐惧,还有不甘与怨恨。想要将东神域和南神域的星界同化为自己的力量,需要相当之漫长的时间,至少,绝对不可能在与西神域之战前实现。

强行推入战场,反而会成为最大的不安定因素,随时倒戈背刺。

最多,是让他们去当炮灰。

与西神域之战,终究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

苍释天神色一肃,迅速单膝跪地:“魔主!他界之力的确不益动用,但释天对魔主的忠心天地可鉴。若魔主不放心,释天可在此立下毒誓……”

“毒誓?不必了。”云澈嘴角倾起刹那的轻蔑冷笑:“这世上,没有比这更廉价卑贱的东西。你只需要乖乖听话,好好做事,收整完西神界那边,本魔主说过会饶恕你,自会说到做到。”

“是,是。”苍释天连忙应声:“释天一定不让魔主失望。轩辕和紫微那边,我也会一直派人盯住,若有什么异心异动,定随时向魔主禀告。”

这时,云澈眉梢微动,随之手指一挥,一枚释放着妖异黑光的圆珠现出,铺开一个厚重的传音玄阵。

感知这个传音玄阵的力量层面,苍释天立刻断定这是足以完成跨域传音的超高等传音玄阵,马上道:“释天先行告退,魔主如有吩咐,还请随时传唤。”

说完,他快步退下,直到离开王殿,飞出很远,都滴水不漏的保持着姿态的恭谨。

千叶影儿手掌轻推,快速布下一个隔音结界。云澈前方的传音玄阵也随之启动。

里面传来第八魔女玉舞的声音:

“禀魔主,龙神界的注意力被成功引向北方,所有核心力量都已开始暗中南迁。最初几日不会太快,但十日之内,定会完整到达魔主所在之处。”

“很好。”云澈赞许道:“龙神界那边可有消息?”

“主人要我禀告魔主,龙皇将在两个月后归界,而这两个月内,龙神界不会有大动。”

云澈、千叶影儿、彩脂同时愕然。

单单虐杀灰烬龙神一事,龙神界最正常的反应便是暴怒。即使龙皇不在,他们也不该整整两个月都不“大动”。

“龙后怎么知道龙皇是在两个月……”云澈话未问完,便已反应过来。

池妩仸定然是从被她暗中劫魂的宙虚子身上得知。

以宙虚子的实力层面和曾经的身份,自然能与龙神近触。而且众龙神哪怕不信任所有人,也一定不会怀疑到宙虚子头上,毕竟要说对云澈的怨恨,他称第二,都没人配称第一。

何况,这个内鬼也不知道自己是内鬼。

而能在这种局面下继续“稳住”龙神界两个月,怕是池妩仸又通过宙虚子给那些龙神施了什么奇怪的妖言。

中断之前的问题,云澈转而问道:“既然确定龙神界不会大动,力量南移又何必如此小心遮掩?”

玉舞道:“龙神界虽不会大动,但也不会坐视灰烬龙神之死。此事,主人本不欲让魔主知晓,但临行之前,还是改变了主意。”

“主人说,北移的虚晃,引来了两个龙神。她要去亲自会一会。”

“哪两个?”云澈眉头皱起,那句“本不欲让魔主知晓”让他心中陡生不安。

“素心龙神与绯灭龙神。”

空气刹那冷凝,千叶影儿玉容骤变,唇间失声:“什么!?”

“立刻阻止她!”千叶影儿沉声道:“她不是绯灭的对手……就算她是池妩仸!”

千叶影儿瞬间便想到了池妩仸的目的。

龙神界盛怒之下的报复扑了个空,足以大失颜面,怒上加怒。而若池妩仸借此一对一击溃绯灭——这个龙神界仅次于龙皇的第一龙神,那么,必将对龙神界、西神域的信心与信念再度造成一次无比惨烈的重创。

但池妩仸从无真正接触过龙神,根本不可能完全了解绯灭龙神的实力。

千叶影儿却是清楚知道他的可怕。

绯灭龙神二十多万年来都是龙神界的第一龙神,但他极少现身,关于他的传闻更是少之又少。在当世玄者的认知中,绯灭龙神于地位、实力上,都要低于千叶梵天、南万生这等顶尖神帝。

但,千叶梵天很早之前就曾对她说过,虽然他一直在和南万生争夺龙皇之下第一帝之名,但这世上,却有着两个他绝对无法战胜的存在。

其一是龙皇,另一个,不为帝,不为王,且同在龙神界。

绯灭龙神!

而且,绯灭龙神已太多年没有出手,他如今的真正实力已达何境……连千叶梵天也不敢妄加揣测。

在千叶梵天的评价中,池妩仸是“可怕”,绯灭龙神则是“绝对不可战胜”。池妩仸就此去面对一个她不知底细,且隐锋了二十多万年的最强龙神,这在千叶影儿看来极为不智!

千叶影儿之言让云澈眉头更沉:“她现在何处?是否已经动身?”

千叶影儿与云澈的音调剧变让玉舞的声音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主人她……时间算来,应该已经到达北域边境,那两个龙神差不多……差不多也该到了。”

云澈“呼”的站了起来,用沉重到含煞的声音道:“立刻传音让她退回!这是本魔主的命令,不可违逆!”

千叶影儿的反应太过剧烈,让他警觉池妩仸此行必有很高危险。

“……”传音玄阵中响起女孩急促的呼吸声,声音也隐隐带上了紧张的颤抖:“主人她可能……可能是不想被惊扰……动身之时就隔绝了传音。”

云澈:“……!!”

“啊对了!”玉舞的声音又急急传来:“魔主也无需太过担心,主人她并非孤身,而是带了劫心和劫灵。”

传音玄阵关闭,听闻有劫心劫灵同行,云澈心中稍安,但眉宇间,依旧凝聚着无法散去的烦躁。

“这么担心?”千叶影儿倾眸,半揶揄的道。

“……就算是她,面对绯灭龙神也真的毫无胜算?”云澈紧蹙的双眉无法化开。

“毫无胜算。”千叶影儿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

这些年,她对池妩仸也算是有了足够的了解。她最可怕的地方,再于深不可测的魂力,单论玄道修为,她尚不及阎天枭。

而阎天枭,经过黑暗永劫的淬体之后才勉强持平千叶梵天。如此,池妩仸又怎可能胜得过绯灭龙神。

“不过,”千叶影儿音调忽转,相比于云澈的不安,方才反应最剧的她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如果是别人,我会觉得他自视过高,冲动鲁莽。”

“但,她可是池妩仸,她可从不是个鲁莽无智之人。”

“她没那么了解绯灭龙神。绯灭龙神对她又知道多少呢?这两人相比,更容易倨傲的,当该是绯灭龙神。毕竟除了龙皇,他从不会将任何人真正放在眼中。”

“安静下来想想,我现在,反而有些替绯灭担心起来。”

云澈沉默半晌,眉头总算缓和了些许。

感知着云澈的情绪变化,千叶影儿唇间幽幽吐息……若是池妩仸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一定很满足吧。

“素心龙神呢?”云澈问。

“一个据说清心寡淡,无欲无求的龙神。”千叶影儿道:“极少在人前出现,至少我从未见过,算是九龙神之中存在感最低的一个。但既为龙神,她的实力可容不得任何小觑。”

“何况,她在龙神中的排位,犹在灰烬龙神之上。”

“清心寡欲,便代表难有破绽。”云澈低声道。

“劫心劫灵经过你亲手调教后,早已今非昔比。”千叶影儿淡淡一笑:“她们二人心意无间相通,黑暗无瑕交融,二人联手,说不定会给我们……还有那素心龙神一个莫大的惊喜。”

她伸出手指,点在云澈心口,指尖轻轻抚动:“总之,无需担心。她是池妩仸,再担心也无用,更无必要。”

轰————

一股气浪带着沉重煞气将千叶影儿狠狠推开。

彩脂已站在了千叶影儿方才的位置,嫩白的脸儿平静中带着骇人的威慑:“不许碰他!”

“啊呀,”千叶影儿慢悠悠曲了曲有些发疼的手指,玉颜上不见恼怒,反而缓缓浮起一抹拨心撩魂的媚态:“这种程度都接受不了?那不妨告诉你,在北神域的短短几年,我可是被他用各种荒淫的手段,亵玩蹂躏了六千多次,每一次都记得清清楚楚呢。加起来,说不定要比他所有女人的都多。”

云澈:“……”

彩脂:“…………”

“哦?”千叶影儿似是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娇媚迷离的金眸多了几分玩味:“看你的反应……小天狼,身为魔主‘拜过天地,拜过先辈,茉莉为证,交换过信物’的妻室,你该不会……还是个处子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