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 挑衅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彩脂的脸色霎时由粉转红,由红转阴,随之煞气冲顶,身后直接炸开一道苍灰狼影:“千叶……你找死!!”

“彩脂!”云澈大感不妙,连忙伸手,却抓了个空。

魔狼呼啸,彩脂五指化剑,带动身后魔影在空中狠狠撕开五道苍黑色的爪痕,恨不能将千叶影儿就此撕碎。

“嘻嘻嘻!”千叶影儿娇笑一声,长袖拂动,借着彩脂的力量飞出大殿,远远离开。

彩脂纤纤的腰肢也在这时被连忙扑来的云澈牢牢抱住。

嘶啦!

黑芒爆闪,三阎祖慌不跌的冲了进来:“主人,发生了何……”

“滚!”彩脂星眸含怒。

三阎祖连滚带爬的缩首退了出去。

“彩脂,她在故意激你,不用和她一般见识。”云澈抚慰道。

“哼!”彩脂很用力的将云澈甩开,玉颜羞怒未消,背对云澈不肯看他一眼:“去玩你的千叶去!还管我做什么!”

“不是!她只是在激你!我……她……唉彩脂!”

又抓了个空,彩脂已气鼓鼓的离开,愣是没再理他一眼。

“呼……”云澈伸手扶额。

千叶影儿当初信誓旦旦的承诺有彩脂的地方她会退避三舍。而将彩脂成功骗回来后,却完全是另外一种画风。

他看向北方,眼神逐渐幽邃。

池妩仸,就算是面对绯灭龙神,你也一定会全身而退,对吗……

…………

天毒珠空间,红儿和幽儿在呼呼大睡,却不见禾菱。

又一次尝试进入鸿蒙生死印的世界,也又一次失败,连番的尝试和短暂的停留后,禾菱的身影随之出现于宙天珠之中。

白茫茫的世界,不见尽头,也不见一丝杂色。

禾菱双眸闭合,心念集中,苍白的世界中,一缕缕看不见的气息无声流动,缓缓的汇集于她的手心之中。

东神域的玄神大会后,宙天珠孤注一掷的开启了整整“三千年”的宙天神境。

代价,是宙天珠力量的极度枯竭。

这些年,宙天珠总算从亏空中复苏,缓慢恢复着力量。

时间尚短,禾菱还不能如天毒珠那般完全驾驭宙天珠,但她这段时间已在极力的引导、集中宙天珠恢复的残力。

虽然只有零散的丝丝缕缕,但如果全部汇聚起来,应该足够短暂的开启一次宙天神境。

————

东神域之北,北神域边境。

在得到消息后,绯灭龙神无比果决的第一时间动身,中途没有任何停留。如此的雷霆一击,魔人唯有措手不及。

他要在这北域边境,将一众妄图避开龙神之怒的魔人葬入万里血海,而且只需他们两人——因为他们是无上的龙神!

今日,他要在这世间万灵的心魂中,重新铭刻下对龙神的敬畏。

临近北神域,强如龙神,亦感觉到一股不舒服的阴暗气息迎面而至,越是靠近,越是浓郁。

绯灭龙神与素心龙神在这时都停了下来。

他们开始感觉到不太对劲。

“奇怪,”素心龙神看着远方,淡眉微蹙:“已近到此处,怎么会没有魔人气息?”

“莫非,我们速度过快,他们还未退到这里?”绯灭龙神目光与神识扫向更远的空间。

“不,”素心龙神道:“我们速度虽远胜对方,但距离上,我们是他们的数倍。而且消息传来时,他们应该都已行动了不短的时间,加之仓促匆忙,速度绝不会慢。”

但,庞大的灵觉范围却是空荡一片。无论东方,北方,都不见魔人气息。

难道真的是他们太快?

素心龙神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沉:“前些时日,宙虚子曾说过他的一个担忧。宙天的最强空间玄器寰虚鼎落在了魔族手中,若是魔族破解了寰虚鼎的使用方法,融合宙天遗下的特殊能源,说不定,能铸造起一个连通东神域与北神域边境的传送大阵。”

“难道,宙虚子的这个担心已经应验?”

“不可能。”绯灭龙神道:“若真的有了这个东西,那个层面的空间气息,我们没理由毫无察觉。”

“而且魔族当真如此又如何?阵眼无法久存于北神域的黑暗魔气之中,只能在北域边境,毁之,易如反掌!他们铸成多少次,便毁它多少次。”

这时,两人同时心中一动。

对视一眼,素心龙神长袖一挥,一个释放着厚重龙息的传音玄阵在身前铺开:

“大哥,素心,我们被耍了。”这是苍之龙神的声音。

劈头而至的一句话,让本就心生疑窦的绯灭龙神与素心龙神神色微变。

“怎么回事?”绯灭沉声道,身上无形释放让人屏息的怒意。

“魔人退避北神域是他们故意做出的假象,那些溢出厚重魔息的玄舟实则都只有很少数的魔人。就连规模也只是刻意营造出来的,看似大规模仓促撤离,实则都集中于最易被人察觉之地,总量才不过区区几千艘而已。”

“而这些玄舟在一个半时辰前全部停在东域北境,经探查,里面已是空无一人!”

“声东……击西!”素心龙神缓缓道。

“没错!”苍之龙神传音道:“表面为撤回北域,暂避龙怒,实则是在将力量转入南神域!”

“北移动静声势颇大,南移却格外隐秘,直到一个时辰前才不再遮掩,速度倍增。差不多再过几个时辰,便足以全部脱出东神域。”

当魔人的气息不会再轻易外溢,无疑要可怕了数倍——尤其是这种时候。

“岂…有…此…理!”绯灭龙神五指攥紧,满头赤发如喷发的烈焰般倒竖而起,周围空间疯狂扭曲。

他,龙神界第一龙神,这些年第一次震怒,第一次亲自出手,竟是扑了个空……再说难听点,是被人当猴耍了。

他是绯灭龙神,谁能耍他,谁敢耍他!

素心龙神抬手拍了拍绯灭龙神的手臂,道:“大哥,魔人一向奸诈,不必动怒。这次,也的确是我们为灰烬复仇心切,失了慎察。”

龙神一族从来都是正面直上,的确从不屑于耍这类阴谋手段。这类奸诈手段纵然成功,他们也只会引为耻辱。

这是他们龙神一族的尊严与骄傲。

怒起的长发缓缓沉下,绯灭龙神五指一拢,强行覆灭素心龙神所张开的传音玄阵,身躯转过,冷眸沉声:“你们北域魔人,就只会耍这种卑劣的小手段吗?”

素心龙神也转过身来,凝眉看向远空那一蓬如暗云般的灰雾。

“哎呀,被发现了。”

一声娇柔慵懒的女子声音飘飘的传入耳中,短短一句话,却绵软娇媚的如从梦中传起,让两龙神龙躯一阵酥软,龙魂也像被暖风鸿羽轻轻撩动。

绯灭与素心瞬间警觉,猛一凝神,心神便已一片清明。

而他们的前方,随着灰雾渐散,三个女子身影缓步走出。

为首女子黑雾缠绕,不见容颜,却释放着危险的魔媚。

跟随于她身后的女子看上去都只有十七八岁,面容绝美冷俏,不见情感,且两张玉颜一模一样,以龙神的目力,都找不到任何轻微的异样之处。

比之更奇异的,是她们的气息都完全一致。

“魔后,魔女。”

素心龙神目凝寒霜。眼前之人,她第一次见到。但宛若无尽深潭的妖媚与危险,浓郁到深不见底的黑暗魔息,以及那两个释放着十级神主魔息的少女,让人一瞬间便能想到北域魔后和她身边最强的双子魔女。

池妩仸缓步向前,步步飘渺如乘烟,似乎浑然不惧两龙神的可怕气息:

“本后池妩仸,为北神域魔主云澈之帝后。久闻绯灭龙神与素心龙神之盛名,特来拜会。”

“哼。”绯灭龙神强压心中之怒,龙目直视着前方有着可怕妖名的女子:“早闻北域魔后城府如渊,手段万千,原来也只是这般低劣奸诈的小伎俩,倒还真是让人失望。”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素心龙神忽然道:“你的目的,是将我们的注意力引至此处,从而顺利将力量转移至南神域。你们已经成功,但你却偏偏又现身于此,这似乎颇为矛盾。”

她淡色的眼眸缓缓聚起一抹微动的异光:“莫非……”

池妩仸停下脚步,与两龙神只隔半里相对,唇角潋滟含笑:“龙绯,龙神界整整二十万年的最强龙神。本后虽远在北域,都如雷贯耳。”

“本后原本只想引几条小龙,但既然‘应邀’而至的是第一龙神,那本后又何妨折个方向,来领教一番呢。”

呼——

寒风卷起,吹拂至龙神身前时又死死凝住。

绯灭龙神眼中的怒意慢慢散开,嘴角带起一丝似玩味,似嘲讽的淡笑:“你特意来此,是为了与我交手?”

身边的素心龙神也是淡淡一笑,但随之又眉梢一沉。

等等!

从宙天神界到此极为遥远,魔后却已等在这里,说明她很早……至少动身之前,便知道被“引”来此处的是绯灭。

绯灭龙神在得到消息后,临时决定,转瞬动身,途中从无停留,以他们的能力,途中也几无可能被他人察觉……她为何会提早知道!?

难道魔族在北神域的眼线,已渗透到这般程度?

还是……

“当然。”池妩仸笑吟吟的回答,浅笑萦魂,可惜魔雾相掩,无人有幸窥见。

“呵呵呵,哈哈哈哈。”绯灭龙神低笑,然后大笑,笑中又隐隐带怒。

以他的感知能力,这片空间,的确再无他人。明显早知他和素心到来的魔后,完全可以集中力量,布下围攻大网……却只带了两魔女!

他笑魔后的无知狂妄,怒自己这个威凌神界二十多万年的绯灭龙神,居然被一个魔族的女人小视。

看来,自己是真的沉寂太久了。

“魔后,你就不怕这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绯灭龙神眯眸道。

“能让本后有那么些许后悔的。至今也唯有一个人。”

魔气之中,池妩仸玉手伸出,指间凝起一个漆黑的涡旋,深邃的黑暗与覆雪般的莹白映衬着让人目眩的魅惑:“而你绯灭,怕是没有这个能耐。”

“看来,在北神域一手遮天惯了,又踩踏了东、南两神域,让你以为这天,便只有你看到的那么大。”

绯灭龙神笑着,这次,笑中的怒意已消散无踪。

如此,又何尝是坏事。

他左臂向后一挥。

素心龙神领会其意,向后退出很远。

绯灭自位列龙神后,从未和任何人联手过,一次都没有。

他不允许,也无人有这样的资格。

“你们三个,”绯灭龙目倨傲,立于同等的虚空,却呈现着俯视之姿:“一起上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