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7章 剑指龙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沧澜神域,核心主殿。

这里的气息肃重而压抑,每一缕空气,每一寸空间都仿佛被完全的封锁。

魔后、魔女、彩脂、千叶、梵祖、古烛、阎帝、阎魔、蚀月者以及以天牧一、祸天星、蝰蛇圣君为首的一众北域上位界王、中位界王……

除云澈和三阎祖,北神域的力量核心都集中于此。

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在其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太过浓重的黑暗气息让这强大的三神帝都久久屏息。

长久的等待之后,一个沉重而均匀的脚步声传来,转瞬由远及近,踏在主殿的正门前。

嗡——

三神帝只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和灵魂同时炸开,大殿之中的肃重气息忽然崩散,一众身影齐刷刷的拜下,皆是单膝跪地,身姿压的极低,口中的声音更是带着一众如参神明的敬畏虔诚:

“拜见魔主!”

沧澜、轩辕、紫微三神帝愣了半瞬,随之也连忙跟着深深拜下。

这相当骇人的大场面,将彩脂吓了一大跳,她小巧的右脚不自觉的向前动了一下,眸光忽然瞥到千叶影儿也恭敬拜下,但池妩仸却是端坐未动,顿时脸儿一仰,很是傲气孤冷的站在那里,还顺带俯藐了千叶影儿一眼。

云澈缓步向前,每一步都清晰入魂。身后,三阎祖如三只幽灵般无声无息的跟随着,作为北神域最恐怖的三个存在,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守护云澈的安全。哪怕遇到再难之事,池妩仸也绝不会去调用三阎祖的力量。

沧澜主殿庞大无比,云澈的脚步不缓不慢,走了许久,众北域玄者的也都一直保持着恭敬跪拜的姿态,没有任何一个将头颅或视线抬起哪怕半分。

身为王界神帝,苍释天、轩辕帝、紫微帝生平被人跪拜无数。但此刻,内心却是久久震荡。

跪在殿中的没有一个是寻常角色,上至北域神帝,最低也是中位界王。

不要说南神域,纵然在龙神界身居绝对高位的西神域,其他五界神帝见到龙皇也只需轻礼,上位界王面见也绝不至于行跪礼。

简而言之,如南神域、东神域,虽分别以南溟神界、梵帝神界为首,但断不至于强横到号令其他王界。而龙皇则可引领调动西神域以五王界为首的其他星界……

但绝对绝对不可能做到如眼前这般的绝对遵从。

那恭谨敬畏到极点的姿态,让人毫不怀疑只需云澈一声号令,他们会立刻千甘万愿为之献祭生命。

忽然想到北神域整整百万年的悲惨命运,三神帝竟逐渐不再那么的惊讶,只是心中的震动却愈加剧烈。

这可怕绝伦的信念、忠诚度与凝聚力,南神域、东神域、西神域加起来都不可能企及。

北神域可以用各种手段去分崩其他神域玄者的信念,但反过来,若是三神域用完全同等的手段去试图分崩北神域……哪怕十倍手段,都几乎不可能产生丁点作用。

这或许,才是北神域最可怕之处。

在帝椅前转身,云澈缓身而坐,淡淡道:“起身吧。”

众帝诸王这才整齐起身,但依旧保持俯首恭敬的姿态,等待倾听魔主的号令。

“本魔主今日召众位来此,是为宣读一件重要之事,此事,将关乎北神域的最终命运,关乎你们自身和你们的后世万代。”

不过开场起言,便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高高的悬起。池妩仸和千叶影儿同时微微皱眉。

沧澜、轩辕、紫微三帝更是死屏呼吸,高高的竖起耳朵,唯恐漏掉一个字。

而云澈的目光却在这时忽然转过,盯在了三人身上。

“轩辕、紫微,你们为何在此。”云澈声音冷淡,难辨情绪。

忽被被戳到名字,轩辕帝和紫微帝心中骤紧,同时踏步而出。

“回魔主,本……我二人听闻魔后到来,特来拜见,适逢魔主要降下号令,便前来恭听。”

“紫微界如今内乱已平,只需魔主一言,全界定当全力以赴。”

轩辕紫微两帝倒并非虚言。绯灭龙神狼狈败于魔后之后,震动的远不止西神域,对北神域暴增的畏惧与对龙神界信心的崩裂,让轩辕界、紫微界的内乱都为之平缓了许多。

所以听闻魔后到来,轩辕帝与紫微帝都是第一次时间亲自赶至拜见。毕竟,今后魔族统御神界的可能性已越来越大,必须尽早在这可怕的魔主之后面前表达敬意,兼混个脸熟。

“滚出去。”云澈目溢阴寒,只有短短三个字的驱逐之言,没有任何解释。

轩辕帝和紫微帝心中一寒,但都极力保持着神帝的姿态,平静道:“是!我等冒昧,这就退下。”

苍释天也连忙踏出:“我三人便候在殿外,随时恭听魔主吩咐。”

“你留下。”云澈目光淡淡瞥了苍释天一眼。

苍释天猛的抬头,快速应声,然后退回坐席,一脸毫无破绽的受宠若惊之态。

轩辕帝与紫微帝尴尬退离,目光瞥过苍释天,心中竟生出几分扭曲的妒忌之意。

苍释天是第一个纳投名状,第一个跪地屈膝,第一个宣誓效忠……两大神帝算是领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生存法则:

当走狗都要趁早!

安静之中,云澈缓缓起身,目视全场。

“自我们踏出北神域,不过区区数月,却已将曾经难见天日的黑暗,倾覆在两片欺凌北域百万年的浩大神域之上。”

“如你们目光所见,手指所染。看似繁盛的神域,不过是一盘风吹即乱的散沙。你们曾经所畏惧的所谓正道玄者,他们一个个腐朽愚蠢,忘恩负义,贪生怕死,膝盖是软的,灵魂是肮脏的,就连血液都腐臭不堪!”

短短几言,充斥着云澈对三神域那刻骨的仇视与怨恨。

“相比于我们魔族,他们才是卑贱的存在!百万年的神域,却不配支撑黑暗短短数月的侵蚀。”

“从未休止的欺压,无数先辈、同族的惨烈与绝望……这一切,都该讨回来了,黑暗,将注定遮天蔽世!”

“而距离这一天,就只差了最后的一步。”

云澈转首,目指西方:“东域崩塌,南域混乱。只要摧灭西域的龙神界,这世上,将再难聚起与我魔族抗衡的力量。”

“而这最后一步,也已近在咫尺。”

短暂停顿,云澈接下来的言语可谓石破天惊。

“从今日开始,聚集所有可动用的力量,整合所有可动用的资源,进入全面备战状态!十五日后,强攻龙神界!”

上至梵祖、阎天枭,下至众星界界王,全部惊然抬头,目光剧颤。有的身上则全身血液爆燃,周身因难抑的激动而荡动起颇为躁动的黑暗气息。

彩脂细眉沉下,她看了好一会儿云澈,又看向了池妩仸,却发现她神色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惊讶的痕迹。

“果然啊……”千叶影儿轻然自语。

在云澈说出那句“有大事宣布”之后,千叶影儿和池妩仸便想到了同一件事。因为对云澈而言,再没有比这更能称得上是“大事”了。

肃寂的气息被打破,空气或兴奋、或不安、或混乱的流卷着。

对战龙神界,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只是实在太快了,太突然了,完完全全的超出了在场任何一个人的预料,相比于激动和振奋,更多的是惊讶和措手不及……以及逐渐衍生的疑惑不解。

云澈目扫座下,道:“此事,众位可有话说?”

阎天枭站出,道:“魔主,我等能立于此处,皆凭魔主的引领。魔主此番决定,定经过深思熟虑。但以天枭的目所能及的浅见,南神域这边只是被暂时威慑,并非如东神域那边被横压,四处都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我们族人刚刚完成从东神域到南神域的前移,环境完全陌生,内心也需要一段时间来安定,就此直下龙神界,会不会……稍显匆忙?”

阎天枭所问出的,正是大多数人的担心。他表面是在提出质疑,实则,是在顺势为云澈垫言。

云澈没有回应,看向焚月神界所在:“道启,你可有话说?”

焚道启走出,稍加斟酌后,道:“回魔主,道启想先倾听魔后的圣见。”

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池妩仸身上……但半息之后,又齐刷刷的慌忙移开,再不敢抬首,整个大殿的气息都随之混乱了数倍。

纵观整个北神域,除了云澈,谁敢直视池妩仸。

池妩仸淡淡一笑,直接开口道:“阎帝的担忧的确无错。”

“龙神界之强盛,众位就算不知七八,也当知一二。与龙神界交战,必定危险惨烈非常。而魔主方才所言,大有倾尽所有,一战定生死之意。如此,必当慎之又慎,筹备万全。”

没错,云澈所宣的第一句话,便是“此事关乎北神域的最终命运,关乎你们自身和你们的后世万代”。

就如池妩仸所言,他毫无与龙神界试探、交锋、拉锯之意,而是一战倾所有,一战决生死!

苍释天垂下的面孔在抽搐,双手一阵不受控制的发抖。他震惊于云澈的疯狂,更无法想象那会是怎样的惨烈战场。

“但,何为慎重,何为万全?”

池妩仸音调忽转,魔音徐徐:“你们为自己,为族人,为后世所战的意志,便是最大的慎重;你们为之沸腾的魔血,和完全燃起的黑暗之力,便是最万全的万全!”

“此战,对我们突然,对龙神界那边,将是更为突然!”

“我族此番大举南迁,在世人看来是为了避开龙神界的报复,是一种示弱之行。因而,龙神界决然不会想到,我们尚未站稳南域,便已强攻而至。这种措手不及,将是刺穿龙神界的第一把黑暗利刃!”

“而这第一把黑暗利刃究竟有多锋利,还要看你们面对龙神界这般强敌时,还能燃烧几分的决意和魄力!”

魔后之音绕耳刺魂,大殿安静了下来,北域玄者眼中的愕然、疑惑快速的转为炽热的战意,身上荡动的黑暗玄力也在不知不觉激荡如沸腾的黑炎。

足够的慎重?完全的筹备?

连番的胜利,让他们险些忘了,在踏出北神域的那一刻,他们便已决意了一切……为了北神域命运的翻覆,为了黑暗能自由于天地之间,他们早已做好了燃尽生命和魔魂的觉悟。

无论何种阻碍,无论逆境顺境!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