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8章 危险底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云澈悄然侧眸,看了池妩仸好一会儿。

他以为自己宣布之后,池妩仸定会出言劝阻。他深知这个可谓极端突然、冲动且不智的决定,完全悖于池妩仸谋定而后动的行事准则。

所以,他事先丝毫没有与她商量。

然而,事实却截然相反。

她的确出言,却是在顺着他的意愿,去抚众北域玄者心中的波澜,并反引其战意。

“另外,”池妩仸继续说道:“绯灭龙神新败,连带众龙神威名大损,龙神界短时间内大概并不安宁,西神域五王界对龙神界也会有所暧昧。”

“加之,龙皇这段时日始终不在龙神界中,而且短期内不会归来。缺失了龙皇的龙神界和西神域,绝非只是少了一个最高战力那么简单,不但龙神界内易生分歧,对西域五王界的号令与驾驭能力也会大为减弱。”

“因而,”池妩仸也站起身来,与云澈并肩而立:“魔主的决断并不突然,反而是最好的时机。”

“从今日……从此刻开始,你们将面临的,是真正决定北神域命运的一战,是我们无数前辈先祖毕生渴求的覆天之役,更是你们踏出故土,进入这方天地的无上追求!”

“释掉你们所有的臆想、杂念、担忧。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尽情释放在骨髓中沉积了百万年的怨恨与信念。至于其他,魔主会在最前方为你们扫除,将来是胜是败,是荣是辱,魔主亦会与你们永恒同在!”

“魔主圣明!魔后圣明!”焚道启朗声大喊,深深拜下:“不错!魔主的决断看似仓促,实则切中的是最好的时机。短短数月,东域臣服,南域混乱,有魔主魔后所引,龙神界亦无可惧!”

魔主命令已宣,魔后亦无半言反对,作为焚月神界曾经的帝师和智者,他当然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

阎天枭抬起头来,目光坚毅:“魔后之言,天枭如醍醐灌顶!天枭会即刻下令,整备所有可动用的魔阵魔器,至于阎魔阎鬼阎兵……无需整备,纵是明日杀上龙神界,亦可无畏无前!”

天孤鹄一步踏出,字字震魂:“皇天界上下誓死跟随魔主步伐,万死不惧!永世不悔!”

祸天星直接吼道:“十五日后,我祸荒界的勇者要么遍染龙血,要么将所有魔血浸透龙神之地!”

蝰蛇圣君的声音随之而至:“这一日,我神蟒界已期盼太多年!誓随魔主,踏灭龙神!”

三王界,以及三最强上位星界都是战意迸发,毫无疑问的彻底摧灭了所有人的担忧踌躇。一时间,大殿之中一呼万应,群起激昂,一双双赤红的双眼,躁动的魔气,恨不能明日便冲入龙神界,尽情的浴血。

“……”云澈的目光带着些微的复杂,一闪即逝。

池妩仸的言语很是巧妙,规避了龙神界深厚无匹的底蕴和难以深测的实力,规避了西域五王界的强大,放大着“先机”和“优势”,将一个明明鲁莽不智,未经过任何斟酌商讨,却事关整个北神域命运的命令包装的格外英明果决。

她的声音里暗携着无形无息的劫魂之力,在所有人毫无察觉间,引导着他们的意念与判断。

“千影,召集梵帝神界的力量,到他们卖命的时候了。”云澈下令道:“转移之时,尽量隐蔽。”

“我会亲自回一趟东神域。”千叶影儿道。

“彩脂……”云澈开口,但马上又犹豫了一下,冲着彩脂温和一笑,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

“我会传音星神界那边。”彩脂淡淡道,星眸异光闪动:“这算是我赐予他们的机会……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

“……好!”云澈轻轻点头。

“苍释天,”云澈看向殿中唯一的域外神帝:“南溟神界那边搜刮来的资源,由你全面整备。另外,轩辕界和紫微界,他们的人我不放心用,但他们能派上用场的东西,全部都要乖乖奉上,明白吗?”

苍释天恭敬肃然道:“魔主放心,轩辕界和紫微界的底子我熟悉的很,定会让他们藏不得私。我十方沧澜界这边,无论人、器、阵、舰……只需魔主一言,定悉数奉上,绝不会保留半分!”

此事交给苍释天,云澈绝对相信他会做的很好。毕竟,魔族就踩在十方沧澜界的土地上,苍释天无论是否甘愿,都要“悉数奉上”。

如此,为了心理平衡,他岂能不把轩辕界和紫微界给扒到底.裤都不剩。

“十五日的时间,当该足够一切的筹备。十五日后,尽聚于沧澜神域之前,直赴龙神界。这期间,一切都要保持足够的隐秘,至少,不要给龙神界提早调动西域五王界之力的机会,明白了吗!”

“谨遵魔主之命!”众人深拜领命,心潮澎湃不休。

云澈的目光再次扫过所有人,沉声道:“如此,众位可还有话要说?”

云澈话音刚落,苍释天就第一个起身道:“魔主在上,释天有一事不明,还请魔主明示。”

“说。”云澈目光一斜。

苍释天道:“十方沧澜界与龙神界有星域之隔,路途极远,速度再快,也要很长的时间方能临近。而若是所有力量尽皆出动,必定声势浩大,气息磅礴,即使这十五日隐秘的再好,动身之日,也必被龙神界第一时间察觉。待我们临近龙神界时,龙神界定早已调动整备五王界和其他西域星界之力严阵以待。”

他提出一个很是合理的漏洞,以期展现自己的有用,但说出之后,却发现无一人响动,目光所及,众魔人的眼神也都没有太大的变动。

他瞬间意识到,自己好像提出了一个愚蠢的质疑。

因为他并不足够的清楚太古玄舟的存在。

但话已出口,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但后面的话已明智的从质疑变成请示:“不知魔主有何明策,还请示下,让释天早作准备。”

云澈没有解释,只是冷淡的回了一句:“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是,是。”苍释天讪讪退下。

————

魔人的到来,让十方沧澜界的气息,乃至苍穹的颜色都发生了剧变。

走出大殿,云澈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目光定格了许久许久。

快到了,那一天很快就要到了。

宙虚子成丧家之犬,千叶梵天死了,夏倾月死了,南万生死了……宙天界被血染遍,梵帝神界成为脚下之地,月神界爆裂为齑粉,南溟神界化作废墟……

必杀之人,还有最后的龙皇;必灭之地,还有最后的龙神界!

杀尽这些必死之人,剩下的任何人,任何土地,是生是死,是留是亡,是天堂还是地狱……都将在他鼓掌之中,一念之间!

只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灭掉龙白之后,他的恨意是会得到些许的疏解,还是会更加暴戾肆意的释放发泄……

毕竟,他对整个神界,整个世界,都是那般的失望和怨恨。

幽香掠动。池妩仸站在了他的身边,媚眸看着他没有表情的侧颜。

云澈转过头来,默默看向了她。

“你有几分的把握?”

没有等来池妩仸的质问,反而是一个很自然不过的询问。

“杀龙白的话,十分。”云澈直视着她幽暗无底的媚眸,回答不带迟疑和隐瞒:“至于破灭龙神界和西神域,我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

“而且……这一战,注定会死很多人。最终胜了,北神域的核心力量也定会就此凋零。”

“……我明白了。”池妩仸就这么轻轻颔首,没有再继续追问。

“你放心,至少,我一定不会死的。”池妩仸幽幽说道:“我会好好的留着命救你。”

声音飘然,魅影已无声远去。

云澈:“……”

“主人,”云澈的意识空间,传来禾菱的声音:“你……是不是准备对龙白动用……动用当初杀焚道钧的那种力量?”

十分的把握杀龙白……这句话不要说池妩仸,连心思单纯的禾菱都瞬间想到了这个可能。

因为,那基本是唯一的可能。

云澈虽然有龙神源魂,可对包括龙皇在内的所有龙族造成无比霸道的灵魂压制,但也仅仅只能是压制,无论如何,都不能达成“十分把握杀龙白”。

以龙白冠绝万界诸天的实力,能称得上将他绝对灭杀的,唯有当初云澈在北神域时,极度愤怒之下所祭出的神烬之力……那是真正突破当世界限,将焚月神帝都轰杀当场的逆世之力。

“……”云澈没有否认。

“主人,不要,真的不要!”禾菱的声音慌了起来:“你那一次遍体是血,伤的很重很重,差一点就……就……”

“放心吧,”云澈淡笑着安慰:“那一次我虽有些狼狈,但也大致摸清了我所能承受的界限。”

“当时的躯体便可抗住两种神遗之力的强制加持,并借此开启数息的‘神烬‘之力。如今的我,以同样两股神遗之力为支撑来开启神烬,风险只会更低,就算依旧在负荷下重伤,也一定不会致命。”

禾菱没有因为他这番淡然之语而心安:“可是,到时候将是在龙神界的战场之上,就算你真的成功杀了龙白,受伤加虚弱的状态下,万一再有其他龙神或可怕的敌人临近,我怕……我怕……”

云澈微笑摇头,道:“魔后说了,她会保护我。她说的话,从来不会食言。”

“可是……”

“这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云澈打断禾菱的忧心之语:“也只有这个办法,能最快的杀死龙白。除此之外的方法和可能性……我等不了。”

龙白不在龙神界中,这对云澈那极烈的复仇之心而言,反而是个遗憾。

但,当龙神界被鲜血浸染时,他相信龙白无论在做什么,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

禾菱沉默了下去……和云澈生命相连,他的复仇之心有多么的猛烈与急切,她比任何人都感知的清楚。

许久之后,她的声音在云澈的心海中再次响起:“主人,我知道我劝阻不了你。但是有一件事,我……我希望,你可以听我的话。”

“听我的话”,这样的四个字还是第一次从一向乖巧温顺的禾菱唇间说出,有些紧张的声音,溢出着深深的期盼。

云澈愣了一愣:“好,我一定努力不让我的禾菱失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