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小任性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撩你姐姐?”云澈顿时失笑,双手如揉面一般在她脸儿上一阵揉动:“说什么傻话,她可是你姐!马上大战在即,我哪有这种奇怪心思。”

“哼哼,”水媚音却是一脸笑吟吟:“就算你心思不在,眼神和言行还是很老实的。”

云澈:(嗯??)

“这两个月,我每天都会在姐姐面前提到你,”水媚音眸带狡黠,故作神秘的悄声说道:“还‘偷偷’告诉姐姐,你一直对她有很非分的念想,经常偷偷看她的背影,还托我问她要不要做你的小老婆。”

“~!@#¥%……”云澈眼睛放大,头皮瞬间发麻:“我……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当然没说过啊。”水媚音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云澈“嘶”的吸了一口气。

难怪刚才水映月在自己那几句话下露出了有些怪异的反应!

“我不管,”水媚音星眸眨动,粉嫩嫩的唇瓣弯翘着可爱又偏执的弧线:“姐姐是这个世上最好看,最完美的仙女,除了云澈哥哥,我不许任何人碰我姐姐!”

云澈:“…………”

“大不了,我哪天用无垢神魂把姐姐弄昏,然后脱光衣服送到云澈哥哥床上去。云澈哥哥这样的超级大色魔,一定一定不会放过的,嘻嘻嘻。”

听上去像是一个只存在于女孩臆想的恶作剧,但云澈一眼看到,她的眼神居然透着一股坚决和……跃跃欲试?

而且“超级大色魔”这个称呼……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了。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云澈很是无奈又无力的呻吟道。

不过,他这些天一直如压万岳的沉重心情,在无形间疏解了很多。

水媚音身躯一转,双手抱紧云澈的手臂,软鼓鼓的胸脯紧贴在他的身上:“这是我第一次来南神域,但很早之前就听说过南神域的好多传闻。尤其九十九哥不止一次的和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来南神域的话,无论如何,都要去一个叫【七星界】的地方。”

“七星界?”云澈搜索了一遍关于南神域的讯息,毫无印象。

“是一个很小的下位星界,云澈哥哥应该并没有听说过。”水媚音用空灵入魂的声音讲述着:“按照九十九哥告诉我的位置,离这里不算近,但也不是特别的远,稍快一些的话,五六个时辰就可以到达。”

“我们一起去那里看看好不好?”

“现在?”云澈眉梢动了动。

“对啊!九十九哥实在说了太多次了,所有我一入南神域,最先想到的就是七星界。”水媚音看着他,眸中仿佛有星辰闪烁,显然对这个小星界向往已久。

“……”云澈第一反应是水媚音在开玩笑,第二反应便是拒绝。

以他们的速度都要五六个时辰,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距离。

往返加停留,就要一天多的时间。距离强攻龙神界还有七天,作为北域力量的核心,在如今这个时机,他绝不适合浪费这样的时间。

“走吧走吧!现在就去,好不好?好不好~~”

她晃动着云澈的手臂,声音软酥娇绵,眸中满是渴盼,将云澈即将出口的拒绝之语软软的推了回去。

“那个七星界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要去?”云澈问道。

“唔……”她似乎很认真的想了一想,然后玉颜含娇,粉唇轻轻贴在他的耳边:“其实,九十九哥虽然的确提过很多次,但都是借口啦。“

“我……我想霸占云澈哥哥一天……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吗?”

温息轻触,软音入魂,他感觉到少女的香舌偷偷的点了一下他的耳朵,带起一缕泛动全身的酥麻感。

“好吧,那就去七星界看看。”云澈很是大方,没有任何勉强之态的答应:“我到来南神域这段时间,也都还没出去赏赏风土人情,在和龙神界交战之前,稍稍放松下心情也不错。”

他无法拒绝水媚音,也不再想拒绝。

她为自己付出的太多,自己却从未有为她做过什么,又有什么理由不满足她的这一次小任性。

快速的向池妩仸、阎天枭等人传音,云澈手臂带起水媚音纤纤的软腰:“走吧!不管七星界九星界,今天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嗯!”水媚音美眸中的星辰齐绽星芒,她双臂揽的更紧,螓首也紧靠在他的身边,忽然笑吟吟的道:“要不要把姐姐也带上呢?”

“还是别了吧。”云澈连忙摇头。

“我可以帮你占她便宜哦。”

“……不闹!”

“嘻嘻!”

两人刚要起身,视线之中,出现了彩脂的身影。

水媚音之名,彩脂早就知晓。当年东神域的玄神大会,水媚音才十五岁时,彩脂便通过宙天投影见过他。

而今天,才是她们第一次正式照面。

只是相比当年,水媚音的外貌、气质都已发生翻天覆地的蜕变。而她,因为天狼神力的影响,她的外貌几乎毫无变化……又因堕入黑暗,失了那些让人心怜的灵秀,多了让人畏惧的阴寒。

遥遥看了一眼紧粘在一起的两人,彩脂没有说话,没有停留,漠然远离。

云澈刚要开口,水媚音的声音已先于他喊出:“彩脂姐姐。”

“……”短暂的迟疑,彩脂还是停下了身形,转过身来,两个女孩的眸光碰触在一起。明明皆为黑瞳,却一个幽暗如深渊,一个亮灿如星空。

“姐姐?”彩脂淡淡开口,不知是疑惑于这个称呼,还是在表达不满。

按正常的岁月流转算来,水媚音年龄要比彩脂小好几岁,但若严格算上宙天神境三千年……那水媚音的年龄要比彩脂大三千岁。

谁叫谁姐姐,这其实是一个很纠结复杂的问题。

但在水媚音那里,却是丁点纠结都没有。

“我是出身琉光界的水媚音,云澈哥哥的未婚妻子。”水媚音颇为郑重的向彩脂介绍道。

“知道。”彩脂回答,简短冷淡。

面对彩脂的冷淡,水媚音依旧巧笑嫣然:“那……彩脂姐姐,我先借云澈哥哥一天,明天就还给你哦。”

看了云澈一眼,彩脂“倏”的转过脸去,寒声道:“他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不用还给我。”

说完,她玄气释放,在空间震荡间转瞬远离。

云澈张了张口,然后缓缓吐了一口气。

这些年,彩脂的变化实在太大。

他清楚记得当年初见之时,她一身彩裙,如一个可爱甜美到极点的精灵,无比聪颖的通过蛛丝马迹猜到他的身份,又以“小茉莉”之名,将他逗弄了个彻彻底底。

而今……她像是封死了自己曾经的世界,逼自己踏入了另一个漆黑无光的世界。

低下头来,他发现水媚音正脉脉看着彩脂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收回目光。

“在看什么?”云澈问。

水媚音唇瓣开合,轻轻道:“在看一个……努力用冷漠、黑暗、怨恨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实则内心浮荡游离、落寞孤寂、患得患失,害怕自己,更怕她在意的人讨厌自己的……小女孩。”

“……”云澈的心弦微震。

“云澈哥哥,”水媚音抬首,声音软酥:“下次,不要再任由她逃开,要追上她,将她抱紧,她挣扎,你就抱得更紧……她就会没有力气再挣脱。”

“她看上去不需要任何人,其实……她比我,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你。”

云澈的目光重新看向彩脂离去的方向,一阵失神,然后微笑道:“你总爱说这类奇怪的话……我们走吧。”

————

两人手牵手,并肩飞行于十方沧澜界上空,将一片辽阔浩大的蔚蓝王界尽收眼底。

“你父亲他最近疗养的如何?”云澈问道。

“父亲状态很好,尤其在知道自己的玄力可以完整恢复后,心情也好了很多。”水媚音欣笑着回答。

云澈歉意道:“南神域的变故实属突然,导致一直未能去给水前辈愈伤。待击杀龙白,攻破龙神界后,我会和你一起回琉光界。”

“这次要说话算话。”水媚音将云澈的手掌抱在胸前,让他清楚感知自己心灵的跳动。

下方,不断掠过释放着黑暗气息的北域玄者。他们感知到云澈的魔主气息,或不经意抬头看到云澈的身影,都会第一时间跪拜在地,头颅深垂,虔诚的向魔主表达着自己的敬仰与忠诚。

所有临近的北域玄者都是如此,上至界王,下至魔兵,无一例外。

“从来没有哪一个界王、神帝受到过这样的敬崇。”水媚音感叹道:“云澈哥哥,我越来越相信,在他们的意志里,已不仅仅是为了北神域而战,或许,他们会同样甘愿、无悔、甚至不惧生死的为你而战。”

水媚音看似随意的几句感叹,却是触碰到了云澈心念中不愿去碰触的地方。

“我只是一个北神域等待许久的契机和引领者,没有我,总有一个时代会出现另一个或许更合适的人。更改黑暗的认知与北神域的命运才是他们世代所愿,根本不是‘魔主’这个单纯的身份可比。”

水媚音张了张唇,还想再说什么,但看到云澈直视前方,刻意不再看向下方的目光,她没有再开口,而是笑颜一展:“快出沧澜界了。哇!快看,那里有一片紫红色的星界,好像盘踞着雷脉的样子,我们先去那边看看吧。”

“好!”

云澈当然不会拒绝,两人飞行的轨迹稍移,飞向了那个释放着紫光的世界。

就这样,云澈放空心境,陪着水媚音一路赏玩,逐渐临近向那个她向往的七星界。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