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漏网之鱼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七星界,位于南神域之南,临近着南神域的南部边缘,因环绕着七颗灿星而得名。

浩大神域四万星界,下位星界独占三万,足足七成还多。作为其中一个下位星界,七星界的星域面积很小,就连玄道气息也弱于绝大多数的下位星界。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专注于玄道的星界。这类的星界在神界之中很是少见,不过相对的都会有些独特之处。

“到啦,就是这里!我们快下去看看!”

一个星界的核心大都是界王宗门所在,但七星界不同,其核心所在,名为七星商域。

到达七星商域的上空,热闹的气息扑面而至,水媚音拉紧云澈的手掌,迫不及待的落向下方。

七星商域足足蔓延数千里,有着数不清的大小商会,一些小店小摊更是遍布了各个角落,所售卖的东西极其繁杂:

兵刃、玄器、异石、奇花、古玉、阵盘、装饰、美食、外裳、玄舟、玄兽、情报……等等等等。

甚至还有一些千奇百怪,足以让云澈都咋舌的东西。

“哇!哇!”水媚音不断的惊呼着,一双星眸来回环视四周,已是目不暇接:“好热闹,好多奇怪的东西,和九十九哥说的一模一样……哇!”

市井的气息……明明没有太多年,却带给着云澈一种极其遥远,甚至有些虚幻的感觉。

吟雪、王界、神帝、魔主……踏入神界之后,他走的太快,爬的太高,这些年所行走与站立的位置,让他仿佛已与这样的世界隔绝。

出生于琉光界,从小便受到极致呵护的水媚音,更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世界。

“在东神域,也有一个类似的星界,虽然要小上一些,但同样的热闹非凡。”云澈说道。

落下之时,他和水媚音便以玄气更改样貌,并全力敛下气息。否则,以他这张基本世人皆知的魔主面孔,直接现身的话怕是会瞬间引发整个七星界的大乱。

水媚音脸儿立刻转过:“真的吗?”

“叫黑琊界。”云澈道:“那应该是东神域下位星界中商会最多的星界。但和这里不同的是,黑琊界也同样追求玄道。”

东神域的黑琊界当时有着颇为强大的黑魂宗。而这处七星界,云澈灵觉所至,并没有找到黑魂宗那个级别的宗门气息,星罗棋布的都是一些中型势力。

“黑琊……我好像听爹爹说起过这个星界。”她忽然一脸好奇:“云澈哥哥,我记得你到来神界后,就直接加入了吟雪界的冰凰神宗,为什么会知道黑琊界呢?而且好像……你曾经去过的样子。”

回忆袭来,云澈说道:“当年,我犯下大错,触罪师尊,惶恐之下很不争气的选择逃走,所逃去的地方就是黑琊界。”

也是在那里,他遇到了禾霖,也才有了之后神曦的收留以及与禾菱的牵绊。

生命中任何一个自以为不足道的节点,有时都会影响一生的命运走向。

“诶?”水媚音眸泛好奇:“云澈哥哥竟然会……逃跑?是对师尊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吗?”

“……”云澈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道:“你九十九哥说的地方是哪里?能让他那么推崇,肯定非同寻常。”

“就在这附近,应该马上就到了。”

没有再追问之前的问题,水媚音兴奋的道:“那个地方叫绮梦轩。九十九哥说,如果到南神域来玩,一定要去品尝那里的翡玉涟心汤。”

“……”云澈笑着捏了捏她的手心:“跨了这么大一片星域,就为了一碗汤?”

“那才不是一般的汤。”水媚音的长睫如蝶翼般扑闪:“九十九哥说,那是世上最至高无上的享受,美味的几乎能让人灵魂出窍,忘却一切烦忧。”

“虽然听上去有些夸张,但九十九哥从来不会骗我。可惜的是,翡玉涟心汤要在刚做出之后享用,否则就算只超过一两刻钟,味道都会大打折扣。所以想要品尝的话,就只能亲自到来这里。”

神道玄者根本无需进食,酒也好,美食也好,只是单纯为了味蕾上的享受。

为了这种享受而不惜跨越星域,对神道玄者而言……或许也算正常?

循着水映痕给予的记忆影像,水媚音眸光环视着四周:“好像就在这附近,我去问一下。”

“老爷爷,请问绮梦轩是在哪个位置?”

水媚音所喊的“老爷爷”面布褶皱,头发花白。他修为只是初入王玄境,寿元气息撑死不过五百年。他身前摆着一堆奇形怪状的古石,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常驻此地的老摊主。

水媚音虽然掩下了容貌,但拥有无垢神魂的她纵不释半点魂力,亦带着让人无人抗拒的无形魅力,在她面前会毫无心防。

面对水媚音的问询,“老爷爷”冷漠的面孔瞬间变得温和,笑呵呵道:“小姑娘,你来的不是时候,就在七天前,绮梦轩就已经闭轩了,里面的人也都已不在七星界。”

“闭轩?”水媚音怔了一怔,问道:“为什么会闭轩?那么受欢迎,生意再怎么都不会差才对。”

“与此无关。”老者笑意敛下,一声叹息:“北神域的魔族已侵入我们南神域,南溟神界就那么没了,沧澜、轩辕、紫微三王界更是……唉!”

“虽然现在还算是一片平和,但说不定什么时候,那些魔人就会到处肆虐,到时,我们便是刀俎下的鱼肉。”

云澈:“……”

“现在不光七星界,周边的任何星界,家底殷实的,都开始远逃和准备远逃。最好的去处,当然是有龙神界坐镇的西神域,但那里也非寻常人能去得。更多的,是不得不暂时躲往气息浑浊的下界。”

“至于我们这类人,”老者摇头:“便只能听天由命了。若是将来,魔族被龙神界灭了还好,万一……哎,不敢想啊。”

水媚音神色黯然了几分:“那……老爷爷知道绮梦轩的人逃去哪里了吗?”

“不知。实在想知道的话,你可以试着去问问他们隔壁牛杂摊的刻师傅。”

“……嗯,谢谢老爷爷。”

回到云澈身边,水媚音螓首微垂,脸上没有了笑意。

“看来白跑一趟了。”云澈倾眸看着她的神情。

很轻的扁了扁唇瓣,她抬眸之时,已是笑靥如嫣:“怎么会。有云澈哥哥在身边,无论去哪里,无论做什么,我都最开心了。”

“……”云澈看她一会儿,眼神似有深意:“绮梦轩去不成了,那我们现在去哪?回沧澜吗?”

“不要。”水媚音用力抱紧他的手掌,不管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将纤躯紧紧贴在他身上:“现在云澈哥哥是我一个人的,才不要那么早回去。这里这么热闹,就算绮梦轩没有了,也肯定还有很多其他好吃好玩的东西。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

直接不再关心绮梦轩的事情,水媚音拉着他小跑向商域的更深处。

足足在七星商域兜转了两个时辰,水媚音买了大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里的白天很短,光线不知不觉便已暗下,水媚音挽着云澈走在七星商域外,手里拿着一串在下界随便哪个小城街道都随处可能的七彩糖串,却是吃的香津流溢。

嬉笑之间,他们走出了很远,随意漫步到了一处荒林,周围偶有鸟兽之音,罕见人迹。

这时,前方四个人影窜出,伴着一阵低沉的冷笑:“嘿,站住。”

四个人,两个神元境后期,两个神魂境中期,四道气息不轻不重的压制在两个气息微弱,不可能有任何反抗之力的猎物身上,目光肆意在他们身上扫动着。

“可怜虫,从七星商域出来的是么?”为首之人裂开嘴角,露出闪烁寒光的牙齿:“想活,就乖乖把身上的玄晶……”

懒得浪费半个字的废话,连手指都不愿动,云澈眸中黑光一闪,四个人便瞬间化作黑暗的粉末,随风而散。

打劫到魔主头上,都不知该说他们太幸运,还是太不幸。

水媚音放下唇边的七彩糖串,幽幽说道:“七星界作为一个主商的星界,每天都会流动无数其他星界的人,因而会受到很多上级星界所定规则的保护。比如商域上空不可驾驭大型玄舟,城中不可释放太强气息等等。”

“而仗势欺人,强取豪夺,更是很大的忌讳。若有人触犯,会遭到严惩。”

“但是……这里居然会开始出现劫掠之人,而且他们的身上带着很重的血腥人,不仅劫掠,而且杀人。”

“……”云澈没有说话,安静的听着。

“高层位面的战争,低层位面没有资格参与,几乎连轻微干涉的能力都没有,也看似不会将他们波及。但实则,他们或许才是受影响最大的人。”

“连一个主商的星界都已人心惶惶,秩序崩坏到这种程度,难以想象其他星界……”

看着前方,她轻吟道:“暴风想要扳倒大树,最悲惨的,却是那些无辜的草木蝼蚁。”

云澈停下了脚步,看着女孩的侧颜道:“这就是你今天想要告诉我的事吗?”

“诶?”水媚音似乎忽然回神,转眸看着云澈,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没有啊,我就是忽然有一些些感慨。”

云澈稍稍俯身,伸手扳过水媚音的肩膀,他直视着那双黑玉般的星眸,嘴角带着满是宠溺的微笑:“都到现在了,还不说实话。”

“这么关键的时间,你带我跨了这么大一片星域到这里,就为了一碗翡玉涟心汤?你当我是刚出生三个月的小猪啊。”

“噗嗤!”

从煞气冲天的魔主口中说出这么低幼的俏皮话,引得水媚音失笑出声。

“而且,你平常那么聪明,这次为了将我带来这里,却用了这么低……呃,简单还很僵硬的方法。看来,你是很急切的想要告诉,或让我看到什么,对吗?”

“……”水媚音张了张口,想要说出什么,但马上又轻轻咬住嘴唇,随之发出的是一阵很小声的呢喃:“才不是什么很低级的方法,只是因为我知道,不管多么任性的要求,云澈哥哥都一定不忍心拒绝我。”

眸中的星光也出现了些微的紊乱,似乎在挣扎犹豫着什么。

“让我猜一猜。”云澈微笑道:“你是希望,我们与龙神界的恶战尽可能不要波及到无辜,以及……将来我取代龙白成为当世至高者时,要重整秩序,善待世人,对吗?”

水媚音的眸光依旧在轻颤,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好一会儿,她看着云澈,终于开口:“千叶影儿给我传音的时候,我听出了很深的担心。云澈哥哥那么急切的想要攻破龙神界,我……我真的很担心害怕……怕你这份急切的背后,会……有很大的危险。”

“就像你之前为了强破南溟神界,不惜冒着极大危险面对溟神大炮一样。”

“所以……所以……”

“……?”云澈微愣。

水媚音想说的话,似乎与他猜测的大相径庭。

“在得到消息后,我第一反应,就是把‘那件事’告诉你。但是……但是我又一直在害怕犹豫。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要不要说。”

“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应该的时机。”

云澈眉头皱起……

能让水媚音如此踌躇,甚至有些混乱,她想要诉说的事,一定非同寻常。

不忍心看女孩隐约带着痛苦的心灵挣扎,他抬起手掌,很轻的拍了拍水媚音的肩膀:“没关系。无论是什么事情,好也罢,不好也罢,想说,就告诉我,不想说,也……”

话音忽止,云澈猛的转头看向西南方,眼神瞬间寒下。

水媚音也在这时有所感知,看向了和云澈相同的方向,只是相比云澈眸中的阴寒,她第一时间晃过的,却是些微的慌乱。

“哼,还真是微妙的缘分。”一声不善的低吟,云澈拉起水媚音的玉手:“媚音,听从自己的意愿,包括我在内,不会有任何人会逼迫你,更不会有人指责你的对错。在你想好之前,我们先去抓几条漏网之鱼。”

说完,他带起水媚音,玄气释放,直掠西南方。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