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2章 月凄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自南溟神界被灭,北域魔族陆续驻入南神域后,一向平和的七星界就变得很不平静。

灾厄尚未真正到来,只是天空被一层黑暗笼罩,人性便已在恐慌中狰狞暴露。

规则和秩序逐渐被心生癫狂的人撕裂,而恐慌和罪恶又会如瘟疫一般快速传播,将规则和秩序更加的破坏殆尽……直至某一天彻底崩塌。

七个人,如七只喋血的饿狼,在这段时间疯狂的劫杀玄气微弱之人,他们或许是想要捞起足够的资源逃往遥远的西神域,或许只是借助天空的灰暗,肆意的发泄本就盘踞在他们血液中的暴虐欲望。

毕竟,连王界都在恶魔脚下屈膝,他们又何必再去强撑正道与良知。

但今日,他们选错了对象。

比以往静寂了很多的黄昏末时,一个少女身影缓步走来。

她一身简单的浅青长裙,香肩往下两截衣袖是半透明的丝纱,若隐若现着白皙莹润的芊芊藕臂,腰间一根水青色的丝带勾勒着无比动人的盈盈一握。

她的容颜,是足以让灿星皎月都为之黯淡的绝色。肤如雪,颜如玉,美眸如水清澈见底。

她简单的衣着,身上毫无凌人之气,纤眉水眸之中,还浅凝着些许娇弱与哀郁。但无比矛盾的,她眉宇与气息之中,却又隐隐透着一种难言的华贵……华贵到这个小小的星界所不能承。

她的柔夷之中,牵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女孩的样貌与她有几分相似,粉雕玉琢,很是可爱。她身体紧紧贴着少女,仿佛依偎着自己的全世界。

七个安静等待猎物的恶狼齐齐的呆了许久,如忽在梦中窥见了尘外的仙子。待他们终于回魂,姿态不堪的冲出时,脑中已完全忘记了劫掠玄晶,唯有肆意亵渎的狂乱欲念。

但,他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嚎叫,便全部栽落在地,再无声息。

少女的玉指轻轻拢起,这些人只是昏迷。妹妹在身边,她不愿杀生。

虽然只有极短的一瞬和极弱的一丝,但涌动于她指间的,赫然是神主境的力量。

“姐姐,为什么最近多了这么多坏人?”小女孩问道,她的眼睛里看不到害怕,相似的事情,显然已不是第一次遇到。

青衣少女摇头,柔声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好多的坏人。不过葳儿不用担心,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们。”

“嗯!”女孩点头,小脸上绽开笑意:“再多的坏人,也打不过姐姐,我才不会害怕。”

“对了,我昨天看到爷爷在准备玄舟,又听父亲说,要带我们去下界游玩一段时间,是真的吗?”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青衣少女柔声安慰道:“葳儿放心,无论我们去哪里,都会……”

光线忽然一暗。

青衣少女神情陡变,猝然放大十倍的瞳孔中涌上了巨大的恐惧,本轻握着女孩的柔夷在惊魂中猛的一推:“葳儿,快走……快走!”

女孩被一下子推出很远,她摔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花容失色的姐姐,以及……忽然出现在前方,全身释放着阴暗气息,手中牵着一个黑裙少女的男子。

光线持续的暗下,整个世界都在让人窒息的恐惧中失去了声音。

“云…公…子……”青衣少女失神低念,如临梦中……一半幻梦,一半噩梦。

“瑾月,”云澈淡淡念着青衣少女的名字,脸上缓缓呈露着这世上最危险的低笑:“居然在这个地方见到活的你,还真是个不小的惊喜。”

那一半的幻梦被森然的言语彻底的粉碎……眼前的男子早已不再当年那个目光温软到让她心跳悄然加速的云公子,而是毁掉月神界,杀死月神帝,让她的家族流离逃亡,让整个神界陷入黑暗恐惧的北域魔主。

瞳孔在瑟缩,身体在不住的发抖,她忽然冲到那个呆坐在地的小女孩面前,用泛冷的双臂紧紧抱住她,唇间发出让人心碎的哀求:“魔主,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求你……求你放她离开,我不劳您动手,会……马上自我了断。”

云澈嘴角上扬,带起的笑意却一片狰狞,他右手抬起,一团黑雾在掌心缭绕,口中唯有冰寒刺骨的两个字:“死吧。”

瑾月、怜月、瑶月,月神帝夏倾月的贴身三侍,其中,又以瑾月与她最近。

他亲眼看着月神界崩灭,那将整个月神界都摧灭的力量,月神能勉强逃得性命也就罢了,只有神主境中期的瑾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除非她当时不在月神界中!

原因已不重要,既然遇到,当彻底抹杀!

他对夏倾月恨极,对月神界恨极。而眼前这个最受夏倾月依宠的瑾月,他岂能留下。

即使当年,这个女子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好感。

“不,不要!”在惊吓中把女孩抱的更紧,瑾月双膝触地,跪在了云澈面前,眸中泪雾迷蒙:“魔主想如何对待瑾月都好……求魔主放过我妹妹,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求魔主……”

“无辜?”

瑾月的哀求之语没有让云澈煞气稍减,反而让他的面孔忽然扭曲,齿间的声音变得缓慢幽寒:“你们也配在我面前说这两个字?你们的家人无辜……我的家人……就全部该死吗!”

瑾月呆住,无法言语。

这时,她怀中的小女孩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竟一下子从瑾月怀中挣脱,然后张开双臂,挡在了姐姐面前:“坏人……不许伤害我姐姐……不许伤害姐姐!!”

女孩的身体在恐惧的发抖,但她挂着泪珠的双眸却满是倔强和坚决……

让云澈的心里稍稍有了那么一刹那的触动……但也只是一刹那。

砰!

一只手掌不轻不重的撞击在了女孩的后颈,让她的视线顿时涣散,随之安静的昏迷在瑾月的怀中。

“魔主,”将自己的力量都无声而小心的覆在怀中女孩的身上,瑾月发出最后的哀求:“只要你放过葳儿,瑾月来生……十生十世愿为你当牛做马……”

不愿再听下去,云澈曲张的五指猛的张开,掌心传来一声黑暗的低啸。

瑾月毕竟是个中期神主,云澈要杀她,还需要费点力气。

“云澈哥哥!”

即将释放黑暗玄光的手掌忽然被水媚音的双手牢牢按住,云澈侧目,对上了水媚音闪动着朦朦水光的眼眸。

“放过她们,好不好?”她轻轻说道。

“……”云澈微微愕然,随之道:“斩草不除根,是在为自己留下无尽后患。何况,她可不是一般的月神余孽。”

瑾月也怔在那里,她不敢相信水媚音会为自己求情……毕竟,她的父亲水千珩是被月神帝亲手所废,她也被月神帝关在了月狱之底数年。

她明明应该同样是恨月神帝,恨月神界的人。

“我知道。”水媚音眸中的水光在轻轻的颤动,如不断被乱风撩动的涟漪:“但其实,瑾月姐姐她已经不是月神界的人了。她之所以能在月神界崩灭后安然无恙,是因为她在那之前,就被月神帝驱逐。”

“不是逐离自己的身边,而是连带她的全族,直接逐出月神界。”

“……”瑾月转眸,呆呆的看着水媚音。

她……为什么会知道?

“嗯?居然还有这种事?”云澈眉梢挑动,斜眼看向瑾月,颇有些玩味的道:“月神帝不是最器重你么,居然会将你全族驱逐?说说看,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人大快人心的事。”

云澈的话,让那段最痛苦的记忆袭来……月神帝冷漠的眼神,刺心的言语,还有那痛至穿魂的耳光……

能为夏倾月的近身侍女,是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那些年间,她对夏倾月的敬慕,已经超越了她所有的信仰,她愿为她付出自己的一生,哪怕要立刻付出生命,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但……

痛苦的摇头,瑾月轻轻的道:“是误解……我没有做对不起主人的事……从来没有。”

即使到现在,她的意志,也不允许她做任何对不起月神帝的事。

“误解?那可真是太可怜了。”云澈冷笑一声,手中暗芒再聚:“既然如此,你就到地狱去找她沉冤昭雪吧!”

“啊!不要!”

水媚音再一次将他的手掌牢牢抓紧,向着他用力摇头,星眸中带着点点的哀求。

水媚音的哀求,对如今的云澈而言,无疑是世上最无法拒绝的事物。

“媚音,”云澈有些不解的道:“你父亲被夏倾月所废,你这些年一直被囚禁在月神界的月狱之中,为什么还要这么护着她?”

水媚音绝非那种天真无知,圣心泛滥,不谙世间险恶之人。相反,她太过聪明……所以也更让云澈惊讶。

轻轻咬了咬唇瓣,水媚音目光盈盈的道:“我被关在月神界的时候,瑾月姐姐对我一直很好很好,我……很喜欢她。”

“……”云澈视线倾斜了一下……就因为这个?

而云澈不知道的是,瑾月心中的惊讶远远的胜过他。

水媚音被关在月狱的最底层,在第一天,夏倾月便下了严令,若无她的亲允,谁都不可临近。

瑾月作为最近夏倾月的人,几年间也只奉命去过月狱之底两次。而且她一向恪守夏倾月的命令,不做任何她应允之外的事,因而即使去过月狱之底,也从未和水媚音说过一句话。

“对她很好”根本无从说起。

她只能在内心,深深感激着水媚音的善意。

“而且,云澈哥哥你忘了吗,我的无垢神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察知一个人的心魂和善恶。我可以保证,她现在的心念都在家人族人的身上,一定不会成为云澈哥哥担心的后患。”

水媚音星眸弯起,笑了起来:“一个毫不犹豫想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妹妹的人,安宁对她来说一定比什么都重要,又怎么会在将来成为‘后患’呢。而且……”

握紧云澈的手掌,她看向瑾月:“瑾月姐姐是一个很美好,很善良的人,这一点,相信云澈哥哥心里一定很明白,对吗?”

手中的黑暗玄光没有消散,但云澈的眼中逐渐没有了杀意。

他已不再是心慈手软之人,相反,他无比恨怨着曾经心海满是善念和不忍的自己。

但……这偏偏是水媚音那么努力的请求。

“好吧。”杀意散尽,但那只缠绕着黑暗玄光的手掌继续抬起:“我今天不杀你们,只废你玄力。你的余生,就好好的感恩吧!”

“不要不要不要!”

手掌还是被水媚音拽了回来,她摇晃着云澈的手臂,撒娇着道:“既然都决定饶恕她,就饶恕到底嘛。瑾月姐姐那么漂亮,如果被废掉玄力,会……会很容易遭到欺凌的。”

能为月神帝的近侍,不仅要有极高的实力和天资,容颜也是毫无疑问的倾城绝世。以瑾月之容姿,足以让一界之王都甘愿为之疯癫痴狂。

若没有了凌驾万灵的神主之力,她的容颜仙姿,反将成为她的梦魇。

“哎。”一声故意加重的无奈叹息,云澈手中的暗光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忽得抬手,轻捏住水媚音嫩滑如脂的小脸:“你今天怎么这么喜欢任性,是不是故意的?”

“那……云澈哥哥可以纵容人家又一次的任性吗?”水媚音将他另一只手也贴在自己脸颊上,仙音软糯,眸光朦胧。

“不然呢?”云澈微笑:“要是因为区区半个月神余孽,让我的媚音心情变坏,我岂不是损失大了。”

“嘻嘻。”水媚音迷眸浅笑,笑的娇甜满足,眸中隐泛泪光。

对瑾月的阴森凶煞,对自己的宠溺纵容……单此一刻,她的心灵便愿为他永恒融化。

瑾月眸中惊惧未散,但娇躯已不自觉松弛下来。她兀自不敢相信,不但葳儿,连自己都可以安好离开。

“不过!”云澈话音一转,目光转向瑾月时,声音依旧寒下:“无论她现在身份、立场、心思如何,她之前毕竟是夏倾月身边之人,我实在无法就这么直接放过她。”

“多少……也要付出点代价!”

声音一落,云澈手掌忽然抓出,一股风暴卷向瑾月。

“啊……”

瑾月一声惊吟,却不敢反抗,她只来得及慌忙推开妹妹,身体便已被风暴所卷,甩向云澈。

云澈五指微拢,毫无怜惜的抓在她的雪颈之上,满手玉滑,随之力量一吐……

哧!

瑾月周身外裳、里衣被一瞬震碎,化尘飞散。少女玉体顿时再无遮掩,纤毫毕现。

肤光映目,如雪如缎。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