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4章 乱魂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里,临近七星界的最南境。此刻,正弥漫着有史以来所存在过的最恐怖的气息。

云澈的目光、气息牢牢的锁定在粗壮男子的身上。他的胸口在起伏,目光在颤动……自踏入北神域,堕身为魔后,从未颤荡的如此剧烈。

因为映现在他瞳孔中的粗壮男子,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但明明已不在世上的人……

夏元霸!

四年多未见,夏元霸虽依旧魁梧雄壮,但体格明显缩减了一分。这也是修为踏入神道后,霸皇神脉所影响下的自然变化。

他的神情变得更加刚毅,气息更加的雄厚。

而这些变化纵然再大上数倍,云澈也不可能将他认错,因为他可是夏元霸……更何况他的胸前,那属于他的霸皇神脉正在灼灼闪耀。

对云澈而言,几乎再没有比这更简单清晰的辨识。但他的视线在飘忽,灵觉在恍惚,一次次的确认,一次次的自我怀疑,无法置信。

相像之人?

连生命气息,玄力气息也一样……

还同样拥有霸皇神脉……

可是当年,他明明已经……

夏倾月亲手释出的神帝之威,一瞬摧灭蓝极星的力量,他怎么可能还活着!蓝极星上的任何生灵都不可能还存活……连微小的痕迹都几乎不可能留下。

他看着夏元霸,夏元霸也在看着他。

相比夏元霸的变化,云澈这几年的变化毫无疑问称得上天翻地覆。

头发长了一倍多,如暗夜凝成,飞散间仿佛铺开着一片无底无尽的黑暗魔域,让人不敢直视。

夏元霸所熟知的云澈喜穿淡色的外装,尤其入冰云仙宫后,基本都是白色为主。但此时却是一身漆黑,上面刻印着一道道释放着危险气息的魔纹。

他的肤色仿佛浮着一层让人极不舒服的灰白,眼神、气息更是完全不同,让他的心脏、呼吸死死停滞,血液都无法流动,全身在快速的泛冷,唯有灵魂在剧烈的战栗,无法休止。

唯一相同的,只有身形和相貌。

不……他不是姐夫……不是!

从小同在流云城长大,彼此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两人,此时都怔看着对方,不敢相识。

“魔……魔魔魔魔……魔主!”

耳边的声音惊恐、嘶哑的像是从灵魂深处硬生生摩擦出来。两个七星界玄者看清云澈面前那一刹那,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全部立起,无尽的恐惧如无数只张开獠牙的恶鬼,将他们的躯体和灵魂完全吞噬。

“饶……命……魔主饶命……饶命……”

方才对那个拥有霸皇神脉的下界之人所放的“豪言”,毫无疑问已被魔主亲耳听到。

他们无法相信,这个世上竟有如此荒谬的厄运。

他们想要逃,拼尽一切的逃。但他们的双腿已完全酥软,根本无法站起,就连玄力也已忘记了如何动用,全身在抽搐中拼命的挪行,如两只绝望蠕动的无足幼虫。

未见云澈有什么动作,连一丝声响都没有,两人已化作黑暗烟尘,转瞬消散。

世界清静,而这一幕,呆呆盯着云澈的夏元霸并没有看到。

水媚音追了过来,他看着云澈,又看着夏元霸,一脸愕然。

“元……霸……”

云澈的唇间终于溢出了声音,轻渺的仿佛害怕不小心打破虚幻的梦境:“是你……吗?”

夏元霸的眼珠猛的一跳,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元霸”二字,所有的惊惧、疑惑瞬间化作狂喜,他扑腾一下站了起来,激动万分的喊道:“是我!是我!姐夫……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吗!”

这一声“姐夫”,冲击的云澈身躯剧荡。

这个世上,喊他姐夫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彩脂,一个是夏元霸。

他是元霸……

他还活着?

还……活……着……??

魔主的黑暗威凌何其可怕,但夏元霸却仿佛浑然不觉,快速的几步向前,几乎是扑了云澈身前,满脸满目的激动与喜悦。

无论云澈变成什么样子,站到了怎样的高度,只要他是云澈,对夏元霸而言,就永远不需要设防,永远不会有任何的隔阂。

“姐夫,我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终于……”

他话未说两句,便猛的咬牙强忍,但眼眶中还是不争气的迸出泪珠。

他猛的一擦眼泪,努力咧嘴道:“你一去这么多年,我还以为……嘶……不重要了不重要了,看到你没事就好,太好了……”

水媚音的粉唇缓缓张开,好一会儿都无法合上。逐渐的,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复杂起来……最终,都归为一声很轻,但无尽复杂的叹息。

这是……天意吗?

夏元霸激动的又泪又笑,而他面前看似漠然的云澈,实则比他更为不堪,已激动、混乱的难以思考,难以言语,脑中一片懵然。

他伸出手,碰触在夏元霸的手臂上,真切感知着他如火山磐岩一般刚猛炽烈的生命气息。

“你还……活着。”他轻轻的道。

“嘿,嘿嘿,当然!”夏元霸伸拳,重重的锤了一下自己精钢般的胸口:“虽然冲上神界和姐夫说的一样危险,但我也不是吃素的。不但成功来到了这里,还找到了姐夫。”

他显然无法明白云澈的话意。

“倒是姐夫,”他目光上下扫动,嘿嘿笑道:“你这身打扮,又怪……又有点威风。”

“对了,刚才那两个仗势欺人的渣滓好像喊你魔主。你该不会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个……诶?”

他说话时自然的转头,这才发现,那两个七星界玄者居然已是无影无踪,让他顿时愣了一下。

云澈一直在极力的压下心潮,调整着呼吸,直到此刻,他才总算稍稍平静了那么一些。

抓紧夏元霸的手臂,云澈徐徐问道:“你四年前,就离开了蓝极星?”

以蓝极星毁灭时所遭受的力量,夏元霸绝无可能存活。

那么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是夏元霸在那之前,就离开了蓝极星。

毕竟,那时的夏元霸已在他带去的生命神水下强行达成神元境一级,勉强有着遨游虚空,飞升神界的能力。

“啊?当然不是。”夏元霸怔了一下,马上摇头,心中疑惑着云澈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怪异的一句话:“我是四个月前出发,就在前日,才到了这个叫七星界的地方,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见到了姐夫。”

他满心激动喜悦之余,有着很多话想问云澈。

比如,为什么他在七星界打听“云澈”这个名字时,对方都是被吓得惶惶而逃,如临瘟疫。而今天遇到的两个,更是直接和他干了起来。

“四个月前……”云澈摇头:“不对,不可能。”

夏元霸抓抓头,不好意思的道:“我也知道自己很慢,主要是中间遭遇了几次空间乱流,之前登上的还都是死星,简直和没头苍蝇一样。这个这个……我肯定是不能和姐夫相比的。”

“不过,看到你安然无恙,我现在恨不能马上掉头回去,让他们就此放心。”夏元霸咧嘴笑道。

云澈张了张口:“他……们……?”

“你一去这么多年毫无音讯,所有人都无比的担心。”夏元霸正了正神情:“尤其是无心,她十八岁生辰那天崩溃痛哭了很久,十九岁生辰之后,就执意要来神界寻你,我向她保证马上就去神界,才好不容易拦下她。”

“……”云澈脑中一片嗡鸣。

无心……十九岁生辰……

字字如轰魂天雷。

足足三息的懵然,那只抓在夏元霸手臂的手掌猛的收紧:“你说什么……什么无心……什么十九岁生辰……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无心是谁……哪个无心……哪个无心!!”

夏元霸痛的龇牙咧嘴,但更可怕的,是云澈此刻的神情。

眼睛瞪到了最大,夏元霸有些发慌的喊道:“无心当然是你的女儿啊!姐夫你怎么了?嘶啊——姐夫你……你好像不太对劲。”

云澈猛的一咬舌尖,剧烈的血腥气伴着刺痛很快蔓及整个口腔。

胸口起伏,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忽的,他放开了夏元霸,牙齿微咬,目光沉下:“骗我……你在骗我!”

“这里是南神域之南,你怎么可能在短短四个月,从东神域之外到这里来!其他的,也都是谎言!”

当年,他亲眼看着蓝极星被夏倾月一剑轰灭。毁灭后的星尘、无数生灵灭亡后弥散开的血腥气息……全都不可能是假的。

还有一众神帝、界王在侧观望。

他曾很多次在虚空遥望自己的母星,蔚蓝而神秘,在一众璀璨星辰中依旧绮丽夺目。它的光芒,它所在的空间,它在星域中的位置,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记错。

他的女儿,怎么可能还活着。

“从东神域之外?”夏元霸本就瞪大的眼睛更加放大:“说起这个,我还正想问问姐夫你呢,你当初和我说,离我们蓝极星最近的神域是东神域,所以我出蓝极星后,就一直向西,但很快我就发现,方向根本是错的,因为越是向西,气息反而越是稀薄浑浊。”

云澈:“……”

“之后我又改向北,才终于来到了这里。要不是刚开始错了方位,我一定能快上许多。”

盯着夏元霸,云澈的眼神逐渐阴沉:“向北?你是说,蓝极星,是在南神域的南方?”

“当然啊。”夏元霸点头:“我途中最怕的就是方向混乱,所以一路打下魂记。”

他手指南方:“我们的蓝极星的位置,差不多刚好就在这个七星界的正南方向,大方向是这片南神域的南方……呃,难道我说错了吗?”

他话音刚落,忽然全身一颤。

因为一股阴寒的杀机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