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5章 隔世冰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呵……”

云澈低低的笑了起来,阴沉下来的眼眸带上了点点寒光:“虽然不知你是用什么手段伪装的如此之像,但你不是元霸……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戏弄……本魔主!”

说这些话时,云澈的意识似乎很清醒,又似乎很混乱。

他释放着杀气怒气,却又控制的极其小心,唯恐真的伤到夏元霸。

他确信眼前之人是夏元霸,又完全不相信他是夏元霸。

长相、气息、神情、眼神、霸皇神脉……所有的一切,都证明他是夏元霸。

他说的话,又全是缪言!而且缪到极点!还是触碰他最大禁忌的缪言!

而夏元霸从来不会骗他。

他混乱到近乎分裂。

不止是云澈,夏元霸也几乎要裂开。

他初至神界,便遇到了云澈,宛若天降的惊喜,驱散了他这些年间心中最大的担心与恐惧。

起初的不敢相认,在云澈亲口喊出他的名字后,便全部转为激动狂喜。但云澈之后所有的表现与言语,都让他心绪大乱……尤其,云澈否认着他的身份,还对他释放出冰冷的杀气。

懵了好一会儿,夏元霸紧盯着云澈明显在扭曲的面孔,用最坚毅的声音道:“姐夫,我不知道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但我就是夏元霸!你如果真是我姐夫,就不可能把我认错。”

他双手伸出,左手是一枚泛动着金芒的玉牌,右手是一把释放着古朴气息的短尺:“这是皇极圣域的圣帝印和混元天尺,当初在至尊海殿,前任圣帝皇极无欲是当着你的面,将它们交到我手上。”

“……”看着夏元霸手中的圣帝印与混元天尺,云澈混乱的眸光猛的一凝。

手掌一翻,夏元霸的手中又多了一枚释放着冰雪气息的雪白丹药:“还有,这是你当年给我的雪颜丹,要我以后找到老婆后,助她永葆容颜……呃,可是一想到女人就觉得好麻烦,所以直到现在也……咳咳!”

“对了!”他忽得抬手,指向了云澈的脖颈:“你脖子上佩戴的,是你当年离开前,无心送给你的三色琉音石,你那时还特意向我炫耀过。”

“另外,我那时向你问及我姐姐的消息,你告诉我,如果我能在两年内于神元境站稳脚跟,就会带我来神界……但,四年多过去,你都没有回来。”

“还有,你娶我姐姐那年,你们都是十六岁……之后你和我一起入的新月玄府,在那里认识了化名‘蓝雪若’的苍月……”

“十七岁,你在天剑山庄的苍风排位战打败了姐姐……”

“之后为了救我,被一个妖人重伤,并和他一起被封印入御剑台下,而那个妖人,是你的祖父云沧海……”

“还有还有……”

夏元霸喘着粗气,毫不停歇的说着。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和云澈曾经的经历……有许多,还是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事。

彻彻底底的粉碎着云澈那强撑起来的怀疑。

他是夏元霸,已无法用任何理由再去否认。

但为什么他说的话……

明明在东神域的蓝极星……

明明在他眼前毁灭的蓝极星……

明明早已永远失去的无心……

冰冷与杀气弥散,他的手再次抓在了夏元霸的手臂上,也止住了夏元霸的言语。

“元霸。”云澈极力的冷静着:“我们的蓝极星……明明是在东神域之东!而且……它早在四年半前,就已经毁了!无心她们……也早都不在了!”

“……”这一次,夏元霸差点把眼睛给瞪裂:“姐夫,你在说什么啊?我是四个月前才离开蓝极星,那之前,我一直都在蓝极星!大部分时间在天玄大陆,偶尔去幻妖界。哦哦,有两次因为好奇,还去瞄过几眼你说过的沧云大陆。”

“无论哪一片大陆,都好好的呀。而且在你走后,连魔兽暴乱都很快消失了。毁了……是什么意思?”

“……”云澈瞳孔中的光芒定格,气息定格……整个人宛若石化在那里。

“无心前两年每天都在盼着你回去,后两年开始拼命修炼,想要来神界找你。还有小妖后、月婵仙子、凤雪児……虽然都在掩饰和互相安慰,但连我都看得出,她们每个人都心积郁结,而且都在默默的修炼,都想亲自来神界找寻你!”

“云伯伯和慕伯母……我每次拜访他们,都能感觉到他们郁郁寡欢。萧爷爷和你的外公慕老爷子几乎每天都要问一遍你回来了没有……”

“当年,你明明说过很快就会回去。但一年……两年……三年……四年……最开始是担心,到了后来,虽然谁也不敢说出,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害怕,而且越来越害怕,怕你在神界已经……已经……”

“……”云澈的身躯向后踉跄退了半步,脑中如有万千轰雷炸响。

“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不肯回去看一眼?为什么会说蓝极星毁灭了?还说无心他们不在了?”

夏元霸反向前半步:“姐夫,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无尽的轰雷在云澈脑海中炸裂,疯狂崩乱着他的心魂,无法思考,无法冷静,就连视线,都变得恍惚斑斓。

蓝极星陨,裂心碎魂。那是将他的生命、灵魂、信仰……全部推入黑暗深渊的噩梦。

怨恨与复仇,为他铸造了新的灵魂,亦是他如今生命和信念的最大支撑。

让他再无善念,再无踌躇,再无牵挂,再无对天道、人性和生命的敬畏……疯狂的追求力量,疯狂的染血,疯狂的杀戮,疯狂的毁灭,疯狂的发泄……

甚至就在刚才,可以毫无怜惜的对一个明知无辜的女子施下杀机和欺辱。

而现在……耳边夏元霸的声音,每一字都如星辰爆裂,狠摧着他整个灵魂世界。

他双手捂住自己的头颅,十指在痉挛间几乎要陷入头骨。

蓝极星……完好……

云无心、小妖后、楚月婵……父亲母亲……爷爷外公……

他们都在……?

都在……?

这是哪里来的声音……

当年,亲眼所见的现实……

此刻,夏元霸的亲口所述……

是梦境……是混沌……还是忽然坠入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听到了什么……我在哪里……是真的……不,是假的……我到底……

“云澈哥哥。”

一声轻唤,空灵如玉落珠盘,响起在了他的灵魂最深处,至纯至净的无垢魂音瞬间驱散了所有的迷乱,让他的意识和视线逐渐恢复清明。

他抬起头来,看向了水媚音,随之瞳孔一缩。

映现在他视线中的,是一枚浓郁到刺魂的绯红光芒。

而这抹光芒,足以让无数界王、神帝在看到的那一刻灵魂战栗。

因为,它像极了当年刻印于混沌之壁上的……绯红裂痕!

水媚音的手中,捧着一根漆黑的尖刺,只有她小臂长短,一端半寸之宽,均匀的收缩至刺尖,通体漆黑,形状之上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

那道绯光,便凝聚于刺尖之上。

而这枚短刺,云澈曾见过,大量的上位界王、神帝,都曾见过。

因为它曾被握于从绯红裂痕中走出的劫天魔帝手中!

是她用来从混沌之外,将混沌之壁生生切开的……

乾坤刺!

这个包括云澈在内,所有人都以为被劫天魔帝带出混沌,永恒失却于世间的玄天至宝,竟在此刻现身于水媚音的手中!

夏元霸嘴巴大张,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绯光,仿佛灵魂已被吸入其中。

“你怎……”

“云澈哥哥,”水媚音的声音柔柔的响起:“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问,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你就会明白一切。”

“而造就这一切的前因后果,我也会全部说给你听。”

夏元霸猛的一晃脑袋,总算将心魂从绯光上挣脱,他这才好好的打量了一下水媚音。

果然,又是一个美到像仙女一般的女子。

霸皇神脉为战而生,随着力量的增长和神脉的逐步觉醒,战斗的欲望也会愈加强烈,直至成为战狂。

相对的,其他欲望都会被战欲所噬。

所以,对于云澈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多几个女人这种事,他格外不能理解……他只要一想到和女人相处,甚至还要被女人管束,就一个头两个大。

更别说多个!

“在这之前,收起所有的气息,一定要压制到最低,最好一丝一毫都不要流溢出来……我知道,云澈哥哥一定可以做到。”

水媚音知道云澈此时的心魂一定无比混乱,所以,她的每一句话都倾注魂力,都是世间独有的无垢魂音。

此刻,云澈的心魂再乱,也开始预感到了什么。

没有再问,没有再想,他依着水媚音之间,流光雷隐和断月拂影同时施展,一点点将气息完全的收拢,直至近乎无息无痕。

水媚音轻轻舒了一口气,玉白的小手带起绯光流溢的乾坤刺,轻轻的一划。

没有任何的声响,亦没有任何的空间气息,这一片的空间,连同其中的云澈、水媚音、夏元霸三人就这么无声消失。

一瞬,视线中的空间剧变。

一股寒气铺面而至。

这股寒气比之吟雪界弱了好几个层面,对最底层的神道玄者都无法造成丁点冰寒。

却让云澈一刹那全身战栗。

因为这股寒气,他太过熟悉,又太过遥远和虚幻。

下方的世界,是白茫茫的一片,冰雪连天,没有尽头。

唯有视线的远处,有着一片冰雪所铸的连绵宫殿。在这片雪域之中显得圣洁而孤冷。

云澈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因为,他的下方,是冰极雪域。

远方,是当年他和一众冰云仙子们共同新筑的冰云仙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