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咫尺天涯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诶?冰云仙宫?这……怎么回来了?”

看着前方熟悉的冰极雪域,夏元霸愣在了那里,然后瞪眼看向水媚音。

这个小姑娘,好厉害!

哎等等!我特喵的摸爬滚打了四个多月啊!在神界的土地才站了一共不到三天啊……怎么就给我送回来了!

一通腹诽,夏元霸又马上转身,向云澈喊道:“姐夫你看!这里是冰极雪域,整个蓝极星都好好的,比前些年都要安定的多,为什么姐夫会莫名其妙说蓝极星被……被……”

“……”云澈毫无反应,目光怔然,状若失魂。

“现在慕容宫主和月婵仙子应该就在仙宫之中,无心也经常会来这里……啊!对了对了!”夏元霸连忙一拽云澈手臂,无比振奋的道:“快!快跟我去见她们,让她们不用再担惊受……”

他话音未落,身后的水媚音眸中魂芒一闪,夏元霸便声音忽止,整个人定在了那里,无法行动,无法言语,唯有眼睛瞪大,眼珠子乱转,证明他的意识依旧清醒。

“云澈哥哥,”水媚音靠近云澈身侧,感受着他灵魂的动荡:“不用怀疑,这里就是蓝极星,你所出生与眷恋的那个蓝极星,绝非相似或幻象,更不是梦境。”

“你的亲人,你的家族,你的至交,你的红颜,你的女儿……他们都在……全部都在,一直都在。”

“……咯……”云澈被水媚音捧在掌间的手指在发抖,口中,更是发出牙齿战栗碰撞的声音。

水媚音继续说道:“因为当年,月神帝所毁去的,根本不是蓝极星,而是一颗名为天水星的星球,近似的大小,近似的蔚蓝……尤其在虚空远观,难以分辨。”

“当年,天水星便是存在于这个位置。”

“而就在那场毁灭之前,蓝极星和天水星交换了位置。蓝极星,来到了南神域之南,天水星,去往了东神域之东。”

“……???”夏元霸眼珠子都快瞪裂,如闻天方夜谭。

水媚音举起手中的乾坤刺,轻轻说道:“移星换月,这听上去,是远古真神才可能拥有的神迹之力。”

“但在现世,却有一件东西可以做到……这个神迹,或许永远都无法再现。但那很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是为云澈哥哥而完美绽放。”

耳边的声音,在云澈的灵魂空间柔和飘荡,一遍又一遍。

云澈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动,他的手臂一点一点,无比缓慢的抬起,手指伸向前方,想要去碰触眼前的世界……

这个他以为已永恒消逝在他生命中的世界。

那颤巍巍的动作,不是意念的牵引,而是源自魂底的悸动与渴望。

他的神识,也在这时释放,去搜寻那些……他已失却的人,以及随着他们一起失却的灵魂。

水媚音一惊,刚要出声阻止,云澈忽如触电般全身一颤,刚刚释放的灵觉无比仓惶的收回,然后牢牢敛起,甚至连呼吸,都死死的屏住。

“云澈……哥哥。”水媚音鼻子一酸,轻轻的抱住了他。

云澈身体的战栗没有任何一个刹那的休止,牙齿更是死死咬住,自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水媚音的轻音之下,一滴泪珠从他的眼眶无声而落,落向下方的无边雪域,融入漫天飘舞的飞雪之中。

十息……二十息……

安静的只能听到风雪的声音,以及云澈喉间触动的偶尔失声。

“云澈哥哥。”水媚音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沉寂没有再持续下去,云澈缓缓的转过身来。

他闭着眼睛,极力控制着神情,控制着情绪,控制着气息……但无法控制脸上每一丝肌肉的混乱搐动。

“元霸,”他终于出声,声音嘶哑而飘忽:“回去吧。不要和任何人说……你曾见过我。”

失去……复得……

却不能出现,不能相见……

他的生命、灵魂像是浮荡于万丈沧澜的一叶孤舟。

来自水媚音的灵魂束缚被解开,夏元霸一个哆嗦,恢复了对身体和五感的控制。

他看着云澈的侧影,内心忽如被万钧横压,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他有着太多的疑问和太多的话想要问云澈。但如今的夏元霸,已不是当年那个纯良懵懂的少年,他知道,现在绝不是合适的时机。

他只是轻轻问道:“那姐夫……什么时候回来?”

短暂的沉寂。

“杀死……所有……该死之人。”云澈用轻渺中带着颤抖的声音,说出着最阴戾的言语。

“好。”夏元霸点头,轻吸一口气,道:“姐夫,当年你为了救我不惜自己的性命。后来,你救了苍风,救了幻妖界,救了天玄大陆,救了整个蓝极星……”

“即使,我还没能真正见到更广阔的世界,但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大的英雄。我知道这一次,你一定又背负了什么我无法理解的东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沉重的东西。但是,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有那么多人在等着你,那么多人在担心你。你在他们生命里的重要性,要超过你的想象。所以……一定要平安回来!”

“……”云澈没有回应,没有转身,唯有攥紧的双手指节阵阵发白。

终于从云澈身上收回目光,夏元霸舒缓了一下呼吸,便要落向下方的雪域……忽的,他目光一凝,失声道:“无心!?”

云澈身躯的战栗猛的停止,死死僵在那里。

一息……两息……

摇摇欲坠的理智被太过激烈的渴望狠狠粉碎,他猛的转过身来……水媚音抓紧他的手,没有阻止。

视线之中,一个女子身影踏着冰雪,缓缓走来。

茫茫雪域,如絮飞华,本是人间至景,却在这一刻忽然成为了画卷中的点缀,整个世界,所有的明光,都集中映照在了女子的身上。

当年云澈离开时,云无心尚不足十五岁。

现在,已是临近双十年华。

这是少女最美好的年龄,每一岁的成长,都是人生唯有一次的美丽蜕变。

如今的云无心,她的身上已褪去了稚气和总爱在他面前尽情释放的天真,成长为如她母亲一般美到超凡脱俗,不染纤尘的倾世仙姝。

她的脚步很轻很缓,落雪无痕,仿佛不愿惊扰这个永覆冰雪的寂静世界。

她的头发已长至臀际,随雪白的裙带沐雪飘舞。她的眼眸,如九天之上带着迷雾的星辰……只是,织成那层迷雾的,却是让人触之心碎的伤郁。

踏于冰雪,她的身上却仿佛蒙着一层不可亵渎的圣洁光辉,她美得空灵,又美得如此至纯,至净,仿佛上天赐予尘世最完美无瑕的杰作,足以让任何看到她的人恍惚迷离。

这是他的女儿。

心脏在温暖中疯狂搐动,全身的血液在灼热中凝结……云澈死死抓着水媚音的手,害怕自己会忽然失控,冲上去紧紧拥住她。

她长大了……自己的女儿的长大了……

可是,每一天,每一年,每一点奇迹般的成长,他都错过……

而且是永恒的错过。

“云澈哥哥,我们该走了。”

梦境之中,响起水媚音轻轻的呼唤声。

“……”

生生的,他以近乎残忍的意志力,将自己的视线从云无心身上移开,然后闭上眼睛,再不睁开。

“元霸,”他轻轻道:“我向你保证,我会完好无损的回来……不但完好无损,而且很快就会……很快!”

夏元霸呆了半晌。

亲眼见到云无心,却不敢向前。他已无法想象,云澈此时所负的东西,沉重到何种地步。

面对云澈的承诺,他重重的点头,用力了锤了一下胸口,道:“好,姐夫,我等着!在你回来之前,除非我死,否则,谁也别想动我们蓝极星一分!”

说完,夏元霸不再停留,缓坠而下。

“等等。”云澈又叫住了他:“帮我问无心……一句话。”

夏元霸回首,认真听着。

“她……恨不恨我。”说这些话时,他一直紧闭双目,不敢有半刻睁开。

“呃……”夏元霸面露难色,但此境之下,他无法说出拒绝云澈的话,只得点头:“好。”

“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想现在就问姐夫。”夏元霸也借此问道:“我姐姐她……现在还好吗?”

水媚音:“……”

“……”没有太大的反应,云澈依旧是低缓的音调:“待我回来之后,所有的一切,我都会详细说给你听。”

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但夏元霸也不再追问,他再次重重点头:“好!姐夫,千万不要忘了你的承诺……回来的时候,一根头发都不许少!”

“还有姐姐也是!你一定要把姐姐也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我还挺盼着你们生小孩子呢,嘿嘿!”

朗然一笑,夏元霸收敛气息,身躯沉下,落向了遥远下方的雪域。

云澈如石化般动也不动,水媚音默默陪着他,没有说话,没有催促,如他对她那般,由着他的这次任性。

落至足够的距离后,夏元霸玄气释放,速度陡增,直接落在了云无心的前方。

云无心脚步停止,看着夏元霸,她怔了一怔:“夏叔叔,你……回来了?”

“呃……”夏元霸抓抓头,一脸愧疚的神情:“临近神界的时候,遭遇了好几次空间乱流,所以,只好无功而返了。不过你放心,我再整顿一段时间,下次一定可以成功。”

比雪光还要白莹的玉颜上没有流露失望,娇美的唇瓣倾起一个很轻的笑:“谢谢你,夏叔叔。前往那个世界一定很难,夏叔叔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语落,她微一颔首,掠过夏元霸的身侧,继续踏雪行向不远处的冰云仙宫。

她的性情,也变得如她母亲一般清冷。

“无心,”夏元霸连忙喊住了她:“那个……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云无心停住身形,微微侧眸:“夏叔叔请问。”

夏元霸心跳莫名加快,他知道,云澈此时一定还在遥远的上空看着他们。

“你……你有没有些许,恨你的父亲?”

夏元霸问了出来,虽然很努力的控制,但声音依旧有些艰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