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7章 决堤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风雪忽停,连接天地的雪域之中,隐约响起不知来自何方的混乱心跳声。

“恨。”

平静的声音,平淡的回答,让夏元霸内心都为之空落……他知道,云澈一定听得到。

“怎么可能不恨。”

她没有回身,就这么看着前方,声音比眼前无尽的寒雪还要幽冷:“他没有见证我的出生,没有陪伴我的成长,连我十八岁的成人礼……都不在。”

“他说,我是他的整个世界……他说他再也不会让我和我娘受伤流泪……他说他很快就会回来……他说他要看着我、陪伴我长大,弥补所有对我的亏欠……”

“但……他一次次言而无信……一次又一次……”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言而无信,最不称职……最可恶的父亲!”

她的音调很轻很淡,除了声音有些飘渺,感知不到任何的情感。

遥远到她无法感知的高空之上,云澈双目闭合,紧咬的牙齿间,一缕血丝缓缓溢下。

水媚音伸手,将一枚落下的血珠接在了掌心,然后将手心轻轻的合起。

“明明说……不会让任何人把我从他身边夺走……为什么……却一次次主动丢下我……”

“我恨他,好恨。”

她轻念一句,缓步走开。

夏元霸无法看到她的神情,只是声音冷淡的让他有些窒息,他伸了伸手,却无法再说出什么。

这时,云无心忽然停住脚步,转回身来。

“夏叔叔,”她看着夏元霸的眼睛,目若无尘的清潭:“你是不是已经见到他了?”

正沉浸于感怀中的夏元霸一个激灵,迅速摆手:“没没没没!绝对没有!否则我……肯定就把他带回来了。”

看着夏元霸的反应,云无心的美眸之中似有琉璃在闪动,她张了张唇,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真的见到他了?你见到了……他还在……对吗?”

夏元霸是个很不擅说谎的人,别说达到云澈那般说谎时心魂皆平的境界,怕是连一个平常的凡人都不及。

他不否认还好,这番否认简直破绽百出,在云无心眼中等同承认。

“呃……这……我……”

面对云无心的眸光,夏元霸愣是退了半步,他刚想再次强行否认,但一开口,就马上泄了气,郁闷的低下了头。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不敢看向云澈所在的位置,躲闪着目光,认命的说道:“是,其实……我成功到了神界那边,还非常巧合的遇到了你父亲。”

这番真实之语,自然不会再有说谎的痕迹。

说出之后,虽然心中愧对云澈,但夏元霸却反而轻松了许多。

安静……很长时间的安静。夏元霸带着忐忑抬首,看到云无心静立在那里,一如先前般清冷平静,不见任何的情感动荡。

云无心终于开口:“那他为什么不和你回来?为什么还要隐瞒?是受了什么……无法行动的伤吗?”

“不不,绝对没有。他好的很,一点伤都没有,这点我可以保证。”

既已如此,夏元霸不再隐瞒,认真的说道:“他只是有很重要的事没有做完,应该是重要到……我不能理解的事。”

“无心,”夏元霸紧接着说道:“我了解你的父亲,他这些年一直没有回来,一定是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与难处,毕竟那个名为神界的地方是一个浩大到我们无法想象的世界,他一定是给什么东西绊住了。”

“但是他向我保证,他很快就会回来……这是他亲口所说,很认真的保证。”

绞尽脑汁的说完,夏元霸紧张的等待着云无心的反应。

“是么……”

云无心轻语,然后转过身去,再次将背影留给夏元霸。

“我知道了。既然,他不想让我们知晓你找到他的事,我不会告诉我娘和师父她们的。”

“夏叔叔,你离开数月,皇极圣域那边一直担忧你的安危,还是尽快回去,让他们安心吧。”

说话间,她的背影已在飞雪中远去。

“无心,你……没事吧?”夏元霸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没有等到回答,云无心的身影已逐渐模糊,直至完全融入风雪之中。

很是歉意的偷瞄了一眼上空,夏元霸犹豫再三,还是转身,向南方飞去。

毕竟,冰云仙宫向来不允许云澈之外的男子进入,他也不例外。

风雪渐急,自四年多前那次降临整个蓝极星的震荡后,冰极雪域似乎比以往更寒冷了一分。

云无心的脚步越来越慢,不知不觉间,她所去的方向,偏移了冰云仙宫的所在。

噗!

她的脚下忽然一个趔趄,跪倒在了冰雪之中。

许久,她的身影却没有站起,娇弱的肩膀在轻轻的颤动,逐渐颤动的越来越剧烈……

风雪之中,传来极力压制的啜泣声。

“爹……爹……”

一声轻唤,字字凄离,一滴泪珠从她竭力闭紧的眼眸中溢落,化作世间最璀璨玉莹的寒晶,无声融入亘古不融的雪域之中。

“你平安就好……你……平安……就好……”

“只要你……平安……多久……我……都……会……等你……”

“爹爹……我恨你……可我……真的……好……想……你……”

终于,她的泣声和眼泪同时崩溃决堤,她跪于雪中,手抚心口,在这片无际的雪域,在呼啸风雪的遮掩下,哭的撕心裂碎,昏天暗地。

每一滴眼泪,每一声痛哭,都带着这些年无尽的思念、委屈、悲伤、担心、恐惧……

云端之上,云澈的手掌死死抓着心口,五指几乎陷入肉中。

“我们……走吧。”

短短四个字,颤抖的连他自己都无法听清。

他在这里每多停留一刹那,便会给蓝极星带来一分的危险。

当年的噩梦一幕,绝不能再重现。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人察知到它的存在……哪怕微小如宇宙尘埃的可能性。

他不能相见,不能停留,甚至不能再靠近……直到,这世间再没有了威胁。

水媚音拿起乾坤刺,轻轻一划。

光线与空间同时切换,他们已回到了七星界,刚好是先前所在。

因发现了夏元霸,云澈悸动之下,留下的气息太过明显。因而,归于此处,即使有人追踪他的痕迹,也不会发现“断层”。

砰!

云澈重重跪地,手掌依然死死抓着心口,面孔扭曲,肩膀、全身都在狂乱的颤抖着,口中,发出着艰涩到刺心的牙齿摩擦声。

水媚音蹲下身来,轻唤道:“云澈哥哥,这里只有我,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近。”

短短的一句话,却将这个统御北神域,血染两方神域的魔主直接击溃。他头颅撞地,如一个崩溃的孩子般嚎啕大哭,眼泪转瞬染湿大片的土地。

故土、亲人、族人、妻子、红颜、女儿……

原来他们都在。

原来他从来没有失去过……

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大的恩赐与惊喜。

但大喜的极致,触动的却是大悲。

两个世界,父女二人,同样的跪倒在地,同样的手抓心口,同样哭得天昏地暗。

天毒珠的世界,禾菱双手捂唇,已是哭的梨花带雨。

“呜……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咽间,她已是泣不成声。

“呜哇哇哇哇!”红儿则是放声大哭,眼泪瓢泼。

幽儿一脸迷茫的看着她们,不知所措。

…………

“这么说来,劫天魔帝很早就把乾坤刺给了你?”

云澈足足嚎哭了半个多时辰,才逐渐的停止。

直到此刻,他的眼睛也严重泛红。虽然太伤他魔主威仪,但他并不愿以玄气抹去。

反正,身边只有水媚音,再难看的样子也都被她完整看去了。

说话时,他的手轻捂着胸口……那里不再冰冷,而是温热的跳动着。

“嗯,很早。”水媚音点头,她将乾坤刺捧起,用一根纤纤玉指轻轻的摩挲着。

任何人看到她手中那根平平无奇,且毫无气息的黑色尖刺,都绝对想不到,那竟是远古传说中七大玄天至宝排行第六的乾坤刺。

“怪不得,之前你说月神帝其实根本关不住你,原来如此。”云澈淡淡微笑。

水媚音道:“但为了琉光界的安危,还有不暴露乾坤刺,我都是老老实实的被关在里面。只有在确保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才偶尔用乾坤刺短暂溜出去几次。”

“云澈哥哥,其实,魔帝前辈原本是想将乾坤刺留给你的。”水媚音忽然说道。

对于这句话,云澈倒没有表露太深的惊讶。

再平静下来,再看水媚音手中的乾坤刺时,他的第一反应,反而是讶异着劫天魔帝既然没有将它带出混沌,那为什么不留给自己!?

毕竟她的两个女儿可是在自己手上!

空幻石是公认的最强空间宝物,其强大在可以瞬间传送,且不会留下任何可追踪的痕迹……缺陷,则是谁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

当年混沌之壁前,云澈便是依靠奴化千叶影儿丢来的一颗空幻石逃脱。

当年蓝极星外,抱着沐玄音遗体的云澈也是依赖一颗空幻石逃脱。

记载之中,空幻石的力量便是因乾坤刺而生。它在当世的存量已极其之少,且不可再生,用一颗便永远少一颗。

而乾坤刺,不但可以瞬切空间,不会留下任何空间痕迹,而且可以定向传送!还可以随时使用!

这种在逃逸方面强大到堪称逆天的至宝,他实在想不通劫天魔帝为什么没有留给自己。

何况,在诸神时代,乾坤刺本就是邪神逆玄之物。后来才作为定情之物,送给了劫天魔帝劫渊。劫渊则是将天毒珠送给了逆玄。

他看着水媚音,凝心倾听着。虽然心中很不理解,但他亦格外清楚,劫天魔帝如此做,必有着特殊的原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