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真相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但是,”水媚音缓缓讲述道:“魔帝前辈当年以乾坤刺切开绯红裂痕后,乾坤刺的力量已近乎是油尽灯枯,枯竭到像刚才那般距离的传送都实现不了几次。”

这个云澈同样毫不惊讶。绯红裂痕存在数年,亦是劫天魔帝用了数年才将混沌之壁切开,而这几年间,乾坤刺的力量无疑一直在释放、枯竭、恢复中循环。

最后破开混沌之壁时,乾坤刺自然处在枯竭,甚至透支的状态。

而在如今的混沌世界下,乾坤刺的力量恢复定然极其缓慢……就如天毒珠、宙天珠一般。

“不仅如此,它的器灵,也因在多年的力量释放与枯竭中奄奄一息,混沌之壁破开之后,器灵便沉睡了过去。”

“魔帝前辈说,如今的混沌世界气息太过浑浊稀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器灵或许永远都不会再醒来,并很可能在将来某一天,于沉睡中彻底死去。”

云澈:“……”

水媚音的话,让他想到了死去的天毒珠毒灵。

当年,天毒珠虽然在沧云大陆收回了毒源,归于完整,但毒灵已死,导致天毒珠的毒力恢复缓慢到……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直到后来禾菱成为新的毒灵,才让天毒珠的毒力一点点恢复,并在几年后降下将整个梵帝神界逼入绝境的“天伤断念”。

如果乾坤刺的刺灵真的就此沉睡、死亡,那乾坤刺的力量毫无疑问也将归于沉寂。

不知禾菱的灵魂能否与乾坤刺契合……

一念闪过,又马上被他否决。

不,不行!禾菱的木灵之魂可完美驾驭天毒珠,再来一个宙天珠已让她灵魂压力骤增,而她还会经常性的,极为逞强的去尝试契合鸿蒙生死印。

以她为了他毫不疼惜自己的性格,再来个乾坤刺……

哦等等!刺灵是沉睡,还没死呢……想太多了。

“但魔帝前辈在离去之前,不想让乾坤刺就此随她永离混沌,于是将它交给了我。”

“因为你的无垢神魂?”云澈道。这是水媚音身上,世间独有的天赐。

“嗯。”水媚音颔首:“乾坤刺生于鸿蒙核心,当世,【唯有我身上由鸿蒙之气所孕生的无垢神魂,才可温润和暂时唤醒乾坤刺沉睡的刺灵】。”

“并能以无垢神魂为连接媒介,借助暂时苏醒的刺灵,以自身力量,强行催动乾坤刺的次元神力。”

云澈面露动容,道:“如此说来,那次移星换月,便是由此完成?”

以无垢神魂暂时唤醒刺灵,再通过无垢神魂与刺灵的连接,以自身力量强行催动乾坤刺的次元神力,完成一次浩大的空间转移。

完整跨星域转移两个星球,和完整毁灭两个星球,两者难度可谓天差地别。

这对水媚音自身的魂力、玄力必定消耗极大,而负担更重的,无疑是本就虚弱的刺灵。

怪不得,水媚音会说那或许是唯一一次的神迹……除非刺灵能恢复到足够,否则若是再强行来一次,说不定还未能成功,刺灵便已灰飞烟灭。

而以如今的混沌现状,且不说刺灵随时可能灭亡,就算在水媚音无垢神魂的温润下能完全复苏,也不知得何年何月。

水媚音道:“移星换月,这是魔帝前辈在将乾坤刺交给我后,所告知予我乾坤刺在当世所能达到的力量极致。那时,我没有想到,会真的有那样做的一天……而且那么快。”

云澈看着水媚音,心魂的动荡,无以言表。

“你从很早,就开始寻找可以代替蓝极星的星球了吗?”云澈问道,就像……在一切都还未发生之前,水媚音便早早以幻心琉影玉,悄然刻印下了当年的真相。

她说,那是因为,她的无垢神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知危险。

“魔帝前辈当初对我说过这样一番话,到现在,每一个字都记得很清楚。”水媚音缓声复述道:“真正的魔鬼,从来都不是黑暗魔人,而是存在于每一个生灵的灵魂深处。所以,永远不要奢望用自己的善意去交换他人的善意,更永远不要高估人性的下限。”

“……”这番话,如今的云澈,已是完全的懂了。

而当年,他找回了楚月婵,找回了女儿,恢复了力量,父母安康,红颜在侧,回到神界还找回了茉莉,并决定一起归隐蓝极星,永世不离,他最敬重的宙天神帝,亲口……还以最公开的方式给予了不许任何人打扰的承诺。

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无暇,他那时所拥有,并深深感激的,是命运的眷顾与善意。

然后,就在这种天真中,被打入万丈深渊。

“最初,我觉得是魔帝前辈在外混沌凄苦那么多年,自然会以最昏暗悲观的目光看待一切。后来,看着云澈哥哥一步步成为所有人仰望敬重的救世神子,我心里无比高兴,但又莫名觉得越来越不安……”

“那时,我不认为,也绝不希望出现坏的结果,但心中的不安,还是让我开始去想可能发生的最坏结果。”

“于是,我更为小心的用幻心琉影玉悄悄刻印云澈哥哥救世时的影像,同时,也开始找寻和蓝极星相像的星球……因为,在我所能想到的最坏结果中,云澈哥哥出身的星球,是最大的牵挂和软肋,同时也是……”

水媚音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下去,但云澈明白她的意思。

“说起来,”云澈顺势说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蓝极星的所在?我不记得带你去过。”

水媚音螓首微垂,随之又马上抬首,浅笑道:“当然是魔帝前辈告诉我的。我还知道,蓝极星是远古时代,魔帝前辈和邪神前辈一同创造的星球。”

“……”云澈轻轻一声叹息。回想当年劫天魔帝再次见到蓝极星时的情绪悸动,难以想象她若是知晓如今所发生的一切,会是何种触动。

远古时代,邪神和劫渊所共同创造的蓝极星,位于混沌之北,临近现在的北神域之地。

后来在神魔恶战之时,邪神为护蓝极星周全,将其转移至混沌之东……同时,蓝极星也在这个过程中遭受重创,绝大多数的大陆崩灭,只余最后三分,其他九十七分皆化沧海。

到了今时,却又一次跨越星域,来到了混沌之南。

世人,包括蓝极星上的所有生灵,都永远不会想到,这颗在混沌世界平凡如沙尘的星球,竟跨越过混沌三方。

“找寻相似的星球,一定很艰难吧。”云澈轻轻问道。

“不,”水媚音却是摇头:“因为蓝极星的特性,这反而,是最最简单的事。”

“嗯?”云澈看着她的眼睛,面露惊奇。

水媚音讲述道:“大部分的星球都以大地山川为主体,虚空远观,都有着复杂的,甚至独有的地貌轮廓。想在短时间内找到近似者都很难,完全相同的更是几乎不可能。”

“但蓝极星的构成很特殊,三分为陆,九十七分为水。在虚空远观,是一个纯粹的蔚蓝星球,仅有的三分土地,也会被海洋粼光完全遮掩。因而,只要找到一个大小相近,同样基本尽为海洋的星辰即可。”

“另外,蓝极星不处神界领域,在位面上,是再普通不过的下界星球,气息微弱浑浊且元素均衡,不但更易找到相似的星球,在宇宙气息时时存在的扰乱下,只要不是离的很近,即使是熟悉之人,也很难分辨。”

水媚音星眸微弯:“这两者,又何尝不是命运对蓝极星的庇佑呢。”

“……”云澈怔怔的看着水媚音……当年的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在自己一切安好,憧憬未来的时候,却有一个人,默然的为了他想着、做着、付出着如此之多。

“那你是在什么时候,完成了蓝极星和天水星的交换?”云澈声音又缓了几分,视线也在不自觉的朦胧。

直视着云澈满是情感荡动的眼眸,水媚音轻轻说道:“就在魔帝前辈离开,你于混沌之壁前被所有人所伤所叛,并被激引黑暗玄力之后。”

“在即将前往混沌之壁前送离魔帝前辈时,我的无垢神魂感知到了一股极深的恐惧……所以那一次,我和父亲、姐姐他们都没有前往,而是留在了琉光界。”

“很快,消息传来,你成为诸王界合令诛杀的魔人。”

“先前设想的最坏结果真的出现,而且如此之快。我得到消息之后,瞒过父亲姐姐,以乾坤刺穿梭至东神域。”

“即使以无垢神魂成功唤醒了孱弱的乾坤刺灵,但我那时,依旧不敢相信自己能完成‘移星换月’这样的神迹。但……一定是命运在悄然庇佑着云澈哥哥,我成功了。而且交换后的位置,也只偏差了些许不足以察觉的程度。”

“不,”云澈微笑道:“是你的心灵,让最喜怒无常的命运,都不忍辜负。”

星眸微现迷离,水媚音继续说道:“我回到琉光界后不久,有人便将昏迷中的你交给了姐姐,后面的事……”

后面的事,云澈都知道……他醒来,听闻蓝极星被宙天界公开,大量神帝界王涌至……他以遁月仙宫不顾一切的冲向蓝极星……然后目睹“蓝极星”被月神帝一剑斩灭……

“云澈哥哥,”水媚音向前,弱弱的握住云澈的手掌,双眸一片泪雾:“那个时候,我没有办法阻止你前往,更没有办法告诉你那不是真正的蓝极星……”

“我明白,我都明白。”云澈反握住她的手。

“不,”水媚音摇头:“我想说的是,我那个时候,知道你的身上有一颗空幻石,所以再危险,你也一定可以逃脱。最重要的是,我……我那个时候……希望你能……亲眼看到蓝极星的灭亡……”

“我知道,这对你,是世上最残忍……最残忍的事,可……可是……”

云澈用力摇头,将身体颤抖的女孩紧紧拥在胸前。他闭上眼睛,压下心间的澎湃,柔声道:“不,你没有做错,你没有任何错。是你拯救了蓝极星,拯救了我的故土,我的家人……拯救了我的一切。”

如果,水媚音早早告诉他被毁去的不是蓝极星,那么,他虽不会绝望和痛苦,但即使同样逃往了北神域,心中也会永远带着牵挂、担心和恐惧,难以快速的成长。

因为他的故土,他的亲人,他的红颜……他永远不可能真正狠心断舍。

唯有让他偿尽绝望,让他失去所有的牵挂与软肋,泯灭所有的软弱与踌躇,抹杀所有对敌人的怜悯与良善,在仇恨的深渊中疯了一般的追求力量,才能让他重生,让他早日立于当世之巅。

也让他在失而复得之后,再无可威胁之人,也再不用担心失去。

水媚音给予他的,又何止是拯救……还有真正的重生,还有无暗的未来。

“媚音。”他的手臂收紧,声音轻缓,每一个字都源自灵魂之底:“你让我……如何……偿还这一切……”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存在十世、百世都无法还清的情债。

“……”水媚音在他怀中摇头,很用力的摇头。

她似乎想要说话,但传出的,却是阵阵无法压抑的啜泣声。

或许是因为让云澈承受痛苦绝望而自责与心疼,也或者是因为云澈彻心的柔语,她纤肩搐动,眼泪一片又一片的涌出,很快将云澈的胸衣层层润湿……

却依旧无法停止。

—————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