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血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水媚音一直在努力的想要止住哭泣,但随着肩膀的颤抖,却是越来越失控,一次次的合齿,一次次的用力咬唇,却怎么都无法停止。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云澈轻声的安慰着。

先前他好不容易在水媚音的安慰下止住痛哭,现在忽然又轮到了她。

“我……我……呜呜呜……”

云澈不再说话,紧紧的抱着她……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放开。

他知道,水媚音同样需要发泄。这些东西一直被她积压在心中,无法对任何人说出,又何尝不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而这些眼泪,每一滴,都是因为他,也都是为了他。

足足哭了半刻多钟,水媚音才终于止住哭声。她从云澈胸前抬起螓首,星眸依旧含着泪珠,盈盈欲落。

低下头,看着水媚音嫣红的双眸,云澈微笑着道:“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你姐姐看到,肯定要拿瑶溪剑戳我。”

“我姐姐那么温柔,才不会。”水媚音带涕而笑:“再说,你可是威风凛凛的魔主,谁敢拿剑戳你……”

她的手指轻点在云澈的胸口,泪眼朦朦的道:“不过,云澈哥哥的胸脯变得好温暖,再也不是那么冰冰冷冷的了,所以,我才会……抱了那么久都不舍得离开。”

云澈自己最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血液已不再冰冷。

“但是……”水媚音的手指依然停留在云澈的胸口,轻声说道:“云澈哥哥这里的温暖,只可以给我,给所有你在意的人。而对于那些敌人,那些必须摒除的威胁,你还是那个,不会有任何怜悯的魔主,好吗?”

“好。”云澈重重点头:“这也是为什么,你在反复犹豫着是否现在告诉我的原因之一,对吗?”

“嗯。”

水媚音幽幽诉说道:“我原本是想在云澈哥哥打败龙神界,肃清所有威胁之后,再告诉你这一切。”

“因为我怕太早的告诉你,你会忍不住冲动,让蓝极星暴露于风险,怕你会因此怨恨弥散,下手不再狠绝,也怕你再系牵挂,怕你就此心乱……”

“但是,你对付南溟神界的方法让我很后怕。而你下令强攻龙神界又太急,太突然……我可以确信,你在面对龙神界的决心与信心之侧,必定还有着很残酷的代价与手段。”

“……”云澈无法否认。

“我明白。”云澈满心愧疚的道:“你放心,龙神界也好,西神域也好,我都会全力护好自己……绝不会再强行去冒任何风险。”

到了此刻,他哪还会不清楚水媚音想要提前告诉他一切的原因。

她希望他在见到蓝极星尚存后,不要再不惜搏命,而是留着完好的自己,在一切结束后与他们团聚。

只是在即将离开七星界时,水媚音依旧在犹豫着是否要说出。而在遇到瑾月后,她明显更倾向于继续隐瞒下去。

但,命中注定,他们却在那里遇到了前往神界找寻云澈的夏元霸。

“就算是为了用余生好好报答我的小媚音,我也一定要让自己活得长长久久,完完整整。”云澈半开玩笑的道。

水媚音看着他,忽然道:“云澈哥哥,如果……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就……答应我三件事,好吗?”

云澈一怔,看着水媚音眸中颤动的异样星光,他缓缓点头,无比郑重的道:“好,无论是什么,我都答应。”

这句分量极重的承诺,字字源于肺腑。因为水媚音给予他的恩与情,别说三件事,他倾尽一切,倾尽终生,都不可能还清。

水媚音伸手抹去脸上的泪珠,她的神情变得很认真。

“第一件事,我希望……云澈哥哥将来无论遭遇什么,哪怕……哪怕比前些年还要可怕,还要绝望,你也一定……一定要善待自己,永远不可以再怨恨、伤害自己……更不能萌生死志。”

“因为……”

刚刚平静了一小会儿的水媚音,眼眶中忽然再次泪雾弥漫:“你的生命,你的安危早已不止属于你一个人。这个世上,有人……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在意你……爱你……为了你,她真的可以……不惜一切……一切的一切……甚至……甚至……”

“就算只是为了不辜负她……们,你也不可以……再把自己沉入深渊。因为她们……哪怕真的离开你……永远的离开……对她们而言,你可以过得安好,是她…们…离开之后也永恒不逝的愿望。”

泪雾成珠,再次簌簌而落。

云澈心中剧动,他伸出手指,一滴一滴,轻轻拭去着女孩脸上泛滥的泪珠,轻缓而郑重的道:“好。每一个字,我都会牢牢记住。每一个字,我都答应……永远答应。”

单单世间有此一人如此待自己,他还有什么可怨,有什么可恨。

水媚音缓了好一会儿情绪,又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我希望,云澈哥哥在打败龙神界,成为天下之主后,可以善待无辜的苍生。”

云澈:“……”

这个要求,云澈一丁点都不惊讶。在水媚音带他游走七星商域时,他便已有所感。

“龙神界虽然忘恩负义,对不起云澈哥哥,龙皇更是杀死了师尊,不可以原谅。但是,龙神界这些年作为神界主宰,却做得很好,好到没有任何一个王界可以代替。”

“龙神界有着不可匹敌的实力,可以轻易镇压当世任何一个王界。但龙神一族傲慢却不喜凌弱,不惧战但也从不引战。因而纵然至高无上,也从未仗势去掠夺他人之地,其他王界有龙神界在上,也从不敢在明面上大肆胡作非为。”

“如果拥有主宰神界实力的王界是梵帝神界或南溟神界,可想而知会是多么的可怕。”

云澈认真的听着,他恨极龙神界,必杀龙白,但他并不否认水媚音的话。

至少这前百万年,龙神界是最适的神界主宰。

“这个七星界,所展现的只是神界微小的一隅。通过来自东神域的投影,他们也都知道了当年的真相,知道云澈哥哥是被伤害和辜负,更是曾拯救他们的人。”

“但,面对北神域的临近,他们的第一反应,依旧是极大的恐惧、不安,甚至不惜丢弃祖地逃离,秩序更是在短时间内变得混乱,用不了多久,便可能完全崩溃。”

“因为他们无法想象,无尽恐慌被魔族所统御的世界。”

“这些,都是必然发生,无可避免。但是……”她脉脉的看着云澈:“我相信,在不会很远的将来,云澈哥哥成为天下之主后,一定会比龙神界,做得更好,对吗?”

云澈缓缓的伸出手来,视线看向了自己的掌心。

当年亡命星神界,涅槃重生回天玄大陆,他经历了灰暗,又在遇到楚月婵和云无心后,从灰暗中一步踏入了无尽明光……

尤其,在云无心舍弃自己的天赋,冒着生命之危救了他之后,他也是这般看着自己的双手,暗誓再也不让这双守护和拥抱女儿的手沾染罪恶和污秽。

那是他心境的一次重大变动,让温暖和良善占据了他大部分的灵魂,对于曾经习惯的染血与罪恶产生了排斥,与之相对的,是无形淡化的仇、怨、恨、戾。

他犹记得,归去神界后,夏倾月曾一针见血的对他说:“你的心变软了,是因为女儿吗?”

之后,没有太久,他的心境,便被推入了另一个极端……而且是极端的极端。

如今,他的这双手所沾染的鲜血与罪恶,已重到无法用任何言语诠释,更永远永远无法洗去。

“好。”云澈视线移开,双手握紧,轻轻的回应了一个字。

所有的杀戮、鲜血和罪孽,皆在我一人之身。

我曾想将这个世界推入永恒的黑暗,想将肮脏的神界化作黑暗的炼狱。

但如今……

就算是为了不让这无尽的罪恶染及他们,我也至少,对这个世界还之予光。

但必须,是在一切终结之后!

在那之前,所有该死之人,所有可能的威胁……都必须彻彻底底的抹杀!

哪怕在那之前再染千倍罪恶,我也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第三件事是什么?”他问道,嘴角依旧带着微笑。

而水媚音忽然变得凄迷的眼神,却让他的笑意瞬间消弭。

“和我……一起……赎罪。”

“赎……罪?”云澈轻愕。

他身上的罪太多,单单这些年因他而死的人,便已根本无法计数。

和她一起……她的罪?

水媚音螓首垂下,呢喃道:“代替蓝极星灭亡的天水星,它不是一颗死星。”

云澈:“……”

“如果,代替蓝极星的那颗星辰,在灭亡后没有血气和无数灵魂的弥散,那么,必定马上会被人察觉到异常。”

“所以,天水星,是一个同样有着诸多生灵的星球。生命气息的厚重程度,和蓝极星也很相近。”

“每一株树木花草,每一个虫鸟人兽,都是完全无关与无辜的。却因我的私心,全部……全部都……”

“不是你的错。”云澈止住她的话:“他们是被月神帝所杀,是为我而遭厄,你仅仅是转移了他们的所在……一切,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在北神域时,为了栽赃宙天界,制造进攻东神域的契机,他们直接灭掉北神域的三个星界。

那时,他毫无波澜和动容,更没有任何的不忍与罪恶感。

但水媚音和他完全不同。

她有着世间唯一的无垢神魂,有着高贵的出身和无与伦比的天赋,玄力修为如今高至神主境七级……

但,她的身上从来都寻不到丝毫的血气,眼眸也始终如远空之上的星辰。

有着神主后期修为的她,却很可能从未杀过人,也从未沾染过任何污尘。

却为了他,背负了一整个星球的血债。

水媚音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用很轻很轻,如梦呓般的声音道:“我们一起来还,好吗?”

“……”云澈努力想要说什么,但最终都归于无声。

再多的言语、安慰、感激、劝导、愧疚,在水媚音的星眸面前,都是无比的苍白。

云澈的回应,唯有轻轻的点头。

杀一人之罪孽,救百人可否赎还?

他不知道,也没有人可以回答。

百人不能,那就千人,万人!

他可以背负无尽罪恶下到最底层的炼狱……但绝不能允许水媚音被这种罪孽感压覆一生。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