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最后的逆世天书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三件事,云澈全部答应。

水媚音闭上了眼眸,挂着泪珠的脸颊似乎多了几分安心。

“我会做到,全部。”云澈再一次承诺道。

用力的抿了一下唇瓣,水媚音终于含泣而笑:“嗯!谢谢云澈哥哥。”

“谢什么谢。”云澈伸手捏了捏她雪白挺翘的鼻尖:“我们之间真要说这个字,我对你从现在一直说到一百万岁都不够。”

水媚音:“……”

这一天,对云澈而言,毫无疑问又是一次重生。

又过了半晌,两人都逐渐的平静下来情绪与心潮。没有在七星界继续停留,他们起身,沿着来时的轨迹,飞回向沧澜界的方向。

虽然,以乾坤刺可以瞬间折返。但一来,要省下珍贵无比的乾坤刺之力,以待必要时动用;二来,不会留下气息痕迹的断层。

“现在回想起来,你带来幻心琉影玉的时机格外的巧妙,让东神域的战线刚要筑起,便直接崩溃,此后便一蹶不振。还有,这次告诉我一切的时机,虽然你一直在挣扎犹豫,但至少在我看来,也是最完美的。”

云澈牵着水媚音的手,面带淡淡微笑。而这个笑意和来时途中全然不同。

“刚才,我其实还是很担心,但看云澈哥哥现在的样子,我相信,将来,一定是最好最好的结果。”水媚音也欣笑着道。

“对了,让我猜一猜。”云澈忽然说道:“你是不是很早,就曾借助乾坤刺的次元神力,偷偷临近过北神域?”

水媚音微怔,但没有马上否认,而是带着笑颜道:“为什么这么问?”

“大概是一年半前,我们开始着手制造进攻东神域的契机。那时,池妩仸将宙虚子引至北神域边境,而我,当着他的面,杀了宙清尘。”

“之后,魔后告诉我一件诡事,她在当时察觉到了一个一晃而过的气息。而且她确定,那绝不是错觉。”

“但她尽释灵觉,却无论如何都再无法找到。”云澈侧眸看向水媚音:“魔后有着极其特殊的魔魂,强大到足以将第一龙神的龙魂击溃,却无法寻到一个已经察觉到的气息。这让她在很长一时间……估计到现在都没有释怀。”

“如今想来,那个气息,最大的可能便是你。你在被察觉到后,瞬间以乾坤刺远离。那么,就算是魔后,也再无法找到。”

“我猜的对吗?”

虽然口中说是猜测,但云澈心中已然确定。因为能在池妩仸的灵觉下忽然无影无踪,除此之外,应该再无第二个可能。

“……嘻嘻。”水媚音忽然轻笑一声,她移开眼眸,看着前方:“被云澈哥哥发现了,那的确是我。只是当时不可以露面,所以被发现后,就赶紧逃走了。”

“果然。”云澈也笑了起来:“让我再猜猜,龙白……是不是也是你引走的?”

北神域大举强攻东神域时,龙白无比之巧的刚好在前几日离开龙神界,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这件事已确定不是池妩仸和千叶影儿所为……她们倒是无比之想,却无计可施。

而能预知到北神域的进攻时间,并刚好在那之前用特殊手段将龙白引入太初神境的,最大可能便是水媚音……毕竟她刚才也算承认了,她会偶尔以乾坤刺“刺探”北神域的状况。

而且是那种神不知鬼不觉的。

“嗯,云澈哥哥又猜对了。”水媚音很直接的承认:“我那时觉得,龙神界会是最大的变数和威胁。而龙白在龙神界有着绝对无上的权威,如果他不在龙神界,那么,只要不直接触碰到西神域,龙神界就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但好像,云澈哥哥一点都不惧龙神界的样子,我……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情?”

云澈微笑着摇头:“今天之前,我会想着早日见到龙白。但现在……还好你早早的把他引走,否则,如今一定是完全不同的局面。如此一想,我反而有些后怕。”

他看着水媚音的侧颜,心中无限的触动:“媚音,我这一生……幸好有你。”

当年初见,她只有十五岁。在玄神大会的封神之战中,面对她强度可怕的无垢神魂,他不得不动用卑劣之法将她击败……本以为会被她狠狠鄙夷厌恶,她却在那之后,如犯花痴般粘上他,甚至不顾姐姐的劝阻和父亲的愤怒。

也让他那时头疼不已。

而这份痴心,在经历宙天三千年后,依旧没有淡去。

如今,却拯救了他的命运、灵魂……和他的一切。

他不敢想,如今自己今生没有遇见她,没能有幸得到她的倾心……如今,会是何种的境地。

“那么,你是用什么方法,竟能将龙白引入太初神境那么久,至今都不肯出来?”云澈问道,他着实深为好奇。

“这个……”水媚音稍露迟疑,随之道:“方法很特殊,有点难以解释。云澈哥哥实在想知道的话,就威风的打败龙白,亲自问他吧。”

“对了,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云澈哥哥。”

或许是忽然想起来,也或许是为了岔开这个她不愿意解释的话题,水媚音身姿停下,双手合起,一阵微光闪现,她的身前,多了一块漆黑色的石板。

三尺长宽,方方正正,通体漆黑。而漆黑之上,又覆着一层黑的更为深邃的诡异纹路。

一种似有似无,玄妙到无以言表的气息传来,让云澈内心剧动。

这个感觉……

他的手掌触碰在石板上,指尖沿着那奇异的纹路摸索。

这种特殊的轨迹,这种玄奥无形的感觉……

太初神文!?

难道是……

“这个东西,是劫天魔帝交给你的?”云澈猛的抬头问道。

“嗯,魔帝前辈让我在合适的时机,将它交给你、”水媚音回答道。

云澈的内心不可遏制的激动起来。

太初神文,魔帝所遗……这是劫天魔帝手中的那份始祖神决!

也就是现世所称的逆世天书!

远古时代,劫天魔帝就是因为这部分逆世天书,遭诛天神帝末厄所暗算,被打出了混沌之外。

他本以为,这部分逆世天书已被劫天魔帝一同带离了混沌。原来,竟和乾坤刺一样,一共交给了水媚音。

奇怪……为什么她不直接交给我,而是要通过水媚音转交?

这个疑惑在他脑中一晃而过。

他伸手,将这块铭刻逆世天书的石板接过……加上他手中的两部分,三者合一,将是完整的逆世天书,完整的始祖神决。

而它,即使在诸神时代,都从未归于完整!

真正旷古绝今的首次!

压下心中的激动,他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劫天魔帝在将它交给你时,有没有特别交代什么?”

水媚音想了一想,道:“她说,她宁愿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个东西。”

云澈:“……”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劫天魔帝这句言语,包含着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无尽心酸。

云澈所掌控的虚无法则,便是从手中的两部逆世天书中所领悟。

那是一种极其特殊,极其虚无缥缈的领悟。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领悟,又领悟到了何种境界。

如今逆世天书在他手中归于完整,不知在这完整的始祖神决下,能否领会到更为清晰深奥的虚无法则。

不过,他看不懂太初神文。而能破译太初神文者,当世唯有萧泠汐。

而现在,他当然不能现身在她面前。

将黑色石板收起,云澈暂时不再想它,向水媚音道:“媚音,回到沧澜界后,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

回到沧澜界,水蓝色的天空如绝美的画卷般映入云澈的双目与心魂之中。

世界的色彩,耳边的声音,都已全然的不同。

嗅到他的气息,三阎祖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恭恭敬敬的立于前方:“恭迎主人回界。”

云澈手中正轻握着颈间的三色琉音石,嘴角挂着温煦的淡笑。三阎祖的声音让他下意识的抬头,只是嘴角的笑意并未卸去。

那一刹那,三阎祖全部身躯一抖,几乎是屁滚尿流的跪了下去。

“主主主主主人息怒!老奴罪……罪该万死!”阎一头颅捶地,佝偻的身体也几乎全部贴在了地面上,全身瑟瑟发抖。

“老奴知错,请主人责罚。”阎二抖得比阎一还厉害。

“老奴无能愚钝,竟惹得主人生气,老奴罪该万死,请主人降下责罚,千万不要气伤自己。”阎三咣咣一顿叩首。

“……”云澈嘴角歪了歪……他马上意识到,是自己刚才那副微笑的模样给他们吓着了。

“起来吧。”

无比之轻的放下握于手心许久的琉音石,云澈甩了甩手:“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在这碍眼。”

云澈走远,三阎祖大眼瞪小眼,三脸懵逼。

向池妩仸、千叶影儿、彩脂、阎天枭他们传音后,云澈立于沧澜王殿的中心,闭眸轻语道:

“禾菱,准备开启宙天神境。”

很快,禾菱激动的声音传来:“主人,你终于……想通了!”

“嗯。”云澈微笑点头。

“今天之前,我只想用最残暴,最残忍的方法撕了龙白,为此,多等一天都是煎熬,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但现在已完全不同。”

说这些话时……即使提到“龙白”二字,他的嘴角依旧带着笑意。

眼前浮现着那些重归他生命里的身影,他闭眸说道:“别说宙天神境里的时间只有三年,就算是三百年,三千年,我也要熬过去。”

“因为,龙神界……龙白,已不配让我以命相搏!”

咔!

他双手攥紧,声音逐渐狠戾:“我要以最稳妥的方式和力量,碾……死……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