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宙天神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很快,魔族的众核心齐聚向沧澜主殿。

第一个到的是千叶影儿,几乎是带着暴风赶来。

千叶影儿今日刚带着一众梵王和梵帝神使从东神域赶回沧澜界,却陡闻云澈跟随水媚音前往了南方,而且没带三阎祖,当场暴怒,将三阎祖狠狠暴揍一顿。

这也是为什么三阎祖被云澈的微笑吓得咣咣叩首认错……毕竟惹怒女主人本就是大错。

要不是池妩仸阻止,她早已直接追去南方将云澈和水媚音抓回来。

看着千叶影儿气冲冲的走进来,云澈回身,浅笑如风:“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还好意思问我?”千叶影儿眸凝寒霜:“这么重要的时候,你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和那个琉光界的小丫头出去……”

话未说完,她的美眸缓缓的蹙起。

“你……不太对劲。”她盯着云澈,忽然说道。

“是吗?”云澈笑着回答,不否认也不承认:“不用担心。就算不带那三个老怪物,这世上也没什么人能留下我。战力布局有魔后和阎天枭,战前筹备各星界独立完成,南神域这边扔给苍释天便足够,我在不在这里并没那么重要。”

“……”千叶影儿的眸光又紧凝了一分。

因为云澈居然在耐心的和她解释,而不是一声不耐的冷哼。

千叶影儿惊疑间,云澈忽然伸出手,轻轻将她额前的一缕金发抹到耳后,温声道:“下次不要再因这一点小事仓惶不安了。”

“……!?”千叶影儿愣了一瞬,忽如触电般退了半步,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云澈,灵觉更是直扫他的全身。

她对云澈全身每一根毛发的气息都熟悉入骨髓,却在这一刻不敢相信眼前之人是云澈。

人的潜意识是无法作伪的。而潜意识的变化,无疑会导致情绪和行为随之而变。

蓝极星的毁灭是云澈心念翻天覆地的根源,如今又亲眼目睹蓝极星的存在,他的潜意识变化,自然也是天翻地覆。让他在过于熟悉他的千叶影儿眼中……判若两人。

手停在半空,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较之先前太过异常,他轻吸一口气,黑暗玄气浮上,想要将面孔和气场调整至阴暗的状态……

但他眼前浮荡的,全是父母、女儿、泠汐、彩衣、月婵、苍月、苓儿……她们安在的身影,全身血液因他们而灼热的流淌着。

面孔是冷了下来,但那种由最深处的意志、灵魂所衍生的阴暗与怨恨,却是怎么都释不出来。

这时,殿门的结界被打开,池妩仸、彩脂、水媚音一并到来,后方,阎天枭的身影也从空中落下。

注意力从云澈身上稍转,千叶影儿远远盯了水媚音一眼,后者则是嬉笑一声,浅浅吐了吐舌尖。

“看来,我们的魔主大人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池妩仸带着缭绕魔气缓步走近。

和千叶影儿一样,在临近云澈时,她的目光微微变动,在云澈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魔主,你所需的神晶、神玉,还有最上等的神剑,我已吩咐了下去。最迟三个时辰内,便可汇集足够。”阎天枭当先向云澈汇报道。

云澈颔首:“很好。”

“为什么忽然调用如此大量的神晶神玉?还有要那么剑做什么?”千叶影儿皱眉问道。

那些搜刮自宙天、梵帝、轩辕、紫微、南溟等界的资源,这段时间都在全力予以各类玄器、玄阵充盈能源。

“修炼。”云澈言简意赅。

这个回答,让水媚音之外的人齐齐怔住,而他后面的话,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强攻龙神界的事,延后十日。”云澈缓缓说道。

“啊……这?”阎天枭猛的抬头,满脸不解。

强攻龙神界之期,本还有最后七日。此刻,所有北域魔人都在全力的筹备着,气势、精力都蓄至巅峰,身上的魔血也一日比一日燃烧的疯狂……如果此时忽然宣布延后,无论多么正当和必要的理由,都不免士气大泄。

再燃时,也必将衰上数分。

“为何?”池妩仸反应平淡,声音柔媚酥魂。

对于他们的反应,云澈毫无意外。他解释道:“先前从宙天界那里拿来的宙天珠,可以短暂的开启一次宙天神境。”

“在踏灭龙神界之前,我准备入宙天神境修炼一段时间。”微一停顿,云澈更细致的说道:“宙天珠力量因当年强行开启三千年宙天神境而严重衰竭。这些年所恢复的残力,只能勉强开启三年的神境,且时间的释放幅度也远不能和那次相比。”

“这三年的宙天神境,大概等同常世的十一天。”

千叶影儿:“……”

池妩仸:“……”

彩脂:“……”

水媚音:(#^.^#)

“原来如此!”阎天枭顿时恍然,神色顿时由疑虑转为振奋:“三年虽短,但魔主身承魔帝之遗,岂是诸世凡人所能并论。如今魔主不过神君境便已天威震世,若能就此成就神主,怕是那所谓龙皇,也将沦为魔主脚下的蝼虫!”

他说完,忽然察觉到氛围不对,神识向周围暗暗扫了一圈……除了他,其他人俱是半天没有说话。

千叶影儿与池妩仸默然对视了一眼。

在北神域连一天都等不下去的云澈,居然暂缓强攻龙神界,要去太初神境修炼三年!?

如果换个脾气暴躁的主,此时一定会恨不能跳起来指着云澈鼻子骂:你特么早干嘛去了!死活不愿在北神域多憋几年,现在忽然搞这一出!?

“他不对劲。”千叶影儿向池妩仸传音道。

“……”池妩仸的眸光睨了一眼水媚音,若有所思,随之回音道:“看来,他和小媚音离开的这一天发生了什么。”

“但看起来……至少不是坏事。”

“这次的宙天神境,可以入几个人?”彩脂忽然开口,目绽异芒。

“两个。”云澈道,然后看向水媚音:“这‘三年’,我准备和媚音一起入宙天神境修炼。”

彩脂脸儿一紧,道:“再加一个人呢?”

“呃……”云澈头皮一麻,只能如实说道:“每多加一人,宙天神境所能支撑的时间便会骤减一半。”

“……”彩脂软鼓的胸脯一阵起伏,唇瓣也暗暗咬起。

阎天枭刚要说话,忽然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慌忙低头,大气不敢喘一口。

“哼,”彩脂冷冷一哼,不屑道:“所谓宙天珠,不过如此!”

她愤然转身,便要离开。

“彩脂!”

但她玄气刚起,云澈的身影已急掠而至,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

她猛一甩手,却没能将云澈甩开,一双手臂从她身后拢来,将她的玲珑娇软的身躯牢牢的抱紧,耳边的声音急匆匆的解释道:“彩脂,我绝对不是不想带你入宙天神境。这次和媚音一起,是有特殊原因的。”

“不用你解释,和我有什么关系。”彩脂用力的扭曲身躯,却被牢牢的抱紧。

看着云澈和彩脂此时的样子,池妩仸不禁莞尔,替云澈解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这次入宙天神境,修玄为次,修魂为主?”

“对。”云澈马上点头。

“原来如此。”池妩仸想了一想,隐约猜到了云澈那张一直隐而不发的特殊“底牌”大致是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小媚音的确是最好的选择。辅助修魂这一方面,当世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无垢神魂,包括本后的魔魂在内。”

“嗯,云澈哥哥是这样说的。”水媚音道:“虽然我现在还不太清楚要如何帮助云澈哥哥,但是……彩脂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心中的暴躁被软软的压下,彩脂的脸儿反而微染红霞,她在云澈怀中扭了扭身体,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又没……没怎样,你们不用和我解释……放开。”

云澈依然没有放开,在她耳边轻声道:“等宙天珠下次恢复足够的力量,你想在宙天神境里待多久,我都陪你。”

彩脂的身体一下子酥软了数分,连挣扎都变得微弱无力,她小着声音,深埋着脸颊道:“你还不放开……这里这么多人。”

彩脂的腰儿太细,又柔软的如玉锦一般,让云澈不愿松开,又不敢太过用力。他在她耳边义正言辞的道:“我堂堂北域魔主,未来要成为神界之主的人,抱自己的老婆天经地义,谁敢有意见!”

池妩仸:“……”

水媚音:(*^▽^*)

阎天枭:(|||¬ω¬)

“呿!”千叶影儿别过脸去:“渣男。”

“哦?”池妩仸目露新奇:“哪里学的怪词。”

“不知道。”千叶影儿没好气的道。

“真是怪了。”池妩仸的媚眸狭狭的眯起:“他这来去一天,究竟经历了什么,怎么好像……换了一个灵魂一样。”

————

五个时辰后。

沧澜王殿的中心,宙天珠静浮于空,释放着至净无暇的纯白光芒。

多方面权衡,他们选择将这处沧澜界核心的核心,作为放置宙天珠,开启宙天神境之地。

王殿内外,已布下了七层不同的结界。而在云澈和水媚音进入宙天珠后,三阎祖也会日月守于此处,确保万无一失。

禾菱的虚影浮现于宙天珠之中,她双手合于胸前,凝心聚拢着宙天珠的力量。

“主人,宙天珠的残余力量过于稀少,在宙天神境开启之后,我必须全程引导和运转宙天珠的神力,维持神境的开启,所以这段时间,我亦没有办法获知与向你传达外界的状况与声音。”

“我明白。”云澈点头:“禾菱,辛苦你了。”

“还有,由于我对于宙天珠的驾驭未能完全,所以,最好……不,是千万要保证宙天珠不为外力所扰。否则,若宙天珠遭遇过于强大的外力,导致宙天神境崩塌,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完全掌控,万一由此引发可怕的时空扭曲,会……不堪设想。”

“我明白。”云澈扫了三阎祖一眼,道:“再说一次,除了魔后千影彩脂,任何人都不许靠近结界半步,明白了吗!”

阎天枭自觉的低了低头。

“谨遵主人之命。”三阎祖连忙应声,然后同时盯向阎天枭。

要不是云澈没发话,他们现在就巴不得谨遵命令将许可之外的人赶出去。

云澈牵起水媚音的手,向池妩仸他们道:“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对了,无论何种时候……小心苍释天。”

“出来的时候,一定会带着惊喜,对吗?”池妩仸微笑淡淡。

“哼,不用你提醒。”千叶影儿冷声道,她斜了水媚音一眼:“三年宙天神境,说长不长,说短……倒也不算短,修炼累了,不妨把你用在我身上的各种淫邪手段在这个小神女身上都玩上几遍。我很想看看,三年后她是会被玩坏呢,还是变成一个……”

“咳咳咳咳!”云澈生硬的一顿干咳止住千叶影儿的话,拉紧水媚音忽然发烫的小手迅速道:“禾菱,开界!”

云澈声音刚落,宙天珠中的禾菱双手分开。

一抹白光卷动,云澈和水媚音的眼前顿时化作白茫茫一片,沧澜界的气息转瞬消逝。

一股远古、苍茫、冷寂,又格外沉重的气息缓缓袭至。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