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邪神禁制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太初神境,深处。

“这里,就是师尊经常提及的无之深渊?”

君惜泪的脚下是缭绕的白雾,向前五步,便是无止无尽,传说中能将一切化为虚无的无之深渊。

她背上的无名剑已不知在何时褪去了沉寂与厚重,依旧古朴的气息,却带着让人无法逼视的无形锋芒。

“生灵、死灵、气息、力量、声音、光芒、灵魂……世间所有有形与无形之物,落入其中,皆会化为空无。”君无名缓缓说道:“神界历史,曾有颇多神主在生命尽头,想要以毕生修为窥探深渊之秘,但无一例外,全部归无。”

“也就是说,无之深渊下方究竟有什么,至今无人知晓?”君惜泪道。

“从来没有。”君无名看着前方,浑浊的老目之中,竟隐隐透着一抹向往。

未知,是最危险,也往往是最诱人的。

自当年为救云澈,以“幻心剑”强阻洛长生后,他的元气便迅速衰竭。如今苍老的模样,足以让任何见到他的人心惊。

“师尊为何带我来此?”君惜泪转身,在看到君无名的面孔时,又猛的转眸,一抹强烈的酸涩感在心间快速蔓延。

她恨自己这些年的各种任性……只是,她对于师尊的恩与愧,这一生都已无法还尽。唯有寸步不离,陪他走完最后的岁月,完成他所有的遗愿,再不顶半句嘴,再不施半点任性。

“咳……咳咳……”

君无名手抚胸口,双目却依旧直视着无之深渊,他徐徐说道:“为师,曾在一部苍老到无从追溯历史的古籍上,看到过一种名为‘虚无’的力量。”

“虚……无?”君惜泪轻念。

“这个名字,不在世人对力量的认知之中。纵是那些神主见了这满是莫名的二字,也会无视而过。但生命将尽,再面这将一切归无的深渊,我却越发相信它的存在。”

“而我们剑君一脉的至高境界,亦是归无之剑。”

“当年,为师便是在此,完成了对幻心剑的领悟。”

君无名闭上眼睛,盘腿而坐:“泪儿,忘却牵挂之物,忘却诸世凡尘,更要忘却你的剑气剑意,试着,将自己置于‘空无’之中。”

“何为‘空无’,为师无法诠释,唯有靠你自己。”

君惜泪依言闭眸,无声之间,很快万念皆空。

但……隐隐的,明明无物无光无声的无之深渊,似乎在传来着诡异的呼啸声。

错觉吗……

————

云澈和水媚音进入宙天神境后,沧澜界一片平静。

推后强攻龙神界的命令,池妩仸思虑再三,选择以涅轮魔音传达……于是,没掀起任何波澜,人人高赞魔主英明。

一天……两天……五天……七天。

“星神界的六星神已至,此刻都在彩脂主妃那边。主人可要接见?”

池妩仸身前,婳锦禀告道。

“不必了。”池妩仸慵懒的伸了伸腰肢:“我没什么话和他们说。在东神域时,若不是小彩脂,他们一个都别想活。这份恩情,加上这些年的愧疚亏欠,他们没有理由不心甘情愿的为小彩脂卖命。”

“西神域那边动向如何?”她问道。

婳锦回道:“如主人所愿,龙神界气息略有浮躁,但隐而不发。西域五界则都沉寂了许多,不过也都已开始备战。龙神界号令之下,核心力量将可迅速启动。”

“但会启动多少……婳锦以所见推断,这五界大都指望其他四界倾尽全力,而自身都暗暗保留。”

“很好,退下吧。”

婳锦离开,安静之中,池妩仸手臂抬起,一根玉指轻轻按于眉心。

不知为何,这两天总有些心神不宁。

她反复思虑,却也找不到什么疏漏之处。

————

宙天珠,宙天神境。

“唔……噗!”

一大口血雾喷出,云澈的脸色迅速由赤红转为惨白。

“云澈哥哥!”水媚音迅速扑过来,双手按在他的身上:“你……你没事吧?”

“没事,不用担心。”云澈摆手,快速缓和着气血和玄息。

“没关系,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一定会成功的。”水媚音安慰道。

此刻,他们已在宙天神境停留了两年的时间。

这已不是水媚音第一次进入宙天神境。而相比于上次,宙天神境的气息淡薄了数倍。

不过这对云澈的修炼并无太大影响。他可以借助虚无法则,直接吸纳那些从各大王界搜刮来的神晶神玉,而不过于依赖环境。

本以为相对于修魂,玄力的进境应该要容易的多。

但,随着云澈的玄力到达神君境十级的巅峰,却忽然止住。

任凭他如何努力,包括以虚无法则吸纳灵气强催,都硬是无法再前进半步。

而在这之前,云澈的玄道进境,从来没有过“瓶颈”的存在。

但这一次,神君境与神主境之间,却仿佛横上了一座高不见顶的擎天巨岳,任凭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冲破……

甚至,他逐渐清晰的感觉到,这座“擎天巨岳”,似乎自始至终连轻微的撼动都没有。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这一次,他甚至不惜想要强行冲破,但依旧毫无建树,唯有狠狠反创自身。

“神主境的瓶颈极难突破,当年也是在这里,我用了三十七年的时间方才跨越。父亲说,这已是足以载入神界历史的奇迹。所以,云澈哥哥一点都不需要着急。”水媚音轻声的安慰着。

“不,这根本不是瓶颈!”

云澈皱眉抬眸,刚才的强行突破,他终是确认了这一点。

“诶?”水媚音疑惑。

“是禁制!”云澈声音沉重,心中五味杂陈。

“而且,应该是邪神亲手所下的禁制。”

“禁制……为什么?”水媚音不解问道。

云澈皱眉道:“我的邪神玄脉共有七个特殊的境关。境关之上原本也有着禁制,只有邪魄、焚心、炼狱、轰天、阎皇这前五个境关可以开启,后两个被强行封禁。”

“但之后,被劫天魔帝所解。”

“没想到,不止邪神境关,就连玄道境界上,也下了同样的禁制。”

而这个禁制,唯有他修炼至神君境巅峰,即将突破至神主境时才会察觉。

劫天魔帝在离开前为他解除了境关的禁制,却没有解除玄力境界的禁制,不知是未有发现,还是刻意为之。

“至于为什么……”

随着气息的平缓,云澈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媚音,你还记得,从绯红裂痕出现一直到劫天魔帝离开,影响大半个神界的魔兽暴乱吗?”

“当然记得。不止是魔兽暴乱,气候、元素也都变得混乱不堪。”水媚音道,她想了想,忽然唇瓣张开,惊吟道:“难道是因为……”

“嗯,应该是相同的原因。”云澈神色沉重道:“如今的混沌世界,已难以承受神之境界的气息。”

“魔帝在时,万灵恐慌,天道战栗,元素混乱,秩序震荡。如果那些混沌外的魔神也一同归来,都无需他们肆意毁灭,当今世界的秩序与法则也会快速崩塌,后果难料。”

“这也是劫天魔帝选择离开的最重要原因。”云澈轻轻一叹:“她不想毁了这个邪神守护到生命最后一刻……不,是守护到现在的世界。”

“也就是说,云澈哥哥玄脉的第六、第七境关,以及神君以上的境界,是属于……神之领域的力量?”水媚音道。

“我不知道算不算,”云澈道:“但至少……那一定是超越这个世界所承界限的力量。”

当年在焚月神界,他以献祭星神神源为代价,第一次开启邪神第六境关“神烬”。虽然,那时的他意识模糊游离,但依旧能清楚感觉到天地的颤栗。

后来千叶影儿告诉他,那短短几息,近四分之一个北神域都在震荡。

在南溟神界,溟神大炮的力量爆发时,那同样是超越界限的力量,同样引来天地的战栗和大片星域的剧震。

昙花一现便已如此,若长久、持续的存在一个超越界限的力量,后果或许……真的要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作为最后一个消逝的神,那时的混沌气息或已大为稀薄。新的天道秩序与元素平衡也已成型。所以,他在自己所遗的玄脉传承上留下了禁制。让后世继承者无法开启第六个境关,也无法突破至神主境。”

世间当然没有人比邪神更了解自己的特殊神脉。

云澈如今神君境十级,但在将邪神境关开至“阎皇”的状态下,已堪比神主境十级。

如果允许继承者突破至神主境……那必将超脱界限。

他留下的禁制,刚好限死在了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力量上限。

“以劫天魔帝的能力,没有发现玄力禁制的可能性很小。她没有解除,或许是和邪神一样的考量。而她特意解除了境关限制,应该是为了让我在面临危境时,可以决死一搏。毕竟,昙花一现的超限之力,远不至于崩坏这个世界的秩序与法则。”

“这样的话,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水媚音有些担心的道。

一个创世神所留的禁制,根本不可能是现世之力所能解除。

“没关系。”云澈却是洒脱一笑:“我这一生能有今天,已是承了邪神无尽的恩惠,这个禁制虽是限制,但亦是恩赐的一部分,我同样要带着感恩接受。”

“虽然没能突破上限,但这两年时间,下限的增长已是远远超乎了我的预期。”

云澈不再去想突破的事,他双手攥了攥,站起身来,淡笑道:“至少,如今已经可以常态维持‘阎皇’状态。如此,足够了!”

“还有一年的时候,便集中修炼我的灵魂。”

“啊——”

在水媚音的一声娇呼之中,她已被云澈很不温柔的扑倒在地。

“好啦,开始吧~~”

挂满着黑玉流苏的裙摆被直接撩起到胸前,露出一双玉光流溢,白的晃眼的纤长腿儿……

(因电脑硬盘爆炸,有九万九千字神秘丢失……不关我事!)

————

同一时间。

西神域,龙神界,轮回禁地。

空间一阵轻微的扭曲,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出。

他一身白衣,身材高大,双眉似剑,脸上每一丝纹路,都刻满了无上威凌。一双眼瞳如苍穹耀日,释放着流转过无尽沧桑的神光。

他现身之时,周围千里空间清风凝滞,明光黯淡,万灵皆寂……仿佛就连无灵之死物,都在静恭着无上的天地之主。

龙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