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龙皇归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龙皇回归龙神界,现身之时,并未刻意隐敛的气息瞬间惊动所有的龙神。

“龙皇殿下,您终于……终于回来了!”

“……北神域实力之可怕超乎寻常,东神域完败,宙天神界被血染,月神界崩灭,梵帝神界为自保向魔族屈膝……”

“云澈如今的实力,已堪比神帝!”

“魔族那边有三个极其可怕的老怪物,梵帝神界的两届先帝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全部现世,且立身魔族!梵帝神界暗藏鸿蒙生死印的消息,如今已可确信无疑!而且他们分明已找到了驱动鸿蒙生死印的方法。”

“东神域之后,南溟神界被一朝摧灭,南神域也因此被吓破了胆,沧澜、轩辕、紫微三界未加抵抗便俯首屈膝。”

“灰烬被杀!大哥被魔后所创,至今未愈……”

“龙皇殿下,绯灭……无颜拜见!”

“西神域各界都已处在备战状态。只等龙皇殿下引领与号令……”

…………

…………

八大龙神的传音接连在他耳边响起,振奋、激动、愧疚……前所未有的混乱,彰显着事态之严重。

但龙皇无一回应,就连神色、眼波都没有丝毫的动荡。

他的脚步在不紧不缓的迈动,踏地无声,身为当世至尊的他,却仿佛唯恐惊扰了什么。

许久,他的脚步停止。

前方,是一个释放着可怖龙气,隔绝包括气息、光线、声音等一切之物的隔绝结界。

任何生灵在临近这个结界千里之时,都会瞬间躯体惊悸,惊魂战栗,绝不敢再向前半步。

因为这是他亲手所布的结界。上面所流动的龙气,是来自龙皇的气息。

不仅是由他的龙气所铸,还倾注着他的些许龙魂。若有人妄图强入或强破结界,除非他身处太初神境,否则,在当世任何一个角落,他都会瞬间察觉。

毫无疑问,这些年间,这个结界从未有被人触碰的迹象。

这世上常有人屠龙,但绝无人敢触龙皇之逆鳞。

也无人知道,这个结界之后的世界,如今是怎样的模样。

龙皇默然抬手,前方的结界顿时如水波一般分开,出现一个丈高的缺口。

他轻缓一口气,缓步走入其中。身后,那个缺口也随之消逝,不留给任何生灵哪怕刹那的窥探之机。

结界之中,龙皇看着视线中的白芒,呆立了许久。

那是属于轮回禁地的结界,已存在很久很久。整整二十多万年,永远那般安静,永远那般纯净无暇,明明至高无上的力量,所释放的白芒却不带一丝震魂的威凌,唯有一种能瞬间渗透、洗涤所有生灵心魂的纯净。

但如今,它变了。

变得格外淡薄,短短数年,几已散尽,只剩薄如云烟的一层,仿佛触之既散。

整整半个时辰,龙白才终于抬步向前。

周围的世界完全的变了。

元素不再温和,空气不再清新沁魂,风声不再舒缓,大地的气息不再好闻的让人陶醉。

缭绕的云烟不见了,耳边没有了鸟声蝶舞,更没有了千草万花的嬉戏耳语……甚至连那些曾经铺满视线的灵花仙草,也只余一地枯萎。

轮回禁地本是沉寂的轮回井所在,并非仙境。

神曦的驻足,让这里成为了仙境。

如今神曦不在,所留下的,唯有快速枯萎的大地,和一口永恒沉寂的死井。

这二十多万年,无论发生怎样的大事,他只要走于此地,看上她一眼,便无尽的悦心与满足。

但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没了。

“龙白……你…听…着……希儿若是出了什么事……”

“我会舍弃光明……化身恶魔……让你尝尽这世上所有的酷刑!”

“我会将你的血,你的骨灰……洒遍这神界的每一个角落……让你永生永世被万灵践踏!”

龙白仰起头,双目紧闭,面孔痛苦的抽搐着。

神曦当年的话语……那带着眼泪与怨恨的诅咒,每一天,都会在他的心魂中回荡无数遍。

尤其她当时看他的眼神,就如这世上最残忍的毒刃,无时无刻不刺穿在他的心脏之上……没有一刻抽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他来到了轮回禁地的中心,神曦曾经所居之地。

曾经的竹屋,已化一地枯竹。

一缕缕纯净的灵气徐徐传来,龙白目光转过,视线之中,一大簇异草灵花正在清风中摇摆。

曾经,这样的灵花只是此地最低层的存在,如今却是无比的惹眼夺目。

龙白的眼眸和心脏一起猛烈跳动,他快步移了过去,临近之时,脚下忽然一个失力,踉跄着跪地,从未屈于任何人的膝盖压着小片花叶,嵌入了松软的泥土之中。①

花丛的中间,是一片干涸的血迹。多年过去,依旧释放着轻微的光明气息……那独属神曦,刻在他灵魂每一个角落的气息。

他伸出手,五指在失控的摇摆中颤抖,在即将碰触到血迹时,又猛的收回……随之,他的上身忽然俯下,头颅深垂,鼻翼翕动,拼命的呼吸着,如一条被丢入枯潭的将死之鱼。

如非亲眼所见,没有任何人可以想象,至高无上的龙皇竟会露出这般不堪……堪称丑态的姿态。

狂吸了许久,他忽然停滞,然后歪倒在了地上,全身卷曲,唯有右臂缓缓举起,五指在曲张中颤抖。

当年,他就是用这只手臂,打在了神曦的身上。

三十万年的相识,二十多万年的梦……彻底的破灭。

他的生命里,再无神曦。

“龙后……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可为什么……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只要你回来……任何事情,我都答应……”

“你的孩子,我一定不惜一切将她救回来,如生父一般的养育她……只要你一句话,她就是未来的龙族之主……”

“只要你回来……”

“呃……唔!”

他眼神空荡,口中声声呢喃,口中血痕淋落,他却毫无所觉。

“这只手……”他看着自己的右臂,龙瞳竟带着深深的怨恨与厌恶:“这只伤害你的手,我会将它永断……只是,我必须先暂时留着它……”

“杀云澈!”

“云澈”二字从口中低吟而出时,龙皇的眼神陡变,那浓烈到极致的杀机,几乎要凝化成实质。

“我的龙后……这世上无人配得上……云澈这个牲畜……竟敢玷污……”

“他必须死……必须死!”

“我要将他撕裂……粉碎……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嚓!

五指攥起,骨声震耳颤心。

云澈有多恨龙皇,龙皇便有多恨云澈。

在攻入东神域时,龙皇对池妩仸而言,是不愿被涉入的变数。但云澈却是巴不得早日对上他,直接献祭神源,动用神烬之力将他撕碎。

而龙白……他对云澈,亦有着过之而无不及的疯狂!

此时此刻,他的瞳孔深处,那一抹深钉的暗影,刻印的是云澈的影子……而非北域魔族。

暗影之中,一抹阴毒的火焰在燃烧。这些年,他一直在等云澈的出现,他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如今他回来了,而且比他预想的早上太多太多。

短短四年,实力踏足神帝阶层,并号令着整个北神域……多么可怕的进境与成就。多么黑暗又崇高的地位。

但,他永远永远……都不配、不该玷污他的龙后!

为了早日虐杀云澈,这个神界至尊,亦将燃烧常人所无法想象的疯狂!

————

南神域,十方沧澜界。

池妩仸猛的站起,媚眸沉下。

“怎么?”千叶影儿迅速问道。

“……”池妩仸又缓缓坐回,淡声道:“龙皇,回来了。”

“哦?”千叶影儿面露讶色:“先前不是说,他在太初神境还要继续停留至少两个月。如今算来,也才过去半月而已。”

“所以说,再可靠的消息,也永远抵不过变数。”池妩仸皱眉沉思:难道,我这几日的不安,是因龙白的提早归界?

不至于才对……

她的涅轮魔魂层面过高,因而有着隐约超脱极限的感知,能在危机来临之前,产生微妙难言的灵魂预警。原理上,倒是和水媚音的无垢神魂大不相同。

“哼,那不正好么。”千叶影儿道:“云澈巴不得能亲手宰了龙白,虽然趁着龙皇不在踏破龙神界,崩解西神域是个绝佳的时机,但这对云澈而言,说不定反而是个好消息。”

“再有四天他就出来了,刚刚好。”

“……”池妩仸沉默不言。

“你在担忧?”千叶影儿斜眸道:“龙皇若归,龙神界的气势,以及对西域诸界的驾驭之力自然大增。但相对的,若云澈真的有办法强杀龙皇,反会让西神域气势直接溃灭。这些都早在思虑之内,你又在忧心什么?”

“好问题。”池妩仸媚眸半眯:“我也在问自己,究竟担忧着什么呢?”

“或者换种说法,如今情境,什么样的状况,能让我措手不及呢?”池妩仸手指点唇,凝心沉吟。

“哼。”千叶影儿不屑冷哼:“除非,龙白能直接带着整个龙神界从天而降。”

千叶影儿纯拿来说笑的一句话,却是让池妩仸脸色陡变。

云澈如今身在宙天神境,还有近四天才会出来。若龙神界当真引领西神域核心力量从天而降,那么,没有魔主亲自坐镇引领,北神域必定人心涣散惶惶,没有了他的劫魔祸天,北域核心战力也会大跌。

如此,单一个龙神界,他们便几无可能匹敌。何况浩大西神域。

还有更严重的一点,云澈进入宙天神境前着重叮嘱,宙天神境开启期间,不可受外力干扰,连移动都不可……否则容易引发宙天神境的崩坏。

宙天神境是一个拥有独立时间法则的特殊神境,若是崩塌,引发的很可能是时空扭曲,后果不堪设想。云澈和水媚音就此被抹杀都并非没有可能。

换言之,连退避都不能。

池妩仸的反应让千叶影儿心中一讶,她微微眯眸,道:“看你的样子,难不成你认为这种事真的会发生?呵,就算那龙白即刻下令,半瞬不休,单单整合西神域的力量便要数日,再浩浩荡荡从西神域赶至,速度再快,也差不多要十日之后。”

池妩仸眼眸睁开,沉声说道:“这个世界上,最能给你沉重一击的,便是固有认知。”

“龙神界不知我们有太古玄舟。同样的……”她的声音又沉了一分:“龙神界,又会不会存在某种类似的,我们认知之外的东西?”

“毕竟,那是龙神界!雄霸整个神界历史,最古老,最厚重,最强大的龙神界!”

————

①:劫渊除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